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再读诸葛亮《出师表》在线阅读

再读诸葛亮《出师表》

人言:读《出师表》而不流泪者,其人必不忠;读《陈情表》而不流泪者,其人必不孝。此话虽前人所言,推至今日虽未必如此,然由此也可见这两表在后世人们心中的地位颇高。本文成于再读《出师表》后,试就《出师表》的产生及内容做些解读。
  先来说“表”。汉定礼仪,朝廷文书有四品:章以谢恩,奏以按劾,表以陈情,议以执异。是有章、表、奏、议四品。是以表的文体用以陈情。所谓《出师表》即是出师之前上表。此表著于诸葛亮,作者实事求是,不求文辞浮华,《出师表》简而尽,直而不肆。此表多被后人推崇赞誉,如陈寿《蜀书诸葛亮传论》中赞此文“亮所与言,尽众人凡士,故其文指不及得远也。然其声教遗言,皆经事综物公诚之心,形于文墨,足以知其人之意理而有补于当世”。诸葛亮的《出师表》不以文采艳丽相求,求其实、求其情不仅打动了当时的人众,时至今日,表中深情仍可感知于今人。
  再说作者:诸葛亮。诸葛亮(181―234),字孔明,山东琅琊人,建兴十二年(234)卒,终年五十四,谥忠武侯,故后世称诸葛武侯。按查汉司隶校尉诸葛丰之后,其父为汉代末年山东郡丞诸葛?,因其父卒,后诸葛亮依其从父诸葛玄。诸葛玄时为豫章太守,后朝廷选官代替诸葛玄,诸葛玄后遂投荆州刘表,于是诸葛亮也就随之到了荆州,这也是为何诸葛亮会在隆中隐居。史载诸葛亮身长八尺,每自比与管仲、乐毅,时人不之许,唯其好友崔州平、徐庶信以为然。诸葛亮隆中躬耕,好为《梁父吟》。这个《梁父吟》是咏古事的古歌谣,汉魏人咏古感怀,因寄所托,史特载其好为《梁父吟》,并以管仲、乐毅自比,彰显其抱负远大,志在天下。诸葛亮的出山颇为曲折,当时刘备曹操所败,南投荆州刘表,刘表留其屯驻新野,徐庶往见刘备,颇受器重。徐庶向刘备推荐诸葛亮,赞亮为“卧龙”,刘备当即说:“君与俱来”。徐庶说:“此人可就见,不可屈至”。于是后有刘备屈尊三顾,更有诸葛亮在隆中之时就名闻天下的《隆中对》。诸葛亮的《隆中对》确如后人评价的:孔明于备方窜身无所,表又尚在之时,早识荆州为起事之地,北向宛洛,西出秦川二言,早为后日六出祁山张本,真不愧王佐之才。历史的发展也确实如诸葛孔明《隆中对》所言,数十年间天下三分,期中未能成功者,实因天时,不在人力矣。赤壁之战后,孙刘联盟抗曹,实证隆中对策。建安二十四年,因关羽孙权所杀,刘备愤而伐吴,兵败?亭,白帝托孤。彰武三年(223年)以后,蜀汉政权悉委诸葛亮,建兴三年(225年)春诸葛亮率众南征,是年秋,四郡皆平,后方既定。建兴五年(227年),将帅诸军北驻汉中,挥师北伐,临发上表,即有此表《出师表》。后世萧统编纂《文选》收录于“表”类,借用“出师表”题。临发上疏,临发即大军出师之际,出师而上疏,意不在辞行,意也不在誓师,而在于出师交代朝廷政事,好像文不合出师的意图,也不符合人臣的身份,但放在诸葛亮的身上却无不可。诸葛亮身受刘备白帝托孤,先主戒刘禅视之如父,刘禅也拜之相父,故诸葛亮确也以长辈身份告诫刘禅。所以读本文,不能以简单的君臣关系来看待。
  本文大略可两分,前段嘱咐刘禅宫中、府中俱要公平对待,进而申要亲贤人、远小人,所言均为古今通理,切中汉末积弊。其中似有责训刘禅之意,后人也以此揣测这刻意的详细交代,就此认为刘禅昏暗,朝纲不明,后世还有“乐不思蜀”的典故,我们往往就简单的认为刘禅就是“扶不起的阿斗”,其实不然。晋人袁宏《三国名臣赞》说:“刘后授之无疑心,武侯处之无惧色,继体纳之无贰情。百姓信之无异辞,君臣之际,良可咏矣!”文中把刘禅与诸葛亮列入君臣之际的典范,亦见时人的公论。试想如果刘禅真的昏暗、困于群小,诸葛亮又怎能够坦然挥师北伐?所言汉末积弊,是时人所亲见,以两汉旧事为警醒,特以先帝入言,刘备、诸葛亮亲历其害,痛恨、叹息彻入骨髓,引入文中可资镜鉴,诸葛亮归纳六字“亲贤臣,远小人。”对症下药,切中积弊。
  开篇言及先帝,“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然侍卫之臣不懈于内,忠志之士忘身于外者,盖追先帝之殊遇,欲报之于陛下也。这样的开篇安排手法高明,既谨慎也能托孤重臣的身份做责训。开篇坦言“益州疲敝”,比于曹、吴,言指蜀汉地狭、力弱。天下三分,其势绝不会长久,必有一统,一统则两家亡一家兴。此时的蜀汉,刘备已经去世,关张也已经不在,诸葛亮年也非浅(是年四十七岁),一旦诸葛亮老亡,蜀汉的灭亡也在眼前,正是“危急存亡之秋”之际,此时绝非夸张言辞。故于建兴三年南征毕,五年即北伐。首起两句已道出北伐的意义。挥师北伐,临战而谋定,诸葛亮成竹在胸,所虑唯后方朝廷。故文中反复论及公平对待宫府,陟罚臧否不宜异,内外一法。文至此所言通透,而诸葛亮继续交代宫府中的人员并开列名单,缀言“此皆良实,志虑忠纯”“宫中之事,事无大小,悉以咨之,然后施行。”诸葛亮又归纳六字“亲贤臣,远小人。”可资镜鉴,引以教训后主。足见周密、严谨。至此文章前段意思已尽。
  后段部分转至诸葛亮深受刘备殊遇,遂许托付,深彻表明自己为何这样作为。文中首先表达了对先帝知遇之恩感怀之深,自己身受刘备的殊遇,遂许托付。诸葛亮言自己出身布衣,苟全于乱世,不求闻达,然受刘备恩遇,“由是感激,遂许先帝。”其中“感激”二字甚重,“感”即感动,“激”是激发。诸葛亮身受三顾恩遇,刘备以国事相托,遂许先主奋其智谋,效命用力。“许”字托身托命,字重千钧。既“许”则愿为驱遣,不遗余力,直至“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文辞如此,怎能不感人心怀?“受任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尔来二十有一年矣!”出山以来,艰难险阻多有际遇,“有”“矣”道出了多少沧桑的人生感怀!以下写受白帝托孤以来所为,皆为报答先主知遇之恩,也展隆中宏图。今南郡已平定,兴师北伐,以“兴复汉室,还于旧都。”是以报先帝恩遇,也是托孤的重臣职分所在。最后再次回到宫中、府中之事,更点名“陛下亦以自谋”,复以先帝为辞入言宫中之事,明责分所在,也达到强调的目的。这样的结尾也正合人臣之体,更贴近人心。
  全文前段告诫,以说理为主;后段由个人感激恩遇图报,以写情为主,前后情理交融,说理清峻,写情沉郁,读之觉忠爱至情,言出肺腑,果能感金石而泣鬼神。文章不以文词胜,着意于情理,是情至之文,情至则文胜,陆游评之“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确如所言。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