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读议《出师表》在线阅读

读议《出师表》

“出师一表真名世”,这是诗人陆游对诸葛亮出师表》的赞扬。其实诸葛亮写此表时,何尝想到“名世”。《出师表》的名于世,应该是后来的事。在诸葛亮自己,当时他心目中的读者只有一人,就是他的少主刘禅。从这个特定的语境出发,我们就可以理解,何以一篇“出师”之“表”,对出师本身只用了很少的几句话匆匆提及,却用很多的篇幅对这位少主谆谆教诲,又用不少篇幅诉说自己受先帝知遇之恩和托孤之重的心情。
  确实,诸葛亮写《出师表》时的心情是很复杂的,一方面“益州疲弊,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他有很强的危机感;另一方面自己年事渐高,而复兴汉室的大业未就,有很强的紧迫感,而更让他担心的则是这位少主刘禅。
  刘禅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不必旁求其他资料,只要把表文中的那番教诲的话翻过来看,就可以得到一幅鲜活的刘禅画像:此人胸无大志,甘居下流,大臣们的有益建议,他从不听从,反而用一些不含道理的话拒绝忠谏,对他所亲近的奸佞小人却言听计从。在奖赏和责罚方面,偏袒小人,宫内和朝廷持不同的赏罚标准。总之,昏庸糊涂,暗弱无能,这就是诸葛亮心目中的刘禅。
  自己要出师北伐,却将国家交在这么一个“宝贝”手中,他怎能不忧心忡忡,所以临行之前不能不作一番交代。细玩他这一番话,是很有意思的,那真是叮咛嘱咐,无微不至,不厌其烦。对于诸葛亮的文章,《三国志》的作者陈寿曾说,“论者或怪亮文采不艳,而过于丁宁周至”,陈寿对此辩解说,“亮所与言,尽众人凡士,故其文指不得及远也”。这话很有道理。正因为如此诸葛亮对这位智商尚在“众人凡士”之下的少主,当然只能“卑之无尚高论”,所以他许多地方都是直接指拨,什么事“宜”,什么“不宜”,一一指画明白,除了那些维持君臣之体的套话,真是耳提面命,完全是父母教育子女的口吻。其中稍有一点“形而上”味道的话也就是“亲贤臣远小人”一语了,还深怕他不懂,又以前汉、后汉的兴衰为例加以说明。又特别提到“先帝在时,每与臣论此事,未尝不叹息痛恨于桓灵也”。但是谁是贤臣,谁是小人,这位糊涂皇帝又怎能分得清,所以诸葛亮干脆就告诉他:郭攸之、费?t、董允、向宠等人就是贤臣,你要听他们的。
  这些还都是操作层面上的指导,没有内在的精神动力终究不行,怎样给这位少主注入精神动力呢?古往今来治国平天下的大道理,说给他听是没有什么用的,只有十分直观的情感教育也许会唤起这个懵懂少年的复兴意识和创业的责任感。虽然颟顸愚笨,刘禅对他父亲的感情还是有的,所以诸葛亮便现身说法,讲自己受先帝三顾之恩,托孤之重,“夙夜忧叹”唯恐不能成就大业,辜负了先帝的信任。不仅自己,而且“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就是说,你看我们这些为臣子的为报答先帝都这样尽心尽力,你作为他的继承者,他的儿子,不更应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好好地治理国家吗?
  用“苦心孤诣”四个字来概括这篇文章所表现的心情恐怕是再恰当不过了。三国之中,蜀国小势,物质资源、人才资源都比较贫乏,端赖有险可守,尚能维持,而心存天下,志在复兴的诸葛亮,知其不可而为之,他靠一个人的智力苦苦支撑。想当年他与先帝君臣相得是何等景象!刘备是何等胸襟气度,是何等聪明人,你的一些想法,他立即能理解、赏识,而且有所发挥,莫逆于心。此外,关、张皆在,真是人才济济,可是,眼下连一个说得上话的人也没有。尤其是刘禅这么一个活宝,真是扶也扶不起来,站也站不住,更是让人忧心如焚。刘备临终前曾对诸葛亮说:“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可是诸葛亮还是勉力扶持这位后主,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历来史家都称诸葛之忠,也有人认为他的忠未免太愚。究竟如何看待诸葛亮的忠呢?我们认为应从以下几个方面来看:一、像诸葛亮这样的知识分子,他们本没有做帝王的心思,他们的最高理想即是做帝王师,是“致君尧舜上”(杜甫语)。诸葛亮在隆中对时,自比管仲、乐毅,常作《梁甫吟》,向往晏婴。这正是他的自我定位。所以刘备之所谓“自取”,他连想也没有想过。他的忠,实出本心,并非狃于名分观念。二、他与刘备情谊深重,最看重的是知遇之恩,中国古代知识分子特别希望得到人们的赏识和理解,孔子说“人不知而不愠”,正可看出他们对知音的渴求,人们对伯乐的赞颂也透露出这方面的希望,有关事例更是史不绝书,所谓“士为知己者死”,已成为人们口头的熟语。诸葛亮所特别感激的正是刘备对他的“三顾”和托孤。这种心灵相通,意气相投,情谊相得的君臣关系,已非封建宗法体制所定的名分所限。他的忠,是他的人生目标和真情的体现,与那种死抱着“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名分的愚忠是有所区别的。所以在他的“忠”里面友情和诚信的成分更多一些。
  了解了《出师表》的具体语境,就能很好地体会诸葛亮的心情。再看他最后的话,“今当远离,临表涕零,不知所言”。就知道这不是一般的套话,而确是真情的倾泻了。
  近来据说有人主张将《出师表》从语文课本中“拿掉”,理由是“对于没有完全辨别能力的初中生来讲,容易让他们形成愚忠思想”,此言一出立即引起激烈的争论。其实《出师表》是否从语文课本中“拿掉”,不值得大惊小怪,我们文化宝库中有的是好文章,再换上别的原无不可,不过值得重视的倒是由此反映出来的一种文化心态。
  诸葛亮是否愚忠,前文中曾经讲到,当然能否得到认可也还难说。不过退一步来说,即便是愚忠,也不一定可以成为从语文课本中逐出的理由。历史人物的评价,这本身就是一个十分复杂的问题,不可用一种简单化的方法来处理,诸葛亮是中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标志性人物,他的深入人心,并非因为他的愚忠。人们敬仰他,是因为他身上有着许多值得敬重的东西。他的这篇《出师表》,也并不是愚忠的表白,而是责任,诚信的坦呈,如果我们总抓住一点便否定全般,我想也就没有多少古代的文章可以入选教材了。
  经过那么多文化风雨的洗礼,我们的神经本应该更强健了,何以如此过敏?鲁迅的批判精神是大家所公认的罢,他就曾在《为了忘却的记念》中称方孝孺台州式的硬气,以之比革命烈士柔石。方孝孺的事不用多说,说他愚忠是绝不冤枉的,可是鲁迅还是肯定他的精神。秦末的“田横五百士”也是大家所熟知的,这五百人竟为田横而集体自杀,应该说是“愚”得可以,而大画家徐悲鸿在抗日战争时期,以巨幅画作写五百士的壮烈精神,以激励国人的抗日斗志。我国历史上还有许多“愚”人,他们的精神都放出异彩,不可菲薄视之。屈原的九死而不悔,方孝孺、田横五百士的威武不屈,诸葛亮的鞠躬尽瘁,岳飞的精忠报国……这许多人都以“愚”名世,他们“愚”得可敬,“愚”得可爱,真是“其愚不可及也”。
  再说学生,这些在多元文化背景下,在各种媒体狂轰滥炸下成长起来的现在的初中生,他们的年龄虽小,可见识却不可小看,说读了篇《出师表》便容易“形成愚忠思想”未免太低估了他们的辨别能力。青少年强健的精神绝不是在无菌的环境下可以培养起来的,纯粹营养品毕竟代替不了五谷杂粮。当然他们还没有“完全辨别能力”,可是又有多少人敢于说自己已经具备了“完全辨别能力”了呢?辨别能力不正是要在对各种复杂对象的接触、分析、判断、认识、理解的实践过程中取得的吗?对青少年的成长我们确实要倍加关怀,可是爱也要爱得其宜,我们要培养的是高飞的雄鹰,而不是温室里供赏玩的花草。
  对待文化我们要有“海纳百川”的度量,在当前改革开放的大时代中,我们的文化心态也要放平、放开,以前读鲁迅《拿来主义》读到要拿来,“首先要这人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当时不懂为什么要“勇猛”,现在,好像有些懂了。■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