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访问三国演义百科网

位置:三国演义 > 易中天品三国文字版 > 第四部 重归一统 第四十八讲 殊途同归

三国演义第四部 重归一统 第四十八讲 殊途同归

画外音:汉末大乱之际,在英雄备出的历史舞台上,曹操刘备孙权最终一军突起,分别建立起了自己的政权,形成了三足鼎立之势。然而在风起云涌之后,魏蜀吴三国又巧然的同归于晋朝,那么如何揭开这段合久必分,分久必合的历史迷雾呢?敬请关注易中天品三国之《殊途同归》。

上一集讲到陆逊之死深层的原因是孙权与士族的矛盾冲突所致,这种情况在曹操、刘备、诸葛亮那里同样存在,因为魏、蜀、吴三国都是由非士族出身的人建立的,曹操、刘备、孙权也无意于建立一个士族地主阶级的政权,这就决定了他们的建国之路都是逆流而上。那么同样面对士族阶级的抵抗,曹操、刘备、孙权在建国的道路上有什么不同吗?魏、蜀、吴三家最终又为什么会同归于晋呢?厦门大学易中天教授坐客百家讲坛,为您精彩讲述品三国之《殊途同归》。

曹魏的道路呢?我称之为非和平演变,也可以叫非宫廷政变。为什么呢?因为曹魏的天下实际上是他用武力打下来的,是武装夺取政权,但是最后交接的那个仪式是禅让,禅让给人感觉好象是和平演变或者是宫廷政变,或者叫做和平过渡,无以名之,所以我称之“非和平演变”,或者非和平过渡,或者非宫廷政变。那么这个过程是什么样子的,我们可以打一个比方,我们不是把政权叫做上层建筑吗?那么我们就可以把它理解成一栋房子,那么建立一个新政权呢?我们就可以把它理解为盖房子。那么曹操呢?曹操我们就可以把他理解为一个开发商兼建筑师,他要盖一栋新房子,因为他要建立一个新的政权,法家寒族之曹魏政权,那么他能不能盖呢?能,他迎奉了天子就等于征得了土地,他战胜了袁绍就等于取得了资质,他现在是一个有土地的开发商和一个有资质的建筑师,那他就可以盖房子了。但是曹操马上就发现他有问题,什么问题呢?

就是他批得这块土地上有一栋房子,东汉嘛,这个房子不能拆了,他拆了这个房子他就要失去这块土地,所以他不但不能拆房子,他还要装出一副很维护这栋旧房子的样子,象一个精心呵护这个家的老管家,而不能充当一个强行拆迁的开发商,他不能强行拆迁,那他怎么办呢?他想出个办法搞装修,你不让我拆房子呢?我装修总可以吧,破了吧,快倒了嘛,那么这个房子是一个什么房子呢?是个框架结构的房子,你装修你可以敲墙,只要不是承重墙,你也可以把厨房挪动一下,你也可以把厕所挪动一下,你都可以做,曹操的打算就是这挪一下,那挪一下,等他装修搞完了以后,大家发现这个房子变了,这个房子改新潮了,他是这么个打算。那么这个办法好不好呢?是挺好的,但是有一个前提就是房子不能拆,你绝不能拆房子,那么东汉这个上层建筑,这个房子它是一个什么样的结构呢?三根支柱一个屋顶,三根支柱就是“外戚、宦官、士族”,一个屋顶就是那个“天子”,就是那个皇帝。曹操把皇帝弄到自己手上他的屋顶就有了,那么这三根柱子两根早就倒掉了,剩下一根,独木难支,这个时候他就麻烦了,他麻烦在什么地方呢?

他搞装修不是真搞装修,他是要偷梁换柱,偷梁换柱你动不动柱子?你动不动?不能不动吧,那么你动了这个柱子以后,这个屋子不就要塌下来了嘛,这是他的难题。同时士族作为柱子也有问题了,就是我们本来是柱子,现在屋顶到曹操那儿去了,我们去不去?我们不跟着到曹操那儿去,我们成了光杆司令,野地上杵着一根柱子,我们跟到曹操那儿去最后,我们变成汉献帝的柱子还是变成曹孟德的柱子呢?他们也要想清楚这个问题。所以这个时候曹操和士族都有难题,最后他们的办法是什么?曹操的办法是“拉扰士族,利用士族,依靠士族,不相信士族”。因为他用搞装修的办法来搞这个事情,他没有士族他装修都搞不成啊,所以他必须把这些人都弄来,这些人也都来了,比方说杨彪啊,孔融啊,荀彧啊,崔琰啊,这都是士族,都是名士啊,都来了。这些人来了,这些人的想法是什么呢?拥汉不拥曹。

画外音: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群雄并起,曹操运筹帷幄结束了汉末群雄混战的局面,统一了北方,其中曹操所走的关键一步就是迎奉大汉天子到了许都,这就为曹魏的基业找到了个房顶,可是这个房顶原来的三根支柱倒了两根,外戚和宦官在董卓进京之前就已经自相残杀、两败俱伤了,那么剩下的士族这根柱曹操究竟该如何对待呢?士族们与曹操能够很好地配合吗?

实际上我们看,当时来到许都的这些士族或者说名士,他其实是形形色色的,不可以一刀切的,有各种各样的情况。三种,一个是只认大屋顶,不认装修工,那我就是冲皇上来的,也不准你瞎搞装修,看到你动墙动什么,他就出来抗议,以孔融为代表,被曹操杀了,你不让我搞装修我也杀你。第二种,赞成曹操搞装修,也帮着曹操搞装修,但是希望曹操把房子装修好了以后还给屋主,还给业主,就是汉王朝,你不能得了,你如果要装修完了自己得了,他要反对,荀彧是代表,荀彧一直帮着曹操,但是曹操要称魏公的时候荀彧不赞成,因为他骨子里拥汉,荀彧这个人叫做表面上拥曹,骨子里拥汉,地地道道的是“身在曹营心在汉”这是荀彧。那么第三种是什么呢?也认你这个装修工,也让你搞装修,也帮你搞装修,等你把房子装修完了以后说,其实房子应该这样装修,按我们的方案装,最后发现这个房子还真按他们的方案装出来了,以谁为代表呢?

陈群,陈群是表面上看是拥曹派,荀彧反对曹操魏公,曹操当个魏公荀彧都不同意,陈群怎么样呢?陈群说你应该当皇帝,曹操当了魏王以后,劲进的人就是陈群,但是曹操一死,没多久陈群就拿出一个方案来“九品官人法”,又叫九品中正制。这个方案是什么呢?保护士族垄断仕途的特殊权力。我们现在没有办法仔细讲这个九品官人法,它实质就是保护士族地主阶级垄断做官权力的特权,把这个方案交给曹丕,曹丕拿来一看马上明白了,原来你们这些喊着拥护汉王朝、要复兴汉室,不让我们曹家篡位,说白了你是要这个。什么拥汉,就是要你们士族的特权,好嘛,我跟你做交易,我同意,实行九品官人之法或者叫做九品中正制。于是这些人马上说我们大家都盼望已久啊,不好意思,殿下赶快称帝吧,曹丕说不好意思我怎么能称帝,哎呀你要不称帝,武王在这个坟墓里头睡不安稳嘛,曹丕当皇帝了。所以士族是不一样的,孔融、荀彧、陈群代表三种不同的立场和态度,如果我们要评价一下,我觉得是孔融高傲,荀彧高尚,陈群高明。

他还是实现了自己的目的,实现了本阶级的目的。但是这里面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呢?就是曹丕的想法不等于曹操的想法,曹操并没有说一定要当皇帝,这曹操当不当皇帝的问题一直是争论不休的问题,关键就是曹操说的那一句“如果天命在君,吾为周文王矣”这个话到底怎么理解?吕思勉先生说那就是不想当皇帝,很多历史学家说那其实就是暗未他儿子当皇帝,其实我的看法曹操那个时候就是听天由命,因为曹操这个人的特点是有理想无蓝图,他根本不知道他自己的路怎么走,他的路是摸石头过河,一步一步摸出来的,走到哪儿算哪儿,你去看他的《述志令》他讲得很清楚,你就这么一步一步走过来走到最后快死的时候听天由命吧,该怎么着怎么着吧,我不管,是这个意思。但是曹丕和士族地主阶级达到这样一笔政治交易以后,就使曹魏政权发生了本质的变化,性质变了,由法家寒族之政权演变为儒家士族之政权,虽然表面上他获得了皇帝的称号,实际上背离了曹操当年的初衷,是曹丕的胜利,曹操的失败,曹丕的喜剧,曹操的悲剧。所以曹丕之魏朝已非曹操之魏国,当皇袍加在了曹丕身上的时候,曹操就不可避免地要被人画成一张大白脸了,所以曹丕称帝之日即是曹魏灭亡之时,以后的司马代魏那不过是履行一个手续,为已经变成士族地主阶级的政权再来一次加冕仪式,这是曹魏。

画外音:自从汉天子被曹操迎奉到许都之后,汉朝廷被曹操一步步掏空,公元218年,曹操被册封为魏公,他的魏王政府成为事实上新朝廷,但是曹操在当不当皇帝这个问题上面对象孔融、荀彧等士族或明或暗的反对,必里还是很矛盾的,事实上曹操最终并没有称帝,而称霸江东的孙权却于公元229年称帝了,难道孙权不知道士族的厉害吗?孙权的建国道路又是怎样的呢?

如果说曹操是借东汉的房子搞装修,那么孙权呢?孙权是在帝国大厦里面有一个套房,江东嘛,名义上还是东汉帝国的,孙权没有产权证。刘备呢?对不起,套房也没有,借别人的房子住,那么他们怎么成功了呢?前有车后有辙,看曹操啊。曹操给他们提供了正反两个方面的经验,曹操提供的正面经验是士族阶级并不可怕,可以战胜的,曹操提供的反面经验是士族阶级力量很大,不能硬来。所以曹操说是逆流而上,孙权是顺势而为,而刘备是绕道而行,怎么讲?孙权顺势而为,什么叫顺势而为?就是江东化,既然这个天下总归是士族的,我这个地方就先给它算了,所以孙权的道路我称之为“本土化生存”,就是孙权的哥哥孙策打回江东的时候,他依靠的力量主要是淮泗将领和流亡北士,就是都不是江东人,他是靠那些非江东人,也非江东士族的一些人建立起来的政权,他早期依靠的主要是周瑜张昭,周瑜是淮泗将领的代表。

张昭是流亡北士的代表,那么这些人在江东没有根基,没有势力,可以放心地使用,那所以孙权的前期你看他的君臣关系是比较和睦和谐的,因为这些人可以放心啊,但问题在于这些人是外来的他没有根基,孙吴要在江东扎根你必须依靠本土士族,也就是你必须江东化,所以孙权到中后期就逐步把权力交到江东士族的手上,比如说顾雍为丞相,陆逊为统帅,那四大家族的顾、陆两家分了文武大权,而且江东士族的子弟进入孙权的幕府和政府的数以千以,这样一个状态,我们可以总结为四个字“吴人治吴”,吴人治吴就是江东化就是本土化,这样一来江东士族和孙吴政权就成为了一个利益共同体,一损俱损,一荣俱荣。因此当外来的军事力量要来对付东江的时候,江东士族挺身而出,它不仅是保卫孙权,它也是保卫自己啊,要知道中国人的家族地方观念是很强的,保家卫国是两个概念合成一个概念。但是任何方案都是双刃剑,任何事物都有正反两面,孙权的江东化、本土化,本土化生存保证了他这个政权的存在,同时也造成了另一个问题,就是孙权本人的内心分裂,因为这种江东化他本人不代表江东士族,他对江东士族是无可柰何的依靠,他并不相信啊。所以他在晚年疑神疑鬼,刚愎自用,行事乖张,内心分裂嘛,结果弄到什么呢?结果他用刑严峻,吴国上下言路不通,大家都不能说话,都不提意见,都不讲真话,这样的国家岂有不亡之理啊,何况江东士族也不是中原士族的对手啊,当天下大部分归了晋以后,它怎么对抗得了,所以吴国也要灭亡。

画外音:通过易中天先生的分析,可以看出为了建国,孙权只得吸取曹操与士族阶级矛盾的教训,他顺势而为采取了吴人治吴的办法,把孙吴的命运与江东士族的命运紧紧地捆绑在一起,孙权这样才在汉末群雄中获得了一席之地,如果说孙权靠父兄打下的基业在汉帝国大厦还算有一套房子住,那么刘备是连房子也没有的,都是借别人的住,那么刘备建国道路又是怎样的呢?

那么蜀国呢?我前面讲曹魏是非和平演变或者说曹魏是非和平过渡,孙吴是本土化生存,那么蜀汉我就称之为“计划外单列”。因为历史原本没有它的计划,我前面讲过长江流域三州,三个州牧都是宗室,刘繇扬州牧,刘表荆州牧,刘焉益州牧,北边还有一个刘虞幽州牧,刘备也是宗室州牧,豫州牧,但是他那个豫州牧是空的啊,豫州也不归他。所以鲁肃为孙权做规划的时候说三分天下没有刘备,是孙权、刘表、曹操三分天下,刘备是冒出来的,那么刘备这个人呢他也有优势,什么优势呢?名为宗室实为寒门,曹操阉竖之后,宦官的家庭,曹操叫出身污浊,孙权呢叫做出身孤微,刘备这个出身我想了半天自己发明了一个词,因为刘备既不是富贵也不是贫残,他是贵,宗室嘛,但是贫,我就发明了一个词,叫做贫贵,又贫穷又高贵。所以他这个很有意思,两边都喜欢他,至少两边都能接受他,他跟两边都能打交道,但是实际上你看他的队伍没有人出身名门望族,刘、关、张都不出身名门望族,尤其是关羽,关羽是最瞧不起士族,张飞相反,关羽、张飞在这个问题上是相反的,张飞对士大夫非常客气,对士兵不好,关羽对他的士兵非常之好,就是瞧不起那些士大夫,什么文化人,他根本不放在眼里,所以我觉得曹操那么喜欢关羽可能有一个没有说出来的原因,就是发现关羽比他还蔑视士族,太过瘾了。

那么他是这样的一个出身,碰上了一个历史的机缘,应该说是,因为当时曹操如果不打荆州,我们现在也很难讲以后怎么发展,刚好曹操一打荆州,刚好刘表又死了,孙权又跟他联盟了,我们赤壁之战把曹操又打败了,他趁机夺了荆州的南方四郡,然后慢慢发展,又碰巧刘璋是个不中用的,又把益州给了他,他发展起来,所以他计划外单列,没有这个事儿,而且你们看他这个整个建国过程,基本上是跟着曹操走,所以刘备最聪明的就是在这儿,他盯着曹操,你曹操不在前面闯路吗,曹操是第一个出来和士族地主阶级对抗的人,所以被骂死掉,他盯着曹操看,他有一段话,他跟庞统说的,他说我每与操与,我都是跟曹操反着来的,曹操这样我就那样,曹操那样我就这样,我反正跟他反着来,我就成功了,聪明吧。所以造成不要跟风,跟风是最蠢的,但是他有一条是跟着的建国之路,曹操称魏王,我当汉中王,曹丕说我是魏帝,那我当汉帝,所以田余庆先生说蜀汉的建国之路是抄袭历史,剽窃临国,没什么创意的,这不是否定刘备的意思,刘备本人还是个英雄,而且我觉得刘备的出身给他一个很好的条件就是他比其他人懂得民间疾苦,他这个从小织席子、卖草鞋的那个生涯我觉得是很重要的,更懂人心,更懂人性,养尊处优的人是不好的,袁绍为什么失败?

很重要的一个原因,公子哥儿,纨绔子弟,养尊处优,不懂民间疾苦,因此也不懂人性和人心,曹操比他懂,刘备更懂。但是刘备称帝两年以后就去世了,真正治理蜀国的不是他刘备,是诸葛亮,所以我们在讲三国主要领导人的时候,我提出的是四个人,就是曹操、孙权、刘备、诸葛亮,诸葛亮虽然不是国王,不是皇帝,但是实际上的领导核心,那么诸葛亮治蜀怎么样呢?非常精彩,蜀国是治理得最好的,而且诸葛亮领导的期间蜀国的情况相当之好,而蜀国之所以要灭亡也恰恰就在这里。

画外音:刘备深知自己是没有资格建国的,他虽然有宗室的身份以及将军的头衔,但都是空头支票,并不管用的,所以刘备在建国之路上就盯着曹操走,借鉴曹操发展的经验教训,比如他也尽量避免与士族产生正面冲突,再加上刘备很懂得民间疾苦,终于在公元221年称帝建立蜀汉政权,那么在刘备之后的诸葛亮又是如何治理蜀国的呢?为什么易中天先生说蜀国最先灭亡恰恰是因为治理得最好呢?

因为诸葛亮是一个有政治理想的人,曹操是有理想无蓝图,诸葛亮是有理想有蓝图,他做事都是有规划的,你看他的《隆中对》,为刘备做了一个非常好的规划,然后他治理蜀国的时候井然有序、井井有条、有条不紊,而且上上下下都没有什么意见,就说明他做事情之细致之周密,但是问题他有理想,有理想就有点麻烦,为什么呢?我们看看他理想有什么:第一,依法治国,这一点我多次已经讲过了,诸葛亮的依法治国是他政治生涯当中是光辉最值得大书特书的一笔,因为他确确实实做到了公开、公正、公平,在我们今天看来不是非常好嘛,我们今天就是要依法治国啊,但是你要知道,那是一个什么时代,依法意味着什么?

不依人,因为法治和人治是相对的,而士族地主阶级要的是什么,依人,不但依人,还依人的家族,不但依人的家族还要依家庭的门第、门望、阀阅,只要我出身好,哪怕我是个猪呢,我蠢得象头猪我也得做大官,对不对,你们那些寒民、庶族出身的再聪明,再有能力你也不能去做,这是士族要士的事情啊,那么诸葛亮公开、公正、公平就和这个是矛盾的,实际上诸葛亮的政治理想就是要建设一个高效、廉洁的政府,和公平、清明的社会,这在今天看来都是值得肯定的,但是我们要知道,你要高效你就不能看出身,你要公平你就不能偏袒士族,你要廉洁你就不能容忍贪腐,你要清明你就不能允许霸道,所以诸葛亮做的这些在我们今天看值得肯定的事情都是当时士族不满意的,都是士族地主阶级不满意的,他就把士族得罪了,这是第一点。

第二,诸葛亮治蜀独立自主,所谓独立自主包括两个方面,一个就是对曹魏独立自主,第二个就是坚持荆州集团第一的这样一个原则,你看他指定的接班人,蒋琬、费祎、姜维都不是益州人,也就是说他坚决不象孙权搞吴人治吴那样搞蜀人治蜀,我们可以看出吴、蜀两国的区别就在于,吴国是吴人治吴,蜀国是绝不是蜀人治蜀,不但不蜀人治蜀,诸葛亮对于本土的土著那些豪强、士族还在政治上排挤,经济上盘剥,法律上制裁,不能让他们造了反,不但不让他们造反还让他们出钱,出钱干什么呢?北伐啊,你想军费从哪里来,一大笔,而且诸葛亮他执法是公平的,他公平你就可以想象最后出钱多的是谁?肯定是谁的钱多,谁出得多,公平摊派嘛,所以这些土豪们恨死他了,恨死他了以后不合作,何况还有第三个问题就是兴复汉室,这个兴复汉室一直是诸葛亮的旗号、口号,但是这是一个过时的口号,你说诸葛亮执政的时候,天底下还有谁想兴复汉室,谁都不想,士族地主阶级也不想,是平民老百姓也不想,那个汉室还要它干嘛,而且曹魏那边,曹丕已经接受陈群的建议在搞九品官人法,士族觉得这会儿比东汉还好,东汉那个蛋糕三家分着吃,外戚、宦官、我们,现在曹魏这个蛋糕是我们士族一家吃,我干嘛要兴复汉室,有病啊。那蜀汉的这些土著的士族一想,你看诸葛亮依法治国把我们弄得这么苦,你看曹丕那个地方,是吧,我们这些人多开心,赶快来解放我们吧,我们欢迎曹魏来解放我们。

所以蜀汉在诸葛亮的领导下治理得最好,最先灭亡,由此我们可以看出来,魏、蜀、吴三国都是非士族政权,从这个角度讲它们都是逆流而上,但是结果是曹魏放弃、孙吴妥协、蜀汉坚持,正因为他坚持,所以它最先灭亡,正因为曹魏放弃所以他也要灭亡,正因为孙吴是妥协当然也要灭亡,所以三国都灭亡了。公元263年魏灭蜀,公元265年晋灭魏,公元280年晋灭吴,三家都归于西晋,天下重归一统,中国历史在全国范围内进入了士族地主阶级时代。

画外音:易中天先生用一年半的时间以三国时期的三大战役:官渡之战、赤壁之战、夷陵之战为主线为我们细致点评了三国这段历史中的各色人物的性格与命运,易中天先生认为西晋的建立标志着士族地主阶级重新掌握了统治地方,三国只是一段历史的插曲,那么易中天先生为什么认为三国只是一段历史插曲呢?他有什么根据呢?我们又该用怎样的方法和价值标准来看待这段历史和这段历史中的人物,请大家继续收看易中天品三国第49集《天下大势》。

三国演义小说由东汉末年黄巾起义末期刘备关羽张飞三人桃园结义开始描写,至司马懿家族建立西晋国家重归统一结束,小说将兵法三十六计融入战争当中,其中以赤壁之战为整部小说的高潮,魏蜀吴三方的军事统帅诸葛亮周瑜曹操斗智斗力,最终以诸葛亮为代表的蜀国获得最大利益,并以此为契机,进驻巴蜀,建立蜀国,与孙权建立的吴国,曹丕建立的魏国,形成三国鼎立的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