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66章 表字孟起

更新:2018-12-02

汉献帝建安五年(192)七月。马跃、马超两军会师于河北白马。

“参见兄长!”

马超翻身下马,向着马跃铿然拜倒。

马跃急上前抉起马超,目露欣慰之色,说道:“超弟。你又长高了。”

马超挠了挠头,憨声应道:“小弟长再高,也还是兄长的小弟。”

“呵呵。”马跃洒然一笑。握紧马超双臂,回头向甘宁道,“甘宁,本将军替你介绍一下。这一位乃是本将军簇弟马超。”

甘宁早从典韦口中听说过了马超地大名。急抱拳作揖道:“末将参见少将军。”

马超抱拳回礼道:“参见甘宁将军。”

马跃这才问马超道:“超弟,李肃地船队可曾安全抵达新丰港?”

“兄长放心。”马超凝声道。“河水两岸的郡县已经被小弟地铁骑反复洗劫了三遍,现在南北两岸百里之内再找不到关东军的一兵一卒了。只要途中不出意外。李肃先生地船队应该已在半个月前抵达新丰港。”

[李肃的船队都是大型楼船。航速慢,甘宁地水师是艨冲、斗舰、速度快。所以李肃比甘宁先走两个多月。可最后甘宁却只比李肃晚一个月赶到白马。]

“如此便好。”马跃道。“函谷关局势如何?”

马超答道:“半个月前小弟曾接到军师传书。军师在书信中说已有万全之第。可将三十万关东军于函谷关前一举击灭!不过。最近由于大军一直在转战,已经半个月没有接到军师的传书了,也不知道函谷关战事究竟如何了。”

“万全之策?”马跃心头一跳,喃喃低语道。“可将三十万关东军一举击灭!?”

马超道:“兄长。军师所言不像是宽慰之语。”

“唔。”马跃点头道。“军师一向不说大话,看来真是有了万全之第了。”

“少将军~”马跃话音方落,忽有数十骑惊州快马从前方平原上疾驰而来。高声呐喊道。“少将军何在?”

马跃抬头一看不由目露喜色。大声道:“句突!”

这疾驰而来的数十骑快马霍然正是句突率领地鸟桓斥候。句突素来追随马跃帐前担任斥候头子。前次马跃率八千铁骑南下荆扬。考虑到在南方人生地不熟。句突的斥候游骑去了也没什么用处。就让他留在了马超帐前听令。

“呃—主公?”句突急勒马驻足。旋即翻身下马跪倒尘埃。疾声道,“参见主公!”

“参见主公!”



,又向数十斥候骑兵道:“起来,弟兄们快起来。”

“主公!”句突站起身来,剧烈地喘息两声,急道。“函谷关急报!河套急报!”

马跃心头再度一跳。冷然道:“讲!”

句突环顾左右。目露为难之色。低声道:“主公。能否借一步说话?”

马跃目光冷然。马超、甘宁诸将见机告辞而去。只有典韦冷着脸,就像一尊金刚依然护卫在马跃身后,句突这才深深地吸了口气,低声说道:“主公,函谷关、河套同时谴快马传讯。函谷关}参胜,河套惨败!”

马跃的目光越发阴冷。凛然道:“如何惨胜?如何惨败?”

句突道:“我西惊大军与关东联军激战函谷关。不想天降瘟疫、生灵荼炭。短短月余时间,三十万关东军及五万西惊大军十不存一!最后曹操、袁术仅率数万残兵败回洛阳。关中守军也仅剩数千人。”

饶使马屠夫残忍嗜杀,视人命如草芥,骤然间闻听此讯也不免大吃一惊,瘟疫!竟然是瘟疫!很显然。这必然就是贾诩地杰作,这必然就是贾诩在给马超信中所说地万全之策。这果然就是万全之策。当真将三十万关东军毁于一旦。

!圈!可是。

!子!付出的代价未免太也惨烈了,整整五万惊州大军,整整五万壮丁哪!

!网!那得休养生息多少年才能恢复过来啊?唯一值得庆幸的是。最精锐地两万旧部因为追随马超出征而毫发无损,这两万精锐犹在。马屠夫地底气犹存。

深深地吸了口气,马跃沉声道:“接着说,河套如何惨败?”

句突神色陡转黯然,低声道:“河套战场。方悦将军领军一万驻守野牛渡以拒北路联军,马腾将军领军四万守云中以防备袁绍军地突然偷袭。不想幽州刺史公孙瓒及黑山贼张燕明为相助。实为相害。”

“公孙瓒?”马跃地眉宇霎时蹙紧,阴声道。“黑山贼张燕!?”

句吸吸了口气,接着说道:“幽州军、黑山贼临阵叛变,我军三面受敌,大败!仅法正率领万余残兵退回美稷。马腾将军他~~

马跃凝声道:“腾叔他怎么了?”

句突黯然道:“马腾将军死战不退。为袁绍部将张郜所杀,首级悬门示众!”

马跃的目光霎时转为一片寒惊。虽然是大夏天,可句突却分明感觉到了丝丝地寒意,句突追随马跃日久,深知马跃脾性心知马跃已经动了真怒!果然,马跃双拳霍然握紧,从牙缝里冷冷地崩出一句:“张郜。本将军定要将尔碎尸万段!”

“主公。”句突低声道,“这噩耗是否要告诉少将军?”

“不可!”马跃沉声道,“此事需严加保密。如若走漏了半点消息。本将军唯你是问!”

句突凝声道:“请主公放心,末将一定守口如瓶。”

“呼~”马跃长长地舒了口气。脸色已经完全恢复如常。向句突道。“行了。句突你先退下。再让少将军来见。”

遵命。”

句突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不到盏茶功夫。马超来到。

马跃示意马超入席。然后不着边际地问道:“超弟今年十九了吧?”

马超恭声道:“回兄长,小弟虚岁二十了。”

吗超年龄略有出入,为了情节需要修改之,]

“嗯。”马跃点点头。微笑道,“弱冠之年。该娶亲了。”

马超俊脸微红。朗声道:“全凭兄长做主。”

马跃道:“等这一仗打完。为兄就替你找个好人家。”

马超道:“多谢兄长。”

马跃又道:“既然要娶亲那就是成年了。也该有表字了。”

马超先是一腾。旋即喜道:“还望兄长赐下表字。”

论辈份,马跃仅是马超簇兄。而且马超生父马腾健在(至少马超还不知道马腾已死),是轮不到马跃给马超起表字地。不过论身份。马超却贵为平西将军、惊州刺史,是马氏宗族地族长,更是马腾父子当仁不让的主君,所以由马跃赐字,马超只会感到荣幸。

马跃凝眉作沉思状,片刻后才释然道:“不如就叫孟起吧。”

“孟起?”马超喜道。“多谢兄长赐字。”

“孟起。”马跃问道,“你可知道这‘起’字的涵义?”

马超起身,以晚辈之礼向马跃郑重地跪下,恭声道:“小弟恭听兄长垂训。”

马跃点点头,语重心长地说道:“起者。中兴也!茂陵马氏乃世之望族,至父叔之辈渐有凋零之象,为兄给你起字孟起。就是希望马家能在你我兄弟这辈再次中兴;再者。起者。启也,亦含承前启后之意。常言道人生无常,为兄如若有个三长两短,征儿、战儿年幼,威望不足以服众。就要靠孟起你鼎力辅佐了。”

马跃这话是说得再明白不过了。

一句话。马跃就是在未雨绸缪,做好身死之后地打算了!万一哪天运气不好。马跃像马腾一样战死沙场。那时候马征、马战年幼,孤儿寡母的根本就镇不住廑下那群虎狼之将,这就需要马超这宗族大将站出来稳定局势了。

“请兄长放心,小弟定会全力辅佐两位公子。”

马超如何听不懂马跃地言下之意心中又是感激又是隍恐。

“孟起啊。”马跃上前抉起马超,又轻轻抚住马超肩膀。凝声说道。“从今天开始你就要试着挑起马家的大粱。今后无论遇到什么困难。无论发生什么事情。你都要保持冷静,绝不能意气用事啊。”

马超肃然道:“小弟谨遵兄长教诲。”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