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50章 千里洗劫只为粮

诩居高临下往前望去,才发现八卦大阵并非表面上看单。

八卦大阵完美地利用了二十里坡的地形,在八个不同的方向上皆遍布壕沟壁垒,再辅以冲车、井阑等重型器械,又有橹盾兵、巨弩兵、长枪兵押阵,在庞大的阵列间分隔出一道道变化多端、充满杀机的通道。

许褚的八千骑兵已经完全迷失方向,正向着八卦大阵的中央突进。

马超贾诩神色凝重,半晌不语,不由焦急地问道:“军师,情形如何?”

“很不妙!”贾诩以手扶额,凝声道,“这阵势并非简单的八卦大阵,而是揉合了地形、辎重、器械以及陷坑的绝阵,远比兵书上的八卦大阵要复杂、凶险得多,若不仔细观察还真不易发现其中的厉害,不过……”

马超脸色一变,急道:“不过怎样?”

贾诩道:“不过这绝阵却是个死阵!”

“死阵?”

“所谓死阵,就是组成大阵的军队站位都是死的,只能在原地变幻不同的阵势,而无法移形换位!”贾诩说此一顿,嘴角忽然绽起一丝狡诈的笑意,洒然道,“看来,鬼才也有鬼才的难处啊,呵呵。”

马超神色一动,凝声道:“军师可是想到了破解之策?”

贾诩微微一笑,将马超叫到跟前,如此这般叮嘱了一番,马超会意,举枪狼嚎道:“重甲铁骑。准备出击!”

沉闷的战马响鼻声中,一千重甲铁骑汹涌而出进至马超跟前结阵。

“突击!”

马超将天狼枪往前一引。率先策马冲出。排山倒海般地呐喊声中,一千骑重甲铁骑缓缓开始加速,逐渐汇聚成一股无可阻挡的汹涌铁流。向着前方地八卦大阵席卷而来,几乎是同时,剩下地四万西凉铁骑也分为两股。绕着联军的八卦大阵开始打转。

铁蹄翻腾、马头攒动,除了轰轰的蹄声天地间再听不到任何别地声音。

……

八卦阵中军高台。

“咦?”曹仁忽然惊咦了一声。吃声道,“西凉贼兵好像要大举进攻了!”

众人纷纷侧目,郭嘉正在捋须的右手也忽然间顿了一下。游目望去,果见数万西凉铁骑已经分作两股。切着联军八卦大阵的南、北两翼席卷而过,尤其是正西方那支黑压压地骑兵更是令郭嘉神色凝重。

“重甲铁骑!”夏侯渊忽然大叫起来,手指正西方那支虽然人数不多,却气势磅礴的西凉骑兵低嘶道,“该死地,那是马屠夫的重甲铁骑!军师,八卦阵西侧的军队根本就不可能挡住这些怪物地突击。请准许末将率军出击吧!”

就这会功夫那伙重甲铁骑便已经挟带着碾碎一切的气势恶狠狠地撞进了八卦大阵。郭嘉地目光一片寒凉,这伙重甲铁骑的切入方位选择极为刁钻,恰好避过了左侧的陷坑阵以及右侧的冲车阵,然后切入了乾、兑两角的结合部。原本浑然一体的八卦大阵顷刻间被硬生生隔裂开来。

重甲铁骑所过处,联军士兵如波分浪裂、纷纷败退。血肉之躯终究挡不住这些铁甲怪兽的突击。

乾角、兑角地溃败很快就引发了连锁反应,造成了整座八卦大阵地混乱。在阵中左冲右突一直无法突出重围的八千西凉铁骑很快就感觉到了这种细微的变化,顿时军心大振,许褚更是将狼牙铁锤往头顶一引,厉声长嗥道:“弟兄们,少将军和军师也出击了,现在看我们的啦。杀呀~~”

“杀杀杀~~”

八千西凉铁骑三呼响应、气势如虹。

“厉害,不愧是贾毒士啊!”郭嘉明亮地眸子里霎时掠过一丝璀璨的色彩,凝声道,“这么快就发现了本军师这‘八卦绝阵’地弱点,果真是名不虚传哪!”

“军师!”夏侯渊急道,“再不想办法,八卦大阵就要被击破了!”

“来不及了!”郭嘉摇了摇头,沉声道,“正所谓牵一发而动全身,八卦绝阵已经维持不下去了!不过,阵法虽破、军队犹在,西凉大军若想轻易击破联军却也是痴心妄想,真正的决战,现在才刚刚开始啊。”

郭嘉地语气里不无遗憾,如果能够多给他两个月的时间,这座八卦大阵就能完全练成,到了那时候,就算遭受铁甲重骑这样的猝然袭击,联军也有足够的应变能力来化解,可是现在,由于合练的时间太短,十数万关东大军很难真正领悟八卦大阵的精妙之处,也就无法及时、准确地移形换位,八卦大阵所能发挥地威力甚至不足三成,被贾毒士所化解也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八卦大阵虽然被破,郭嘉脸上却丝毫没有懊恼之色,拂了拂衣袖洒然下令道:“全令全军向中军收缩,以阵中原有陷坑、沟壑、冲车、井阑为依托,依次排列锋矢、鱼鳞、玄襄、雁行阵,准备与西凉大军决一死战。”

夏侯渊道:“入阵的八千西凉骑兵怎么办?”

“放他们出阵!”郭嘉淡然道,“这个回合,是贾毒士赢了,本军师认栽。”

睿智如郭嘉,当然知道继续将这支八千骑的西凉骑兵围在阵中可谓遗祸无穷,如果不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吃掉这支骑兵,就很可能被贾毒士反过来玩一手‘四面合攻、中心开花’,这样一来,十几万联军就有崩溃之虑!

熟轻熟重,一想就明了。

郭嘉当然不会为了八千西凉骑兵就拿十几万联军去冒险。

“呜呜呜……”

郭嘉一声令下,联军阵中顿时响起绵绵不息的号角声,闻听号角声起。原本分散在二十里坡上地十几万联军将士立即以有利的地形为掩护,橹盾兵、冲车阵、井阑阵断后。向着中军大阵缓缓收缩。

……

扬州。横江港。

锦帆贼正和九江水军激战不休,整个港口已经笼罩在熊熊燃烧地烈火中,吞吐地烈焰中有九江兵的身影正在奔走哀嚎。不时有倒霉蛋带着浑身烈焰嚎叫着冲向江面,然后噗嗵一声坠入冰冷的江水中。

江面上,锦帆贼地数十艘艨冲正与九江水军的百余艘斗舰对峙。

“加速。再加速!撞,撞死这些该死的水贼~~”

九江水军都尉张英挥舞着手中地砍刀。声嘶力竭地大吼着,一边不断地催促桨号子加快摇桨的速度,在张英地催促下。体型狭长的斗舰以全速撞向了正前方的一艘锦帆艨冲地腰身!九江斗舰的舰首皆以铁皮包裹,厚实而且坚硬。一旦让它撞中锦帆艨冲

,只怕立时就会撞成两截。

不过遗憾的是,那艘锦帆艨冲是甘宁的坐舰。

“咚咚!”

沉声地脚步声中。两只巨大地赤脚脚掌重重地踩在了锦帆艨冲的甲板上。有冰冷地江水顺着粗壮的小腿流淌而下,江水里夹杂着淡淡的血丝。淌到甲板上霎时濡红了一片,那……是敌人的鲜血。



“铃铃……”

锋利的九环砍刀横转空中,九只铁环交相撞击发出清脆地响声,犹如九只铜铃正在风中摇响,清脆、悦耳。只有熟悉这铃声地人才能听得出其中隐含的肃杀之气!不过遗憾地是。所有熟悉这铃声的人都已经葬身江底。

“竹来!”

甘宁左手执刀,右手扬起。早有锦帆贼将一枝细长地竹递入甘宁手中,甘宁霍然抬头。灼灼注定前方疾撞而来的九江斗舰,眸子里已经燃起灼热地杀机!倏忽之间。甘宁往前疾奔数步,然后以竹在甲板上轻轻一点、揉身前扑。

“嘎嘎嘎~~”

刺耳的弯曲声中。细长地绣顷刻间压成弓形。眼看就要被压断地时候,竹却爆发出惊人的柔韧性,猛地向外反弹。竟然将甘宁沉重的身躯狠狠地弹出数丈之遥,大鸟般掠向那艘疾撞而至地九江斗舰!

“唆~~”

人影横空,甘宁像飞鱼般跃上了九江斗舰的船头。

“杀了他!”九江水军都尉张英陡见船头多了一名水贼,顿时大吃一惊,急舞刀疾喝道,“弟兄们上,杀了他!”

“嘿嘿!”

甘宁冷笑两声,目露狰狞之色,已经像狼一样盯上了张英。

“嗯?”

张英激泠泠地打了个冷颤,本能地退下两步,转身就欲奔入舱中。

“想跑?没门!”甘宁大吼一声,腾身飞跃,双臂张开就像展翅的大鸟凌空向张英扑来,人在空中,疾声大喝道,“被爷爷盯上的人,还从来没有活到第二天太阳升起的,你就乖乖认命吧~~”

“杀!”

一名九江水兵嚎叫着挥刀向甘宁砍来。

甘宁随意地一扭身躯,九江水兵一刀劈空,下一刻沉重的压力从头顶传来,却是甘宁重重一脚踏在他的头上,只听噗的一声,九江水兵的头颅竟被甘宁生生踏碎,就像西瓜般绽裂开来,下一刻,甘宁沉重的虎躯再次腾空跃起,老鹰抓小鸡一样扑到了张英头顶。

“救命啊~~”

张英狼嚎一声,揉身前扑。

“咚咚!”

两只巨大的脚掌突然鬼魅般出现在张英面前,几欲将斗舰的甲板生生踩裂,张英收势不住,一头撞上了那两只脚丫,只觉嗡的一声眼前顿时冒起满天繁星来。甘宁一脚踹晕张英,引刀一拉枭下首级,然后拎起张英血淋淋的首级,厉声大吼道:“张英已死,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降者不杀!”

听到甘宁大吼的锦帆贼三呼响应,九江水军魂胆俱寒、愣了片刻然后纷纷拜倒在甲板上,高举手中的兵器,慌声道:“愿降,我们愿降~~”

……

||

许褚策马来到贾诩面前,垂头丧气道:“军师,末将让你失望了。”

“许褚将军不必气馁。”贾诩缓声道。“都怪本军师大意。险些连累将军失陷敌阵之中。主公若回,诩定当负荆请罪。还有,将军所部军卒损伤如何?”

“弟兄们倒是没什么大的损伤。”许褚瓮声瓮气地答道。“那八卦鸟阵外面看不咋的,可到了里面才知道,地方大得很!联军怕误伤了自己人。也不敢用弓箭和弩箭攒射。只是转来转去就是转不出来。最后被绊马索、陷坑什么地害了几百弟兄。”

“此番只折损了几百弟兄,已属不易。”马超沉声道,“不过接下来,就是毫无花巧地正面决战了。本将军倒要看看。联军还能玩出什么花招来?”

“少将军且不可轻敌。”贾诩凝声道,“我军此来二十里坡旨在扬威,令关东联军对西凉铁骑心存恐惧。并非真地要和联军决一死战!”

“军师放心。本将军心中有数。”马超凝声道,“毕竟联军兵力多达十数万。两倍于我军,而且我西凉骑兵大多为轻骑兵,胜在机动速度,强行攻坚却非所长,如果和关东联军摆开了决战。那倒是以己之短攻敌之长了。”

贾诩微言不语。只是欣慰地点了点头。

……

扬州,横江港。

夜风似刀。荒原一片寒凉。

一杆血色苍狼大旗正迎风猎猎飘扬,大旗下。马跃身披黄金战甲,跨骑在火红的汗血宝马上。宛如一尊金甲战神,威风凛凛、杀气腾腾。马跃身后。典韦、甘宁皆身披重甲。各执铁戟钢刀护住左右。

“呼噜噜~~”

沉重的战马响鼻声中,西凉骁将李蒙策马而前,厉声长嗥道:“主公有令。上马!”

“哗啦啦!”

李蒙一声令下,六千西凉将士齐刷刷地翻身上马!

夜空下,黑压压地西凉铁骑宛如一群来自丰都鬼狱的恶鬼,身披黝黑的铁甲,尤其令人恐惧地是,这些骑兵脸上都覆盖着狰狞可怖地鬼脸面罩,看不到西凉将士地脸庞,只有那青碜碜的鬼脸,还有狭长眼窟里流露出的冰冷杀机。

马跃满意地点了点头,眸子深处却掠过一丝淡淡的遗憾。

这才刚刚踏上扬州地面,出征时地八千将士就已经只剩六千了,其中近千将士因为水土不服病倒在船上(幸好是冬天,南方地气侯除了潮湿一些,和北方其实没有太大区别,如果换了夏天出征,马屠夫这八千大军也许没到江东就已经全军覆灭了。),马跃没办法,只能让病卒追随甘宁的水军行动。

至于另外的千余将士,却是因为马跃地粗心大意,已经永远长眠在冰冷地长江底了。

马跃吸了口气,疾声道:“王方何在?”

王方急策马出阵,疾声道:“末将在。”

马跃从怀里抽出一封书简,郑重其事地递与王方,凝声道:“速将这封密信送往洛阳,呈于军师案前!”

王方接过书简,厉声道:“末将领命。”

马跃不放心,叮嘱道:“事关重大,不容有失,将军路上千万小心呀!”

王方目露肃然之色,凝声道:“请主公放心,末将定不辱命。”

马跃点点头,厉声道:“速去!”

王方冲马

拱手,转身策马、扬长而去,不及片刻功夫便消失在

马跃又道:“甘宁、张豹、陈虎听令。”

甘宁三将急策马而前,于马跃面前一字排开,疾声应道:“末将在。”

“率锦帆水军、江夏水军溯淮水而上(古地图上,淮水好像是长江的支流,在曲阿附近注入长江),现在已经是江东地头了,附近也没有像样的水军(在孙坚入主前,江东地确没有像样的水军),要抓紧时间将俘虏地荆州水军、豫章水军还有九江水军收拾妥贴了,诚心投降地入伙,不愿投降的……”

马跃说此一顿,目露冰冷的杀机。

甘宁会意,狞声道:“末将明白。”

马跃点了点头,沉声道:“水军需与陆路大军随时保持联络,互为呼应!”

甘宁铿然道:“遵命。”

马跃大手一挥,厉声道:“出发!”

甘宁、陈虎、张豹三将冲马跃拱手一揖,率领锦帆贼、江夏贼扬长而去。

马跃最后转向肃立无声的六千西凉铁骑。眸子里流露出野兽般的狰狞。厉声道:“弟兄们。千里洗劫只为粮!现在……整个江东已经向你们敝开了怀抱。她就像个漂亮娘们。已经脱光衣服等着你们趴上去干她了!”

“哈哈哈~~”

六千将士轰然大笑。

马跃地言语虽然低俗,却总能轻易撩起这些虎狼之徒地兽性。

“不要犹豫,不要退缩。更加不要仁慈。放开手脚去抢、去烧、去杀吧~~”马跃忽然语锋一转。喝道。以放心大胆地去杀士族、抢门阀。却绝对不许抢劫贫苦百姓!谁若胆敢祸害贫苦百姓,休怪本将军手中地马刀不认人,就算他是天王老子。本将军也照样砍掉他地狗头!”

马屠夫已豁出去了。

洛阳惊变之后,马跃已经背负上了弑百官地恶名,曹操袁绍等人虽知其中另有隐情。却根本不会考虑替马屠夫洗脱骂名!也有蔡这样地朝官幸免于难。可此君根本无意替马跃洗脱骂名,话又说回来,现在连天子都已经流落到了许昌。蔡受马屠夫挟持,他说的话天下士子又有谁会相信呢?

有鉴于此。无论马跃怎么做。天下士族都已经不可能对他有什么好感观了,既然已经这样,那还不如索性杀个干脆、抢个痛快!而这……也是马屠夫出奇兵袭扰联军侧后地最大原因,其目地无非是要对徐扬大地乃至兖、豫中原来一次地毯式的洗劫,就算不能将中原大地地士族门阀势力连根拔起。也要令其元气大伤。

……

长安。马腾官邸。

徐晃、法真、傅、胡赤儿等文官武将已经齐聚大厅。

自马跃、贾诩率军出征后,马腾就将整个凉州交给了沮授,率军前出长安,坐镇关中。又令徐晃、法真据陈仓、斜谷以拒汉中。傅、胡赤儿据武关以拒荆襄。

汉献帝建安四年(192)年底,马跃奇兵突出武关。击溃刘表、李催、陈纪、许贡四路联军。

次年二月。汉中太守张鲁从弟张卫引军八千出陈仓,益州牧刘焉长子刘范、次子刘诞引军三万出斜谷,同击关中,徐晃十战十败、诱敌深入,于五丈原大破西路联军,斩首八千,俘获两万。刘焉长子刘范、次子刘诞皆被徐晃所杀。

至此,南路、西路联军皆破,北路联军又迟迟未动,仅中路联军与马超、贾诩大军对峙于颖川。一时难分胜负。当马腾整顿关中军马,正准备出函谷关救援洛阳时,贾诩却派人以八百里加急送来了一封急信。

官邸大厅,马跃高踞案后当着众人面展开书简匆匆阅毕,脸色霎时变得无比凝重。

胡赤儿性急,按捺不住问道:“将军,军师地书信里都说了些什么?”

马腾将书简置于案上,说道:“军师要我们改变计划,北上河套接应方悦将军!”

“接应方悦将军?”胡赤儿纳闷道,“方悦将军不是刚刚派人送来军报,北路联军一直按兵未动吗?而且河套北依大漠,有周仓、裴元绍两位将军地五万铁骑为后盾,张济、张扬、王匡、孔融这四路联军能成什么气候?”

傅深以为然道:“北路联军迟迟未见行动,才格外值得警惕啊!”

“不仅仅是因为北路联军!”马腾凝声道,“军师来信说,大将军袁绍、丞相曹操已经离开了颖川,中路联军已经完全交给骠骑将军袁术统率,丞相曹操已经秘率大军去了荆州,试图对伯齐不利,今已被伯齐挫败,不过大将军袁绍却一直未曾露面!”

法真脸色一变,沉声道:“也就是说,袁绍很可能秘密返回冀州,暗中调集精锐大军,然后协同北路联军突袭河套老营?”

“这正是伯齐和军师所担心地!”马腾沉声道,“所以才要我等率军北上河套,策应方悦将军。军师在信中还说,颖川的局势虽然不妙,却还没有坏到危如累卵地地步,而且伯齐地大军已经成功摆脱曹操的围追堵截,即将顺流直下江东,很快就能显示出威力了,相信中原战事很快就要风云突变了。”

徐晃铿然道:“既然这是主公和军师的意思,那就没什么好说的了,我们照办就是了,寿成将军以为呢?”

“本将军也是这个意思。”马腾点头道,“大军开拔之后,关中就拜托公明将军和高卿(法真表字)先生了。”

徐晃、法真长身而起,抱拳道:“请寿成将军放心,末将(在下)绝不辱命。”

……

PS:最近有读者提出,八卦阵太假,剑客却不这样认为。

其实八卦阵只是行军布阵中地一种,只不过是由许多阵形组合起来、更加复杂地大阵!不过敌军若不来进攻,则当然就没什么用。但两军交战,总有不得不进攻的理由,或者粮草不继,或者后方不稳等等,这个时候这些阵势就能显现出威力了。

当然,郭嘉能在短短地几个月时间里就将十几万联军训练得如臂使指,这地确不可能,读者有此反应可以理解,不过大家还是过急了,相信看了今天这章之后,大伙就会知道,其实郭嘉布下地八卦阵只是有其形,而没有其神。

最后邪恶地说一句,大伙很生气,后果很严重,剑客很高兴。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