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55章 铜雀春深锁二乔

肃大步走到马跃面前,疾声道:“鲁肃在此,请放了村民。”

“放了村民?”马跃冷笑道,“说的轻巧!?李蒙将军和五百西凉将士所受的羞辱就这样算了?还有锦帆水军的百余将士就白死了不成?”

“对,不能放人!”

“杀光这些村民,替死去的弟兄报仇!”

马跃话音方落,没有受伤的锦帆贼和刚刚从鲁村地牢里救出来的五百西凉将士群情激愤,纷纷扬言要杀光村民以消心头之恨,可怜这五百士兵都和李蒙一样,也被鲁家的家兵给剃光了身上的毛发。

被西凉铁骑围住的村民霎时开始骚动起来,许多老人和小孩已经吓得哇哇大哭。

鲁肃的脸上浮起一丝剧烈的抽搐,急声道:“这些事情都是在下让人做的,你们要雪耻消恨尽管冲着在下来,拿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解气算什么男人?”

“说得好,有担当!像个爷们!”马跃击节道,“看在你还算是个爷们的份上,本将军答应你不找村民的麻烦,不过有个条件。”

鲁肃道:“什么条件?”

“村民无辜,可以放得。”马跃说此一顿,神色陡转清冷,厉声道,“可你鲁肃的家小却断然放不得!”

鲁肃脸色煞白,急道:“马屠夫你……”

“本将军给你一柱香的时间!如果不在一柱香的时间里交出你的家小,所有人无分老幼~~斩立决!”

马跃一挥手,李肃急躬身而前。将一柱点燃地线香插于马跃面前地草地上。

望着线香袅袅上升地烟雾。鲁肃俊逸地脸庞上浮起了剧烈地挣扎之色。显然其内心正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一边是自己地妻儿家小。一边却是鲁村的全村老小,熟轻熟重?熟生熟死?这可真正难住了鲁肃这英雄汉。

树荫下。马跃地脸嘴越发地阴冷,阴恻恻地说道:“千万不要以为本将军只是在威胁你。别忘了本将军这屠夫地绰号是怎么来的。那就是杀人杀出来的!死在本将军刀下的冤魂没有百万,可十万却只多不少!”

鲁肃的脸色越发苍白,迟迟难以决断。

“鲁肃,你个混蛋!别他妈地因为你一家子害死了全村人。”

鲁肃正左右为难时,人群里忽有一人越众而出。马跃回首望去,只见此人形貌猥琐、眼神游移。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鸟。

“锵锵!”

激烈的金铁交鸣声中。两柄寒光闪闪地斩马刀已经架到了这人颈项之上。

这人激泠泠地打了个冷颤。双手连摇道:“别。军爷饶命。小人有话说。”

马跃冷冷地扫了鲁肃一眼。轻轻挥了挥手,西凉精兵收步后退。将那汉子放到马跃面前,马跃冷然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那人道:“小人鲁二混子。”

“鲁二混子。”马跃道,“你有什么话要跟本将军说?”

鲁二混子抬头狠狠地瞪了鲁肃一眼,向马跃道:“将军。小人知道鲁肃地家小在哪里?”

“哦?”马跃欣然道,“鲁肃家小何在?”

鲁二混子回手一指人群。大声道:“鲁肃地夫人杨氏和尚在襁褓中地儿子就在这里!”

“是吗?”马跃大喜过望,再问道。“快告诉本将军,哪个是鲁肃地夫人?”

“鲁二混子!”马跃话音方落。鲁肃反手拔剑,向鲁二混子冲了过来,一边厉声喝道。“竖子敢尔!?”

“咣!”

“哼!”

鲁肃前冲未及两步,早被甘宁一刀狠狠地拍在背上。鲁肃闷哼一声仆地跪倒。手中地长剑落地,发出咣的一声脆响。

“嘁!”鲁二混子冷笑一声。大步流星走到鲁肃面前,照着鲁肃地脸庞左右开弓。就是啪啪两记耳光,完了又一口唾沫喷在鲁肃脸上,喝道,“鲁肃。你***别以为自己有什么了不起,老子忍你很久了!”

“你你你……”

鲁肃气得脸色铁青、身体发颤,半天说不出话来。

“将军。”鲁二混子霍然回头,向马跃道。“小人知道鲁肃家小在哪里,也可以告诉将军,不过有个条件。”

“哦?”马跃嘴角忽然绽起了一丝笑意,问道,“什么条件?”

看到马嘴嘴角浮起的笑意,追随马跃不久的李肃忽然激泠泠地打了个冷颤,然后回头以怜悯地眼神看了鲁二混子一眼,心忖这小子敢情是寿星公吃砒礵——活腻了!这可真是无知则无畏,这小子要知道马屠夫是谁,借他俩胆。

鲁二混子道:“小人什么都不要,只希望将军能把鲁肃的夫人杨氏赏与小人为妻。”

“哦?”马跃微笑道,“你很喜欢杨氏?”

“是是是。”鲁二混子目露淫光,连连点头道,“小人自幼与杨氏订亲,年前正要完婚时,却被恶霸鲁肃强行抢去,还望将军替小人主持公道哪。”

“鲁二混子!”鲁肃气得几乎吐血,颤声道,“你血口喷人。”

“好!”马跃向鲁二混子道,“本将军答应你了。”

“多谢将军。”鲁二混子大喜过望,回头一指人群中一名怀抱婴儿地**,向马跃道,“将军请看,那女子便杨氏,杨氏怀中婴儿便是鲁肃逆子。”

“鲁二混子!”

鲁肃哀叹一声,终于张喷吐出一口血来,只觉眼前一黑往后便倒。

“夫君。”

那**慌忙怀抱婴儿从人群疾奔而出,抢到鲁肃身边将之扶起。

马跃吸了口气,向典韦道:“典韦。”

典韦抢前一步,抱拳道:“主公?”

马跃把手一挥。说道:“把村民都放了。”

典韦霍然转身。向跨马扬刀围住鲁村村民的西凉骑兵喝道:“主公有令。放人!”

典韦一声令下。杀气腾腾地西凉骑兵顿时呼喇喇地闪了开来。圈中受惊的村民立刻作鸟兽散,不及顿饭功夫就逃得无影无踪。鲁二混子淫笑着打量了杨氏两眼。蹑手蹑脚地走到马跃面前,笑道:“将军。你可要说话算话呀。”

“哈哈。”马跃长笑两声。向典韦道,“典韦,带他去领赏。”

典韦会意,两步抢上前来拎起鲁二混子,喝道:“走!”

鲁二混子吓

,急向典韦道:“将军。你这~~这是要干什么?”

“干什么?领赏啊!”典韦闷哼一声,随手将鲁二混子掷在地上,回头向身边地亲兵喝道,“把这小子地手脚捆牢了,再绑上大石头……沉入河底喂鱼!”

“遵命!”

两名亲兵轰然答应。虎狼般抢了上来。

“不,不要啊!”鲁二混子吓得脸色煞白,连声高叫道,“将军饶命。小人还知道一些鲁肃地事情。非常非常重要地事情。”

“慢!”

马跃一挥手,两名西凉兵又拎着鲁二混子转了回来。

马跃问道:“你还知道什么事情?”



“呼呼~~”鲁二混子连吸两口大气。顾左右而言他道,“鲁家藏了大量金银珠宝。”

“藏在何处?”

“这个~~”

马跃喝道:“典韦!”

典韦抢前一步。鲁二混子顿时惨叫一声跪到地上,口不择言地嚎叫道:“小人还知道鲁家有两个好友。都是极为厉害的人物。”

“哦?”马跃从李肃手里接过茶盅,随口呷了一口茶水。淡然问道,“两个什么样地好友?叫什么名啊?”

“一个叫孙策,是吴郡太守孙坚的儿子。武艺十分了得!还有一个叫周瑜……”

“噗!”

鲁二混子说到孙策地时候,马跃还没什么反应,可当他说到周瑜的时候,马跃却是噗的一声把嘴里的茶水全喷了出来,然后条件反射般跳了起来,厉声道:“你说什么?周瑜!周瑜在哪里?”

马跃并不是个三国迷,虽然小学课本上也读到过鲁肃,不过印象中好像只是个无足轻重的龙套小人物,具体事迹更是早忘得一干二净了,至于孙策,更是什么印象都没有,不过这周瑜的大名,却是如雷贯耳哪!

既生瑜,何生亮?

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

这些炙人口地千古名句都和周瑜有关,在马跃有限地三国记忆中,周瑜是个极厉害的人物,一把火更是烧了曹操八十三万大军!没想到这样的厉害角色竟然是鲁肃的好友,这可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

“呃~~”鲁二混子愕然道,“周瑜昨天还在鲁村,今早就没见了。”

“什么?”马跃吃声道,“周瑜昨天还在鲁村!?”

“嗯。”鲁二混子点头道,“这会可能去舒县了,听说要和孙策去舒县乔家提亲。”

“提亲?”马跃凝声道,“小乔?”

“将军也听说过大乔、小乔?”鲁二混子眸子亮了一下,说道,“听说这对孪生姐妹可是难得一见的美人儿,只是白白便宜了孙策和周瑜这两个小白脸。”

“哈哈哈~~”马跃长笑三声,笑罢疾声道,“陈虎、张豹、李肃听令!”

陈虎、张豹、李肃三人挺身而前,厉声道:“末将在。”

马跃道:“把鲁肃一家三口押回洪泽湖水军大寨,然后率领江夏水军立即护送船队起航出海,再从河水直抵渭水,将掳掠所得粮秣以及人员运送至新丰港,到时候军师会派兵前来接应。”

“遵命。”

陈虎三人轰然回应。

自荆襄而下,由于拥有足够的作战舰只,甘宁、陈虎、张豹三人沿途不断招揽水贼、江洋大盗入伙(在那个战乱的、衣食无着的年代,山上最不缺地就是山贼,水上最不缺地就是水贼和江洋大盗),再加上从荆州水军、扬州水军招降的俘虏。原本的千余水军已经壮大到了九千余人。

这些人虽然鱼龙混杂。好在甘宁够强悍,足以镇住这群亡命之徒。

扬州各郡地小股水军被锦帆水军打得纷纷缩进了港口,再不敢抛头露面。整个长江水道和淮水水道已经完全处在锦帆水军地控制之下!

“甘宁,李蒙听令!”

甘宁、李蒙踏步而前。厉声道:“末将在”

马跃道:“各率西凉铁骑和锦帆水军,水陆并进杀奔舒县!”

“遵命!”

典韦伸手一指鲁二混子,问马跃道:“主公,这厮如何处置?”

马跃回头冷冷地扫了鲁二混子一眼,鲁二混子激泠泠打了个冷颤。急忙低下头来再不敢正视马跃地眼神,马跃嘴角霎时浮起一丝邪恶的笑意,向典韦道:“带上他,攻打舒县兴许还用得上他。”

……

庐江。舒县。

乔玄一家老小就定居在城里。

乔玄本是东汉太尉,董卓乱京之后弃官,出奔东郡投奔从子、东郡太守乔瑁,十八路诸侯讨灭董卓之后,关东诸侯开始互相攻伐。乔瑁因与州牧刘不和被杀,乔玄便带着一对女儿返回城老家,不久又移居舒县。

转眼间就是四年过去,乔玄地一对女儿已经出落得貌美如花。时江东猛虎、吴郡太守孙坚地家小也居于舒县。孙坚长子孙策年方十八,刚刚长成。闻听乔公有二女国色天香、有流离之姿,便与好友周瑜相约上门提亲。

……

舒县北效。吴家村。

这吴家村是孙坚夫人地老家,孙坚地夫人也是舒县县令吴景地姐姐。所以孙坚才会放心地将一家老小寄居在舒县,交与吴景照料。

“伯符。伯符!”一把略显焦急地喊叫声中,吴景急步匆匆进了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