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出师表》难句析疑在线阅读

《出师表》难句析疑

作为初中教材,《出师表》有些词句不好理解,对这些疑难词句,有的课本未注,有的虽有注释。但或者语焉不详,或者尚有值得商榷之处,这给准确地译解课文带来一定的困难。下面列举一些,辨难析疑,以供参考。
  
  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许多同志认为,句中的“存亡”偏于“亡”义,是偏义复词。是否偏义复词,在语法形式上很难辨别,必须结合语境分析。诸葛亮在率师北上伐魏前上书刘禅陈情言事。给刘禅提了一系列的建议,并大加劝勉。在他看来,虽然“天下三分,益州疲弊”,但只要刘禅按照他的建议去做,蜀国还是大有希望的。所以,“存亡”还是理解为并列的一对反义词为好,“存亡”,即或存或亡,不是存就是亡,能按照他的设想去做则存,否则就亡。这就是“危急”时刻。如果“存亡”只有“亡”义。后面一系列的建议也就无从说起。此句可以译作:“这实在是十分危急、或存或亡的关键时刻啊。”对这句话的理解。黄岳洲先生的《文言难句例解》所论甚详、甚确,可参。
  
  陟罚臧否,不宜异同
  
  对“陟罚”有两种解释,一种认为是动词,“臧”是赞美,“否”是责备。一种认为是名词。“臧否”即“善恶(者)”。两种说法都有根据。课本注释采用后一种说法。按,如把“臧否”视作名词,这里就是用的“合叙”。“陟罚臧否”就是“陟臧罚否”,奖励、提拔良善者,惩罚奸恶者。下文“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也是合叙句,意思是若有作奸犯科者,宜付有司论其刑罚:若有为忠为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奖赏。此句中的“异同”,才是偏义复词,意思是“不应该因在宫中或在府中而异。”课本注释注得很确。
  
  侍中、侍郎郭攸之、费?t、董允等
  
  课本注:“郭攸之、费袢是侍中,董允是侍郎。”按,这里也是合叙,意思是侍中郭攸之、费?t,侍郎董允。合叙也称“分承”,指将本可以分别叙述的事情合在一起来写,句中的词语都有承接关系。如《三峡》中的“自非亭午夜分,不见曦月”。就是“自非亭午不见曦,自非夜分不见月。”运用合叙,主要是使行文简练、紧凑。合叙是文言中十分多见的句式,中学文言课文中也常见,有必要让学生了解和掌握这种句式的特点。
  
  由是感激。遂许先帝以驱驰
  
  “感激”。课本未注,很容易让人望文生义,理解为今义的“感激”。按,“感激”是两个词。《说文》:“感,动人心也。”“激”,“激发”之意。《汉书?高五王传》;“激秦孤立无藩辅,故大封同姓。”颜师古注:“激,感发也。”“感激”是指为某种情事所感动,激发起某种感情。这里是说刘备三顾草庐,向诸葛亮虚心请教。诸葛亮由于感动而激发起决心报效献身的感情。下文“臣不胜受恩感激”同此,
  
  五月渡泸,深入不毛
  
  “不毛”,当是“不毛之地”的省称。课本注“不毛”:“不长草(的地方)。”此注让人费解;诸葛亮所去之处,不是沙漠地带而是南方,再荒凉也不至于连草都不长。按,“不毛之地”《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不长庄稼的土地或地带。形容土地荒凉、贫瘠。”“不毛”是指不长庄稼,不长庄稼不一定就不长草木。把“毛”解释为“庄稼”是有根据的。《说苑?修文》引《春秋传》:“苗者,毛也。”“毛”是“苗”的通假字(“毛”、“苗”古音同),“苗”,《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初生的种子植物。”故可指庄稼。《庄子?七臣七主》:“土地不毛,则人不足。”很明显“不毛”不可能指“草木”而是指庄稼。《出师表》多次选人中学课本,较早的课本解释为:“毛,指草木。”后来改为:“不长庄稼(的地方)。毛,苗。”注得很确,不知道为什么现行课本又作这样的改注。
  
  [作者通联:江苏无锡市侨谊友谊中学]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