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84章 徐晃守潼关

冷冷冷,好冷,真他妈冷。”

马跃在船舱里使劲地缩成一团,浑身还颤抖不停。

“主公,被子来了。”典韦手忙脚乱地把几床锦被盖到马跃身上,回头又向愣在一边发呆的几名亲兵吼道,“你们几个还愣干什么,还不快去找被子去!?”

“是是是。”

几名亲兵答应一声,乱哄哄地去了。

“哎呀,热死了,热煞我也~~”然而,还没等亲兵找来被子,马跃便一把将盖在身上的被子全掀了去,又使劲地扯开衣襟,连声大叫道,“典韦,凉水,快***去端几桶凉水来,热死了~~”

“是是是。”典韦火急火燎地冲出船舱,急道,“末将这便去找凉水。”

典韦疾步冲出船舱,差点和贾诩撞了个满怀。

贾诩眉宇紧锁,关切地问道:“典韦将军,主公的病情可曾好些了?”

“唉。”典韦叹了口气,摇头道,“还是那样,一会冷一会热,就是气色更差了些,这样下去可不是办法啊。”

“唉。”贾诩叹了口气,低声道,“这么说我还是别进去了。”

“文和?”贾诩话音方落,船舱里忽然传出马跃的声音,“外面可是文和?”

贾诩急拱手道:“主公,正是在下。”

“进来吧。”马跃道,“能让文和亲自来,必然是出了什么大事。”

“唉。”

贾诩摇头轻叹一声,低头进了船舱。

船舱里。马跃正四躺八叉地躺在锦榻上,额头上敷着湿布巾,两名亲兵手持蒲扇正在使劲地扇风,就算是这样,马跃还是一个劲地喊热,正如典韦说的,马跃地气色正一天比一天差,照这情形下去。就算是铁打的身子只怕也熬不到长安了。

想到这里。贾诩脸上便不由得掠过了一丝阴霾。

待贾诩在榻前的席上盘腿坐好了。马跃才懒洋洋地问道:“文和,出什么事了?”

贾诩犹豫片刻,还是咬牙说道:“主公,刚刚接到急报,函谷关失守了!”

“啊!?”

马跃大叫一声霍地翻身坐了起来,圆睁双眼直直地瞪着贾诩半天说不出一句话来。

“伍习贪功冒进,中了曹将李典的诡计!”贾诩叹息道。“好在潼关已经建成,就算函谷关夺不回来,曹军也威胁不到关中的安全,只是我军如果再想出函谷关袭扰曹军腹地却也没那么容易了。”

“咦?”马跃憋了半天却忽然咦了一声,来回走了几步,喜不自禁地向贾诩道,“文和,本将军的病好像好了。呵呵。好了。”

“呃~~”贾诩愕然,旋即喜道,“主公的病痊愈了?”

“好像是这样。”马跃又举步来回走了几步。只觉身轻体泰,再没有方才浑身不适的感觉,大笑道,“这么说起来,函谷关失守倒也不是什么坏事,哈哈哈。”

贾诩亦笑道:“这便是因祸得福了。”

“唉。”马跃一屁股坐在贾诩对面,叹道,“不过这一战,我军还是吃了大亏呀。要是当初能听文和之劝,放水先淹了夏侯惇八千人马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也就不会有水关之败,更不会有函谷关之失了,这就叫人心不足蛇吞象,教训哪。”

“胜败乃兵家常事,主公大可不必挂怀。”贾诩淡然道,“更何况此战也谈不上战败,我军虽然损失了三千多士卒,可曹军地损失却至少两倍于我军!函谷关虽然失守了,可曹操不也没从讨袁之战中获得什么好处,扯平了,就当买个教训吧。”

“是啊,就当买个教训。”马跃道,“从今以后,文和一定要随时提醒本将军,凡事得见好就收,再不可心存侥幸、贪得无厌了。”

贾诩欣然道:“主公能这样想,那真是三军将士之福啊。”

马跃点头道:“不过,有可能地话还是要把函谷关夺回来。”

“主公放心。”贾诩道,“诩已谴快马前往长安,令高顺将军急率大军逆袭,趁着曹军立足未稳一举夺回函谷关!李典虽然夺取了函谷关,可他手下最多也就两三千人,因为道路被洪水阻断,许昌地援军短时间内也无法赶到,不过……”

“不过怎样?”

贾诩道:“不过,南阳距离函谷关却只有几百里,如果陈纪突然倒向曹操然后出兵救援的话,那函谷关的得失可就难说了。”

“陈纪?”马跃神色一沉,说道,“陈纪会倒向曹操?”

“这个很难说啊。”贾诩捋须凝思片刻,沉声说道,“按说陈纪是袁术旧部,袁术又死于曹操之手,陈纪与曹操应该是死仇才对,可讨袁之战时,陈纪并未服从袁术军令出兵攻击曹操侧后,从这一点看,陈纪的态度很是暧昧啊。”

“这样。”马跃沉思片刻,说道,“让甘宁派条小船把李肃送上岸,李肃先不必回关中了,让他直接去宛城。到了宛城就算不能说服陈纪投降,也要让他保持中立,绝不能让南阳军插手函谷关争夺战。”

“明白。”贾诩离席起身,向马跃拱手一揖,“诩这便去办。”

……

许昌。

为了平息曹、夏侯两姓宗族的怨气,曹操只得上奏天子,下旨革去关羽爵位,着即闭门思过三月,但是仍留军中听调,以戴罪立功。

这天晚上,关羽正对着明月喝酒解闷时,曹操、郭嘉忽联袂而至。

“参见丞相,参见军师。”

怨气归怨气,可关羽还是不敢怠慢,急起身见礼。

“云长

来来。坐。”曹操两步上前,亲热地执住关羽手臂回席上,颇有些愧疚地说道,“这一次,让你受委屈了。”

“丞相说哪里话来。”关羽慨然道,“为了报答丞相的收容之恩,不要说这点小小地委屈。就算是上刀山下油锅。关某也绝不会皱一皱眉头!”

“云长义气。本相尽知。”曹操轻抚关羽肩背,呵呵笑道,“这次削去云长爵位,不过是为了堵住悠悠众口,待时过境迁,本相当会上奏天子,恢复云长地爵位禄。至于这期间的用度,本相已备下黄金百两,云长可一定要笑纳。”

曹操说罢一挥手,便有小吏呈上黄金。

“如此,关某便不客气了。”关羽毫不客气地收下黄金,答谢道,“谢丞相赏赐。”

“呵呵。”曹操笑道,“如果本相没有记错的话。云长好像尚未娶亲吧?”

关羽苦笑道:“嗨。这兵荒马乱的,哪有心思成家啊。”

“喛,那可不行。”曹操道。“男子汉大丈夫,大事要做女人也得要,如果云长有中意的女子,本相倒是愿意代为摄和。”

关羽道:“倒是中意一家女子,只是……”

“只是如何?”曹操道,“云长但说无妨。”

关羽道:“只是这女子是下沛相吕布妾侍。”

“呃~~”

曹操语塞,一时间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好,一边的郭嘉赶紧错开话题道:“关羽将军,在下听闻许昌城东新开了一家妓寨,里面颇有几名可人的女子,据说长地是千娇百媚、惹人爱怜,将军若有兴趣,在下愿做个东道。”

关羽也不推辞,欣然道:“固所愿也,不敢请尔。”

“呵呵,这就对了。”曹操抚掌笑道,“让奉孝这么一说,本相也想凑个热闹了。”

郭嘉微笑道:“既然如此,不如现在便往,如何?”

曹操、关羽相视一笑,齐声道:“甚好。”

“主公,主公安在?”

三人正准备出门时,外面忽然响起了荀攸地声音。

曹操急道:“公达,本相在此。”

急促地脚步声中,荀攸急匆匆地进了后院,向曹操道:“主公,洛阳急报。”

“洛阳急报?”曹操脸色一黯,叹息道,“元让的八千大军都没了,洛阳失守也是意料中的事情,只不知李典将军是生是死?”

“哎呀,不是。”荀攸道,“不是洛阳失守,是李典将军出奇兵拿下了函谷关!”

“啊?李典拿下了函谷关?”

“李典将军!?”

曹操、郭嘉对视一眼,一时间疑在梦中,有些不太相信自己地耳朵。

“主公。”荀攸急道,“李典将军虽然拿下了函谷关,不过情势并不乐观!李典将军手下只有两千兵丁,加上攻打函谷关阵亡的将士,现在最多也就千余人。马屠夫肯定不甘心函谷关的失守,势必会调集大军来攻,主公如果不尽快派谴援军,函谷关势必会得而复失啊。”

“糟了。”郭嘉顿足道,“眼下河水泛滥未退,许昌前往洛阳的官道已被截断,急切间如何派谴援军?”

“虎牢关!”曹操急道,“虎牢关不是还有夏侯廉地两千人马吗?让夏侯廉立即弃守虎牢关,马不停蹄赶往函谷关,虎牢关和洛阳城本相都不要了,统统不要了,本相只要函谷关,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守住函谷关!!!”

“主公!”荀攸顿足道,“夏侯廉的两千人马早已经弃守了虎牢关,准备绕道南阳返回颖川的时候,让南阳太守陈纪给扣下了!”

“什么?夏侯廉的两千人让陈纪给扣下了?”曹操击节道,“怎么会这样?”

郭嘉却是神色一动,忽然向曹操道:“主公,能否守住函谷关,可就全在陈纪身上了!”

曹操道:“此话怎讲?”

郭嘉微微一笑,附着曹操耳朵说了一席话,曹操听了目瞪口呆,失声道:“这可能吗?”

“事在人为。”郭嘉道,“不管结果如何,终归值得一试。”

“善。”曹操狠狠击节,向荀攸道,“来人。速将刘先生、曹洪将军请往相府。”

“遵命。”

早有两名亲兵领命而去。

……

南阳,宛城。

太守府,后书房,陈纪正与新纳小妾**时,忽有小吏低头入内禀道:“大人,金尚先生府外求见。”

金尚,本是袁术心腹谋士。

讨袁之战时,袁术从寿春北门突围成功之后兵分两路。由金尚率领五千军队逃往南阳。袁术则亲率三万余大军逃往庐江。最终袁术大军在黑风谷被曹军杀得片甲不留,而金尚的五千军队却安然逃到了南阳。

金尚逃到南阳不久,袁术败亡地消息也接着传来,金尚无处可去便在南阳留了下来,被陈纪委以长史之职。

“金尚?”陈纪整了整衣襟,又伸手拍拍小妾的雪臀,示意女人躲进屏风后面。这才向小吏道,“让他进来吧。”

“是,大人。”

小吏答应一声,躬身退了出去。

不一会的功夫,金尚便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贼眼兮兮左右嫡溜溜地扫视一圈,才凑到陈纪面前低声说道:“大人,出大事了。”

陈纪道:“出什么事了?”

金尚道:“曹操部将李典出奇兵袭取了函谷关。马屠夫和曹操都急眼了。一个拼了命要夺回,一个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守住,这不。两家地使者都已经到了宛城了,都吵着要见

哪,不过让在下暂时给安顿在驿馆了。”

陈纪道:“马屠夫和曹操争夺函谷关,这与本官何干?”

金尚道:“大人,曹操是希望我们能释放扣押在南阳地两千曹军,听曹操使者的口气,好像还希望大人能出兵相助,至于马屠夫的使者,当然是希望我军能保持中立,不要释放扣押地两千曹军。”

“原来是这样。”陈纪道,“元休以为,我们该如何应对?”

金尚道:“以目前地情势看要想完全置身事外、两边都不得罪怕是不可能了,大人只能从曹操、马屠夫这两方势力中选择一方依附,然后倾尽全力帮助一方击败另一方,否则恐有覆灭之忧。”

陈纪道:“那依元休看来,本官该依附谁?”

“当然是曹操。”金尚不假思索地答道,“曹操是当今丞相,位高权重,又挟天子以令诸侯,虽然现在实力稍弱,可兖、豫两州地处中原、人稠物丰,不需要太久就能强大起来,反观马屠夫,不过黄巾叛逆出身,生性残暴、滥杀无辜,虽雄踞西北却倒行逆行,竟令工商渔樵与士人为伍,败亡之日可期也。”

“这个~~”陈纪蹙眉道,“容本官三思。”

金尚道:“大人,两家地使者可都等着您地答复呢。”

“难道就没有别的办法了吗?”陈纪叹息道,“罢了,元休,此事就由你去办吧。”

……

驿馆。

李肃正等得不耐烦时,忽听身后脚步声响,急回头时金尚已经昂然直入,李肃急迎上前,抱拳作揖道:“金尚先生。”

“嗯。”

金尚态度傲慢地点了点头,并不回礼。

李肃脸色一变,强忍心中不悦,肃然问道:“金尚先生,不知陈纪大人如何答复?”

金尚冷哼一声,答道:“我家大人说了,马屠夫乃草寇叛逆,岂能与之为伍,先生还是请回吧。”

“什么!?”李肃色变道,“陈纪大人当真是这么说的?”

金尚道:“这还有假。”

李肃冷冷地瞪了金尚一眼,沉声道:“金尚先生,请转告陈纪大人,总有一天他会后悔今日所做的决定,告辞了!”

金尚冷然道:“不送。”

李肃抱了抱拳,转身拂袖而去。

金尚冷冷一笑,向门下小吏道:“去,请刘先生前来相见。”

“遵命。”

小吏领命而去。

不到盏茶功夫,刘来到,向金尚长长一揖道:“金尚先生。”

“刘先生。”金尚亦抱拳回礼道,“请入席。”

“请。”

刘肃手请金尚先入席,两人分宾主落座,刘才问道:“金尚先生,不知陈纪大人有何回复?”

“呵呵。”金尚微笑道,“陈太守让在下转告先生,说他早就有意转投丞相门下,只苦于没有门路,今有先生居中穿针引线,终尝平生夙愿。”

“哦?”刘喜道,“这么说陈纪大人已经答应与丞相结盟了?”

“不,不是结盟!”金尚摇头道,“是投效,从今以后,南阳就是丞相的地盘,陈太守和在下便是丞相的属下了。”

刘大喜过望道:“陈大人当真是这么说的?”

金尚道:“当真。”

“好,太好了!”刘击节道,“在下这便修书一封,以八百里加急呈送许昌。”

……

许昌。

曹操正与曹昂、曹、曹植、曹彰诸子谈论六艺,忽见程满脸喜色、一溜小跑地进了偏厅,疾声道:“主公,宛城八百里急报。”

“哦,宛城?”曹操地小眼睛霎时眯成两道细缝,说道,“看仲德满脸春风,一定是好消息了。”

“嗨,正是。”程喘息道,“子扬在信中说,陈纪已经答应投效,扣押在南阳的两千军队也已经被释放,眼下正由曹洪将军率领,火速赶赴函谷关去了!另外,陈纪也派谴从弟陈到为将,领军三千前往函谷关助战去了。”

曹操闻言喜道:“函谷关得子廉、陈到五千援军,可无忧矣。”

程道:“丞相,还有好消息。”

曹操道:“快说。”

程道:“寿春急报,曹仁将军与雷薄从弟雷绪,陈兰部将梅成义结金兰,三万扬州战俘也大部投诚,主公麾下又多了三万精锐哪!”

“好!太好了!”曹操喜不自禁道,“不愧是子孝,不愧是子孝哪!”

……

长安,平西将军府。

马跃正伏案察看地图时,贾诩手持一卷书简匆匆走进大厅,向马跃道:“主公,李肃从南阳谴快马送来急报。”

马跃头也不回地问道:“陈纪是不是投降了曹操?”

贾诩轻叹道:“主公明鉴。”

“这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本将军的名声不太好,陈纪最终选择了曹操也在情理之中,不过~~”马跃说此一顿,缓缓转过身来,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寒意,阴恻恻地说道,“总有一天,本将军要让陈纪后悔这次所做的选择。”

贾诩道:“主公,陈纪既然投降了曹操,这函谷关~~”

马跃道:“立即谴快马前往函谷关,让高顺停止对函谷关的进攻,率军撤回关中。再让李蒙前往斜谷接替徐晃,这潼关可是关中最后一道屏障,再不容有失了,只有徐晃守着,本将军才敢放心哪。”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