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逍遥津之战简介

逍遥津之战

发生在哪一年:公元215年

逍遥津之战

交战双方:孙权军十万;曹操军七千

交战地点:合肥渡口逍遥津

胜出者:孙权军大败,张辽威震江东

交战理由:孙权希望获得北上的跳板

逍遥津之战简介

逍遥津之战讲述的是孙权与曹操为争夺合肥展开的第二次大战,合肥是曹操命刘馥建设的一座东南方重要、繁荣的城市(后再增筑,命为合肥新城),而其主要作用是抵抗敌人的寨垒,所以守备能力对曹军极为重要;而东吴若要北伐,合肥是其中一个障碍点及补给点,所以双方于208年至253年在此地爆发过五次较大型的冲突。 这次战役为什么会叫逍遥津之战,关键是孙权和张辽决胜的地点位于南淝河上面的渡口逍遥津上,合肥的名字由来是因为这个城市位于南淝河和东淝河相交的地方,而逍遥津就是两条河相交的渡口。 战役的核心是孙权进攻合肥,久攻不下,决定撤兵,留下自己殿后,却因为所留兵力太少,被张辽率军出城,截杀,孙权亲兵战死,自己狼狈逃回。

逍遥津之战起因

东汉末年,孙权在江北濡须口(今裕溪口附近)建立了军事据点,作为东吴的北门锁钥;曹操渡重兵据守合肥、皖城(在今潜山县境),作为向南攻吴的基地。因此,魏吴双方在这几个地方频繁进行大战。如公元213年(建安十八年),曹操曾率兵在濡须口攻打东吴,无功而返。公元214年(建安十九年),孙权派大将吕蒙、甘宁攻打皖城,魏将朱光及守城军民数万人被俘。

同年,曹操南征孙权不成,班师前留张辽、乐进、李典等七千多人防守合肥。至明年,曹操出征张鲁时,派护军薛悌送函到合肥,写到“贼至乃发(贼军到时就打开)”同时,孙权与刘备争夺荆州中以平分荆州作条件,两军撤退。不过,孙权见曹操在汉中,未能及时回到东边,在八月率十万人北至陆口,出征合肥。

逍遥津之战经过

曹操在出征张鲁前,派护军薛悌送函到合肥,写到“贼至乃发(贼军到时就打开)”,在大军压境之际,张辽等便打开曹操之函,写到:“若孙权军来到,张、李两位将军出城迎战,乐将军守城;护军薛悌不要出战。”因双方兵力悬殊,诸将都对此指示感到疑惑。

本来张辽、李典二人不睦,曹操为了防止战中二人间隙至于不利之境,于是命令乐进守城接应。是时,张辽说:“曹公正率军在外作战,等他率领的援军到达时,孙权军必定已攻破我们。所以教函要我们在敌军集结完毕前反过来攻击他们,先挫折敌人的气势,以安定军心,然后可以顺利守城。成败之机,就在此一战,各位有何疑惑?”

李典听到这话,感慨地说:“此为国家大事,就看你的计谋定得如何而已,我岂能因私下的恩怨而忽略公事呢?”于是当夜张辽就在七千人中募选死士,选出了八百人。杀牛宴飨将士,预备次日的大战。

第二天凌晨,张辽披甲持戟,带著这八百人杀进孙权初到尚未整阵的部队,张辽带队冲进了东吴军镇营裏,亲自杀了数十人,斩了两将,并且高喊著:“张辽在此!”敢死队直冲进孙权主阵,孙权大惊,不知该如何,退到小土丘上,以长戟指向四周防卫蜂拥而上的曹军。

张辽在土丘下吼著,要孙权有种下来决一死战。孙权不敢有所举动,后来等局势稍稳一看,张辽军也不过数百人而已,就下令其它在外的军队从后面把张辽这些敢死队围起来,围了数圈不让他们有机会逃跑。

张辽看局势不对,连忙率左右将士突围,杀出一条血路。张辽与左右数十人杀出重围后,回头一看,其馀陷在重围的战士们高喊著:“张将军难道要丢下我们不管了吗?”于是张辽又再领着这数十人,杀进包围几层的东吴军,把其它人带了出来。

东吴军人人都被张辽军震撼到,没有人敢抵挡他们。从凌晨战到中午,吴军将士原本高昂的斗志都萎靡下去了,张辽遂领军回城,整备守城事宜。而曹军初战告捷,军心大振,将领们对张辽也心悦诚服。

孙权大军到齐后(除贺齐领著三千解烦军留在逍遥津南岸未到),就展开了攻城作战。谁知合肥城在以前的杨州刺史刘馥的积极建设下,城墙高又坚固,木柱石头等防御器材一样不少。诸将连续强攻了十几日都打不下来,吕蒙、甘宁等人一时也都想不出什麼破城之计,此时东吴军中疾疫流行,再打下去也没什麼意义,孙权只好下令班师。

东吴各兵团接获命令就依次各自退去了。张辽在城上看著吴军退去,却发现孙权主阵押於后面,其余部队都已先行出发了。东吴军部队散退,孙权身边正是兵力最少的时候,机会岂可错过。

逍遥津是南肥河上面的渡口。原来孙权要诸军先退,然后本阵自逍遥津口渡河南撤,此时北岸只剩孙权及吕蒙、凌统、蒋钦与车下虎士一千馀人。张辽立刻与李典、乐进率合肥城守军出城袭击。

孙权看到合肥城步骑齐出,心知不妙,赶紧派人去将前面已撤退的部队叫回,无奈那些部队已上路一段时间,一时还赶不回来。全军右部督凌统带著亲卫族众三百人与曹军展开激烈血战。甘宁拉弓拼命射箭,看到东吴军战士人人战志消靡,于是大声责问鼓吹手为何不吹号擂鼓。鼓吹手听命,便擂鼓吹号,东吴军听到,士气为之一振。

在混战中,督禁卫军的陈武不幸战死,宋谦、徐盛都负伤往后退,潘璋这时正好在他们后面,便驰马上前,斩杀了宋谦、徐盛的后退士兵两人。原本往后退的败军看到这种情形,尽皆回到自己岗位戮力死战。

凌统亲卫护著孙权来到逍遥津渡口,发现桥已被曹军破坏,剩下两边延伸的桥板,中间有一丈多的地方没有桥板可供依托。孙权亲近的官员谷利,要孙权持著马鞍,然后让马后退,再飞纵向前,谷利在后面用鞭抽马,以助马势。孙权就这样连人带马的飞到南岸。南岸有贺齐的三千兵马在那边接应。贺齐将孙权安置好了,就领著解烦军杀进战局,拾到了徐盛因负伤而丢掉的长矛。

凌统护送孙权突围到津桥,看著孙权安全的到了南岸,又回身继续再战。身旁的左右亲兵一一战死,凌统也多处负伤。后来认为孙权应该没安全顾虑了,才准备离开战场。

但是桥已被曹军破坏,各条通路也被曹军封锁,凌统只好披著战甲潜行,回到东吴军所在。孙权这时已上船,看到凌统回来,十分惊喜,赶紧找人帮凌统更衣换药。凌统因他的亲族众们没有人活著回来,很是伤感,孙权用衣袖帮他擦泪,安慰他说:“公绩(凌统字),亡者已矣,只要你还活著,还怕会没有人吗?”回去之后,孙权果然给凌统以前两倍的部队。

张辽不知孙权已退走,问投降的东吴士兵,刚有个紫色胡须、上身长腿短、善于骑射的人是谁,东吴降卒说那就是孙权。张辽与乐进在战场上遇到,谈到这事,说早知道就急追他,搞不好就抓到,曹军听了皆大为叹恨。

等东吴军都撤出了,孙权在船上与诸将饮宴,贺齐在席间涕泣而道:“至尊(当时东吴将士如此称孙权)身为人主,应当持重,今天这样的事,差点全盘皆没,部下们都震惊万分,希望您能以此为终身之诫!”孙权起身谢贺齐,说必定会谨记在心。

逍遥津之战结果

张辽、乐进、李典这次以七千人大败东吴十万大军,曹操大为叹赏,封张辽为征东将军。李典增加采邑三百户。乐进并前功增邑五百,共一千两百户,分出五百户封一个儿子为侯爵,乐进升至右将军。

经过此役,张辽威震江东,江东小儿啼哭不肯止者,其父母只要吓唬说:“张辽来了,张辽来了!”孩童就没有敢哭泣的了,唐代李翰所撰《蒙求》中有“张辽止啼”一语。另外,日本俗语中有所谓“辽来来(辽来々)”一语,正是来自张辽止啼的典故。

而东吴方面,凌统、潘璋拜为偏将军,蒋钦迁荡寇将军。陈武临战阵亡,孙权亲自主持葬礼,并要陈武两个爱妾殉葬。

《三国演义》上有一首诗:“的庐当日跳檀溪,又见吴侯败合肥。退后着鞭驰骏骑,逍遥津上玉龙飞。”就是形容当年孙权纵马越桥情景的。

逍遥津之战相关的人物

张辽、李典、乐进、孙权、甘宁、凌统、陈武

逍遥津之战的评价

逍遥津之战的胜利对曹魏来说意义十分重大,这是因为合肥是曹魏在江淮一带极其重要的战略要地,“自大江而北出,得合肥,则可以西问申、蔡,北向徐、寿,而争胜于中原;中原得合肥,则扼江南之吭而拊其背矣”。

也因此,曹操对此战中立下重大功劳的张辽倍加看重,史载“太祖大壮辽”,“大壮”两字陈寿在《三国志》里仅用了两次,分别在《三国志·张辽传》及《徐盛传》,可见其分量之重。曹操又加封了张辽为征东将军,公元216年(建安二十一年)曹操进攻东吴路过合肥时,还专门到沿着张辽奋战过的地方走了一遍,每到一处“叹息者良久”。

公元225年(黄初六年),曹丕追念张辽、李典在合肥之功,下诏说:“合肥之役,辽、典以步卒八百,破贼十万,自古用兵,未之有也。使贼至今夺气,可谓国之爪牙矣。”

曹操的知人善任和张辽的英勇善战一直受到历代学者的赞誉,东晋史学家孙盛评价说:“合肥之守,悬弱无援,专任勇者则好战生患,专任怯者则惧心难保。且彼众我寡,心怀贪堕,以致命之兵,击贪堕之卒,其势必胜,胜而后守,守则必固。魏武推选方员,参以异同,加之密教,节宣其用,事至而应,若合符契,秒矣夫!”

南宋学者叶适称赞说:“孙权十万攻合肥,守者七千。旁无近援,固已不自保。而辽乃募士八百,击其未合,以至尾追,几获大丑。非操之智,无以使张辽;非辽之勇,而明亦不能自任。胜负成败,盖诚以人,不在众寡。士常如此,则立于积衰甘弱之地,为预怯莫前之说,以自附于明哲者,可察矣。”

对于张辽的表现,张预在《十七史百将传》中点评:“辽折权盛势,以夺吴人之气是也。”

北宋时期名将王文郁在面对西夏军围城,准备主动出击挫其锋芒时曾说:“贼众我寡,正当折其锋以安众心,然后可守,此张辽所以破合肥也。”

清代学者赵翼评价说:“其以少击众,战功最著者,如合肥之战,张辽李典以步卒八百,破孙权兵十万。”

晚清名臣曾国藩将逍遥津之战和后来的陈仓之战并列说:“孙仲谋之攻合肥,受创于张辽;诸葛武侯之攻陈仓,受创于郝昭;皆初气过锐,渐就衰竭之故。”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