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78章 从背后给曹操来一下狠的

更新:2018-12-02

共韦喜道:“主公,你没事。”

马跃嘿嘿一笑,将背上的七八枝狼牙箭拨落下来,喟然道:“多亏了玉娘编织的金丝软甲,要不然这次本将军就算不死那也够呛。”

这时候,身边的马征却忽然嘤嘤缀泣起来。

听到马征的哭声,马跃心头火起,又是一巴掌扇在马征脸上,骂道:“哭什么哭,多大点事就哭天抹泪的,像个娘们!”

马征止住哭声,向马跃道:“父亲,都怪孩儿没用。”

马跃心头一软,语气转为柔和,摸着马征的小脑袋道:“儿子,现在你明白父亲为什么要杀人了吗?这些鲜卑人,与我们汉人是死仇,你不杀他们,他们就会反过来杀了你!今天是你命大,因为你是平西将军的儿子,可许多汉人小孩被鲜卑人抢走之后,却不可能有这么多军队去追,去救,他们该怎么办?”

马征默然不语,乌眼的大眼睛里却流露出了一丝仇恨。

马跃目光转冷,沉声道:“他们只能被鲜卑人残忍地杀掉,一个也没别想活!”

“明白了,父亲!”马征点点头,握紧了小拳头,恨声道,“父亲,从今天开始,孩儿定要熟读兵书,勤练武艺,将来长大了也像父亲一样当个领军打仗的将军,把那些卑鄙无耻的鲜卑人全都杀光。”

“嗯。”

马跃面无表情地点了点头。

其实马跃很想跟马征说。你要当地不仅仅只是领军打仗的将军,更是当指挥将军的统帅,统治天下万民的皇帝,可遗憾的是,马跃自己现在也只是个平西将军,对于驭下之术。他自己也只是在摸索阶段,根本就没有什么东西可以教给马征的。

好在马征还只有九岁,马跃有地是时间来慢慢教导这个长子。

就这会功夫,贾诩、管宁、沮授这三位先生也骑着快马,气喘吁吁地追了上来,毕竟这三位都是马征的老师,马征被掳那可不是小事啊,待看到马跃、马征父子皆安然无恙。贾诩三人才长长地舒了口气,心中一块巨石总算是落了地。

这段时间,马屠夫注定没个消停。

马征刚刚被抢回来,贾诩又带来了另外一个恼火的消息。

贾诩把马跃偷偷拉到一边,压低声音说道:“主公,公子战把公子双(王双,王渊儿子,因为王渊战死,马跃收养了王双,并赐姓马)打伤了。听大夫人说还伤得不轻,肋骨被踢折了三根,内腑也受了伤,都吐血了。”

“胡扯。”马跃脸色一变,回过意来又压低声音道,“双儿都已经十二岁了。可战儿才不过六岁,一个六岁大的小娃娃也能打得过十二岁的半大小孩?”

“主公你不知道。”贾诩低声道,“公子战天生神力啊,小小年纪就能举起百来斤重。”

“这小狼崽子!”马跃以手扶额,向贾诩道,“回头看看双儿的伤势再说。”

“主公。”

贾诩忽然低声唤了一声。

马跃回头道:“文和有何话说?”

贾诩嘴唇嚅动了两下,摇头道:“没了,诩没什么话说。”

马跃目光一凝。低声道:“文和,你不说本将军也知道,战儿天生神力,将来势必会成为骁勇善战的大将。如此一来,战儿在军中的声望将会超越征儿,有了军队地主持战儿就会威胁到征儿的地位,是这样吗?”

贾诩拱手道:“主公明鉴。”

“这的确是个问题啊。”马跃负手来回踱了几步,黯然道,“看来只能出此下策了。”

贾诩道:“何策?”

“战儿毕竟是乃真尔朵所出,有胡人血统啊。”马跃轻叹一声,说道,“从今天起,只准教授战儿武艺,不准教他学问,尤其不准教他兵书阵法!这样一来,就算战儿将来再骁勇善战,也不过是一员冲锋陷阵的猛将,永远成不了运筹帷幄的统兵大将,就不足以对征儿的地位构成威胁了。”

贾诩听出了马跃话中的落寞之意,却不知道该怎么劝他。

“唉~~”马跃长长地叹息一声,说道,“自古无情帝王家啊!”

马跃渐行渐远,恰红日西沉,将马跃的影子在草地上拉得老长,一阵寒风吹过,荡起马跃身后血红色的披风,这身影看起来竟是如此的孤寂。贾诩喉头一阵**,很想上前安慰几句,可实在不知道该怎么去安慰自己地主公。

汝南,断魂谷。

张勋率领一万精兵拥挤在谷外的洼地里,放眼望去,四周火光冲天,飞舞的烟尘遮蔽了长空,断魂谷和四周的崇山峻岭已经完全被熊熊燃烧的大火所笼罩,劈叭燃烧的烈火中,不时有飞禽走兽从林中惊起,然而,还来不及逃走便被火焰烤焦。

如此猛烈地火势足以镭金烁铁,更不要说是人畜走兽了。

“哈哈哈~~”张勋按剑肃立、仰天长笑,“曹军不是诈败诱敌想伏击本将军的大军吗?他们一定想不到,本将军竟然会将计就计,一把火将其烧为灰烬,哈哈哈~~本将军真想看看,曹阿瞒现在该是什么样的表情?”

恍惚间,张勋似乎看到了成千上万的曹军将士在烈火中哀嚎、挣扎,然后在熊熊燃烧的烈火中灰飞烟灭。

“轰隆隆~~”

烈火燃烧的劈叭声中,张勋忽然听到了一丝异样的声音,同时脚下的地面也忽然间颤抖了一下。

“什么声音?”张勋骇然问道,“地面好像也在晃动。”

“天哪,地面真地在动!”有成军将领惊恐地回应。“该不会是地裂了吧?”

“地裂?”

张勋闻言大吃一惊,眼下四周尽是漫天大火就算想逃也是无路可逃啊,如果真是地裂,那他和麾下地一万精兵可就要被垮塌的大山活活掩埋在地下了!

“不~~”忽有亲兵手指北侧凄厉地尖叫起来,“不是地裂,是水。是洪水!”

“####”

张勋及数十成军将领霍然转身,果见一波巨大的洪峰正从北侧地山谷里奔涌而来,那高高扬起的巨大浪头上,夹杂着无数折断的树枝和巨石,巨浪所过处,烈火熄灭、树枝折断、森林夷尽、泥石垮塌,声势极是骇人。

“不好。发洪水了,快跑!”

张勋发一声嘁,转身便跑,可跑了不到两步便又无奈地收住了脚步,原因无他,因为除了洪水滚滚而来地方向,其余所有方向都已经被滔天的大火把覆盖,要想躲过洪水,就得冲破那熊熊燃烧的烈火。

这一刻,张勋终于知道了上天无路、入地无门的痛苦!他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麾下的成军将士仓惶逃进了烈火堆。然后被无情的烈火烧成烟灰,剩下不敢冲进火堆的,则被汹涌而来的洪水彻底淹灭。

倏忽之间,一记巨浪汹涌而来,将张勋重重地砸翻在地。

十里开外,一处高山上。

曹操目睹脚下奔涌而过地滔滔洪水。向郭嘉道:“唉,这颖水一旦决堤,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又要遭受池鱼之殃了。”

郭嘉劝道:“这也是无可奈何之事,如果让成军占领了汝南,让残暴的袁术来治理汝南,只怕汝南百姓的处境还要凄惨,真所谓长痛不如短痛,两相权衡取其轻便是这个道理了。主公大可不必自责。”

曹操点了点头,幽幽说道:“这一仗,需尽快结束啊。”

一边的荀攸道:“主公放心吧,张勋的一万精兵此时只怕已经成了水中鱼虾了。留在汝阴大营的两万军队在失去了张勋的指挥之后,已经不足为虑,曹仁、曹洪、曹纯、关羽、藏霸、于禁六位将军已经各率大军分进合击,获胜当在意料之中。”

江东。

黄盖攻下故鄣之后,依照徐庶之计令军车白天出城,晚上进城,连续十天皆是如此,丹阳奸细紧急回报宛陵(丹阳郡治),说孙坚在故鄣城至少已经集结了至少五万吴军!丹阳太守刘繇信以为真,急从各县抽调军卒前往宛陵汇聚,又令大将太史慈领军三千过冷水扎下营寨,以拒吴军兵锋。

太史慈与丹阳太守刘繇是同乡,两人自幼相善。半年前太史慈老母病故,青州刺史孔融恰好又卸任入朝,太史慈便带了数十名亲信前来丹阳郡投奔刘繇,刘繇见到太史慈后真是喜出望外,当即以之为丹阳都尉,倚之为左臂右膀。

但是,刘繇很快就知道自己中计了!

当丹阳军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故鄣的黄盖身上时,孙策、孙静、潘璋趁虚袭取了句容、秣陵、石城三县,周泰、蒋钦的吴郡水军也袭取了芜湖港,等孙繇反应过来时,丹阳郡地北部诸县早已经落入吴军之手,芜湖港的丹阳水军也被吴郡水军一举击消灭,长江水道的下游段被吴郡水军完全控制。

刘繇忙以八百里加急向寿春报信,又令太史慈率兵北上溧阳,以为宛陵屏障。

吴军在攻取丹阳北部诸县及芜湖港之后,孙坚遂令孙静守石城,潘璋守句容,两军互为犄角之势,以抵御丹阳军可能的反击,又令周泰、蒋钦率三千水军游戈长江江面,随时接应孙静、潘璋两军。

安排停当,孙坚亲率八千吴郡精兵北上淮南,以瞒天过海之计骗过了陈兰,在短短的半个月时间之内,吴军连战连捷,连下十城,兵锋直指淮南重镇合肥,合肥是寿春南面屏障,一旦失守,寿春就会整个暴露在吴军的兵锋之下!

而此时,陈兰尚且以为孙坚地主力还在江东,转战淮南的不过是月、股吴军,正屯兵历阳,筹集船只准备渡江进攻吴郡,就在这个时候,合淝告急的消息传来,陈兰闻讯才知道中了吴军地诡计。急率大军回援合淝。

【几章的公孙瓒,这几章的袁术,还有后面一些关东诸侯之间的混战,因为凉州军并没有大规模参战的缘故,不是本书地描写重点,所以会略写。既然是略写。一些交待、计谋地描写就不会那么详细、完备,时间过渡也会很快,如果有关东诸侯在一章之内被灭掉,千万不要说剑客把他写得太垃圾,剑客倒是每个诸侯的灭亡都写上百八十章,可问题是你们愿意不愿意?】

合淝,周尚官邸。

周尚原本是庐江太守,不过袁术称帝之后。庐江郡改成了淮南尹,周尚便没有资格再担任庐江太守了,便被袁术打发到军事重镇合淝来当太守。

偏厅。

孙坚抱拳道:“####”

周尚回礼道:“####”

两人相视一笑,分宾主落座,孙策、周瑜又分别上前以晚辈之礼见过周尚和孙坚,周尚虽然没和孙坚见过面,可因为周瑜的关系,对孙家地印象一向很好,与孙策的母舅吴景也算是知交,便问孙坚道:“不知吴景大人近来可好?”

孙坚道:“甚好。多谢周大人挂念。”

不等孙坚开口,周尚主动说道:“袁术倒行逆施,妄图篡汉称帝,可谓罪大恶极,下官有意献合淝于帐前,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孙坚道:“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叔父,孙将军。”一边的周瑜长身而起,朗声道,“献城之事大可不必如此着心。何不等陈兰两万大军到来之后再作道理?”

孙策最是了解周瑜,急道:“公谨是不是已经有了破敌良策?”

周瑜微微一笑,说出一番话来。孙坚、周尚、孙策听了顿时击节叫好。

汉献帝建安七年(194年)四月,江淮大地刚刚进入一年一度的梅雨季节,噩耗就接二连三地传回了寿春。

先是张勋大败,三万大军被曹军打得溃不成军,最后只剩八千残兵狼狈逃回寿春,接着又是陈兰在合淝中了孙坚、周尚的里应外合之计,两万大军被八千吴郡精兵堵在合淝城里杀了个全军覆灭。

继张勋、陈兰之后,雷薄也中了陈宫之计。连战连败,东城、阴陵相继沦陷,不得已雷薄只得率领一万残兵退回寿春,袁术大怒之下。将雷薄推出“午门”斩首示众。就这样,前后不到三个月地时间,袁术派出的三路大军便全线溃败,七万精锐伤亡大半。

四月中旬,曹操、孙坚、吕布三路大军同时进抵寿春城下,形成合围。

不过,曹操、孙坚、吕布三路联军的日子并不好过,寿春虽然被围住了,可城里地守军仍有将近五万之众,反倒是围城地三路联军,总兵力相加也不过四万余人!从兵力对比看,联军似乎不具备强攻地实力。

不能强攻,那就只能长期围困。

可问题是寿春城内粮草丰足,坚持半年绰绰有余,反倒是三路联军,由于连日阴雨、道路泥泞的缘故,军粮的供给开始紧张,曹军人多、兖州底子又薄,军粮最先告尽,万不得已,曹操只好向孙坚借了些军粮,吕布也适当匀了一些,可这样一来,联军最多也只能坚持半个月的时间了。

也就是说,如果在半个月之内攻不下寿春,联军就只能选择退兵。

长安。

早在三月底,为了更好地掌握扬州战事地进展,马跃便秘密返回了长安。

马跃官邸大厅,马屠夫麾下的几乎所有文武亲信都已经齐聚一堂,贾诩、沮授、傅燮、法真、李肃等文官和徐晃、方悦、高顺、许褚、句突、典韦、李蒙、王方等武将分列两侧,看上去倒也是人才济济了。

李肃率先出列,抱拳恭声道:“主公,据细作回报,二月间,袁术曾派大将张勋、雷薄、陈兰各率大军主动迎击曹操、吕布、孙坚三路联军,试图拒敌于国门之外,不过最终却被联军打得大败,张勋、陈兰先后战死,雷薄也被袁术一怒之下斩首示众。”

李肃凭借江南之行地表现,已经获得了马跃的高度信任,现在已经从军师贾诩手中接过了外交(其实就是当说客,必要的时候对周边弱月、的势力进行恫吓等等),情报刺探等方面的工作。

“嗯。”马跃沉声道,“现在情形如何了?”

李肃道:“现在曹操、吕布、孙坚三路联军已经对寿春形成了合围,不过寿春城内有将近五万精兵,而三路联军却只有四万军队,从两军地兵力分析,联军要想在短时间内攻下寿春,似乎不太可能。”

贾诩忽然问道:“子严(李肃表字),淮南是否已经进入雨季?”

李肃道:“回军师,在半个月前淮南便已经进入雨季。”

贾诩道:“淮南一旦进入雨季,道路就会泥泞难行,再加上淮水、颖水、长江几乎年年发洪水,道路和桥梁都有可能被阻断,如此一来联军地粮草辐重就会接济不上,而寿春又是袁术的老巢,城内必然屯有大量粮秣辐重,固守一年半载应该不在话下。”

马跃道:“文和是说,联军只能速战速决?”

“不是联军。”贾诩道,“是曹军必须速战速决!此战如果不能灭亡袁术,吕布将肯定不会参与第二次讨伐,孙坚也将面对刘繇、王朗的夹击而无法出兵,如此一来,曹军就得独力面对缓过气来地袁术,还有南阳陈纪和主公时刻威胁曹操侧后,错过这次,曹操只怕是再找不到灭亡袁术的机会了。”

马跃道:“如果速战速决的话,联军有几分胜算?”

贾诩道:“如果两军摆开了架势进行正面决战,联军的胜算为零!可主公别忘了联军有郭嘉、荀攸、程昱、陈宫、徐庶等绝顶军师,而袁术手下却只有金尚、阁象这些无能之辈,所以,诩以为联军将最终胜出。”

“明白了!”马跃一巴掌拍在桌案上,沉声道,“也就是说,寿春之战将在一月之内分出胜负。袁术一旦败亡,其苦心经营地成帝国就会在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南阳陈纪、丹阳刘繇、庐江刘勋、会稽王郎、豫章许贡等人就会拥兵自重,各自为战,这时候,曹操、孙坚瓜分扬州的时机就该到了。”

贾诩道:“主公英明。”

马跃阴阴一笑,冷然道:“那我军就选在这个时候出兵,从背后给曹操来一下狠的!就算不能一举端掉许昌的小朝廷,也要让曹操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曹操在讨袁之战消耗了大量人力物力,可最后却落下一无所获,嘿嘿!”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