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小说 > 《前出师表》与《后出师表》之差异在线阅读

《前出师表》与《后出师表》之差异

内容摘要:诸葛亮是历史上的一位传奇人物,才干无双,忠义两全。刘备死后,诸葛亮为完成先帝兴复汉室的遗愿,先后两次率军北伐,也因此而留下了两篇《出师表》。《前出师表》就写于公元227年初次伐魏前,当时的诸葛亮豪情万丈,奈何首战失利,深受打击。公元228年,他又准备进行第二次北伐,《后出师表》就写于此时。一年的时间,他经历了很多,也改变了很多,这些变化在他的两篇文章中表现的淋漓尽致。
  关键词:《前出师表》 《后出师表》 诸葛亮 变化
  诸葛亮在刘备死后,竭尽全力辅佐刘禅,努力实现匡复汉室的战略目标,先后写出两份出师的表章,表现出忠诚竭智,而两篇文章成了千古名作。学界一般比较重视《前出师表》,对《后出师表》注目者较少。我们觉得将两篇出师的表章对照着看,两者不仅体裁相同,主旨似乎也一致,但是也有许多明显的不同,这显得颇有意趣,且会有不少发现。
  一.从内容上看,前者侧重内政,后者侧重外战
  《前出师表》主要写的是对于内政的劝谏,虽然也表达了北伐的必要性,但大部分的笔墨还是用在劝谏刘禅任用贤人,励精图治上。“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中谏之路也。”“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若有作奸犯科,及为忠善者,宜付有司,论其刑赏,以召陛下平明之治;不宜偏私,使内外异法也。侍中侍郎郭攸之……”“若无兴德之言,则责攸之、依、允等之慢,以彰其咎;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这些文字读来真挚感人,诸葛亮希望刘禅可以亲贤远佞,向先帝学习,不妄自菲薄,做到内外公正,赏罚分明。只有如此,朝廷方能安定,民心才能归附。诸葛亮把外战的使命都揽到了自己身上,关于内政,刘禅一个人肯定是管不好的,他只能够把希望寄托在那些贤臣身上。从这些告诫看,诸葛亮从大政原则和具体操作都作了非常细致的指导,欲藉此培养出一位贤君,以达到原定的政治目标,完成刘备生前的夙愿。这些处理国政的方略,可以帮助目前弱小的蜀国强盛并统一天下,实现刘氏江山归于一统的宏大目标。
  《后出师表》呢,则是更多的在讲外战的必要性。开篇先讲先帝把讨贼的重任交给自己的原因,“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既然伐与不伐都有被灭亡的风险,那与其坐以待毙,还不如主动出击。“今贼适疲于西,又务于东,兵法乘劳,此进趋之时也。”从局势上来看,此时敌人兵力以疲,正好是进攻的好机会。接下来,诸葛亮又提出了六个连续的疑惑。“今陛下未及高帝,谋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长策取胜,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他认为高帝那么有才能的人,都要以身涉险来获得国家的安定,刘禅才能不及高祖,想要用长久的相持来取胜是不可能的。第二个不解则用了孙策的事迹,正是因为刘繇、王朗不征不战,所以才使孙策逐渐强大,吞并了江东。言外之意是,如果不战,那么就是增加了魏国吞并蜀国的机会。第三第四个不解举了曹操的例子,说明讨伐的大业遇到一些挫折是很正常的,即使失败个一次两次也不能放弃。“此皆数十年之内所纠合四方之精锐,非一州之所有;若复数年,则损三分之二也,当何以图敌?”第五个不解说的是在有贤才能用的时候不出兵,难道要等无人可用的时候再进攻吗?这也说明了及时出战的重要性。最后一点则说进攻和防守所要付出的代价是一致的,想要拿一个益州来和敌人相持是痴心妄想的事。六个不解把外战的必要性阐述的淋漓尽致。
  其实,这种高谈外战的必要性更多的是在诉冤,对刘禅不满诸葛亮用兵方略,诸葛亮只有陈述自己的用意,使得刘禅不要怀疑自己甚至听信身边奸邪之徒的谗言。而前表则明显是忠臣(顾命大臣)的教诲,性质完全不同。
  二.从情调上看,前者激昂有斗志,后者消极悲观
  第一次北伐前,诸葛亮是信心满满的,他在《出师表》中写道:“今南方已定,兵甲已足,??奖率三军,北定中原,庶竭驽钝,攘除奸凶,兴复汉室,还于旧都。”这几句话读来让人觉得气势磅礴,可见他对当时蜀国的局势很乐观,对北伐胜利充满信心,认为兴复汉室指日可待。“愿陛下托臣以讨贼兴复之效,不效,则治臣之罪,以告先帝之灵。”这句话是他出战前立下的军令状,虽然说目的是想让刘禅同意他率军北伐,但是也从侧面说明了他的胸有成竹,对完成大业很是乐观。当然,诸葛亮的这种乐观并不是盲目的,刘备向他托孤后,他在国内实行了一系列比较正确的政治和经济措施,使得蜀国呈现繁荣兴盛的局面。在军事方面,他刚刚率兵平定了南蛮之乱。在取得这些成就的基础上,诸葛亮自然对北伐,完成统一大业充满信心。
  然而第一次北伐的结果终究还是让他失望了,因为马谡的刚愎自用,让司马懿抓住了机会,夺取了街亭,最终北伐失败。刘备在临终前曾提醒过诸葛亮,这个人不能重用,但是诸葛亮并没有听他的话,马谡的失误事实上就是诸葛亮用人的失误,这次失利使得主动权被司马懿把握,诸葛亮只能用一个“空城计”来撤退。第一次北伐的失败对于他来说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使得他的心态从乐观变成了悲观。《后出师表》中写道:“以先帝之明,量臣之才,固知臣伐贼,才弱敌强也。然不伐贼,王业亦亡。惟坐而待亡,孰与伐之?”这段话中流露着他的不自信和悲观,对自己的不自信和对蜀国前景的悲观,他认为不北伐王业一定会灭亡,与其坐以待毙,不如拼命一搏。“凡事如是,难可逆见。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至于成败利钝,非臣之明所能逆睹也。”对于北伐,他也不再充满希望,他认为一切都不是他可以预料的了,“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两句读来让人感到心酸。在现实的打击下,他的心态从积极乐观变得消极悲观。最终,的确也如他悲观的预测一样,第二次北伐又以失败而告终。
  这两者情调上的相异,其实是诸葛亮职务虽然依旧,但是处境已经大变。前时没有信任问题,诸葛亮大胆地告诫刘禅,导之以方略;后者是表明心迹,疏通君臣沟通障碍,显然君臣之间已经有不小的间隙。对于诸葛亮来说,前者是如何实现政治抱负;后者是担心自己的政治前途甚至生命了。在那个时代,君臣不一可能产生的后果是很可怕的。
  三.从语言上看,前者诚恳委婉,后者犀利直接
  刘禅是历史上有名的懦弱无能的皇帝,被人戏谑为“扶不起的刘阿斗”。诸葛亮是被刘备赏识提拔起来的,而刘备是一个英明能干,有谋略,有耐心的领导者,刘禅完全没有遗传到他的优点。对于任何人来说,辅佐这样的一个君主都是痛苦难熬的。但是刘备临终前向诸葛亮托孤,并说如果他实在不成才的话,可以取而代之。这就是将诸葛亮逼到了深渊,他如果不好好辅佐刘禅,那就是不忠不义,会被天下人诟病。在这种情况下,他只能尽自己所能去帮助刘禅。从《前出师表》中,我们可以看出他对刘禅还是充满耐心的。“诚宜开张圣听,以光先帝遗德,恢弘志士之气,不宜妄自菲薄,引喻失义,以塞忠谏之路也。”“此悉贞良死节之臣,愿陛下亲之信之,则汉室之隆,可计日而待也。”“陛下亦宜自谋,以咨诹善道,察纳雅言,深追先帝遗诏。”从这些殷切的期待来看,诸葛亮还是对刘禅抱有希望的,他认为通过自己的教育刘禅的心性还是可以改变的。这些嘱托读来让人感动,诸葛亮于刘禅,如父如兄。
  但是朽木不可雕也,在他带兵北伐期间,刘禅整日只知寻欢作乐,他被奸臣蛊惑,对诸葛亮心生不满,可以说是无能又无知。第一次北伐失败后,诸葛亮对刘禅的少了一份希望,多了一份无可奈何。《后出师表》中诸葛亮向刘禅提出六个不解,直截了当的表达了北伐的必要性,“今陛下未及高帝,谋臣不如良、平,而欲以长策取胜,坐定天下,此臣之未解一也。”这些文字透露出诸葛亮对刘禅的失望。对于这样一个没有能力,还识人不清的君主,诸葛亮的无奈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诸葛亮的不解,明显是对刘禅完全忘却先帝的遗愿,似乎不理解君臣之间的默契,表现了深刻的痛心。
  通过比较两篇《出师表》,我们可以发现,前者诸葛亮劝谏的语言是比较委婉诚恳的,而后者就比较犀利直接了,可见他的心态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两篇《出师表》的差别绝对不仅限于这三个方面,一个人在不同时期和环境中的所想所感一定是有差异的。通过分析比较这两篇文章,我们不难发现诸葛亮前后期的心态变化,他除了是一位杰出的政治家、文学家外,更是一位为人传颂的忠臣,“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是他一生的真实写照,也正是因为忠,使得他可以流芳百世,成为后代臣子的楷模。
  (作者介绍:赵方婷,常熟理工学院中文系学生)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