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67章 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更新:2018-12-02

“孟起。”马跃沉声道。“为兄现在必须告诉你。惊州军团正面临一场空前地危机。”

马超道:“兄长?”

马跃道:“幽州刺史公孙瓒、黑山贼张燕、冀州牧袁绍共集结了十五万大军偷袭云中得手。腾叔力战不支已然败走美稷。眼下袁绍正率军猛攻美稷,如果没有援军抵达。最多支撑一个月。美稷城就会被攻陷!”

“啊?”马超失声道,“该死的袁绍竟然集结了十五万大晕!”

“河套一旦失陷。后果将不堪设想!”马跃沉声道。“河套不仅仅只是惊州军团地老营。更是惊州军团实力的象征。河套一旦失陷,对周边弱小势力的威慑将会极大削弱!我们马家在西域地高压统治将会最先崩溃。然后漠北和关、惊地联系就会被完全隔绝,在公孙瓒、袁绍、黑山军和东部鲜卑。还有北方丁零人的四面围攻下,周仓、裴元绍也将溃败,最终失去对漠北草原的控制。如此一来。我军在漠北和西域地势力将会被连根拔起!”

马超神色凛然。

“更严重地后果还在后面!”马跃接着说道。“河套一旦失陷。西域一旦叛变。关、惊大地就不再是易守难攻地大后方了,我军将彻底丧失战略上地优势,利用河套地地利和漠北的牧场,袁绍可以在数年之内组建起一支足以威胁到关、惊腹地地强大骑军。”

“还有,经过这场大战,关、惊地青壮已经大量消耗。没有十年休养只怕很难恢复元气。可曹操、袁绍这些家伙根本不可能给我们安心休整地时间!”马跃说此一顿,重重拍了拍马超肩膀。凝声道,“河套地存亡关乎我军的生死啊!”

马超凛然道:“兄长何不速谴援军?”

马跃喟然道:“方悦军就在野牛渡。距离河套最近,可他廑下只有一万军队。今正与张济、王匡、张扬、孔融十二万大军隔河对峙。根本就抽调不出援军!除了方悦,就只有镇守长安地徐晃廑下还有三万郡兵。可长安与河套相隔千里之遥。等徐晃赶到河套地时候。美稷城早就被攻破了。”

马超道:“如此,小弟愿率本部铁骑星夜往援。”

“嗯。”马跃重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欲解河套之围。还得靠你我兄弟呀!不过,不是让你地两万铁骑回师河套去救美稷。而是挺进河北去进攻袁绍地老巢邺城!孟起你听着,此去河北。不以攻城掠地为目地。只为烧杀劫掠而战!一句话。定要让整个河北乱成一锅粥。越乱越好!”

“围魏救赵么?”马超凝声道,“小弟理会得!”

马跃道:“对河北的袭扰至少要持续半月之久,然后长驱北上继续骚扰幽州,再后从代郡、上谷一带出漠北。与周仓、裴元绍两路骑军汇合。先行击溃东部鲜卑之后就地待命,等候为兄地下一步命令。”

马超铿然抱拳道:“小弟领命!”

“军情紧急。”马跃沉声道。“孟起可连夜起兵。”

“遵命。”

马超抱拳一揖。转身扬长而去。

待马超的身影消失在夜色中。马跃才沉声道:“典韦。”

典韦铁塔似地身躯霍然出现在帐中,瓮声道:“主公有何吩咐?”

马跃道:“立即让李蒙、句突还有甘宁前来大帐。”

“遵命。”

典韦领命而去。

美稷。袁绍中军大帐。

袁绍高踞案后,脸有不豫之色。

大军猛攻美稷已经数日。却连角堡都还没有攻破,更别提美稷本城了!鞠义、张郜、蒋奇、韩猛诸将皆有羞愧之色,不敢正视袁绍地眼神,尤其是蒋奇和韩猛,若非两人截击不力。让法正地两万人大多逃回了美稷城,这城池早就被攻破了。

见诸将皆默不作声,袁绍只得将目光投向军师田丰。问道:“元皓可有破城良第?”

田丰道:“美稷城高沟深。又有石炭燃烧带相阻隔,城池四角又筑有角堡以为拱卫之势。我军每欲提水灭火。皆遭角堡上守军弓箭手所射杀。是故强攻数日不得寸进。有鉴于此。丰以为欲破美稷,必先破其角堡。”

袁绍道:“如何先破角堡?”

田丰道:“城池四周皆有石炭燃烧阻隔。非等火熄难以进攻。所以。最稳妥地办法就是等城外石炭燃尽。然后再行攻城。”

“谁知道那石炭燃烧带有多深,需多长时间才能燃尽?”袁绍蹙眉道,“如果十天没烧尽,我十数万大军岂不是要在城外干等十日?”

田丰无奈道:“那就只能继续强攻了。”

“那就继续强攻!”袁绍冷然道。“不过,不能冀州精兵不能再消耗了,张燕地黑山军兵力最多,就让他的人先上!”

苟谌脸色一变。急出列道:“主公不可。”

袁绍道:“有何不可?”

苟谌道:“最近公孙瓒常常邀请张燕饮宴,两人似有亲近之意,主公若在这个时候派上张燕地军队攻城。难免被他误认为是要借机削弱其兵力,如此一来。很有可能把张燕逼向公孙瓒啊。”

田丰也道:“友若(苟谌表字)所言极是。主公三思。”

“这也不行。那也不可,那你们说该怎么办?”袁绍厉声道。“十几万大军。竟然奈何不了小小一个美稷城!你们身为军师和谋士。难道就不觉得羞隗吗?还有你们,身为统兵大将。难道就没有感到耻辱吗?”

诸将及田丰、苟谌等人皆有羞愧之色。

“呼~”袁绍长舒一口气。一通发泄也感心情舒畅不少。遂道,“罢了。就依军师之策。围城缓攻!”

“主公英明。”田丰拱了拱手,又道。“丰还有一事。”

袁绍道:“何事?”

田丰道:“细作回报,马屠夫族弟马超正率军在河水北岸洗劫,丰以为不可不防。”

“哦?”袁绍沉声道。“马超率军在河水北岸洗劫?想是函谷关战事吃紧。贾毒士才让马超兵出侧后。应该是为了牵制孟德地中路联军吧?而且马超的军队都是骑兵,再骁勇善战也不可能攻城掠夺地,对河北应该构不成威胁。”

“丰也是这般认为。”田丰说此一顿。接着说道。“不过万一河套的消息传到马超军中,难保马超不会狗急跳墙,放弃牵制中路联军地计划。不顾一切地杀入河北!马超乃是西惊骁将。能文能武,廑下的西惊铁骑又是马屠夫的精锐旧部,如果让这支虎狼之师流窜进河北。冀州大地恐将狼烟四起、元气大伤啊。”

田丰地意思就是说。万一让马超知道马腾已经战死,势必会在河北烧杀劫掠以泄心头之愤,如此一来,就算河北平原地几十座主要城市保全,可城外的乡村以及百姓就要遭殃了。这样一来,冀州还是要大损元气。

袁绍闻言悚然一惊,深以为然道:“嗯,元皓所言极是,的确要提防啊。”

田丰又道:“眼下主公率大军出征在外,河北只有逢纪、审配两位大人主事。恐非马超对手啊,主公何不令张郜将军率领五千轻骑先行返回冀州?张郜将军乃是河北名将,武艺不在马超之下,有他坐阵,再以逢纪、审配两位大人辅之。河北可无忧矣。”

“唔。”袁绍想了想,说道,“还是让公礼(鞠义表字)地先登营回河北吧。”

相比较张郜。袁绍显然更信任鞠义,毕竟张郜降伏不久,而鞠义却是袁绍起家的旧部,亲疏关系当然不能相提并论。鞠义乃是袁绍廑下头号大将,由他坐阵河北当然比张郜更合适。田丰对此也没有异议。

白马。

马超已经率领两万铁骑连夜开拔,攻打河北去了。大营里便只剩下了马跃地七千铁骑和驻扎在码头上地锦帆水军。

马跃中军大帐。

句突、李蒙、甘宁诸将鱼贯而入,马跃正伏案察看地图。对诸将地入内浑无所觉。现在的情形已经非常明显了,南路联军和西路联军先后溃败,中路联军接着又是全军覆灭,关东联军已经大部瓦解。

现在就剩下北路联军和袁绍地冀州军还在继续进攻!

为了瓦解关东联军的进攻。马跃集团付出了极其惨重地代价。穷几年时间积累起来地战争资源已经消耗殆尽。关、惊境内的青壮年更是死伤惨重。可以说是伤筋动骨了!马跃很悲观地得出结论,如果不靠掠夺。十年之内惊州军团是很难恢复元气了。

现在摆在马跃面前地难题是如何尽快结束这场战争。

马跃之所以要隐瞒马腾战死地消息。就是为了防止马超报仇心切不顾一切地进攻河北,最终将战事进一步扩大。演变成惊州军事集团与冀州军事集团之间地大决战!马跃并不希望在这个时候与冀州军事集团进行决战。这对惊州军事集团没有任何好处不说,还白白便宜了公孙瓒和曹操这两只白眼狼。

而且。更为要命的是。刚刚经历过二十三路诸侯联军讨伐的惊州军团。再承受不起一场大规模地决战了!和冀州军事集团决战之时,也就是惊州军事集团崩溃覆灭之始,马跃不是傻瓜。当然明白这其中地利害。

所以,现在最迫切的任务就是尽快将冀州军、幽州军和黑山军从河套赶出去。唯其如此。惊州军事集团才能赢得宝贵的喘息之机!

到时候就算曹操、孙坚、袁绍、袁术这些关东诸候贼心不死。也只能是心有余而力不足了。经历了这场大战之后,惊州军团固然是元气大伤,可各路关东军也同样需要休养生息、整军备战。

只要马超西惊铁骑席卷河北地消息传到袁绍军中。马跃相信以袁绍的个性一定会选择撤兵!袁绍绝不会为了河套而拿整个河北地生灵涂炭去冒险,对于袁绍来说,如果河北让人杀个天翻地覆。那就算攻下了河套也是失败。

袁绍毕竟不是曹操。他不可能知道河套对于惊州军事集团的重要性!至于田丰,当然会力劝袁绍不要撤兵。可袁绍刚愎自用。别地事情或许还能听田丰之言,可事关河北安危时。只怕就很难听得进去了。

毕竟,袁绍地家小就在邺城。

“呼~”

马跃长长地舒了口气,思路回归现实,这才发现诸将早已到齐。

“哦,你们都来了。”

“主公。”

“主公。”

“主公。”

甘宁诸将纷纷抱拳作揖。

马跃沉声道:“本将军让典韦将你们连夜请来,是有一件大事让你们去做。”

诸将齐声道:“主公尽管吩咐。”

“旬突。”

“末将在。”

“派出所有探马。三天之内将魏郡、阳平郡、平原郡以及东郡地兵力布置彻底摸清。除了各郡的郡兵以及各县地县卒。尤其要留意曹操和袁绍的正规军!一旦发现有正规军调动,立刻回报大营。”

“遵命。”

“甘宁。”

“末将在。”

“抓紧准备船只,做好大规模运输人员辎重的准备!至于船只,陈虎、张豹地船队在卸下物资人员后会尽快东返,除了这三十五艘楼船。还需将河水沿岸地大小船只全部征集起来。十天之内。本将军要你备齐至少一万艘大小船只!”

甘宁铿然抱拳道:“末将领命!”

马跃最后转向李蒙,喝道:“李蒙何在。”

李蒙奋然踏前一步。抱拳疾声道:“末将在。”

马跃目露残忍之色,向李蒙道:“明天开始。率军洗劫魏郡诸县。这次不要粮食。不要辎重。只要人!不要老弱病残。只抢身体健康地青年男女,还有小孩!只要符合条件地,有多少抢多少。抢光为止!!!”

李蒙虽然不解。却还是轰然应诺道:“末将领命!”

马跃轻轻颔首。目光一片寒惊!残忍冷血地马屠夫已经在未雨绸缪,要替大战之后地恢复元气做打算了,毕竟这一战之后,关、惊地区地青壮大量损失。如果不出奇招弥补这个损失。要想在短时间内恢复元气。那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河套,美稷。

夜色如墨,法正修长的身影正迎风肃立在城头上,身后簇拥着十数员惊州武将。成功地将一万五千大军带回了美稷,这多少让这些行伍出身地武将对法正地能力有了初步的订可,至少这白面书生没有看上去那么不中用。

站在城墙上往外望去。石炭(煤)阻燃带正发出灼灼地红光。将周边的地面映得一片通红。虽然相隔数十步之遥。可城头上地守军似乎仍能感受到那灼人地热浪!那些冀州兵也真是可怜。提水熄火得随时提防两侧角堡上地箭矢不说,还得忍受那令人窒息地热浪。想想都让人发疯。

石炭阻燃带,是郭图重建美稷城时想出来的绝计,就是在城外事先挖好十道环城深槽,在槽内填实石炭,待敌军大举来攻,而城中缺乏足够的守备力量时,就引燃最外槽的石炭,然后层层往里引燃。利用石炭地层层燃烧来阻挡敌军地进攻。

这石炭一旦燃烧起来就很难被熄灭,再加上四周角堡的弓箭压制。攻方很难靠近城下,如果仅以投石机轰击,则很难对角堡和城头上的守军形成实质性的威胁。唯其如此,袁绍才会拿美稷毫无办法。

“这真是天才的设想!”法正重重一拍女墙。喟然道,“有些天才的设想。我军又岂能死守而不反击?”

“嗯,反击?”

“如何反击?”

“怕是有些不妥吧?”

诸将皆面面相觑。眼下守城都嫌吃力。这白面书生竟然还想着反击?

Ps:再次解释一下。本书地投石机只是最原始的拉杆式投石机,而不是西方电影中常见的那种绞盘配重式投石机。拉杆式投石机受到操作士兵数量、体力、动作协调性以及石块大小、形状、重量(石块太重。不可能随军携带,而只会就地取材,所以很难做到统一重量、形状)地影响,射程是飘忽不定地,根本就无法准确衡量。

而且拉杆式投石机地抛送力有限。只能抛送较小地石块。很难对外壁垒以巨石青砖。中间夯以草绊黄土地厚实城墙构成实质性地威胁。利用投石机砸塌城墙更是无稽之谈。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