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40章 蝉儿,今晚你就不必回洛阳了

马超凝声道:“军师意欲何为?”

贾诩道:“可令士卒多扎草人绑于马背之上,摆出大军回师荥阳的假象,少将军可暗中集结三千精锐铁骑,截击联军的辎重队。”

马超道:“截击辎重队?”

“对,截击辎重队!”贾诩沉声道,“如果能烧掉联军的辎重(攻城塔、撞城车、云梯、井阑等都属于随军辎重),至少半年之内,联军再无力对虎牢关构成威胁,如此一来,我军就能在颖川平原从容展开攻势了。”

马超击节道:“明白了,超这就去挑选军卒。”

许昌前往荥阳的官道上,袁术正率领十五万大军浩浩荡荡地向前开进。

中军,一辆妆饰华丽的八驾马车里,袁术正拥着锦裘昏昏欲睡时,窗帘外忽然响起心腹谋士金尚低低的声音:“主公,郭嘉先生求见。”

袁术一惊而醒,忙道:“快快有请。”

早有随从掀起车帘,郭嘉施施然进了车厢,袁术肃手让座。

郭嘉抱拳一揖,朗声道:“将军,刚刚探马回报,两路凉州大军已经退兵,陈留、阳翟之围已经不战而解了。”

“哦?”袁术欣然道,“这么说我军出征的目的已经达成,就不必再向荥阳进军了吧?”

“哎……”郭嘉摆手道。“先前西凉军奇袭荥阳得手,吴郡太守孙坚这一路兵马竟然全军覆灭,此事已经挫动联军锐气,嘉以为应当趁此机会也打一场漂亮地胜仗,以鼓舞联军低落的士气。将军以为呢?”

袁术犹豫不决道:“不过马屠夫和贾毒士诡计多端,而且西凉铁骑往来如风,纵然战事不利也可引而远遁,联军皆为步军,只怕很难取得令人鼓舞的战果啊。”

“也不尽然。”郭嘉微笑道,“所谓兵无常势,西凉骑兵虽然往来如风却也有其弱点,联军如能合理利用山川地形、气侯等因素,未必就不能化劣势为优势。更何况以马屠夫、贾毒士的性格。此战未必就会如此轻易退兵。”

袁术道:“哦,先生以为马屠夫还另有诡计?”

郭嘉淡淡一笑,说道:“在下仔细研究过马屠夫和贾毒士的行军习惯,还有作战风格,发现两人都是不见兔子不撒鹰地角色,可如果让他们逮住了机会,就会像恶狼一样扑上来紧紧咬住猎物的咽喉,直至猎物断气。”

袁术道:“好像是那么回事。”

郭嘉道:“眼下凉州军攻势正盛、居于主动,我军士气受挫、处于被动,马屠夫和贾毒士可以说是占尽了优势。将军以为在这种局面下,两人有可能因为联军兵出荥阳就轻易退兵吗?”

“咦?”袁术惊疑道,“联军兵出荥阳就能逼迫凉州兵退兵,这不是先生说的吗,现在也确定应验了!怎么现在又反过来说马屠夫和贾毒士不会轻易退兵?难道探马传回的消息是假的?”

“哈哈。”郭嘉洒然一笑,答道,“联军以泰山压顶之势进攻荥阳,凉州军自然得乖乖退兵,不过……凉州军如何退兵。或者在退兵途中是否会反戈一击,却不是联军所能控制了,将军以为呢?”

“啪!”

一声脆响,袁术兴奋地以手击额。说道:“明白了,先生定是料到了马屠夫和贾毒士可能采取的行动。并定下了将计就计击破凉州军的计策,所以才有打一场胜仗,以鼓舞联军士气之说。是也不是?”

“对!”郭嘉击节道,“嘉料定马屠夫会暗谴精兵来截击联军的辎重队。”

“嗯?”袁术惊疑不定道,“先生何以如此肯定?”

郭嘉道:“其实以将军的睿智,稍加分析就不难得出结论。”

“哦?”袁术还是不解,“此话怎讲?”

郭嘉道:“西凉骑兵地优势是野战锐不可挡,那么劣势呢?”

袁术道:“劣势是攻坚。”

郭嘉道:“西凉骑兵的劣势不仅仅只是攻坚,据城坚守同样是他们的弱点!就目前而言,凉州军虽然处于攻势,而联军处于守势,但这只是暂时的,从长远看,联军迟早都会反守为攻,那时候,将军以为凉州军最担心的会是什么呢?”

“联军的攻坚器械……”袁术说此一顿,恍然道,“辎重队!”

“对!就是辎重队!”郭嘉沉声道,“马屠夫很可能派出精锐骑兵袭击我军辎重队。”

风,呼号。

陈留前往荥阳的官道上,扶老携幼、拖家带口的颖川百姓正排成一道蜿蜒的长龙,在凉州骑兵斩马刀的威胁下缓慢前往。

从弟贾明悄然来到贾诩身后,低声道:“兄长,少将军已经率军出发了。”

“唔。”

贾诩神色深沉,轻轻颔首。

贾明颇有些担忧地说道:“兄长,弟以为少将军此去有败无胜啊。”

“以少将军统兵之能,纵然不胜也不会大败。”贾诩说此一顿,目露清冷之色,接着说道,“更何况此战是胜是败皆无关大局,最要紧地少将军仅以三千骑兵便吸引了联军十五万大军的注意,这才是最关键的。”

贾明颇有些疑惑地问道:“为是为何?”

贾诩肃手一指前方缓慢前行的颖川百姓,阴恻恻地说道:“为了他们!”洛阳城南。

马跃地八千骑兵正在休整。

次日天明。马跃就将率领这支八千人的骑兵取道宜阳南下宛城曹操对马跃性格的把握可谓狠毒,马跃的确打算从宛城撕开缺口,突入荆州腹地,然后从荆州转战扬州、徐州、再从冀州杀回河套。

这样一个大圈绕下来,各路诸侯的战争潜力将受到严重地摧残。

马跃刚刚打算睡下,忽然被沉重的脚步声所惊醒,人影一闪,典韦已经踏帐而入,疾声道:“主公,貂蝉小姐求见。”

“貂蝉?”马跃眉头蹙紧,沉声道,“让她进来。”

典韦领命而去,不及片刻功夫便领着貂蝉进了大帐。目光所及,马跃差点没认出来,只见貂蝉换了一身剪裁得体的戎装,显得英姿飒爽,不过举止间却更加流露出几分撩人的媚态来,直令马跃心旌摇荡。

马跃挥了挥手,典韦弯腰退出。

帐帘落下,将寒冷挡在了帐外,帐内炉火融融、温暖如春,貂蝉嫣然一笑。向马跃盈盈下拜,柔声说道:“蝉儿拜见将

马跃地目光狼一样在貂蝉的娇躯上游移,靓丽地戎装并未能遮掩她婀娜的身姿,尤其是鼓腾腾的酥胸还有又圆又翘地**直欲勾人魂魄,饶使马屠夫见惯美色,也不能不在心中赞一声,果然是绝代尤物啊。

“这么夜了,你来军营做什么?”

“蝉儿有绝密消息上呈将

“什么消息?”

“姐妹们从许昌传回消息,中路联军很可能已经换了主帅。曹操和袁绍已经不在许昌,目前主持大局的应该是袁术。”

“你说什么?”马跃一惊而起,沉声道,“曹操、袁绍已经不在许昌?”

貂蝉道:“正是。”

“两人去了哪里?”

“姐妹们费尽心机也没有弄清两人去向。不过可以确定已经不在许昌。”

“曹操、袁绍已经不在许昌?”马跃霍然背负双手,在帐中焦躁地踱起步来。一边踱步一边自言自语地说道,“在这种时候两人竟然离开许昌?那么两人会去哪里?北路、南路、还是西路?”

貂蝉乌黑的眸子随着马跃的来回走动而不停地转动,却善解人意地没有出言打断马跃的思路。

好半晌。马跃才突然顿住脚步,回头灼灼地盯着貂蝉,问道:“蝉儿,如果你是曹操,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才有可能离开颖川战场?”

貂蝉嘻嘻轻笑,答道:“蝉儿一介女流,又不是须眉男子,怎能猜度曹操的心思呢?”明白了!“马跃一拍脑门,喃喃自语道,”如果我是曹操,在什么样的情形之下会离开颖川?“

貂蝉莞尔一笑,莲步珊珊趋至案前替马跃斟了盅酒。

马跃一盅冷酒下肚,思路逐渐变得清晰起来:“颖川战事是这场大战的主战场,如果颖川战败,既便其余三路联军全胜,也无法改变凉州军团席卷天下的结局!可是曹操离开颖川一定有他地理由,难道……还有比颖川战事更具决定意义的因素?”

“莫非……”貂蝉美目一闪,忽然说道,“是将军你?”

“我?”马跃先是一怔,旋即脸色大变,失声道,“好一个曹操!”

貂蝉愕然道:“将军怎么了?”

“蝉儿。”马跃不答,猿臂轻舒将貂蝉柔软的娇躯整个搂入了怀里,说道,“你又救了将军一次,这次想要什么样的奖励?”

貂蝉摇了摇头,螓首轻仰、美目柔柔地凝睇着马跃,低声道:“蝉儿不要什么奖励。”

马跃伸手掂起貂蝉粉嫩的下颔,问道:“那你要什么?”

貂蝉玉臂轻舒,轻轻环住马跃熊腰,柔声道:“蝉儿只希望将来天下安定之后,姐妹们都能有个好归宿,再不必每日倚门卖笑、生张熟魏,受那风尘之苦。”

“好!”马跃热血上涌。疾声道,“天下鼎定之日,本将军定将你地姐妹赐予有功将士为妻为妾,如何?”

貂蝉柔声道:“如此,蝉儿谨代姐妹们谢过将军。”

马跃的手指顺着貂蝉柔嫩白晰的玉颈悄然滑落。隔着厚厚的布甲抚住了鼓腾腾地酥胸,然后低头凑着貂蝉粉嫩地耳垂说道:“蝉儿,今晚你就不必再回洛阳城了,就留在军中陪本将军解闷吧。”

貂蝉螓首轻垂,美目流波,柔声应道:“是。”

马跃的呼吸逐渐变得粗重起来,伸手环住貂蝉盈盈不堪一握的柳腰将她地娇躯整个横抱起来,一只大手绕过腿弯正好抱在貂蝉又挺又翘的雪臀上,貂蝉嘤咛一声玉臂轻舒自然而然地环住了马跃粗壮地脖子。那两团鼓鼓的酥胸恰好紧紧地抵在马跃的胸前。

西鄂往南十余里,白水河畔白龙滩。

方圆百里之内已经戒严,严禁闲杂人等入内。禁区内,曹操地两万青州精兵正在河滩上忙得热火朝天,一道道纵横交错地藏兵坑已经初成规模。

白龙滩。

马跃曾在这里力挽狂澜、一战成名,成为天下通缉的钦犯!那一战,曹操参加了,不过那时候他还只是个初出茅庐的典军校尉,手下也不过数百精兵,但曹操绝不会忘记白龙滩前。那个声势力竭、引吭长啸的黄巾逆贼。

藏兵坑。

马跃曾在颖川凭借这一奇计大败曹军,曹操不但损失了统兵大将乐进,还差点连自己都战死当场。那个阴冷的夜晚,那个无名的小山包,还有那个饿狼一样狰狞的男人,曹操至今回忆起来都还是心有余悸。

不过今天,曹操要将这些耻辱的记忆统统还给那个男人!

以其人之道还施彼身,再没有比这个更能让曹操兴奋的了。

曹操都有些迫不及待地想要看看,当马屠夫在白龙滩上遭遇藏兵坑伏击时。脸上该是怎样的表情?善泳者溺于水,马屠夫善于掘地藏兵算计别人,又该如何接受被别人藏兵伏击地残酷事实?里。

刘表、李催、许贡、陈纪这四路联军就驻扎在这里。南路联军共有三万大军,其中刘表的荆州兵两万。李催凉州旧部两千,许贡的豫章(江西)兵三千,陈纪的九江兵五千。在兵力上刘表占据绝对的多数。所以被朝廷委任为南路联军的主帅。

不过,正如贾诩预料的那般,刘表、李催、许贡、陈纪这四联军根本就没有进取心,甚至没有对武关发起象征性的攻击。三万大军进至距离武关还有两百里的南乡就停了下来,明知武关只有三千凉州兵把守,也再不肯前进半步。

对于刘表来说,荆州虽定却根基未稳,而且荆襄八郡中人口最多,经济最繁荣地南阳郡还控制在袁术手下,现在根本就没有心思考虑向外扩张,这次之所以起兵只不过是为了响应朝廷的诏令,替自己捞一点名声而已。

其余李催、陈纪、许贡都是托庇袁术麾下的小诸侯,连袁术都起兵响应了,他们自然只能乖乖起兵,就算不愿意真的替朝廷效力,也至少要摆摆样子。

深夜。

黄忠、文聘、刘磐、黄祖诸将相偕出现在刘表帐中。

甫进大帐,大将黄祖便抱拳洪声问道:“主公深夜相召,不知有何要紧之事?”

刘表神色阴沉,侧头看了蒯良一眼,蒯良会意出列说道:“诸位将军,我军刚刚探得绝密军情,丞相曹操亲率两万精兵已经秘密进至宛城,而且形迹十分可疑,不像是要从宛城夹击洛阳地样子。”

“不像是从宛城夹击洛阳的样子?”黄祖脸色一变,沉声道,“难道曹操还敢掉头南下,进攻荆州不成?”

蒯越道:“在马逆未破前,曹操是断无可能攻打荆州地。”

黄祖道:“那有什么好担心的?”

蒯越道:“怕就怕曹操假借天子名义率军入驻荆襄讨逆,然后就留下不走了。”

“啊?”黄祖失声道,“这个曹操可真是阴险。”

蒯良道:“所以,主公才将各位将军连夜召来,就是为了商议拒曹之策。”

黄祖道:“运筹帷幄那是子柔、异度两位先生的专长,末将等只会上阵杀敌,主公和两位先生请尽管吩咐,末将等照办便是。”

黄忠、刘磐、文聘三将亦纷纷附和道:“听凭主公差谴。”

刘表以目示意蒯越,轻轻颔首,蒯越会意,朗声道:“好,既如此,文聘将军听令。”

年轻地文聘踏前一步,疾声道:“末将在。”

蒯越道:“率本部八百精兵镇守新野县,严密监视宛城曹军动向。”

“遵命。”

“黄忠听令。”

“末将在。”

“率本部两千精兵镇守樊城,为襄阳北方屏障。”

“遵命。”

“黄祖、刘磐听令。”

“末将在。”

“率本部八千江夏精兵连夜回师、镇守襄阳。”

“领命。”

许昌前往荥阳的官道上,联军的辎重队正在步兵的保护下缓慢前行。

官道四周都是起伏的丘陵,丘陵上到处都是一人多高的蒿草,山岙处还长有浓密的灌木丛,荆棘丛生、人畜难行。

一骑联军斥侯正在丘陵上游戈,不时警惕地搜视荒芜寂静的四野。

“咻!”

凄厉的破空声突然响起,惊碎了寂静的荒野,联军斥侯霍然回头,只见眼前寒光一闪,旋即感到咽喉一凉,缓缓低头,斥侯兵悲哀地发现自己的咽喉上已经插了一枝狼牙箭,箭尾的翎羽正在随风轻轻晃动。

“呼噜噜!”

沉重的战马响鼻声中,丘陵后面鬼魅般转出一骑来。

斜阳西下,来骑通体银白,亮如碧雪,那一杆耀眼的银枪往天上一撩,一大群黑压压的西凉骑兵便纷纷从丘陵后面冒了出来,就像觅食的狼群,聚集在官道两侧的丘陵上,冷冰冰地注视着官道上正在蜿蜒前行的猎物。

西凉铁骑威震天下,其最犀利的武器其实并不是锋利的斩马刀,而是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往往是敌人才刚刚接到警讯,西凉骑兵便已经尾随而至,被盯上的猎物甚至没有时间做出反应就已经惨遭屠戮。

官道上。

“报……”凄厉的长嗥声中,有联军探马如风驰电掣般冲到军中,“发现敌骑!发现敌骑!!!”

“呜呜呜……”

联军探马的长嗥声还未停息,官道两侧的丘陵上便已经响起了绵绵不息的号角声,正缓慢行军的联军将士惊抬头,顿时心胆俱寒,只见官道两侧低缓的丘陵上,不知何时已经挤满了黑压压的凉州骑兵。

丘陵上。

马超将手中的天狼枪往前一引,杀声四起,直如天崩地裂,三千凉州铁骑顿如决了堤的洪水汹涌而下。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