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60章 毒计

死开!”

车师国大将穆萨汗怒吼一声,沉重的狼牙棒旋斩而出,重重地砸在两名关东步兵的大盾上,只听仆仆两声闷响,大盾被生生砸碎,躲在大盾后面的两名关东兵闷哼一声软瘫下来,殷红的血丝已经从鼻孔、耳孔以及嘴角溢出。

这沉重的一击,竟是将两名身强力壮的关东兵生生震死!

“膨膨!”

疾驰的战马挟带着强大的惯性猛撞而至,顷刻间便将两名七窍流血的关东兵撞得倒飞而起,穆萨汗一击得手,更是神情如狂,颔下的虬须如钢针般根根竖起,手中的狼牙棒横扫如飞,挡在穆萨汗突击路上的关东兵如波分浪裂、纷纷被撞飞。

数百车师国精锐骑兵如影随行,紧紧跟随着穆萨汗身后,锋利的弯刀雪花似地上下翻飞,关东兵刚刚被穆萨汗撕开的裂口顷刻间开始扩大,伴随着缺口的扩大,关东兵的伤亡也在迅速增加。

“咻咻咻~~”

箭矢的破空声依旧响彻战场,虽然西域胡骑已经冲到了关东阵前,可两万名关东弓箭手并没有转身后撤,而是继续坚守阵地,将冰冷的箭雨一**地倾泄在西域胡骑身上,这些冷血杀手的杀戳仍未结束。

“嗷嗷嗷~~”

野兽般的咆哮响彻整个战场,喧嚣的战场就像烧开的滚水般沸腾起来,关东弓箭手的冷血杀戳并未瓦解西域胡骑的斗志,反而彻底激发了这群野兽的杀机,就像身受重创地野兽。进行着悲壮地、疯狂的、最后的反噬。

“真是岂有此理!”吕布勃然大怒。绰戟于鞍将手一张,厉声道,“拿弓来!”

早有亲兵将吕布地铁胎弓递了过来。

吕布绰弓在手。挽弓搭箭往穆萨汗一箭射来。

“咻~”

凄厉的破空声中,拇指粗的狼牙箭闪电般掠过喧嚣的战场,冰冷地扎进了车师国大将穆萨汗的左眼,锋利的箭簇洞穿了穆萨汗地颅腔又从后脑透出,有殷红的血珠顺着三棱箭簇轻盈地滴落,霎时濡红了穆萨汗的披风。

“嗷呜~~”

穆萨汗圆瞪狰狞的右眼艰难地转过头来。只见数百步外,一员关东大将手持铁胎弓跨马屹立,暴虐的杀机伴随着竭斯底里的狂嚎倾泄而出,穆萨汗用尽了毕生所有的力量将手中的狼牙棒往吕布恶狠狠地掷了过来。

“咻~”

黑影掠空,凄厉地尖啸几欲撕破两军将士的耳膜,吕布轻哼一声,举起方天画戟轻轻一挡,便格落了穆萨汗拼尽全力掷出的狼牙棒。数百步外,穆萨汗失望地呻吟了一声,眸子里狂乱的兽性迅速黯淡下去,旋即头一歪从马背上栽落下来。

“嗷啊啊~~”

“哇呀呀~~”

穆萨汗战死。身后地数百车师精骑就像发了狂一般,立即掉转马头向着吕布掩杀过来。这数百车师精骑身后,越来越多的西域骑兵正汹涌而进,关东兵地阵形就如同巨浪前的堤坝,逐渐有了溃堤的危险。

……

关东联军中军。

“疯子,这真是一群疯子!”曹操伸手抹去额头的冷汗,低声道,“看这架势哪怕是战至最后一骑,这些西域蛮夷也是绝不会退兵的,如果陶恭祖(陶谦)的徐州步兵不能立即收缩阵形,挡住这群野兽的话,袁术的弓箭手和刘勋的长枪兵就要吃大亏了。”

“袁术和刘勋的亏怕是吃定了!”郭嘉冷幽幽地说道,“这群西域骑兵的表现可真是让人大跌眼睛啊。”

“是啊。”夏侯惇亦凛然道,“这群蛮夷的确令人吃惊!”

夏侯渊深深地吸了口冷气,只觉背脊一阵阵地发寒,环顾众人道:“难道马屠夫真的会变戏法不成?原本只是一群不堪一击的乌合之众,可一到了马屠夫的麾下,转眼之间立刻就会变成一群嗜血如命的虎狼之徒!南阳的黄巾贼如此,漠北的乌桓蛮子如此,现在轮到这些西域蛮夷也还是这样~~”

荀攸道:“西域骑兵的确令人吃惊,不过刘军已经前出牢牢地护住了井阑,王郎、袁遗两路兵马已经在向西

地侧后迂回。不出意外,这群西域骑兵将没有一骑?函谷关!”

“可贾毒士似乎根本就没有撤兵的意图!”程接着说道。“这也正是在下百思不得其解之处!就算此战最终能将袁术地弓箭手和刘勋的长枪兵屠戳殆尽,也不过是拿三万余骑兵换了不到五万关东步兵。贾毒士究竟想要干什么?”

“是啊。”郭嘉幽幽附和了一句。“贾毒士究竟想干什么呢?”

……

战场上。



情势果如郭嘉所料。在西域胡骑以命博命地疯狂冲击下,徐州步兵和扬州枪兵先后崩溃。踏着无数同伴累累尸骨铺就的血路,仅剩不到五千地西域胡骑终于突进了扬州弓箭手阵中,这群冷血地杀手这才想起转身后撤。却已经晚了。

狼入羊群。一场惨烈地屠杀顷刻间上演,战马驰骋间,狼奔豕突的扬州弓箭手一片一片地倒在了血泊中。

关东军中军。

袁术气得脸都青了,心里早将陶谦和张超骂了个狗血淋头,那可是整整两万名精锐弓箭手哪!扬州再富庶,袁术再财大气粗,可要装备、训练这样一支弓箭手成军,那得费多少心血?那是多么地不容易?

可是现在,就这么不到一顿饭的功夫,这两万名扬州精锐就灰飞烟灭了!

……

“唏律律~~”

最后一骑战马哀嚎着倒在战场上时,喧嚣的战场终于沉寂下来。

尘归尘、土归土。

当生命划上了句号,一切都归于虚无时,战场上阵亡地两军将士再不分彼此,终于不需要继续厮杀了。

……

函谷关上,所有地凉州将士都屏住了呼吸。

关墙上一片死寂,素来泰山压顶而不色的高顺,此时也不免脸色苍白,整整三万西域骑兵就这样一战而殁,更令人痛心疾首的是,竟然没能摧毁哪怕一架井阑!失败,这是毫无争议的惨败!

“呼~~”

贾诩翘首向天,长长地舒了口气。

真的失败了吗?当然没有!

这一刻,贾诩的眼神显得格外的阴冷,一丝狰狞的笑意在他嘴角绽放、凝结,好戏……这才刚刚开始,不是吗?

“高顺何在?”

贾诩霍然转身,目光刀一般落在了高顺脸上。

高顺脸色一肃,急挺身而前,昂然立于贾诩面前,疾声道:“末将在。”

贾诩沉声道:“传本军师军令,立即将五十具投石机抬上城墙,从现在开始,一旦有人畜踏进投石机射程之内,不论人畜、不分缘由,立即发动全部五十具投石机进么无间断打击!不要吝啬石块,将士们也别吝啬体力,给本军师狠狠地砸,砸得关东军心惊胆颤,不敢靠近函谷关为止!”

高顺铿然道:“末将领命。”

“还有。”贾诩目光一寒,沉声道,“立即以石垩粉撒遍关城上下,尤其是伙房,绝不能漏过任何一处角落!再晓谕全军,从现在开始再加一条军纪,全军将士一律不准喝冷水,吃生食,违令者~~斩立决!”

高顺疾声道:“遵命!”

“行了。”贾诩轻轻颔首,淡然道,“暂时就先这样吧。”

说罢,贾诩长袖一指扬长而去,高顺及十数员扬州将领恭敬地抱拳道:“恭送军师!”

……

函谷关外。

大战落幕,这一战两军都伤亡惨重。凉州军团方面,出关的三万西域胡骑全部战死,没有一骑活着回到关内,关东联军方面死伤更为惨重,张超的广陵兵伤亡过半,袁术的弓箭手和张勋的长枪兵几乎就是全军覆灭!

尤其令人震惊的是,这一战几乎就没有伤者!多达七万将士还有三万马匹的尸体将函谷关外的空地堆了个满满当当,汇聚的血液几乎能够漂起木杵,当炎热的腥风刮过时,那浓烈的血腥味中人欲呕!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