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34章 最后的疯狂——刘备

更新:2018-12-02

允脸色一变,厉声道:“动手!”

禁宫寂寂,只有王允的喝叫声在雕梁画栋间幽幽激荡,却没有半个人影应声而出,王允的脸色不由变了,再次厉声大喝道:“伏兵出击!”

“司徒大人。”刘备忽然阴恻恻地打断了王允的吼叫,沉声说道,“不必多费口舌了,您埋伏在两廊的两百伏兵早已经伏尸多时了。”

“什……什么!?”王允失声道,“刘备你说什么?”

其余刘弘、蔡等人亦纷纷色变。

刘备冷冷一笑,大声道:“刘能何在!?”

“小人在!”

刘备话音方落,一把清厉的回应在回廊里响起,旋即有急促而又杂乱的脚步声响起,人影晃动,一支四百余人的军队已经从雕梁画栋间汹涌而出,但见这伙士兵衣袍浴血、许多人手中赫然还拎着一颗滴血的头颅。

王允等人的脸色霎时变得惨白,现在就是白痴也知道刘备已经识破了他们的计划,并且反戈一击,将他们逼入了必死之境!

“刘…刘备!”王允颤声道,“你……你想干什么?”

“干什么?”刘备阴阴一笑,沉声道,“很简单,送诸位大人上路,去阴曹地府服侍先帝爷呀。”

“你!”刘弘断喝道,“你敢滥杀朝廷大臣,天下诸侯岂能饶你!?”

“天下诸侯?”刘备哈哈大笑道,“诸位大人多虑了,虽然送诸位大人上路的是下官,可天下诸侯却只会将这笔烂帐记到马屠夫头上,谁让马屠夫要大张旗鼓地进攻洛阳呢?诸位大人的死,与下官又有何相干呢?哈哈哈……”

“什……什么?”蔡颤声道,“刘备!真没想到你竟然是这等阴险奸邪的小人。”

“侍中大人过誉了。”刘备脸色一变。冷然道,“备何敢当得阴险奸邪四字?只有诸位大人才真正当得这四个字啊。”

“刘备!”王允喝道,“常言道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你今日的所作所为总有一天会真相大白,到时候你就会身败名裂,死无葬身之地。”

“报~~”王允话音方落,忽有小校撞开紧闭的宫门,匆匆而入。向刘备道,“主公,大事不好了。”

刘备沉声道:“出什么事了?”

小校喘息道:“马屠夫的西凉大军突然杀到,洛阳城已经被四面包围了。”

“什……什么!?”刘备大吃一惊,险些一头栽倒在地,颤声道,“这……这怎么可能?马屠夫地军队昨天不是还在函谷关吗。怎么今天就到了洛阳城外!?难道马屠夫的军队还能飞不成,一夜之间就能飞越八百里?”

“哈哈哈……”王允忽然大笑起来,指着刘备骂道,“刘备小儿,匹夫。枉你机关算尽,到头来却连自己也搭了进来,哈哈哈……”

“老匹夫!”刘备咬牙切齿道。“刘能,杀了他!”

“遵命。”

刘能(刘备亲兵队长)暴喝一声。两步抢到王允面前,扬刀便砍。可怜王允年老体衰、又是文弱书生。如何当得这凶神恶煞般的士兵?当时就被一刀砍翻在地,一颗头颅骨碌碌地滚出老远。

数百亲兵一涌而上。顷刻间便将刘弘、蔡等大臣砍翻在地。

刘备的嘴角剧烈地抽搐了两下,眸子里流露出疯狂的杀戳之色,向刘能道:“刘能!”

“末将在。”

“带三百人杀奔德阳殿,将聚集在金殿上的文武百官……斩尽杀绝!”

“遵命!”

“其余弟兄,随本将军杀进后宫,但见生人,不分男女、不分老幼、亦不分贵贱,一律诛杀!”

“遵命。”

……

洛阳城外,马跃中军。

贾诩手指洛阳雄伟的城廓,向马跃道:“主公,洛阳已下,刘备仅率数百残兵逃进禁宫,正在负隅顽抗。”

“嗯。”

马跃点了点头,不由心生感慨。

洛阳城雄伟的城廓让马跃想起了六年前的往事。六年前,马屠夫率领八百流寇兵逼洛阳,当时朝野震动,汉灵帝百般无奈才听取了十常侍祸水外引之计,敕封马跃为护乌桓中郎将,现在回想起来,一切恍如昨日。

“传令三军,进城之后不得扰民!”马跃凝声喝道,“违令者……斩。”

一直担心马跃真会下令血洗洛阳地贾诩忍不住长长地舒了口气,于马背上向马跃拱手作揖道:“主公……英明。”

马跃霍然转过身来,向贾诩道:“文和。”

贾诩恭声道:“在。”

“随本将军前往禁宫,这一次,本将军要亲手抓住刘备,并将他千刀万剐,以告尉公则在天之灵。”

……

洛阳禁宫。

禁宫森森,正门紧闭。

宫门前,三军肃立、刀戟如林,飘扬的旌旗几欲遮蔽长空,马跃金盔金甲,胯骑火红的汗血宝马肃立阵前,显得威风凛凛。

“刘备,匹夫!”马跃扬鞭喝道,“出来答话。”

禁宫内寂寥无声,只有马跃的喝骂声在天地间激荡回响、久久始竭。

“嘎嘎嘎……轰!”

马跃正等不耐烦时,紧闭的宫门忽然轰然洞开,宫门内,腥红的地毯往前笔直地延伸,在残阳的照耀下凄艳如血,仿佛……是以无数人地鲜血染成一般,空气里弥漫着诡异而又压抑的气息。

两排兵甲不整、浑身浴血的士兵像

肃立两侧。

“沙沙沙……”

沉重的脚步声中,刘备的亲兵队长刘能沿着笔直地红地毯,一步步地往宫门捱来,刘能表情凄厉,眸子里似有两团烈火在熊熊燃烧,整个人就像头发怒的豹子,浑身上下充满了危险的气息。

“嗯!”

典韦闷哼一声,闪身挡在了马跃面前。

“噗。”

刘能嘴角绽起一丝轻蔑地冷笑。突然止步、回头,然后面向红地毯尽头那高高在上的德阳殿单膝跪了下来,倏忽之间,傲然肃立红地毯两侧地两排残兵也齐刷刷地跪倒在地。这些残兵都是刘备从郡带出来地老兵,早在征讨黄巾起义时,便已经追随在刘备身边,并且始终忠心耿耿,不离不弃。

不过今天,他们地使命终于完成了。

“主公……”刘能像野狼一样干嚎起来。下一刻,一柄锋利地长剑已经抵在了自己的咽喉上,接着仰天长嗥道,“刘能先走一步了……呃啊!”

刘能将长剑往脖子上狠狠一抹,血光激溅,一声惨叫乍响即竭,唯有血染地红地毯上。早已多了一具尸体,下一刻,那两队残兵也纷纷拔刀向颈,嘴里高喊着“主公,小人先走一步”自刎于地。

马跃目光冷然。虽然佩服这批死士的忠义,可心中却充满了残忍的快意,刘备!已经穷途末路、在劫难逃了!

“呼噜噜~~”

战马沉重的响鼻声中。马跃翻身下马,然后推开挡在跟前的典韦。一脚重重地踩进了宫门,浩大地皇宫廷院终于在马跃面前毫无保留地展露开来。极目所见。到处都是尸体,空气里更是弥漫着浓重的血腥味。

贾诩翻身下马。立于宫门一侧,向典韦道:“典韦将军,率领两百精兵保护主公。”

典韦轰然应道:“末将遵命。”

贾诩的目光转向徐晃、方悦诸将,淡然道:“诸位将军就不必进去了。”

……

德阳殿。

金碧辉煌的金鸾殿,此时已成一片森罗地狱。

大殿里躺满了文武百官的尸体,不过所有的尸体都被人排列得整整齐齐,并且按照三公、九卿、文武大臣的阶序严格摆放,乍一眼看去,就像满殿地大臣都在金殿上小睡一般,显得格外的诡异。

当马跃一脚跨入金殿时,亦不免倒吸一口冷气。

“平西将军,见了朕如何不跪?”

马跃正吃惊时,一把阴恻恻的声音忽然在耳畔响起,惊回首,只见金殿正北的龙案上端端正正地坐着刘备,不过马跃几乎没认出来,因为刘备身穿龙袍,头戴冕旒,俨然一副大汉天子的妆扮。

马跃吃声道:“刘……刘备!?”

“大胆!”刘备闷哼一声,神色间不怒自威,颇有股“天子”地威仪,沉声喝道,“竟敢直呼朕的名讳,难道不怕朕灭了你九族吗?”

“呃……啊?”马跃先是震惊,旋即大笑起来,“哈哈哈……疯子,原来是疯了。”

“马屠夫,你不要太得意。”刘备终于恢复了理智,冷然道,“现在你就尽情地笑吧,不过很快,天下诸侯就会云集洛阳,等你面对百万大军的围攻时,朕倒要看看你是否还能笑得出来?”

“你还真把自己当天子了?”马跃冷笑道,“天下诸侯会为了你而兴兵报仇?”

“天下诸侯当然不会为了朕而兴兵。”刘备说此一顿,阴恻恻地说道,“不过,如果有人打破洛阳,屠尽了满朝文武、太后、太妃以及所有王亲贵戚地话,是否会招到天下诸侯的群起围攻呢?”

马跃霍然转身,直直盯着大殿两侧排列有序地百官尸体,好半晌才回头向刘备道:“刘备,你果然够狠啊!”

“嘿嘿,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刘备阴阴一笑,满脸阴毒地说道,“你要朕死,朕也不会让你活太久!马屠夫,朕会在黄泉路上等着你的,相信不久之后,我们又可以见面了,哈哈哈,嘿嘿嘿,嗬嗬嗬……呃。”

刘备地笑声逐渐变得微弱,旋即头一歪气绝身亡。

……

冀州城,袁绍官邸。

荀、高干领着张郃、蒋奇、韩猛三人进了大厅,三将在袁绍面前一字排开,拱手作揖道:“承蒙明公不弃,愿效犬马之劳。”

袁绍长身而起,大喜过望道:“三位将军快快免礼,哈哈哈。”

审配、逢纪、许攸等人不失时机地逢迎道:“恭喜主公,贺喜主公。”

袁绍喜道:“传令下去,今晚大摆筵席。所有都尉以上军官都必须出席,呵呵。”

随着张郃三将地投降,韩馥的冀州旧部彻底投向袁绍,袁绍也终于成了真正地冀州之主,一跃成为北方最强大的诸侯。此时,袁绍文有田丰、逢纪、审配、许攸等人,皆为机敏多智之士,武有张郃、鞠义、蒋奇、韩猛、淳于琼、蒋义渠诸将,俱为当下名将。可谓文成武就,势力盛极一时。

……

;_州濮阳,曹操官邸。

曹操正与荀彧荀攸郭嘉等人商议追击吕布残军之事,忽见从弟曹洪匆匆步入大厅,急声说道:“主公,洛阳急报。”

“嗯?”曹操沉声道,“洛阳出事了?”

曹洪道:“刚刚细作回报。司隶校尉刘备杀了平西将军马跃的心腹谋士郭图,还将马跃部将高顺打成重伤,马跃为了给部下报仇,已经兴兵十万

打洛阳,还扬言要打破洛阳、血洗全城。”

“什么!竟然有这种事情?”曹操吃声道。“马屠夫若是要打洛阳,刘备无论如何也守不住的。”

荀攸接着说道:“也就是说,天子最终难免会落入马屠夫手中。”

郭嘉道:“主公。天子绝不能落入马屠夫之手。否则,马屠夫便据有关中、河套、凉州之地。麾下更有数十万虎狼之骑。又可以抰天子以令诸侯。如此。天时、地利、人和皆在马屠夫,天下还有谁可与之争锋?”

“不过……”程目露惊疑不定之色。反问郭嘉道,“马屠夫真敢冒天下之大不韪、起兵攻打洛阳?要知道洛阳京畿重地。天子所系,利益悠关。天下诸侯谁不对它虎视眈眈?马屠夫就不怕天下诸侯地联军讨伐?”

郭嘉不答,反而问曹操道:“若主公是马平西。心腹谋士被杀。大将身受重伤,是否会迁怒于刘备而兴兵报复?”

曹操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当然会。”

“所以……”郭嘉说此一顿。凝声道,“嘉以为,马屠夫必然会兴兵报复。”

……

长安。

车,马啸啸,千军万马奔长安。

马跃军令下达之后第三日,段煨、杨奉终于率领八千旧部赶到了长安。五日后,凉州刺史马腾率领五万屯田兵、两万郭旧部、两万羌兵,还有三万郡卒,共计十二万大军也赶到了洛阳。

一时间,长安城内大军云集、战云密布。

但是,没有人知道马跃如此兴师动众究竟是为了什么?

……

虎牢关。

关羽临时官邸。

关羽正据案而座,一盅接一盅地喝着闷酒,虽然刘备让他离了洛阳就直奔徐州,莫回头也莫途中停留,可到了虎牢关之后,关羽还是忍不住偷偷地停了下来,并派人偷偷潜回洛阳打探消息。

刘备、关羽、张飞桃园结义、兄弟情深,关羽实不愿弃了刘备独自逃命。

“将军,大事不好了。”

关羽三杯闷酒下肚,正欲起身舞剑时,亲兵队长胡班已经冲了进来。

“胡班!”关羽急喝道,“出什么大事了?”

胡班神色一黯,泣不成声道:“洛阳已破,主公他……”

“大哥他怎么了?”关羽大急,一把扯住胡班衣襟,厉声喝道,“快说呀。”

胡班哭道:“主公已被马屠夫碎尸,首级已悬于洛阳东门之上。”

“啊……大哥!”

关羽大叫一声,两眼一黑往后便倒。

“将军!”

胡班急上前扶住。

好半晌关羽才幽幽醒转,咬牙切齿道:“马屠夫,某与你誓不两立!”

胡班咬牙道:“将军,现在怎么办?杀回洛阳报仇吗?”

“不,现在回洛阳不但无法替大哥报仇,还会白白送死。”关羽已经完全冷静下来,沉声说道,“还是按照大哥的遗愿,先将天子护往徐州再说。常言道君子报仇,十年不晚,报仇地事以后再说。”

……

徐州,陶谦官邸。

吕布长身作揖,恭恭敬敬地向陶谦道:“末将谨代八千并州将士(其实已经只剩三千残兵、虚言恫吓)谢过大人收留之恩。”

陶谦抱拳回礼道:“将军客气了。”

吕布道:“既然这样,末将就先行告辞了。”

陶谦道:“本官还有事在身,就恕不远送了。”

吕布抱了抱拳,转身扬长而去。

目送吕布地身影消失在门外,谋士陈圭劝陶谦道:“吕布,虎狼之徒也,大人留之在身边,日后恐受其害。”

陶谦道:“本官与吕布同朝为臣,今吕布势穷来投,又怎能拒之门外?”

谋士竺叹道:“大人仁义,天下皆知,就怕吕布不领这情啊。”

陶谦道:“我善待于人,人必善待于我,诸位休要再劝。”

陈圭、竺轻叹一声,不再相劝。

……

小沛。

关羽护着天子车驾还未进城,便远远望见城头上飘扬着一面“吕”字大旗,又有一员大将率兵从城门汹涌而出,恰好与关羽打了个照面。两人不禁同时一怔,敢情这大将不是别人,赫然正是水关外曾与关羽大战数十回合不分胜负的雁门猛将张辽

张辽冲关羽轻轻颔首,旋即领兵离去。

关羽心中纳闷,向身边地亲兵队长胡班道:“这小沛不是徐州刺史陶谦大人治下吗,怎么成了吕布的领地了呢?”

胡班自告奋勇道:“小人这就找人去问问。”

关羽点头道:“快去快回。”

胡班策马离去,不及片刻功夫又匆匆返了回来,向关羽道:“将军,小人弄清楚了,原来是吕布和曹操争夺兖州失利,兵败投了陶谦大人,陶谦大人又将吕布地并州旧部安置在了这小沛城。”

“什么,吕布也投奔了陶谦大人?”关羽脑海里忽然浮起了貂蝉的如花美貌,不由握拳恼怒道,“可恶!”

胡班奇道:“将军,怎么了?”

关羽火道:“走,原路返回。”

“啥?”胡班讶道,“不去徐州了?”

“不去徐州了。”关羽恨声道,“我们去兖州,投奔曹操大人去。”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