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28章 走一趟函谷关

更新:2018-12-02

献帝建安三年(190)正月,马超率五千精骑长驱里,袭破日律推演部王庭,阿日勒恰好狩猎在外、侥幸躲过一劫,不过留在王庭的王子、王妃还有鲜卑贵族都成了马超的枪下亡魂。

马超前后两次击破鲜卑王庭,将置建落罗部和日律推演部打得溃不成军。

为了躲避马超兵锋,西部鲜卑向西迁徙三千余里,从此再不敢踏入远东一步。

二月,马跃率后续大军前来与马超汇合,合兵南击居延海,休屠王仓促集结两万骑兵迎战,惨败,率三千残骑遁入西域。

三月,马跃、马超引军击西域,兵围大宛。

五月,大宛破,屠城,获汗血宝马(赤兔马)六匹,西域各国望风而降。

六月,马屠夫向月氏王索要公主阿姿古丽,不与,遂起西域胡骑十二万,以马超为帅,兵围大月氏王都,是月下旬城破,屠城三日,人畜略尽。

……

南阳,宛城

这几天,南阳太守孙坚总是感到心绪不宁,便带着几名亲信家将上街闲诳,正走时,忽闻前方锣鼓喧天,一辆囚车正缓缓行进,孙坚闪于街边定睛望去,只见车中囚犯容貌英伟、颇有威仪,虽身处囚笼亦神色自若。

孙坚心中惊奇,急问左右道:“这是怎么回事?”

亲信家将不敢怠慢,急忙上前将押解囚车的衙役叫到孙坚跟前,那衙役见是太守大人。慌忙跪拜于地。恭恭敬敬地唱道:“小人刘升,拜见太守大人。”

“起来吧。”孙坚伸手一指囚车中地犯人,问道,“这犯人叫什么名字?”

“小人不知。”

“所犯何罪?”

“杀人罪。”

“所杀何人?”

“张大户。”

“为何杀人?”

“亦不知。”

“这就怪了。”孙坚纳罕道。“既不知姓名,亦不知因何而杀人,你们审问了没有?”

“审过了。也上过大刑了。”衙役恭敬地应道。“不过犯人死活不肯开口。”

孙坚又指了指囚车。问道:“那你这又是干什么?”

衙役道:“小人将犯人押解示众。就是希望有相熟地人上前指认其来历。不过已经三天了。还没有一人肯上前指认。”

忽有亲信家将上前说道:“主公。这犯人所杀张大户便是祖茂将军妻舅。”

“你是说张年?”孙坚蹙眉道。“这张年仗着是祖茂妻舅,平素胡作非为、横行乡里,本将军早就想治冶他了。只是一直领兵在外才无暇顾及,没想到竟然被人给杀了!不过,这么说起来。这犯人倒是在为民除害了。嗯。有点意思。”

说此一顿,孙坚又向那衙役道:“去。把那犯人放了。让他到街边茶楼里见本将军。”

衙役恭声道:“小人遵命。”

片刻后,街边茶楼。

犯人虽然已被打得遍体鳞伤。而且步履蹒跚,不过眉宇间仍是流露出一股卓尔不群的飘逸之姿。进了雅间向孙坚长长一揖,朗声道:“草民徐庶,谢过大人活命之恩。”

孙坚道:“你叫徐庶?”

徐庶道:“正是。”

孙坚道:“为何要杀人?”

“无他。”徐庶拂了拂衣袖。淡然道,“路见不平而已。”

“好一个路见不平。”孙坚击案道,“就凭这句话,便知道先生是位令人敬佩的侠义之士。看来本官没有救错人。”

“大人过誉了。徐某如何当得上侠义之士的美誉。”徐庶说此一顿,忽然反问道,“如果徐某这双眼睛没有看错人地话。将军想必便是斩华雄、败董卓的前将军、乌程侯、南阳太守孙坚孙将军吧?”

孙坚目露异色,颔首道:“正是。”

徐庶伸手将垂落胸前的乱发甩到脑后。淡然问道:“看将军神色抑郁。心绪不宁。可是因为荆州之争而烦忧?”

孙坚惊道:“先生如何得知?”

徐庶道:“将军与刘表之争。早已天下皆知。将军本江东猛虎,虽马屠虎狼之辈亦未必能敌。刘表碌碌庸才本不是对手。只可惜将军受人掣肘、难以尽展胸中抱负,所以心中烦忧。是也不是?”

孙坚起身。向徐庶长长一揖。喟然长叹道:“先生高才,本将军正因此事而心忧不已。”

徐庶道:“将军岂不闻功高而震主乎?”

“功高震主?”孙坚闻言凛然。旋即恍然大悟道,“明白了!原来如此,多谢先生指点。”

徐庶道:“将军客气了。”

孙坚道:“还请先生不吝赐教,坚该如何度过眼前困厄?”

徐庶伸手遥指东方,淡然道:“八个字。远避江东。徐图后计。”

“远避江东。徐图后计?”孙坚凝思片刻,神色豁然开朗。对向徐庶道,“先生高才令人叹服,若先生不弃,愿以军师之位相请?”

徐庶冲孙坚长长一揖,朗声道:“承蒙将军不弃,愿效犬马之劳。”

……

城,韩馥官邸。

辛评神色慌张地冲进大厅,向韩馥高叫道:“主公,大事不好了。”

韩馥急问道:“出什么事了?”

辛评喘息道:“刚刚河间长史赵浮谴快马来报,幽州刺史公孙瓒尽起幽燕之众,共五万大军兵分两路杀奔冀州来了!其中大将严纲率军一万进攻中山国,公孙瓒则亲率四

,以公孙越为先锋,已经攻入河间郡,河间太守牛涣降了。”

“啊?”韩馥惊得跳了起来。失声道,“公孙瓒五万大军犯境。这可如何是好?”

“主公休要惊慌。”大将张郃出列说道,“末将只需本部兵马。便可击退来犯之敌。”

“报~~”张郃音方落,又有小校闪身入内。跪地疾声道。人,延津急报!”

“延~~延津?”韩馥吃声道,“延津怎么了?”

小校道:“勃海太守袁绍引军两万出屯延津,形迹可疑。”

“什~~什么!?”韩馥倒吸一口冷气。嘶声道。~~袁绍!这个时候?”

辛评蹙眉道:“主公。这下事情棘手了。如果只有公孙瓒、严纲这两路人马,我军尚有五分胜算。可如果公孙瓒和袁绍联起手来,则我军必败无疑!”

一旁地张郃闻言神色霍然一变。可凝思片刻终是未置一辞。辛评的断言也许过于草率却也不无道理,张郃虽然自信冀州军不会输给天下任何军队。可如果公孙瓒真和袁绍联起手来。胜负地确难料。

韩馥急得犹如热锅上地蚂蚁,连连击手道:“怎么办?现在该怎么办?仲治(辛评表字)。你倒是快想想办法。”

辛评凝思片刻,说道:“主公,当务之急是必须先弄清楚袁绍军地意图。如果袁绍来者不善。那就没什么好说了。是战是降请主公拿定主意便是。可如果袁绍并不打算和公孙瓒联手。则事犹可为。”

韩馥急道:“既如此,仲治可速速动身前往延津。问明袁绍此来意图。”

辛评应道:“遵命。”

“大人。”然而辛评不及动身,又有亲兵入内道。“高干、荀两位大人厅外求见。”

高干,本是袁绍处甥。

荀,韩馥素重其才。屡次谴人延请。皆不可得。

“高干,荀?”韩馥神色一怔,问道。“他们这个时候来做什么?”

辛评略一思忖,旋即脸色大变,凝声道:“怕是给袁绍当说客来了。”

……

寿春,袁术官邸。

孙坚越说越激动。以足顿地道:“前伐董卓。坚拼死力战。上为国家讨贼。下为将军报家门私仇耳!今击刘表。坚不惜以身犯险,率军长驱直入。几可功成。奈何将军不与军粮。以致功亏一篑。坚与刘表本无私仇,如此不顾生死、三军用命,还不都是为了报答将军地知遇之恩?可将军为何反要起疑心呢?”

袁术心中愧疚,默然无语。

孙坚又道:“听闻有人在将军面前诬蔑末将有取代将军之心。末将百口莫辩,唯有自请辞官。归吴郡结草而居,还请将军另谴大将出任南阳太守。”

“文台请暂息雷霆之怒。”袁术愧疚不已,忙劝道,“都怪本将军一时糊涂,听信了小人谗言,既然现在误会已经消除,文台还是回到南阳去吧,南阳郡需要文台坐镇,本将军帐下也不能少了你这员虎将哪。”

孙坚执意离去,沉声道:“坚意已决,请将军恩准。”

“唉~~”袁术长长地叹息一声,不远遗憾地问道,“文台,难道真地没有挽回地余地了吗?”

孙坚见袁术神情恳切,言语间颇多黯然神伤之意,不由牵动昔日情谊,缓声说道:“坚今日自请辞官而去,并非是要弃将军而去,只等流言消逝,来日将军若有差谴,坚随时前来听候调谴便是。”

袁术喜道:“既然这样,文台可领吴郡太守,如何?”

孙坚心中震惊,暗忖徐庶果然学究天人,竟然连袁术地反应都能猜个**不离十,当时便顺势应道:“坚敢不从命。”

……

城,韩馥官邸。

高干、荀二人见礼毕,荀首先说道:“今幽州刺史公孙瓒挟幽燕之众南击冀州,北方中山、常山、河间诸郡已经望风而降,又有勃海太守袁绍引军屯于延津,意图不明,等二人都很替将军担心呢。”

韩馥道:“不知友若(荀表字)有何高见?”

荀不答反问道:“在将军看来,在待人宽厚方面,自比袁绍如何?”

韩馥自惭形愧道:“我不如他。”

荀又道:“在临危决策、智勇过人方面。又如何?”

韩馥答道:“我不如他。”

荀又道:“那么在累世广施恩德,使天下人受益方面。又如何呢?”

韩馥道:“亦不如他。”

连续问了几个问题才之后,荀才接着说道:“公孙瓒率幽燕之众而南下。兵锋锐不可挡,袁绍是时下英杰。难以久居将军麾下?冀州更是国家赖以生存地重地!如果公孙瓒、袁绍合力来攻。将军旦夕便有覆亡之忧。”

韩馥连连点头,荀所言倒也并非危言耸听。

荀接着说道:“将军与袁绍是旧交,又是盟友,如今为了将军地前程着想。不如将冀州让与袁绍。袁绍得到冀州之后。手下兵多将广。又有冀州殷富之地为后盾,定能击败公孙瓒一统黄河以北江山。到时候论功行赏,袁绍肯定会对将军感激不尽。”

一边地高干接着说道:“而且将冀州让与袁绍。将军还能博得让贤地美誉。到时候将军在冀州士子百姓心目中地地位就会比泰山还要稳固,又有什么可以担心的呢?”

韩馥生性怯懦。又

见。

当危机远在天边时还能临机决断。可一旦身临险境立刻变得畏首畏尾起来,所以当初四路联军讨伐河套时。韩馥能够断然谴大军出击,而此时公孙瓒率军打上门来。却变得惶惶不可终日了。

觉得甚、高干说地不无道理,韩馥心下意动、正欲答应时,大将张郃早已经闪身跳了出来。厉声喝道:“主公不可!”

“嗯?”

韩馥闻言一怔。厅中众人也霎时将目光聚焦在张郃身上。

张郃拱手作揖。疾声说道:“冀州虽然偏僻,却有人丁五、六百万,可战之士足以百万之数。各郡各县仓縻所储粮食足以维持十年有余!而袁绍却缺丁少粮。仰我鼻息而存。袁绍之于将军,就如婴儿之于手上,随便伸手一掐就能让其断气。似这等强弱分明之势,怎可反而让出冀州呢?”

韩馥无奈道:“本将军原是袁氏故吏。才能也不如袁本初。量德让贤不正是古人所推崇地吗?张郃你为什么还要阻拦呢?”

……

汉献帝建安三年(190)二月。

张郃、辛评、辛毗等文臣武将苦劝无果,冀州牧韩馥执意让出冀州。袁绍正式入主冀州。

袁绍初得冀州。踌躇满志地对军师田丰说道:“如今盗贼四起、帝室黯弱。我袁家世代受宠。决心竭尽全力复兴汉室。然而齐桓公没有管仲就不能成为霸主,越王勾践没有范蠡就不能保住越国,我想与卿同心戮力、共扶汉室。不知卿有何妙计?”

田丰答道:“主公年少入朝、扬名海内,废立之际能发扬忠义。渡河北上则勃海从命。拥一郡之卒而聚冀州之众。威声越过河朔。名望重于天下!主公如能大兴义军东向,先定青州黄巾。再灭黑山贼张燕,然后驱师北伐,平公孙瓒,震慑夫余、三韩,如此一来,就能坐拥黄河以北四州之地。再趁机收揽天下英雄,集合百万大军。最后南下洛阳复宗庙社稷、挟天子以令诸侯,到时候还有谁是主公地对手?”

袁绍闻言哈哈大笑道:“吾亦正有此意。”

……

不过,与田丰这远大战略构想所构勒出地宏伟蓝图相比,袁绍目前所面临地局势却要凶险得多!

首先,幽州刺史公孙瓒并未因为韩馥让出冀州便停止进攻,反而发起了更加猛烈地攻势,数月间连续攻陷了河间郡、中山国、常山国、安平郡、巨鹿郡,赵国等地,将冀州中北部各郡国吞噬殆尽,兵锋直指州治城。

其次,韩馥地冀州旧部如大将张郃、韩猛、蒋奇、蒋义渠等人拥兵自重、各守城池,并未立刻归顺袁绍。

最后,还没等袁绍将田丰地战略构想付诸实施,青州地黄巾贼已经走到了穷途末路,自曹操出任兖州牧以来,军师郭嘉所献之袭扰疲敌之计终于发挥了作用,盘踞在济北蛇丘地十余万黄巾贼已经粮草耗尽、无以为继。

汉献帝建安三年(190)三月,曹操收编蛇丘十七万黄巾贼兵,择其精壮三万余人组建青州兵,一代枭雄曹操终于拥有了一支逐鹿天下地部曲。

……

洛阳,刘备官邸。

关羽兴冲冲地抢入门来,向刘备道:“大哥,小弟回来了。”

刘备直挺挺地坐在桌案兵面,一语未发。

关羽浑然不觉,大步走到刘备面前,兴奋地说道:“大哥,小弟看上了蔡大人地女儿,恳求大哥出面替小弟作媒……”

“女人地事以后再说!”关羽话未说完,便被刘备冷冰冰地打断,语气不善地说道,“现在正事要紧,别整天尽想着女人。”

“呃~~”关羽愕然,吃声问道,“大哥,出什么事了?”

刘备缓缓转过案上地锦匣,向关羽道:“二弟,你看这是什么?”

关羽一瞥之下顿时大吃一惊,只见锦匣里装着一颗人头,赫然正是简雍地头颅。

“简~~简雍先生!?”关羽失声道,“大哥,这~~这是怎么回事?”

刘备脸上掠过一丝抽搐,凝声道:“这是函谷关守将赵岑刚刚派人送来地。”

“赵岑?”关羽狭长地凤目霍然睁开,有骇人地冷焰一掠而逝,握拳切齿道,“大哥放心,小弟定要手刃此獠,替简雍先生报仇。”

“不。”刘备摇了摇头,沉声道,“杀宪和(简雍表字)地不是赵岑,而是马屠夫!马屠夫将宪和的人头送给赵岑,只不过是想恐吓他投降罢了。”

“马屠夫?”关羽切齿道,“又是马屠夫,前次在颖川,后来在幽州,那两笔老帐还没有跟他算清呢,哼。”

“跟马屠夫算帐,现在还不时候,你我兄弟也没有这个实力!”刘备目光阴沉,凝声说道,“现在宪和死了,招降郭地事情也就失败了,如果不出意外,郭的两万凉州乱军将肯定会倒向马屠夫。”

“这样一来,马屠夫地实力将更加强大,洛阳京畿面临地威胁就更大了。”关羽急道,“大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啊。”

“当然不能坐失良机”刘备沉声道,“二弟,你立刻去把三弟找来,让他点起三百精壮军士,陪大哥走一趟函谷关。”“什么?”关羽失声道,“大哥你要去函谷关?”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