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备托孤

刘备托孤的故事

刘备托孤主要内容:蜀国皇帝刘备的结拜兄弟关羽败走麦城,死于刀下后,备为他报仇,不听众臣劝阻,起兵讨伐东吴。途中另一个结拜兄弟、伐吴先锋——张飞丧身叛将范疆、张达手中,刘备愤而不谋,催兵猛进。 章武二年夏六月,被东吴大将陆逊用计火烧七百里军营,在败于彝陵猇亭之地,因而退守到白帝城中。三国久未统一,两弟先后丧命,大军新遭重创,国事私仇使刘备忧愤成疾,眼看朝不保夕,乃招丞相诸葛亮星夜赶至。 在永安宫中,刘备把儿子刘禅(阿斗)委托于诸葛亮。然后便一命归天了。从此,白帝城就因这段脍炙人口的故事而更加闻名于世了。

刘备托孤的故事简介

时间:章武三年(223年)春

地点:白帝城

出处:三国志

刘备托孤原文

章武三年春,先主于永安病笃,召亮于成都,属以后事,谓亮曰:"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亮涕泣曰:"臣敢竭股肱之力,效忠贞之节,继之以死!"先主又为诏敕后主曰:"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建兴元年,封亮武乡侯,开府治事。顷之,又领益州牧。政事无巨细,咸决于亮。南中诸郡,并皆叛乱,亮以新遭大丧,故未便加兵,且遣使聘吴,因结和亲,遂为与国。

三年春,亮率众南征,其秋悉平。军资所出,国以富饶,乃治戎讲武,以俟大举。五年,率诸军北驻汉中,临发,上疏《出师表》

刘备托孤翻译

章武三年的春天,刘备(上一届的帝王)在永安病情加重,(于是)把诸葛亮召到成都,把后事嘱咐给他,(刘备)对诸葛亮说:“你的才能是曹丕的十倍,必能安定国家,最终灭魏灭吴,统一中国。假如继位的皇子可以辅佐的话就辅佐他,如果他不能成材的话你就自己取而代之吧。”诸葛亮流着泪说:“我一定尽我所能,精忠蜀国,死而后已!”刘备又写诏书命令儿子说:“你与丞相一同处理国事,对待丞相就要如对待父亲一样。”

建兴元年,册封诸葛亮为武乡侯,开始治理国家的事务。后来,又加封诸葛亮为益州牧。政事无论巨细都由诸葛亮决定。南部和中部的几个郡联合起来叛乱,诸葛亮因为刘备刚刚去世,没有轻易用兵作战,而是让使者去吴国下聘礼,和他们结亲,成了友好邻国。

三年春,诸葛亮率领大军南征,到秋季就把叛乱全部平息了。军备充足,国家富饶,于是开始练兵习武,以待将来大举进军中原。五年,率领各部军队向北出发,进驻汉中,临出发时,上书了《出师表》。

刘备托孤的解读

蜀汉昭烈帝刘备死前的"白帝城托孤",将后主刘禅连同蜀汉江山,一同交付给丞相诸葛亮照管。刘备甚至对诸葛亮说:

「君才十倍曹丕,必能安国,终定大事。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

这一幕流传千年,成为令无数后世君臣士子感怀的千古佳话。同时亦有许多人认为刘备并非真心,甚至断言在一旁一定埋藏了多少刀斧手,称诸葛亮一个应对不好,便要人头落地云云。其实,这不免是以己度人,以凡人之心,而度英雄之腹了。

刘备原是立志匡扶汉室江山的英雄义士,以此屡败屡战百折不挠之志,深得天下人认可,并一直自诩

【今指与吾为水火者,曹操也。操以急,吾以宽;操以暴,吾以仁;操以谲,吾以忠。每与操反,事乃可成耳。】

蜀汉昭烈帝:刘备

当刘备病终于白帝城时,刘禅已满16岁,已接近成年,按两汉诸帝故事,完全可以亲政;之所以刘备要让诸葛亮摄行全部军国大权,而不仅仅是作为一个丞相、如辅佐自己一般来辅佐刘禅。

就是因为他知道,不论是传承自己匡复汉室、中兴汉业的理想,还是以划地自守、保西蜀基业为现实要求,诸葛亮原本就是远比刘禅更强得多的人选,是以又何必定要强求刘禅继承权柄、威福自专?

乱世并非大一统王朝治世,没有足够能力继承君主之位,亦如小儿持万金于闹市,为子孙后福计,亦非明智之举。正如陶谦和刘表临终前,让州牧于刘备的举动,同样亦是迫于情势无奈之下的真心。

若以刘备奋斗一生到终点,只为营营苟苟如何割据一方,以国家州郡传及子孙为私产;以为他和诸葛亮的不懈努力,仅仅是为了维护刘氏一姓去代代不易当皇帝做江山的权利,其实反倒是将他们的志向格局看得太小了。

诸如“白帝城托孤阴谋论”,以为此言只是刘备耍权谋、试探和要挟诸葛亮,才是对此君臣鱼水二人人格和胸怀的侮辱。

如诸葛亮这等千古无双国士,若以权谋小道试探之,反而适得其反,徒伤其心。若做如是想,不免是以凡夫私心而度千古英雄肺腑。

此时的蜀汉政权,不论疆域、兵员、人才,和几年前的巅峰时期相比,皆只剩下一半甚至更少。,几乎是一份几近亡国的烂摊子:

夷陵之战,蜀汉四万中军精锐几乎全军覆没,沙摩柯部武陵蛮军一万同样全灭,黄权部江北军投靠曹魏,再加上其余部队的损失,东吴方面宣称此战共俘斩蜀军八万人,虽可能有所夸大,但对新生的蜀汉政权之重创,确系元气大伤。

之前关羽军团(含三万野战精锐和数万留守军团)的覆灭,加上夷陵这场惨败,蜀汉损失兵员总计在十万以上,同时首席大将关羽、谋士马良战死,关平、冯习、张南、傅肜等军中一线骨干战死,大将张飞遇刺,谋主法正、尚书令刘巴、大将马超、黄忠病死;大将孟达、黄权投魏;荆州三郡(南郡、零陵、武陵)和上庸郡丢了;南中三郡(越嶲、牂柯、益州郡)反了;

这种烂摊子,和袁绍死前的河北四州、鄱阳湖大败后的陈友谅政权一般无二。正如诸葛亮在《出师表》之言:“此诚危急存亡之秋也。”

白帝托孤,正是刘备经历惨败后,痛定思痛,彻底摈弃个人私心,重拾早年情怀的高义之举。

如此方是“示天下为公”,让诸葛亮但凭己意,自取蜀国江山,正是出于真心实意的诚挚,非为刘氏一姓产业。

而这句话,连同对刘禅「汝与丞相从事,事之如父」的告诫,也就明确了其后诸葛亮在蜀汉政权对天子刘禅“如相如父”的相父身份,对百官群臣生杀予夺的君主大权。

可以说如无诸葛亮鞠躬尽瘁去为其续命,刘备的历史地位未必强过袁绍或陈友谅,阿斗只好去比陈理吴世璠。

光是为了恢复元气,筹集南征收复南中需要的军力财力,诸葛亮就忍了快两年。甚至为了安抚预谋造反的牂牁太守朱褒,不惜难得违背一回法度,杀了益州从事常房的两个儿子。

蜀汉没有一战而亡,全赖刘备临终省悟,白帝托孤,示天下为公,让诸葛亮得以毫无掣肘地施展才华,白帝城托孤成为千古佳话,极大提高了刘备本人的历史评价,让他获得了远高于其本身功业的身后之誉和历史地位,确实是名至实归的。

是以白帝城托孤,名为托孤,实为禅让,刘禅仅仅继承了蜀汉皇帝的名号,诸葛亮才是刘备真正属意的实际继承人。

刘备死后,诸葛亮大权独揽,在整个蜀汉说一不二。可他却始终没有坐上那把龙椅,谋反篡位,取刘阿斗而代之。对此,后世众说纷纭。

其实哪怕不考虑诸葛亮本人卓越的政治操守和高尚的个人品行,仅仅以政治家的利害和立场去衡量,道理也很简单,正因所谓“谋反”,即“图谋反叛”之意,后面的宾语,无非国家、君主。如果本身就是实际君主,又何必谋自己的反,篡自己的位呢?

如果按将那些汉末群雄,如袁绍、孙策、刘表、刘璋,都视为诸侯和君主的通行认知标准,蜀承汉制,而汉制称列侯而为丞相者,是为“君侯”,法理更高于汉末那些作为“使君”的诸侯。

作为蜀汉丞相、录尚书事、开府、益州牧的诸葛亮,「政事无巨细,咸决於亮」,全面掌握蜀汉政权一切权利,当然也是名副其实的君主。

正如汉制,相府属官需视丞相为君、州郡属官需视牧、守为君一样;蜀汉各重要官员,为诸葛亮以丞相和益州牧的名义去任命,是以「宫中府中,俱为一体,陟罚臧否,不宜异同,」

因此亦需以诸葛亮为主公,需对他尽相应的君臣义务,这亦是自刘备白帝托孤起,为当时天下人一致认可之事实。

曹睿也好,孙权也好,魏国和吴国的大臣也罢,都一致认同诸葛亮是和曹睿、孙权身份等同的政权首脑,而非刘禅。

曹魏时人说雄心壮志,动不动就是斩“权、亮”之首。吴国和蜀国缔结两国盟约,盟书里直接就写上“诸葛丞相,德威远著,翼戴本国,典戎在外,信感阴阳,诚动天地”,而不提刘禅半语。

虽然名义上都是“大汉丞相”,可诸葛亮和汉武帝那些想杀就能杀、想换就换的大汉丞相,能是一回事么?

223年-234年时代的蜀汉,即刘禅为天子、诸葛亮为实际君主的时代。

刘备托孤故事人物

蜀汉君主、丞相:诸葛亮

评价诸葛亮的历史地位、功过是非,同样是以如周公、霍光一样的摄政君主为标准,而绝不仅仅是如管仲、萧何、王猛等良辅大臣为标准。

历朝历代,从来并非有个“皇帝”“天子”名号,就等同掌控了国家的君主。相反,仅仅有名而无实的皇帝,若欲从实际的君主处夺权,才是真正的「谋反者」。

仅仅以为有一个皇帝名号,就理所当然应该被全体帝国臣民拜伏和忠诚的,是标准的小学生思维。大臣忠心于帝国和社稷,亦不代表定要忠诚于皇帝本人。

当这个皇帝为了夺权,实际上做了破坏帝国统治秩序、危害帝国统治阶级利益的危险行为时,便理所当然成为帝国公敌而被废除,如霍光废刘贺例。

是以,若后人以为诸葛亮揽权而不归政,便或有异心反念,并非忠臣云云,实是滑天下之大稽。

若刘禅自以为身为皇帝便当如汉武帝一般总揽大权,可以对诸葛亮这个丞相生杀予夺的话,那么他才是背叛了其父刘备的遗志,实为蜀汉政权真正的「谋反者」。

那时刘备「若嗣子可辅,辅之;如其不才,君可自取」的遗训就可以派上用场,改换鲁王刘永或者梁王刘理来当这个礼仪性“祭则寡人”的天子了。

幸好,刘禅论才智虽仅算平平,却谨遵父训,亦是具备充分的自知之明。终诸葛亮一生,谨以父事之,满足于做一个礼仪性的天子,丝毫没有任何争权意图,确实不负刘备和诸葛亮对他“气量甚大增修、过于所望”“天资仁敏,爱德下士”的好评。

蜀汉天子、皇帝:刘禅

其实诸葛亮性情秉承秦汉风骨,作风豪爽豁达,从来不是后世那种忧谗畏讥之臣。

他在书信里一般称“吾”、与盟国君臣的书信还谦称“仆”,对后主称“臣亮”,而对诸下属亦敢自称为“孤”,以当时论并没有任何程度的悖逆。

他不止和东吴君臣各种通好,涉及两国重要人事安排等话题亦不避嫌和顾忌;即使和敌对曹魏诸重臣也常有书信往来。

“十命可受,何况九锡”这种话,诸葛亮敢写在和政敌李严的书信里,蜀吴两国盟约只字不提刘禅,反而大赞诸葛丞相,虽是吴人所拟,也必然经过诸葛亮本人认可。

后世那些君权集中强化时代的君主大臣们,显然是难以理解刘备和诸葛亮的以天下为公的大无私的,甚至连刘禅这个“凡人”他们也理解不了。

于是清代那个被一些无良文人吹嘘为“千古一帝”的康熙,就公然质疑过“白帝托孤”,蔑称「三国人以谲诈相尚,鄙哉!」可说此人甚至不及晋武帝司马炎的眼光。

【善哉,使我得此人(诸葛亮)以自辅,岂有今日之劳乎!】——司马炎。

刘备托孤的背景

建安二十四年(219年),刘备在汉中之战中斩杀曹操名将夏侯渊,击败曹操、占据战略要地汉中。在这样节节胜利的情况下,刘备部将关羽孤军北伐曹魏。

虽然水淹七军、擒于禁、斩庞德、威震华夏、围曹仁于襄阳,达到军事上的最高峰,但是荆州后方空虚,东吴违背湘水划界,在背后对盟友倒戈一击,吕蒙以白衣渡江乘机夺取荆州(主要是江陵和公安),最后关羽被吴军擒获,遭到杀害,“失荆州”使得刘备元气大伤,蜀汉政权也开始走下坡路。刘备闻后尽起全国大兵去讨伐吴国,为关羽报仇,被陆逊击败,刘备兵败退到白帝城。

战略要地荆州的丢失,关、张败亡以及夷陵之战的大败,这一系列的事件使得新生的季汉政权面临内外交迫。而在这个时候刘备又一病不起,这个依托刘备个人魅力建立起来的国家已经摇摇欲坠。同时刘备虽然知道诸葛亮等人对于自己十分忠心,但对自己的儿子忠不忠心就不能保证了,因为知道诸葛亮的责任心十分强,所以这时只要把儿子交给诸葛亮,诸葛亮就会尽责地把他扶起来。

章武二年冬十二月,汉嘉太守黄元闻先主疾不豫,举兵拒守。

章武三年春三月,黄元进兵攻临邛县。

建兴元年夏(章武是刘备的年号,章武年为公元221年、222年、223年,这年四月,刘备病逝,刘禅继位,改年号为建兴,建兴元年夏和章武三年夏是同一年的夏天。),牂牁太守朱褒拥郡反。先是,益州郡有大姓雍闿反,流太守张裔於吴,据郡不宾,越隽夷王高定亦背叛。

此时季汉接近一半的国土已经反叛。

刘备托孤的评价

按照陈寿的说法,刘备托孤是“举国托孤于诸葛亮”,“君臣之至公,古今之盛轨”。也就是说,认为刘备将整个国家都交给了诸葛亮,这种举动大公无私、空前绝后。说白了,刘备就是对诸葛亮说:“我儿子如果不行,天下就交给你了。”

刘备为什么要这么说呢?一般认为有三种可能。

第一种,完全出自真心,愿意就把蜀汉政权交给诸葛亮。陈寿是这样认为的,后世也有很多人是这样认为的。不过大多数现代人认为不可能。易中天先生就提出三条反对的理由。其一是无此先例,其二是没有“轮番为治”的民主观念,其三是“没有人认为这种替代是正当的”。这三条理由其实并不确切。中国古代有禅让的先例,尧、舜、禹三王的禅让历来受到以儒家为代表的知识分子的称赞。而且,前任指定继任者也不叫民主观念,在民主观念出现前,各种教会、帮派基本上是用这种方式传承的。至于说没有人认为这个是正当的,那也未必。如果刘备没说过这话,当然就不正当;既然有刘备明确的授权,怎么就不正当了呢?真正的问题在于,刘备显然不是尊崇禅让的迂腐之徒,他是希望自己的儿子继承帝位的,否则何不直接立诸葛亮为太子,让诸葛亮继位?所以说,这种可能虽然有,但是很小。

第二种,未加深思,随口一说,并非有心授予全权。近代史学家卢弼就认为刘备这段遗嘱是“有所感于中,不觉言之如是”。在卢先生看来,刘备此时担心的是“嗣子不肖”,自己花费一生所创立的大业即将倾覆,所以只想到“发愤授贤”,没有考虑别的。这当然也是一种可能,但是可能性依然不大。从刘备生病到去世,时间并不短,用易中天先生的话说是“有条不紊地安排后事”。因此,刘备不加深思的可能性当然就很小了。

第三种,试探诸葛亮的忠诚,逼诸葛亮表态。康熙皇帝说刘备这番话是“猜疑语”,也就是说刘备并不信任诸葛亮。他之所以明明不信任,又要这么说,就是要逼诸葛亮当面表态,誓死效忠。当然,最后的结果是诸葛亮当即表态:“臣一定尽心竭力,忠贞不二,至死不渝。”这种观点比较得到后人尤其是今人的认同,比如陈迩冬先生、易中天先生都持这种观点。他们认为必须要把话说透,这样刘备才好放心去死,诸葛亮才好放心辅政,刘禅也才好放心当皇帝。然而,这种表态有用吗?刘备真会以为,诸葛亮表了态就能够保住刘家的江山了吗?恐怕不会吧。首先,政治家的话不可信。曹操在汉献帝的面前是表过态的,结果如何呢?司马懿在曹睿面前信誓旦旦,结果又如何呢?刘备本人也经常说话不算话。刚跟孙权说不忍心攻打刘璋,转眼就把益州吞并了。以己度人,刘备肯定也不会轻信他人的承诺。其次,即使诸葛亮遵守诺言不当曹丕,但架不住他当曹操啊?他不篡位,不等于他的儿子不篡位。有人说,背后还埋伏着刀斧手,那更是胡说八道。别说是诸葛亮,就是王莽、曹操、司马懿这样的奸臣,这个时候也会装孙子、表忠心。据记载,汉献帝就曾经跟曹操说,干脆你来当皇帝算了(原话当然不是这样,但意思差不多)。曹操吓得连忙表忠心,而且从此再也不朝见皇帝了。所以,这种可能性也不大。

null

表面上看,刘备这个遗嘱真是匪夷所思。晋朝的孙盛就认为刘备说这番话简直是荒谬绝伦,“备之命亮,乱孰甚矣”。为什么呢?因为这么说会在诸葛亮和刘禅之间制造矛盾,动摇整个蜀汉政治的人心。如果不是因为刘禅本人暗弱,对大臣不加猜忌,而诸葛亮不但威望高而且能力强,能够镇得住,肯定会出大乱子。

那么,刘备说这番话究竟意欲何为呢?这就必须从刘备所面对的局势来分析。当时刘备所面对的局面极其险恶。

其一,夷陵之战战败,损失惨重,蜀汉政权危在旦夕。外部魏、吴两个强国对于蜀汉虎视眈眈;内部原先刘璋集团的人和蜀地本土的势力都在蠢蠢欲动。

其二,刘备自己将不久于人世。

其三,皇室力量微薄。刘备几乎没有什么家族势力,既没有兄弟帮衬,也没有叔侄辅佐,一直是孤身一人奋斗。他的几个儿子当时都还年幼,而且能力也不强。刘备有三个儿子,其中刘禅最大(刘禅之前很可能还有别的儿子,但在战乱中死亡或失散了),当时也只有十七岁。

其四,一班老臣、亲信大多已经去世。最早跟着刘备南征北战的人中,关羽、张飞、孙乾、简雍、糜竺等都已先于刘备去世。后来刘备非常信任的法正、庞统也已去世。刘备真正能够信得过的,只有诸葛亮、赵云、魏延等几个人。这其中赵云和魏延是纯粹的武将,不可能让他们辅政。

其五,诸葛亮能力超强,在蜀汉政权内无人能与之抗衡。

在这种局面之下,一方面,辅政大臣只能选择诸葛亮,而且必须给诸葛亮足够的权力。不给足够的权力就无法控制住政权内部的各种反对势力,也无法对抗魏国和吴国的进攻,结果是蜀汉政权灭亡,刘禅等人当然也不会有好下场。所以说,刘备除了军政大权都交给诸葛亮以外,没有别的选择。另一方面,一旦给了诸葛亮足够的权力,那么除了诸葛亮自己,没有人能够阻止诸葛亮篡位。如果刘禅或者其他人想和诸葛亮斗,那肯定是自寻死路。简言之,诸葛亮篡不篡位,不是刘备能控制的事。

认识到了这一点,我们再来看刘备的遗嘱,只能佩服刘备的高明。刘备的选择是,与其让诸葛亮自己通过明争暗斗来足以篡位的权力,不如直接给他个顺水人情。

这确实是大智慧。在“公”的方面,这一席话使得诸葛亮成为蜀汉帝国实际上的皇帝,成为蜀汉集团的新领袖、新核心,从而极大地避免了蜀汉集团内部的冲突,保证了蜀汉政权能够稳定下来并且在强敌环伺的情况下延续下去。在“私”的方面,刘备对于诸葛亮,前有三顾茅庐的“殊遇”,后有“举国托孤”的“盛轨”。诸葛亮就算是铁石心肠、野心勃勃,也不能不对刘备心存感激。诸葛亮常言道,人情债难还。接受了如此大的人情,诸葛亮怎么可能对刘备的后代痛下毒手?刘备以一句“君便自取”,保证了自己的儿子、后代即使失去政权,也不会失去富贵和性命。况且,刘备素有识人之明,太了解诸葛亮了。果然,背负着巨额人情债的诸葛亮,不但自己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而且他把是否忠于汉朝作为选人用人的重要标志,所提拔重用的全部是忠汉派,甚至他自己的儿子、孙子都以身殉国。可以说,没有刘备的这个遗嘱,刘禅绝不可能安坐皇位四十年之久。

刘备托孤的不同看法

三国演义其他故事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