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 > 易中天品三国文字版 > 第一部 魏武挥鞭 第七讲 深谋远虑

三国演义第一部 魏武挥鞭 第七讲 深谋远虑

董卓废立、袁绍另立、袁术自立,说明他们充其量不过是乱世枭雄,也反过来证明,只有曹操才是天才的政治家,因为只有曹操才在这个混乱的时代采取了一种成本最低、效益最高的政治策略。这是一种什么策略?曹操采用这一策略背后的玄机又是什么呢?《易中天品三国之深谋远虑》即将播出,敬请关注。

易中天:

在上一集我们讲了当时的乱世枭雄们对待皇帝的三种态度和做法,第一种是董卓的,叫做废立,就是把现任皇帝废掉然后再立一个皇帝;第二种是袁绍的,叫另立,就是在现任皇帝之外他另外再立一个皇帝,当然这个没有得逞,未遂;第三种是袁术的做法,叫自立,自己当皇帝,失败了,那么这三种态度和做法他们共同的问题是成本高、风险大、效益低。相比较而言曹操就高明多了,曹操他不换皇帝,他利用这个现成的皇帝,而且把这个皇帝客客气气地供奉起来,利用皇帝这张牌来号令天下、号召诸侯,这个就是我们通常所说的“挟天子以令诸侯”。其实这个说法是可以讨论的,曹操本人和曹操集团的人从来没有说过“挟天子以令诸侯”。

*在《何去何从》一集中,易中天先生告诉我们,曹操的谋士毛玠曾经向他提出了一个建议:“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畜军资”,曹操采纳了谋士毛玠的建议,并予以实施。也就是说,曹操的路线和策略是“奉天子以令不臣”,而不是“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么,“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一说法又是怎么来的呢?

“挟天子以令诸侯”这个说法是人家说曹操的,比方说诸葛亮就说过这个话,他的说法是“挟天子而令诸侯”,但意思一样的。也就是说“挟天子以令诸侯”这话是曹操的敌人说他的,敌人的话不怎么靠得住吧!那么“挟天子以令诸侯”有没有人说过呢?有,谁呢?袁绍的谋士沮授,叫做“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可是袁绍手下其他的谋士不赞成,说这个皇帝现在是个废物啊,这么一个废物你把他接到我们这儿来干什么呢?你是朝拜他呢还是不朝拜他呢?你是请示他呢还是不请示他呢?那你肯定要朝拜、要请示,我现在把他弄来以后大事小事我都要跟皇帝请示,皇帝万一意见和我们不一样怎么办呢?我是听他的呢还是不听他的呢?我听他的显得我们没分量,我不听他的我不又是违法吗?算了算了。袁绍怎么想呢?袁绍一想,这现任皇帝那是董卓扶起来的,而且董卓要废立皇帝的时候我袁绍是不干的,我现在又去尊奉他,我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当然我现在又不可能把我主张的那个皇帝再扶起来,那个已经被董卓谋杀了,拉倒吧。那么这个事情袁绍一犹豫,曹操就抢先了一步。

*公元196年,被董卓劫持到西安的汉献帝在董卓死后,历尽千辛万苦,又回到了当时的首都洛阳。这时的洛阳已经是一片废墟,破败不堪,在洛阳,皇帝和百官的饮食起居甚至形同乞丐。曹操在得到这一消息后,果断地采纳谋士毛玠“奉天子以令不臣”的建议,想方设法把皇帝从洛阳接到了自己的根据地许县。

曹操把汉献帝接到许县以后,立即就把自己的行辕腾了出来作为皇帝的行宫,客客气气地供奉起来,礼仪、礼节那是非常地到家,绝不像西北军阀那样子无法无天、吆三喝四。当年皇帝在从长安迁到洛阳的路上,每天他也是上朝的哩,就找一个农民的院儿,往当中一坐,大家都来行礼如仪。那些西北军的军阀、军官和士兵们都在农家院外面看着闹,啊,这皇帝上朝是这样的。这种事情到曹操这里是没有的,曹操完全按照汉官威仪、大汉王朝的礼仪中规中矩地来供奉这个皇帝,而且安排皇帝生活的时候做得非常地周到和细心,很像一个大管家的样子。最让皇帝感动的是什么呢?是曹操送来了大量急需的生活用品,你要知道这个皇帝他是个逃难的,他可能脸盆都没有,曹操把所有的这些东西都送来了,然后上了一份奏折,叫做《上杂物疏》。《上杂物疏》怎么说呢,说陛下,现在臣献上来的都是当年先帝赐给臣祖父和父亲的,御用的器皿,这些器皿臣的祖父和臣的父亲放在家里从来就没敢用过,那是先帝的恩德,我们是供奉在家里的,现在臣觉得应该还给皇上了。

这一手是做得非常漂亮的,我们知道做人情的诀窍在什么地方?做人情最重要的是千万不要让对方觉得你在做人情,不要让对方觉得欠了你的。我们很多人不会做人情,钱也没少花,还老提醒人家,你看我送了你什么东西啊。那么在这个时候皇帝已经是跟叫花子差不多,有人给他他就很感谢了,当然他还得摆个架子。那么其他的军阀有没有送东西的?有,叫做孝敬,但是你再孝敬那也是我孝敬的,这东西还是我的;曹操说这东西都不是我的,这东西本来就是皇上的,现在我是还给皇上,我是还东西,不是送东西。这样表面上看曹操一点人情都没有,皇帝用起来当之无愧、理直气壮,大家想想这是种什么样的心理感觉。汉献帝虽然是个傀儡皇帝,他不是糊涂人,他是明白人,他马上就明白了曹操的这样一份用心。当然这个时候我估计汉献帝是从好的方面去理解的,怎么理解的:大大的忠臣,这是天底下最难得的忠臣,看来我们汉家的这个国运恐怕是要仪仗曹某人了。这是我猜测的,我觉得这个猜测还是合逻辑的,他会产生这样一种感动和这样一种想法。

*曹操的殷勤让汉献帝十分感动,他任命曹操为大将军,这虽然是虚衔,但曹操得到了一面在当时看来是正义的旗帜。做事情师出有名,在政治上大大地捞了一把,这让其他诸侯十分眼红。那么,当时实力强大的诸侯袁绍又是如何对待这件事情的呢?

袁绍这个人的特点是什么呢?是反应慢,我们将来讲官渡之战的时候我还要讲这一点,袁绍和曹操比他的反应总是晚半拍。曹操一抢先袁绍反应过来了,反应过来以后仗着他人多势众,他也提出来说他也要迎奉皇帝,他说皇帝不能住在洛阳,洛阳已经被董卓毁掉了;也不能住在许县,许县那个地方不好,地势很低,很潮湿,我们皇上住那儿不舒服,应该把他移到甄城来,就是移到袁绍的地盘来,准备和曹操共享这一张王牌。曹操听了以后肚子里好笑,我到手的肥肉说分一口给你,有这么好的事吗?嘴巴上不能这样说,于是曹操用皇帝的名义下一道诏书,一本正经地教训了袁绍一番,说袁绍啊,你确实兵多将广,你也确实实力雄厚,那么朕流离失所的时候怎么没见到你来勤王啊?怎么一天到晚看见你不是发展自己的势力,就是攻击别人啊?你对大汉王朝的忠心何在啊?袁绍也清楚这个东西就是曹操写的,那不会是皇帝写的,但是是皇帝的名义盖了皇帝的印发出来,只好写一封检讨书。你说这不是政治上他又吃了一亏吗?

曹操抢先一步把皇帝从洛阳迎奉到许县以后,大家才恍然大悟,说曹操没有吃任何亏啊!他得到了很多的头衔,得到了很多的封地,得到了很多人的拥戴,更重要的是他得到了一面在当时看来是正义的旗帜。曹操现在干什么事都显得理直气壮了,至少是“显得”,他动不动都可以用皇帝的名义来下命令,来出兵,他师出有名了,他堂堂正正了。而且更重要的一点是,曹操奉天子之后,就把自己放在了一个政治上永远正确的这样一个不败之地,所有的政敌先不先,政治上先不正确了。当然了,按照中国传统政治的规矩,其他各路诸侯也可以提出一个口号,叫做“清君侧”,那皇帝身边有小人呐,小人就是曹操啊,我们去把他除了。那总不如曹操用皇帝的名义直接下诏,说你就是小人,它来得便当嘛。所以现在曹操不管干什么事情,是打击他的敌人也好,是任命他的亲信也好,他都可以用皇帝的这样一个名义,一个在当时看来正当的名义。因此在这一点上,曹操所有的敌人政治上矮了一头。后来就连诸葛亮作《隆中对》的时候跟刘备他也说了一句话,他说曹操“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就是这一点我们确实是抵抗不了,诸葛亮都说抵抗不了。所以曹操这个举动在政治上大大地合算。

实际上我们看,毛玠的建议和沮授的建议表面上看起来是一样的,毛玠的建议是“奉天子以令不臣,修耕植以畜军资”,一条是尊奉天子,一条是发展实力;沮授的建议是什么呢,“挟天子而令诸侯,畜士马以讨不庭”,也是这个意思。但是你仔细一咂摸,这两条建议的格调是不一样的,毛玠的建议比沮授的建议格调高得多,高在哪里呢?他是奉天子,不是挟天子,“奉”是尊奉,是维护;“挟”是挟持,是利用,这岂可同日而语啊!所以格调上曹操就高了一招。即便我们退一万步说,就算曹操的想法和袁绍一样,或者说毛玠的意思和沮授一样,也是利用先任皇帝,那你先把这个牌拿到手,它在策略上也高了一招啊。王牌只有一张,谁抢先拿到手谁就是王,可惜袁绍不听。

*曹操抢先在袁绍的前面将皇帝迁到了自己的地盘,就可以利用皇帝这张牌来发展自己的力量,号令不肯臣服的诸侯。小说《三国演义》中也提到皇帝迁到许县后,朝廷大小事物都有曹操决断。那么在真实的历史中,通过尊奉天子,曹操真的能够顺利发展自己的力量,号令那些不肯臣服的诸侯吗?

不能。第一个,袁绍就不听他的。曹操当了大将军以后为了平衡,也知道袁绍这个人的实力很大,必须安抚一下,再说袁绍怎么说也是他小时候的哥们儿,于是建议皇帝任命袁绍做太尉。太尉是位居三公,是当时名义上的三军总司令。谁知道袁绍不干,跳起来了,什么,我袁绍做太尉,他曹操做大将军,那我上朝的时候站班排队我不是要排在他后边,哪有这个道理,曹操是什么玩意儿,曹操这个人我跟你们讲,他曹操这个人死了好几回了,都是我袁绍救他的,现在他倒爬到我头上来撒尿了,他想干什么!袁绍说了这样一句话:他难道想挟天子以令我吗?这是原文。袁绍这个话说得是一点意思都没有,你要知道当时就是大将军也好,什么太尉也好,司徒也好,老实说那都叫做徒有虚名,因为当时天下已经分崩离析,每个地方都是地方军阀在把持着的,朝廷的号令出去,反正这是叫不说白不说,说了也白说,就是那感觉。大将军和小将军是没有什么区别的,关键是你的地盘有多大,你何必要争这口气呢?

但是曹操却是很大度,曹操一看,觉得这个时候还不能够和袁绍公开翻脸。于是曹操上表,辞去大将军职务,让给袁绍,你不就想当大将军吗?我让给你。最后,皇帝说,好,那就让袁绍当大将军,老实说这时候皇帝也实在是一个做不了什么主的人。袁绍当了大将军他才不闹了,其实袁绍得了一个什么?得了一个面子,一点实惠都没有得到,他现在虽然官位在曹操之上,他谁也指挥不了,包括曹操。袁绍是想指挥一下曹操的,他给曹操写了一封信说,你现在不是在朝廷当中吗,你不是大权在握吗,你给我把两个人杀了,一个叫杨彪,一个叫孔融,给我杀了。袁绍和杨彪、孔融有过节,他想借刀杀人,曹操怎么会听他的。第一曹操很明白现在是收拾人心的时候,不是滥杀无辜的时候,曹操不是王允,曹操也不是袁绍,他绝对不会扩大打击面,根本现在就不是杀人的时候,何况还是杀名人。即便曹操要杀杨彪和孔融,坦率地说曹操也是不喜欢杨彪和孔融的,孔融最后也是被曹操杀掉的,但是要杀第一不是现在杀,第二也不是你袁绍让我杀我就杀,我什么时候想杀再杀。于是曹操一本正经地跟袁绍回一封信,袁兄啊,现在天下大乱,所有的人都是不安的,所有人都觉得自己是朝不保夕的,人人自危啊,“此上下相疑之秋也”,在这个时候我们执政,哪怕我们用最坦诚的心来对待大家恐怕大家还不相信我们呢,如果我们还随随便便地杀几个人,那人家不是更不相信我们了吗!不能这样做。袁绍碰一鼻子灰,浑身气都不打一出来,没话说。

*碰了一鼻子灰的袁绍是不了解曹操的真实想法,曹操迎奉天子到许县当然有自己的打算。小说《三国演义》中,提到曹操把皇帝迁到许县后,大权独揽,要“挟天子以令诸侯”。那么,历史上的曹操他的真实想法是这样吗?

我们现在也无法确切地知道曹操本人当时的想法,但是可以肯定一点,曹操的智囊团是主张奉天子的,其中最具有代表行的人物就是曹操的谋士荀彧。曹操前期五大谋士:荀彧、郭嘉荀攸贾诩、程昱,第一个就是荀彧。荀彧跟曹操也有一番对话,荀彧他谈到这样两个观点,他说第一点,当今之世,维护汉室、保卫皇帝就是一面正义的旗帜。第二点,将军您一贯正义,董卓造乱的时候,是将军您最先举起了正义的旗帜,叫首倡义兵;关东联军停滞不前的时候,是将军您最先出兵去攻打董卓;皇上颠沛流离的时候,是将军您派去了使节;皇帝回到洛阳的时候,是将军您把他接到了富庶的许县,这说明什么呢?说明将军您一贯就是维护王室、维护皇帝的,您的心无时无刻不在皇帝的身上。那么这个时候你应该趁这个机会赶紧把迎奉天子这件事情完成,如果等到将来我们这个国家真的四分五裂,天底下的人都有了诸侯割据一方的心思的时候,那就为时太晚了。

因此,荀彧向曹操提出了三大纲领:奉主上以从民望,秉至公以服雄杰,扶弘义以至英俊。什么意思呢?就是尊奉天子以顺从民意,大公无私以降服诸侯,弘扬正义以招揽英雄。荀彧说,尊奉天子以顺从民意这是最大的趋势,他称之为大顺;大公无私以降服诸侯这是最大的策略,他称之为大略;弘扬正义以招揽英雄这是最大的道德,他称之为大德。大顺至尊,大略至公,大德至义,有此三大,将军您一定是所向披靡、战无不胜,即便有人出来跟您作对那也只能是螳臂当车、小丑跳梁,成不了气候。

那么我们比较一下荀彧的这段话,和沮授的那段话,也是叫做高下立现。荀彧反反复复强调的是一个字:“义”;沮授对袁绍反反复复强调的是一个字:“利”。荀彧反反复复说,尊奉天子是最大的正义;沮授反反复复说,挟持天子是最大的利益。所以沮授反反复复强调利,只能说明袁绍重利;荀彧反反复复强调义,只能说明曹操重义,至少在公元196年,也就是汉献帝建安元年的时候,曹操这个人还是讲义的,或者是这个时候曹操还是装着讲义的。

荀彧和毛玠提出“奉天子以令不臣”这个口号,他们两个人的想法是要通过尊奉现任皇帝维护国家统一,反对国家分裂。这两个人的心思我们可以肯定,但不能说这就是曹操的心思,曹操这个时候的心思,我们只能说他是可能是赞成这个观点。但是这个说法它也给曹操戴了一个紧箍咒,就是曹操不敢太膨胀自己的个人野心,尤其是荀彧的话,他是用曹操自己的话来给曹操戴了一个帽子,戴高帽子的同时代了一个紧箍咒。所以到曹操晚年野心膨胀的时候,这两个人就没有好果子吃了,荀彧据说被曹操谋杀,毛玠下了大狱,这是后话。

现在我们还是回到汉献帝建安元年这个时候,这个时候的曹操我个人认为,他还刚刚完成一个转变,就是由一个热血沸腾的青年将领,转变为一个政治成熟的乱世英雄。我个人的观点是,这个时候的曹操还不是奸雄,是英雄,他还是主张国家统一、反对国家分裂的,为了这一点,他要维护现任皇帝,因为现任皇帝在当时的情况下是国家统一的象征。

*易中天先生认为,历史上真实的曹操在建安元年的时候,还是想维护现任皇帝的。但小说《三国演义》中写曹操迎奉天子后是要独揽大权,朝廷上的事情是先禀告曹操,再上报皇帝。《三国演义》中这一段内容和历史真实一样吗?历史上的曹操在这个时候有个人野心吗?

但是你要说曹操这个时候是一点个人野心都没有,这个恐怕也不实事求是。据一条不太可靠的史料是这样说的,当时有一个太史令,就是王朝的史官,叫做王立的,就老去跟汉献帝说,说天命是要更改的啊,我是历史学家啊,我懂历史,历史的规律就是什么呢?就是天命靡长,这个老天爷它不会总是喜欢某些人的,或者某个家族的,据我这个懂历史的人看呢,这个天命现在要由汉移到魏了,将来能够安天下的不是姓刘的是姓曹的了。老在说,结果曹操有一天就把他请到旁边,拉着他的手说,说我知道先生是一个忠臣,但是天道微妙,天机不可泄漏,还是少说一点吧。那么这条材料我认为是不太可靠的,因为在这个时候如果就有人说是魏要取代汉,我总觉得不太可靠,但是你说曹操这个时候一丁点这个心思都没有,恐怕也很难讲。总而言之,就是曹操把皇帝接到他的地盘里面,自己位居三公以后,随着他的实力的强大,随着他敌人逐渐地消亡,他的野心也是开始在膨胀。估计曹操后来变得越来越专横,越来越跋扈,越来越霸道,越来越不把皇帝当皇帝,于是终于发生了衣带诏案件。

这个事情的案发时间是建安五年的正月,挑头的人就是汉献帝的岳父董承。据说董承从汉献帝手上接过了一个腰带,腰带里有一封密诏,密诏要他去杀了曹操。这个事情后来被曹操发现了以后,把董承这一伙全部杀了,刘备逃之夭夭,刘备据说也是参加了密谋的。那么这个事情,《三国演义》是大做了文章的,因为《三国演义》它是要反曹操的,逮住这个事情肯定是大做文章的,但是正史上只有寥寥几行字,而且也有历史学家提出质疑。那么我觉得至少这个事情可以说明两个问题,说明什么呢?说明这个形同虚设的皇帝他还是管用的,当时这些人要做什么事情他都要打皇帝的旗号,在朝的像曹操这样的人他就逼着皇帝下达对自己有利的诏书,那些反对曹操的人只好宣称自己有皇帝的密诏,反正曹操手上拿的是公开的诏书,反对派手上拿的是秘密的诏书,每个人都说我得到了皇帝的授权,可见皇帝还是有用的。第二个说明了曹操这个时候野心开始膨胀,对皇帝的侍奉和尊崇已经开始变得言不由衷。

那么这个过程完全是曹操有计划、有预谋地在完成呢,还是自然而然形成的呢?这个实话说,也搞不清。如果确有衣带诏一事,说明汉献帝恐怕也到了忍无可忍的地步,因为这个皇帝从来没有过过舒坦日子,应该说是早就学会了忍气吞声,如果不是太不像话,他不至于冒此风险。那么这件事情往往是用来证明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的一个证据,既然这件事情我们不能够很清楚地把它坐实了,我们也不能够很清楚地坐实曹操这个时候究竟是奉天子还是挟天子。

其实在我看来,奉天子和挟天子在曹操这里不矛盾,而且曹操还得到了另外一个好处,就是他可以利用这面旗帜,或者说利用这张王牌来最大限度地广纳人才,他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全国招贤。而当时国内的人才基本上都愿意到许都去,因为毕竟到许都去说起来是在中央做事情,它至少第一个有面子,第二个比较名正言顺。结果是什么样呢?是官位是国家的,人才是自己的,曹操做了一笔大大合算的买卖。现在我们知道曹操把现任皇帝弄到他的地盘上以后,他就获得了政治资本和人力资源,他的本钱翻倍地增长。于是,他一支手高高地举起维护王室、保卫皇帝这一面在当时看来是正义的旗帜,另一只手从背后悄悄地拔出了刀子,而且出手极快,他要用这把刀荡平四海、一统九州,实现他九合诸侯、统一中国的理想。那么曹操他顺利吗?请看下集,鬼使神差。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