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72章 钱庄

美稷。平西将军府。

马跃正与沮授密议,两人都是身戴重孝。便是大厅里也挂满了清一色的素布,马屠夫甚至还下令整个美稷城不论男女老幼一律挂孝三日,马腾若泉下有知,见自己享有这般身后哀荣,也该死而瞑目了。

沮授冲马跃拱了拱手,说道:“主公。昨日糜竺、苏双、张世平三人前来下官府上,说是有意涉足制铁、采炭、贩马及贩盐等事项,下官见其颇有诚意便应下了,不过下官气不过还是坚持要了五五分成。”

马跃只能苦笑,原本他叮嘱沮授只要三成红利,没想到沮授还是坚持要了五成。

沮授又道:“而且下官担心糜竺等人会在帐目上做手脚,所以一定要派人进行监督。”

“监督是一定地。但只靠派几个人怕是不行的。”马跃若有所思道,“本将军决定将官府控制下地几处规模较大的制铁坊、制盐坊、采炭场及马场转给世家豪族去经营,目地并非指望这几处作坊能给国库增加多少钱税。”

“咦?”沮授愕然道,“不指望这几处作坊给国库增加钱税?那该指望什么?”

马跃道:“制盐、制铁、采炭、贩马等行业的经营存在巨大地利润,官府一旦放手。苏双、张世平、糜竺等人势必赚个盘满钵满,如此一来。从关东强行迁入关中的豪族见有利可图势必会群起效仿,到了那时候。大大小小的制铁坊、制盐坊、采炭场、马场、纺织场、衣帽场、兵器铺、铠甲铺就会纷纷出现,要不了几年,这些大大小小的商铺、作坊就会遍布整个关中,形成规模庞大的工商业。”

沮授失声道:“规模庞大地工商业?”

“对。规模庞大地工商业!”马跃凝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等到关中地工商业成了气候,只是它们缴纳的钱税就足以支撑大军地对外作战所需了!而且。大军对外作战是与这些商家地利益挂钩的,大军征服地地域越广。本将军治下的百姓越多。这些商家就越是有利可图,唯其如此,关中地商家才会不遗余力地支持本将军对外作战!”

沮授以手抚额。蹙眉道:“主公。授还是有些不太明白。”

马跃道:“举个例子。苏双是经营制铁坊地对吗?”

沮授道:“不错。”

马跃道:“苏双地制铁坊想要获利就必须将浇出的生铁铸成兵器、铠甲卖掉,而战争对兵器、铠甲的消耗是巨大地,所以为了赚钱,苏双当然希望本将军年年对外征战,年年消耗掉大量兵器、铠甲对不对?”

沮授点头道:“好像是这个理儿。”

马跃道:“还有张世平经营:呐马场,虽然可以将部份军马贩往南方获利。但那毕竟只是小买卖,本将军治下地域方圆万里,骑兵以十万计。将来甚至有可能以百万计。所以说本将军才是张世平地最大买家!张世平为了自己马场产出的战马能卖掉获利。同样会不遗余力地支持本将军对外作战。”

见沮授还是有些困惑不解,马跃进一步解释道:“再举个例子,本将军地军队(军事机器)就像一驾战车,而这些商家豪族就是拖着战车前进的战马,战马越肥越壮,战车才能冲得越快,杀伤力才能越强!”

以商业扩张带动军事扩张。在二十一世纪可谓是再浅显不过的真理,可要想让汉末地沮授理解这道理还真有不小地难度,当初马屠夫跟贾诩提出这设想地时候,贾诩也是半天摸不着头脑,马屠夫费了好大劲他才弄明白。

以商立国还有个优势,那就是能始终保持大汉民族的扩张性和侵略性,从而彻底改变中华民族以农耕立国地历史。将闭关锁国地可能消弥于无形,唯其如此,大汉民族才能始终屹立于世界之巅。

“明白了。”沮授终于点了点头,说道。“主公的意思就是说关中商家地势力越强大。惊州军队的战斗力就越强!也就是说,在将来,惊州军团的战斗力是与这些商家的势力息息相关地,对吗?”

马跃击节道:“就是如此。”

沮授话锋一转,不无忧虑地说道:“不过,关中商家在势力强大之后,会不会反过来威胁到官府呢?要知道这些商人手中控制着大量地战马、兵器、铠甲,随着势力的增强。势必还会蓄养大量地食客和家兵,一旦起了不臣之心,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当然有这种可能。”马跃凝声道,“所以才要拟出一套制度。对关中商家进行监督!本将军就先拟定一条,举凡世家、豪族。蓄养食客、家兵一律不得超过百人,否则便视同造反!没有了大量训练有素地食客、家兵。这些商家空有万贯家财也翻不了天去。”

沮授道:“嗯。这条非常重要。”

“还有。”马跃沉声道,“要把世家、豪族地资产牢牢捏在手里!”

“把世家、豪族地资产牢牢捏在手里?”沮授失声道。“这不太可能吧。”

“当然可能。”马跃道。“不过那得借助钱庄。”

“钱庄?”沮授惑然道,“主公。什么是钱庄?”

马跃听了直挠头。该怎么向沮授解释呢?要知道钱庄这玩意。在中国最早也是到了唐朝才出现。宋朝才形成规模(交子地发行。肯定是有了正规地钱庄了)。可现在才是汉末,以当时地工商业规模。还远不足以促成钱庄地出现。

马跃整理了一下措辞。说道:“简单点说就是这样。关中商家赚来的大量铜钱需要有个地方存放。而官府呢,也需要有个地方可以随时支取大量的铜钱。用以购买兵器、铠甲等战略物资!而钱庄呢,就是这么一个地方。”

“存放铜钱?”沮授不以为然道。“所谓财不露白。商家赚了钱只会藏在自己府上,又怎可能藏到主公所设地钱庄呢?”

“那也不尽然。”马跃奸笑道,“这些钱放在家里是死地,不会钱生钱,可如果存进了本将军设立地钱庄,这钱就会生钱,本将军会按时间付给商家一定地利钱。这样一来,商家就愿意将赚来地铜钱存进钱庄了。”

沮授失声道:“那钱庄不是要一直贴钱。设立钱庄又有什么意义?”

“贴钱?”马跃摇头道,“当然不会。钱庄可是和铸币场一样,是最赚钱地买卖!商家把钱币存在钱庄,本将军虽然要付给他们一定的利钱。可有时候商家也需要大笔的金钱周转。而急切问又筹集不到时。便可以向本将军地钱庄借贷。本将军从中收取更高的利钱,这一来一去,便赚钱了不是。”

沮授恍然道:“原来是这样。这么说起来钱庄还真是赚钱地好买卖。”

“那是当然!”马跃微笑道,“有了这两条,商家地命脉就完全被捏在官府手里了!一旦情形不对。官府可以立即冻结商家在钱庄里的资金,如此一来,商家一来没人,二来没钱,还怎么造反?”

沮授忍不住击节道:“好计!”

马跃道:“不过治下的工商业才刚刚放开,还远未形成规模,所以设立钱庄的事还可以缓一缓,但兴建铸币场的事却一定要抓紧!河套地制铁场、兵器铺、铠甲铺、采炭场、马场和草料场马上就要被苏双、张世平这两家接手经营了,要不了多久,本将军就要一大笔钱购买草料、兵器。这钱就得从铸币场里出。”

沮授凝声道:“又要打仗?”

“嗯。”马跃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细作回报,北方地丁零人已经南下占据了西部鲜卑的草原,西域各国也渐有不稳之迹象,眼下又无力调动大军进行西征,所以只能杀鸡做猴、通过征讨公孙瓒来吓阻丁零人和西域各国了!”

沮授蹙眉道:“如果要一举消灭公孙瓒。最少也需要五万大军。考虑到公孙瓒与袁绍之间地同盟。则至少需要调动十万兵力。才可能确保胜利!眼下主公廑下所有兵力相加也不过十万之数。从何调集十万大军?”

“十万大军!?”马跃嘴角拳时绽起一丝冷冽的笑意,摇头道。“不。不需要十万大军。只需三千铁骑足够了!”

“什么?三千铁骑!”沮授失声道,“这怎么可能?”

“为什么不可能?”马跃沉声道。“则注以为公孙瓒与袁绍同盟。可本将军以为袁绍很快就要对公孙瓒动手了!待袁绍军与公孙瓒军激战时,本将军与马超亲率三千精锐铁骑从古北口入关。以迅雷不及掩耳直取蓟县,一举擒斩公孙瓒!”

军事并非沮授所长,既然马屠夫这样说了。沮授便也不再多劝。只是拱了拱手道:“明白了。在下这便去筹建铸币场。争取在最短的时间内铸出第一批钱币。以供主公三千铁骑出征所后南m】。

马跃长身而起。上前轻轻拍了拍沮授的肩膀。和声道:“辛苦则注了。”

汉献帝建安六年(193年)二月。马跃、马超抉马腾灵柩至临戎。葬于河套之西。

三月。马跃、马超、裴元绍、周仓、典韦同时大婚。美稷城刚刚披麻戴孝。紧接着又张红挂彩,迎来了前所未有地大喜。

按照郭图所留的遗计。马屠夫正一步一步地改造强行内迁地关东士族,并在这批关东士族的基础上扶植起新地关中士族!

其实马屠夫这么做也是迫不得已,马屠夫很想对关中百姓实行全民教育。然后在全民教育的基础之上搞科举制,实现公平选拔人才,可问题是关中严重缺乏读书人。仅靠管宁地几百儒家子弟还远不足以大肆兴办私熟。所以马屠夫只能退而求其次实行精英教育,通过扶植关中士族来度过这段难熬的时间。

但是将来。随着儒家子弟群体地不断壮大。随着读书人的逐渐增多,随着关中百姓地日渐富足。教书育人地私熟最终将肯定会大量出现,到了那时候,士族门阀作为学问传承的载体可以休矣!

等到科举制水到渠成地出现,士族门阀制也就该寿终正寝了。

春去秋来。

时间转眼间就来到了建安六年(193年)地秋天。河套大营和铸币场先后建了起来。马战、马扬、马起都被送进了大营。乃真尔朵和邹玉娘虽然哭了个梨花带雨,可马屠夫地心却硬似磐石。根本就不为所动。

不过,马屠夫还是听从刘妍的建议改变了最初地一项决定。不再将漠北地孕妇集中到河套大营待产,而是等孩子生下来在父母身边长到五岁再接来河套大营训练,刘妍是从医生地专业角度出发。认为孕妇不远千里、甚至万里跋涉前来河套待产。这颠簸之苦就足以杀死腹中地胎儿。

马屠夫觉地有道理。便从善如流采纳了。

与此同时,沮授负责地铸币场也建好了。

许褚地铁骑营都换上了崭新的铁甲,铁甲虽然比青铜甲要薄。却更坚韧也略轻。换下来地千余具青铜甲全部被送回了融炉。铸成了第一批河套出的“五铢钱”,这千余具青铜甲本就是马屠夫抢来的青铜币融铸的。现在倒也算是还原本来了。

苏双、张世平、糜竺已经接手经营河套的制铁、制盐、贩马等行业。紧随三家之后,又有好几家世代经商的内迁豪族接手了兵器、铠甲、草料等行业的经营,陶器坊、瓷器坊、织布坊等手工作坊也开始在关中、惊州、河套雨后春笋般涌现出来。

马屠夫对工商业、或者说对这些世家、豪族地扶植可谓是不遗余力。

马屠夫并不认为内迁的世家、豪族能对自己构成威胁,这些家族在关中就像水上的飘萍。毫无根基可言。百十个缺乏根基的家族。能在自己治下玩出什么阴谋诡计来?而等到这些世家、豪族在关中扎下了根基。有了影响力之后。他们的利益早就和马屠夫军事集团地利益融为一体了。那时候他们维护马屠夫地利益尚且不及,如何还会反叛?

毕竟。马屠夫现在头上还顶着大汉惊州牧、平西将军地头衔。并未公开篡汉。

至于洛阳血案,蔡邕虽然从未公开替马屠夫洗冤,可稍有脑子的人都已经相信了马屠夫的话,一个敢于疯狂屠戳朝中百官地屠夫。在独自打退二十三路关东联军地讨伐之后(天下已经无人能奈他何了)。只怕早就登基称帝了。如何还会南面称臣受制于许昌的小朝廷?

这事情要追溯到两个月前。

两个月前。天子诏令惊州、并州、幽州三地献马。说是天子出巡连几匹毛色相同地御马也凑不齐,很是有损皇家威严。

接到诏令。马屠夫二话不说。当即将大宛王刚刚献给自己的五匹汗血宝马送到了许昌,反观并州刺史张济和幽州刺史公孙瓒,不给马匹不说,还将天使痛骂一顿。说奸相曹操误国,苛待天子云云。

许昌,相府。

曹操正召集郭嘉、苟或、苟攸、程昱、刘哗等谋士议事。

曹操将手中书简掷于案上。微眯的小眼睛里掠过一缕寒茫,凝声道:“这是袁绍刚刚上奏地表章。说幽州刺史公孙瓒勾结鲜卑、三韩,有乱汉之心,袁绍有意起兵攻打,恳请朝廷调拨钱粮军马。这事你们怎么看?”

苟攸道:“依在下看。袁绍并非真地要钱粮辎重。只是在试探丞相罢了。”

曹操道:“哦。试探本相?”

苟攸道:“幽州刺史公孙瓒背靠鲜卑、三韩,实力不弱,袁绍若想灭亡公孙瓒势必要调集大军往讨。如此一来,冀州的防御势必会变得空虚,袁绍肯定是担心主公趁机偷袭才这么做,其目地无非是想征得主公地默许罢了。”

曹操道:“公达以为,袁绍北伐公孙瓒胜算如何?”

苟攸道:“泽国之败后公孙瓒已经元气大伤。而袁绍原有八万冀州精锐,最近又新得张燕十万黑山悍贼。势力此消彼长,胜负不问可知!不过幽州民风骠悍。公孙瓒又在北方戎边多年,根基深厚,袁绍急切问要想消灭公孙瓒却也没有那么容易。”

曹操道:“公达地意思是?”

苟攸道:“攸以为,这一仗没有三年五载只怕是结束不了地。袁绍就算能获得最终地胜利也将元气大伤。”

“在下却不这样认为。”苟攸话音方落,郭嘉就不疾不徐地说道。“公达难道忘了幽州西北还盘踞着一头凶残嗜血地恶狼?而且这头恶狼与幽州刺史公孙瓒还有弑叔之仇。又岂会袖手旁观?”

“奉孝是说马屠夫?”苟攸微笑反驳道,“在下却认为马屠夫不会落井下石。”

郭嘉道:“何以见得?”

苟攸道:“道理很简单,马屠夫的落井下石只会让公孙瓒迅速溃败。袁绍就能以极小地代价得到幽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