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29章 雄踞北方的霸主

谷关前。

两军阵圆,刘备张飞策马出阵,直趋凉州乱军军前,赵岑见刘备赤手空拳而来,身边只有一将相随,便也在十数骑健将的簇拥下打马出阵,来到两军阵前向刘备遥相抱拳,朗声道:“刘使君。”

刘备亦抱拳道:“赵将军。”

赵岑道:“不知使君此来有何贵干?”

刘备道:“只为献粮而来。”

“嗯?”赵岑两眼微眯,若有所思地望着刘备,问道,“献粮而来?”

刘备道:“正是。”

赵岑道:“使君就不怕此事东窗事发,被人在天子面前奏一本私通贼寇?”

刘备淡然道:“敢问将军,你是贼寇吗?”

赵岑心头一跳,凝声道:“刘使君此言何意?”

刘备脸上掠过一丝淡淡的笑意,说道:“只要将军愿意,备三日之内便可以向天子讨来圣旨,敕封将军为函谷关守将,从此之后,将军所部军卒所需之军粮、辎重,概由朝廷一力承担。”

“唔~~”

赵岑捋须陷入了沉思。

刘备的条件不可谓不诱人,只要答应投效,朝廷便会出钱出粮供养他麾下的军队,而且更令人心动的是赵岑仍可以盘踞在函谷关,命运还是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不过,赵岑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刘备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势必有所图。

“刘使君此话当真?”

“当真。”

“可有其它条件?”

“并无其它条件。”刘备淡然道,“将军只需谴麾下大将随备同往洛阳,代替将军接受天子敕封便是。”

“好!”赵岑回头喝道,“固何在。”

赵岑身后一将策马出列,抱拳疾声道:“末将在。”

赵岑道:“即刻随刘使君前往洛阳表陈天子,就说本将军以天下苍生为念,弃暗投明了。”

固道:“末将领命。”

……

吴郡。

孙坚自任吴郡太守,听从军师徐庶之谋遍贴榜方延请八方英杰,数月间,各路英杰纷纷慕名来投。

时有吴县名士顾雍。字元叹,慕名来投,被孙坚委以长史重任。

顾雍又举荐彭城名士张昭,张昭表字子布,因避乱江东隐于吴县,孙坚亦延请其为帐前从事,张昭又举荐广陵人张紘,张紘字子纲,亦是当下名士,张紘又举荐淮阴人步。步字子山,亦有大才。

又有勇士朱桓,闻名吴县,孙坚延为帐前校尉。

朱桓又举荐余姚人凌操,凌操又举荐九江周泰,周泰又举荐寿春蒋钦,蒋钦又举荐庐江陈武、余姚董袭、钱塘全柔。俱为孙坚帐前都尉。渐渐的,孙坚麾下聚集了一大批文臣武将,开始绽露出不同于往昔的气象。

孙坚祖籍吴县,是地地道道的江东士人,很容易就获得了江东士族的鼎力支持。到了汉献帝建安三年(190),孙坚在吴县已经完全站稳脚跟,这时候的孙坚手下要文臣有文臣。要武将有武将,要钱粮有钱粮,已经具备了争霸天下的资本。

……

汉献帝建安三年四月。

曹操平定青州黄巾之乱后,立即以八百加急奏捷朝廷。

天子赐表晋封曹操为平东将军,鳌乡侯,假节铖。这时候的曹操认为自己已经在兖州站稳了脚跟,再不必寄人篱下、仰人鼻息而生存了,便派谴泰山太守应邵前往琅玡郡接父亲家眷来兖州团聚。

曹操父亲曹嵩。自从曹操发矫诏兴义兵讨伐董卓时起,便举家避居琅玡郡。

应邵赶到琅邪,将曹操手书交与曹嵩过目。曹嵩看过曹操手书,老怀欣慰,心忖阿瞒总算是出息了,便与次子曹德携家眷四十余人,奴仆随从百余人。又将家中资财装了百余牛车。浩浩荡荡地往州而来。

徐州刺史陶谦闻知此讯。欲趁机结好曹操,便派了都尉张闿率领五百旧部前来护送。

这天走到半路。忽然天降大雨,应邵、张闿慌忙将曹嵩家小,以及百余车财物护入山中古寺暂避,曹嵩因妻妾皆为女流,不宜与士卒共处一室,便将张闿的五百步卒安排在廓下暂避,结果当夜雨大风急,许多士兵都被斜吹进来的大雨淋成了落汤鸡。

“他奶奶地,弟兄们什么时候吃过这苦?”一名士兵伸手抹了把脸,将脸上的雨水抹去,骂骂咧咧地说道,“原以为投了官军就能吃香的、喝辣的,现在倒好,敢情比原来还不如,早知这样,鬼才投官军。”

“就是。”另一名正趴在窗沿上往里面张望的士兵伸手指着屋里,嘟嚷道,“瞧瞧人家,又是酒又是肉,再看看弟兄们,连个避雨的地方都找不到,这要在以前,老子早***破门而入了。”

这名士兵话音方落,古寺廊外顿时一片死寂。

“喀嚓~~”

有耀眼的闪电从天上闪过,霎时照亮了五百士卒的脸孔,几乎所有人的眼睛里都流露出狼一样地光芒,就像一群野兽嗅到了猎物那诱人的美味。张闿和这五百士卒本是从青州流窜进徐州的黄巾贼兵,因为感怀陶谦仁义才投降成了官军。

借着耀眼的闪电,张闿鬼使神差般侧过头来,直直地望着另一侧廊下紧紧挤在一起的百余辆大车,他***,那可是百余车金银财物啊!干他***,张闿狠狠地将衔于嘴中地草茎吐了出来,拔刀在手。

“弟兄们,干他娘的一票,再回泰山落草去!”

“好嘞!”

五百士卒轰然答应。

……

济北相鲍信官邸。

两天前,鲍信醉酒落马,箭疮复发,行将一命呜呼。闻听好友性命垂危,曹操慌忙撇下大军从蛇丘快马前来探视。

卧榻前,曹操黯然道:“公义(鲍信表字),某来看你来了?”

“孟德,是孟德吗?”

“正是曹某。”

鲍信睁开酸涩的双眼望着曹操,干裂的嘴唇嗫嚅了半天才低声说道:“孟德。这一次我怕是挺不过去了。鲍某自为济北相。东征西讨。先应孟德兴义兵讨薰卓。又起王师平贼寇,也算是死无所憾了,只是有两件事放不下呀,咳咳咳~~”

曹操念起与鲍信旧时情谊。不由心中酸楚。黯然道:“公义,你有何未了的心愿,就让曹某来替你完成吧。”

鲍信轻轻颔首,手指跪于床头的少年说道:“吾有独子,名真,可怜年仅九岁便已无亲无怙、无依无靠,还望孟德念及往日情谊。将之抚养**,则信于泉下亦不胜感激。”

“公义你就放心吧。”曹操垂泪道,“汝子既为吾子。鲍真便为曹真,操在此指天为誓,若有违誓,人神共灭之。”

“若得如此,信死亦可瞑目了。”鲍信目露欣慰之色。向跪于床头地少年轻喝道,“真儿,还不快上前叩见义父。”

那少年转身向曹操纳头便拜,恭声唱道:“真儿叩见义父。”

“好孩子。”曹操急上前扶起曹真,和声说道,“快起来。”

鲍信长出一口气,提起最后一口气说道:“孟德。这第二件事却是为了报答你的抚孤之恩,吾有大将于禁,能统兵、善征战,只可惜济北国国小兵少,于禁难以尽展其才,所幸孟德已是兖州牧守,于禁若能为你所用,必可一展所长。”

曹操喟然道:“义公情谊。操铭感五内。”

“唉~~”鲍信长长叹息一声,幽幽说道,“现在好了,真的再没什么遗憾的了。”

言讫,鲍信缓缓合上双眼,溘然去世。

从鲍信官邸出来,曹操一边命人准备鲍信后事。一边命人去延请于禁。

早在颖川围剿张梁所部黄巾以及马屠夫八百流寇时。曹操便与于禁有过合作。对于禁的印象极佳,此番鲍信临死前以于禁相托。倒是让曹操颇有些喜出望外。

然而,于禁还没来,曹洪却气喘吁吁地先到了。

“子廉?”曹操惑然道,“你不在蛇丘领军,却来卢县做什么?”

曹洪脸有异色,一副欲言又止地模样。

“出什么事了?”曹操心头起疑,小眼睛里已经浮起了一团阴霾,沉声道,“快讲。”

曹洪喟然叹息一声,说道:“主公,太爷他……”

曹操霍然失色,厉声喝道:“家父怎么了?”

曹洪黯然道:“应邵奉主公之命前去琅玡迎接太爷,陶谦老贼不安好心派五百部曲护送,走到半路时这五百部曲突然反目,可怜太爷、二爷还有全家四十余口、百余奴仆尽遭屠戮,只有十数人侥幸逃出,前来蛇丘报信。”

“啊?父亲!二弟!”

曹操大叫一声,两眼发黑往后便倒。

……

汉献帝建安三年(190)。

冀州巨鹿郡,公孙瓒袁绍终于兵戎相见。

巨鹿郡地处冀州腹地,乃是城北方门户,一旦巨鹿郡被公孙瓒军攻陷,幽燕虎狼之兵便可纵骑南下直趋城之效,这对冀州百姓、士族地信心是个严重地打击,到时候不但处于观望态势地韩馥残余势力会倒向公孙瓒,就连袁绍的旧部也会丧失信心。

……

赵国高邑,公孙瓒中军大帐。

关靖指着地图向公孙瓒道:“主公,巨鹿郡是城北方最后一道屏障了,只要主公大军攻占巨鹿,赵云将军地八千白马义从和严纲将军的两万轻骑便可以从平乡长驱南下,直逼城之外!袁绍麾下没有大规模地骑兵,只要赵云将军地白马义从和严纲将军的两万轻骑突然出现在城城外,刚刚入主城的袁绍连同麾下两万大军就会被彻底钉死在城。”

刚刚赶到高邑与公孙瓒大军汇合的公孙越闻言哈哈大笑道:“这样一来,我军根本就不必强行攻城,只需要将城团团围住,就能把袁绍困死在城内了,这和掐死一只蚂蚁有什么区别呢?哦哈哈~~”

“嗯!”公孙瓒点了点头,凝声道,“所以巨鹿一战关系重大,不容有失,正所谓养兵千日,用兵一时,是时候让子龙的白马义从出战了。”

关靖道:“赵云将军勇冠三军且统兵有方,必能旗开得胜。”

……

清河县,张郃中军大营。

张郃正伏案察看公孙瓒军与袁绍军的敌对态势时,帐外忽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帐帘掀处,韩馥旧将韩猛、蒋奇已经疾步而入。

“韩猛将军,蒋奇将军。”张郃迎上前来,急问道,“巨鹿局势如何?”

韩猛道:“公孙瓒六万大军已经进至赵国高邑,袁绍也率两万大军北上巨鹿平乡,大战是一触即发哪。”

蒋奇道:“张郃将军以为谁地胜算大一些?”

“公孙瓒兵力占优,袁绍则是以逸待劳,所以很难判断熟胜熟败啊。”张郃说此一顿,目光陡然变得格外冷肃,沉声道,“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此战的胜者必将一统幽、青、冀、并四州,成为雄踞北方的霸主。”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