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20章 最致命的失误

汉献帝建安元年(88年)8月至0月间。

马跃以铁血手腕强迫关中百姓进行了华夏史上极为罕见的大规模迁徙。左冯翊、右扶风、京兆尹三郡共有将近一百万百姓被迫迁入凉州北地郡。在北地平原(今宁夏平原)的黄河两岸定居下来。

大迁徙过后,关中大地十室九空,千里之内渺无人烟。再加上董卓死后,凉州乱军对司隶东部四郡的洗劫,整个司隶校尉七个郡的总人口由汉灵帝中平四年(87年)的三百多万,锐减至汉献帝建安元年的三十余万。

毫无疑问。关中百姓的大规模迁徙是一次极为冒险的行动。

汉武帝也曾经征发上百万移民充实边塞,不过那并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前后花费了数十年的时间来完成,以当时西汉强盛的国力,尚且无法支撑规模浩大的移民工程,更何况现在的马屠夫?

西汉武帝时,从中原征发十万百姓充实边塞,能够活着走到边塞的绝不会超过五万,而能够熬过第一个寒冬并且等到第二年开春小麦成熟之后的,更是不会超过两万人。

造成移民大量死亡的不仅有风餐露宿引起的风寒、缺乏食物引起的饥饿,还有抵达边塞后水土不服引起的疾病。如果恰逢炎热的夏季甚至有可能引发大规模的瘟疫,令所有迁徙过去的中原百姓以及边塞原有的居民死亡殆尽。

毫不夸张地说,大迁徙之路就是一条用白骨铺成的死亡之途。

无论是马跃,还是贾诩。都根本没有意识到大规模迁徙所能造成的灾难性后果。从根本上讲,这只能算是一次极为粗糙、失败可能性高达九成九的移民工程,不过令人惊讶的是,这次大规模的迁徙居然最终成功了!

近百万关中百姓居然有七十余万活着抵达了北地郡(许多年老体弱的老人还是不可避免地死去了),这七十余万百姓中的绝大多数都熬到了第二年春上的小麦成熟。这不能不算是个天大的奇迹!

纵观马跃的这次百万移民大迁徙。与西汉武帝时先后组织地移民屯边,就会发现两者之间有着本质的区别。正是这本质地区别,才造就成了这次奇迹。

武帝征发中原百姓充实边塞。征发的都是贫苦百姓,有田有地、有粮有产的士族门阀却是毫发不动!遗憾的是,当时民间的绝大多数余粮和几乎所有的生活物资都集中在这些士族门阀的仓廪之中。

接到圣旨后的中原百姓只能携带着那仅有的一点口粮、扶老携幼开始了人类史上最为惨烈和悲壮的长途迁移,在封建社会,百姓在完成长途迁徙时很难从政府那里获得什么资助,既便有,也大多被中间的各级官员层层克扣光了。

踏上征途的中原百姓只能依靠自己的力量来完成这几乎不可能完成的长途迁徙。最终的结果可想而知。

但马屠夫的百万移民大屯边却是完全不同。

在马屠夫眼里。根本就不存在士族门阀和贫苦百姓地区别,刀兵所向,不论贵贱贫富统统迁徙,违令不从者~~斩!而且,在大迁徙开始之前,大量囤积于士族门阀仓廪之中的存粮和生活物资一律充公。用来沿途提供百姓生活所需。

为了加快迁徙进程。马跃起还专门命沮授从河套驱赶五万匹母马(能提供马奶)、十万头牛前来关中。帮助百姓驮载粮食和生活物资。这其中又有将近一半地马匹以及几乎所有的牛。都成了迁徙百姓的过冬口粮,极大地保障了这次大迁徙的粮食供给。

而且。从关中到北地路途并不遥远,当时又是秋冬之季,天气也不炎热,所以也没有爆发大规模的瘟疫,种种因素相加,最终造就了这次罕见的奇迹。不过,身在其中的马屠夫和贾毒士却浑然不知自己正在创造奇迹。

长安。

马跃负手肃立城头,目送最后一批长安百姓在骑兵的“护卫”下踏上了征途,当那浩浩荡荡的车队终于消失在苍茫的地平线上时,马跃悠然回头,身后繁华的长安古城此时已成一座死寂的空城。

无论是达官贵人、士族门阀,还是市井小民,甚至是无家可归的流浪狗,都在河套骑兵斩马刀的威胁下开始了大迁徙,当然也有许多士族豪绅不愿意背井离乡,不过贾毒士有的是办法让他们就范。

贾诩满头大汗奔上了城楼,向马跃道:“主公,长安城内、城外的二十余万百姓已经全部迁徙完了。”

“还是太慢啊。”马跃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浓浓的阴霾,低声道,“时间都已经过去了一个多月。这才迁徙了长安二十多万百姓,要将周围茂陵、槐里、霸陵、杜陵、平陵、池阳、高陵、阳陵、安陵等地近五十万百姓,还有散居在更偏远的云阳、漆县、栗县、衙县等地的三十万百姓全部迁徙到北地平原,剩下的两个月时间未必足够啊。”

“是啊。”贾诩深以为然道,“高顺将军已经连续两次以八百里加急向主公求援了,如果不是已经到了十万火急的地步,以高顺将军的性格,他是绝不会向主公求援的!可眼下主公根本无兵可派,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马腾将军的八千新兵身上了。”

马跃目光深沉,凝声道:“算算时间。腾叔的八千新兵差不多也该赶到武关了。”

长安古道。

十余架井阑在高顺军大寨前一字排开,密集如雨的箭矢从井阑上倾泻而下,压得营中的高顺军将士抬不起头来。借着井阑阵的掩护,成百上千名凉州乱军蜂拥而至,套索、撞木、滑车,各式攻坚器械一拥而上,对高顺军的大寨发起了潮水般的攻势。

不到三天时间,大寨外围的九道壁垒已经全部被攻陷,现在,只剩下这最后一道壁垒了。如果这道最后的壁垒再被凉州乱军攻破,高顺军就将陷入无坚可守的绝境。就像被剥光了衣服的女人,再无法阻止男人的粗暴贯入。

“膨~~膨~~膨~”

凉州乱军的撞木一下接一下地撞在高顺军大寨地寨门上。发出有节奏的巨响,原本极为坚固地寨门此时已经摇摇欲坠。随时都有倾倒的危险!由于井阑阵地压迫,原本应该守在寨墙上的弓箭手此时却被迫缩到了营栅后面。无奈地向着营外的天空进行漫无目的地攒射,然而这样的射击当然很难给凉州乱军构成威胁。

凉州军,此时已经换了主将。

樊稠率军猛攻十日,始终无法攻克高顺大寨。

郭汜接报后亲率大军前来,并趁机斩杀了樊稠。夺了樊稠兵马后。郭汜挥军猛攻高顺大寨。半月之内同样毫无建树,反而被高顺军杀得尸横遍野、血流飘杵,山谷中的官道上,凉州乱军的尸体堆积如山,恶臭盈天。

十天后。

李儒终于从函谷关赶来了,随行而来的还有匆匆赶制的十数架井阑架。

李儒不愧是董卓麾下的头号军师。这井阑果然厉害。不到三天,便连续攻破了高顺大营九道壁垒。凉州乱军的兵锋直指高顺中军大帐。只要攻破这最后的营垒。高顺军的防御就将彻底崩溃。

李儒得意地向身边的郭汜道:“将军,只要摧毁了这道壁垒。高顺军就再无险可守,我军就能长驱直入,平定关中也就指日可待了。”

“嗯。”郭汜点了点头,冷然道,“传令前军加紧进攻,天黑之前一定要攻破敌军大寨。”

高顺大寨往西七十里。长安古道在这里有了分岔,一直往西过华阴、渭南便可直抵长安,往南越过武关便是荆州的南阳郡!

当高顺在长安古道和各路凉州乱军激战正酣时,十八路关东联军早已解散,各路诸侯在讨得爵位封赏之后,便心满意足地率部各自返回了治地,只有新晋司隶校尉刘备留在了洛阳,主持京畿军务。

在接到马跃急令后,马腾当即点起八千新兵借道南阳。准备从武关进入长安古道增援高顺。南阳太守孙坚的一只眼睛为马跃所打瞎,两人过节可谓不轻,不过孙坚毕竟也是一代枭雄,并未因此而刻意刁难。

时有董卓旧部、左中郎将段煨,在董卓死后并未响应李儒号召引兵前往函谷关。而是在京兆南部的商县一带驻扎下来。势力横贯京兆、弘农南部,武关亦在其势力范围之内,由其部将李蒙领兵三千把守。

长安古道,高顺军最后的壁垒。

偏将毛然大步来到高顺身边,疾声道:“将军。再不反击大营就要被攻破了。”

“嗯!”高顺重重点了点头,沉静如水的眸子里掠过莫名的坚毅,沉声道,“是时候反击了,毛然听令!”

毛然挺胸昂然道:“末将在。”

高顺将沉重的铁盔重重地覆于头上,然后一把拉下面罩,鬼气森森的鬼脸面罩霎时便将高顺的脸庞整个遮掩起来,只有狭长的眼窟里,透出高顺坚毅的眼神。正直直地凝视着毛然,沉声道:“毛然,本将军不在的时候。大军由你指挥!”

毛将急道:“将军意欲何往?”

高顺霍然转身。目光灼灼地凝视着前方耸立如山的十几具井阑,沉声道:“本将军要亲自率领一百重甲铁骑,向凉州乱军发起最后的反击!定要摧毁凉州乱军的井阑阵,否则的话,长安古道就守不住了。”

“将军不可!”毛然劝道。“将军身为领军主将,岂可以身犯险?领兵反击的事情。就交给末将吧。”

“嗯?”高顺凝声道,“本将军心意已决,不必再劝。”

“将军三思!”毛然急道,“这里可以没有毛然,却不能没有将军啊!如果没有将军坐镇,弟兄们只怕连一天也守不住哇。不为了别的,就为了三千弟兄的生死存亡(不是为了狗屁主公的大业),请将军一定要三思而后行!”

“将军三思!”

高顺身边的亲兵纷纷上前,疾声相劝。

见高顺似有意动。毛然陡然挺胸而前,眸子里流露出灼热的战意,厉声道:“将军,末将不会让您失望的!”

“好!”

高顺咬了咬牙。将头上的铁盔卸下。亲自替毛然戴好,大声道:“毛然听令。”

毛然铿然抱拳。应道:“末将在。”

高顺道:“率一百重甲铁骑,八百轻骑。对敌~~反击!”

“遵命!”

“弟兄们。替铁骑营的将士~~披甲!”

早有士兵从马厩里牵出了一百匹雄壮的骏马。后勤辎重兵便开始紧张地替战马披挂铁甲,一百名铁骑兵也在轻骑兵的帮助下开始披挂厚重的铁甲,然后在至少两名士兵地搀扶下爬上了同样覆甲完备的坐骑。

重甲铁骑平时其实也是轻骑兵,所有的重甲兵装都由辎重兵来运输,只有在需要的时候。重甲铁骑才会全副披挂、上阵突击。这样一来。既能保证行军速度,又能保证重甲铁骑发起突击时,人和马都有足够的体力。

不及片刻功夫,一百骑重甲铁骑便已经严阵以待。

毛然右手绰枪,左手缓缓拉下鬼脸面罩,悠然回头向高顺投以两道坚毅的眼神,凄厉地长嗥道:“将军,下辈子~~末将一定还当你的兵!”

“杀!”

毛然霍然转身。手中骑枪直指虚空。那一声嘹亮的长嗥早已经响彻山谷。

“杀杀杀!!!”

一百重甲铁骑轰然回应。毛然再将手中骑枪往下狠狠一压,催马疾进。一百铁骑如影随形,紧紧追随毛然身后。霎时间,一百骑重甲铁骑便已经开始加速,就如一股汹涌浩荡的铁流,挟带着碾碎一切地声势,向着辕门席卷而来。

凉州军中。

李儒的脸色忽然变了,轻声问身边的亲信道:“什么声音?你们可曾听到什么声音?”

众亲信纷纷摇头,只有郭汜神色凝重地向李儒道:“好像是雷声。”

“雷声?”

李儒眉宇轻蹙,翘首仰望长天,只见天空一碧如洗、万里无云,云都没有何来雷声?倏忽之间。李儒似乎是意识到了什么,霍然转头向郭汜道:“难道是骑兵?”

高顺大营。

在笔直的官道上。重甲铁骑终于完成了加速,开始以最恐怖的冲刺速度突击前进。

“打开辕门!”

高顺一声令下,紧闭的辕门轰然洞开。

拥挤在辕门外的凉州乱军欣喜欲狂,正欲一涌而入时,却陡然发现正前方正有一片黑压压的乌云席卷而来,下一刻,毛然的百骑重甲铁骑已经恶狠狠地撞进了凉州阵中,拥挤在最前面地凉州乱军霎时便被锋利的骑枪刺穿了身体。

更多的士兵被狂暴的铁骑撞得倒飞而回,人在空中便早已经筋骨尽碎、气绝身亡。

血肉之躯根本就没法阻挡这些极速奔跑、以厚重铁甲保护起来的怪兽,重甲铁骑所过处,凉州乱军如波分浪裂,原本密集的步兵阵形顿时一片狼藉。毛然纵骑飞奔。践踏着凉州乱军的尸体狂飙疾进。

倏忽之间。前方高耸入云的井阑架已经近在眼前。

悠然回头,毛然最后看了大寨方向一眼,在心底默默地念了一句:“高顺将军,毛然绝不会让你失望的!”

下一刻。毛然竟是纵骑直直地向着一架井阑架猛撞而去。

凉州军中。

“什~~什么?”李儒吃声道,“马屠夫的骑兵这是要干什么?”

“直接用骑兵撞击井阑架!?”郭汜也难以置信地大叫起来。“太疯狂了,这真是太疯狂了,这简直就是自杀,彻头彻尾的自杀!天哪。也只有马屠夫的军队才做得出如此疯狂的举动来!”

“轰!”

郭汜话音未落,山谷中便响起惊天巨响,被撞的井阑架底层霎时绽裂。漫天飞溅的断木碎板中,一骑重甲铁骑轰然倒地,沉重的头盔滚落在一边,露出了毛然苍白的俊脸,有一丝殷红的血丝从他的嘴角悄然滑落。刚才那石破天惊的一撞。早已经将他撞得五脏俱碎、筋脉寸断。

眼角余光中。毛然看到一具庞大的黑影正从天上轰然塌落。那……分明就是已经被撞毁了的井阑架!

一丝淡淡的笑意却在毛然嘴角艰难地绽放、凝固、化作永恒的存在……悄无声息地,毛然明亮的眸子黯淡了下来,就像熊熊燃烧的烛火,正在缓缓熄灭,整个世界逐渐变得黑暗,再不复生气~~

“轰轰轰……”

紧随毛然之后,数十骑重甲铁骑同时向十几架井阑架发起了自杀式的撞击!连绵不息的巨大撞击声中,高耸入云的井阑架一架接着一架栽倒下来,庞大的身架重重地砸在崖壁或者官道上,霎时绽放为漫天飞舞的碎木残渣。

凉州军中。

“这~~”李儒吃惊地瞪大了双眼,死死地盯着那十几架缓缓栽倒的井阑架,吃声道,“这怎么可能?骑兵怎可能撞塌井阑架!?不可能。这绝无可能!”

“真~~真的办到了?”郭汜也忘乎所以地大叫起来,“马屠夫的疯子骑兵竟然真的撞毁了井阑架,老天爷!这是真的吗?”

高顺大寨。

“全军突击,夺回壁垒!”

高顺策马挺枪,嘹亮的长啸响彻云霄。

“杀杀杀~”

最后剩下的两千士兵追随重甲铁骑和八百轻骑身后,向凉州乱军发起了排山倒海般的反击,刚刚还在猛攻不止的凉州乱军顿时兵败如山倒。向着后阵抱头鼠窜。

凉州军中。

“呃~”

李儒突然激泠泠地打了个冷颤。一口痰没上来险给把他给活活呛死!

倏忽之间,李儒意识到自己犯了个致命的错误。或者原本这本不是错误。只是敌军的反击来得如此突然、如此猛烈,以至于凉州军猝不及防、溃败如潮,这才令他的疏忽最终变成了致命的错误。

没别的。

凉州军虽然接连攻占了高顺军的九道壁垒,却并没有将这些壁垒拆除。李儒的本意是以这些壁垒为依托,以便向高顺军发起绵绵不息的猛攻。这么做原本没什么不妥,可凡事无绝对,放到现在,却成了凉州军最致命的失误。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