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19章 百万移民大屯边

凉州。马跃中军大帐。

马跃疾声道:“方悦听令。”

方悦踏前两步。直挺挺地立于马跃跟前,厉声道:“末将在。”

马跃道:“率精兵五千,半个月内攻克富平、廉县、灵武诸县。占领北地平原全境,并在两个月内搭建起足以容纳百万人居住的棚屋。不得有误。”

方悦吃声道:“足以容纳百万人居住的棚屋?这~”

马跃冷然道:“这是军令!”

方悦急挺起胸膛,疾声道:“末将领命。”

马跃又将目光转向徐晃。喝道:“徐晃何在?”

徐晃铿然跨前一步。与方悦并排而立,昂然道:“末将在。”

马跃道:“率领河东精兵三千,十日之内攻占金城郡。不得有误。”

徐晃道:“遵命。”

马跃的目光忽然变得格外柔和,缓声道:“告诉弟兄们,本将军说话算话、绝不食言。等打完了这一仗,一定把他们送到大草原上去。每个兄弟至少赏赐一百头牲畜、五个年轻女人!谁要是立下大功,加倍!”

徐晃目露灼热之色。厉声道:“末将一定把主公的话一字不漏转告弟兄们。”

“嗯。”马跃点点头,大手一挥,厉声道,“速去!”

方悦、徐晃向马跃抱拳一揖,然后一甩披风、转身扬长而去。

目遂二将消失在视野里,马跃眸子里的柔和之色逐渐淡去,取而代之的却是格外的冷厉。贾诩捋了捋柳须,向马跃道:“主公若欲把关中百余万人口迁入北地平原充边,没有两个月的时间只怕是不可能完成的。”

“唔。”马跃轻轻颔首,目光霍然转向肃立一侧的句突,厉声道,“句突何在?”

句突急挺身上前,抱拳疾声道:“末将在。”

马跃道:“立即挑选骑术最好、身体最轻的战士十名。速度最快、耐力最强的好马三十匹,星夜奔赴关中。传令高顺。不惜一切代价~~哪怕是把他手下的八千轻骑全部拼光了,也一定要守住长安古道至少两个月!这是死命令!”

句突霍然道:“遵命。”

长安古道。

目睹两千西凉铁骑排山倒海般冲杀而至。高顺嘴角不由绽起一丝轻冷的杀意,陷阵营也许挡不住许褚铁骑营的正面突击。可要挡住前面这支西凉铁骑地突击却是绰绰有余!更何况这里地势险要、山道狭窄,非常不利于骑兵的突击。

“拒马枪~~竖阵!”

“喝~”

高顺一声令下,三军响应。最前面地六百名士兵分为前后四队、两人一组将三百支足有六、七丈长、碗口粗细的木制拒马枪竖了起来,呈半倾角斜指前空。白惨惨的枪尖霎时编织成了一片恐怖的死亡森林。

“弓箭手~~准备!”

“哈~”

高顺一声长嗥。三军再次轰然响应。两千名表情冷峻的弓箭手已经开始在拒马枪阵的后面列阵,倏忽之间。一把把长弓已经挽如满月,一支支锋利狰狞的狼牙箭已经绰于弦上,只等高顺一声令下,便会无情地开始收割西凉骑兵的生命。

“轰~~”

蹄声如雷。大地震动。

虽然狭窄的官道不利于骑兵突击,可西凉骑兵还是将骑兵突击的声势展现得淋漓尽致。还是那支纵横驰骋、所向无敌的凉州劲旅。还是那支训练有素、剽悍狂野的西凉铁骑。可遗憾的是。这支军队的主将再不是牛辅,再不是徐荣。再不是董卓了。

高顺翘首向天,有浓重的阴霾在他眸子里急风骤雨般逼近。下一刻,高顺高举的右臂狠狠挥落,一声清越地长啸霎时响彻山谷:“放箭”

两千名弓箭手的嘴角霎时绽起冷冷地笑意,绵绵不息的弓弦崩响声中,一蓬蓬的箭矢如密集的骤雨掠过寂寂山谷,向着狂飙疾进的西凉铁骑兜头攒落下来,步兵弓箭手历来就是轻骑兵的噩梦,这一次当然也不会例外。

西凉铁骑之所以被称之为铁骑,并不是因为他们真的像许褚铁骑营那样,都是身披重甲的铁甲怪兽,事实上西凉铁骑一直就是一支轻骑兵(在晋代以前,中国史上从未出现过重骑兵),他们被称为铁骑是因为钢铁般的意志,无坚不摧的突击,还有手中那一口口令人望而生畏的斩马刀。

不过这一次,西凉铁骑无坚不摧的突击撞上了难以撼动的磐石。

钢铁般的意志在绝大多数情形下都足以改变一场战争的结局,但是,当两支意志同样坚强的军队相遇时,战斗意志却反而成了可有可无的因素。

密集如蝗的箭雨终于攒落在了西凉铁骑头上,战马的悲嘶和士兵的惨嚎霎时响彻长空。疾速奔行的西凉骑兵一片片地倒了下来。

凉州骑兵胸前背后那两片可怜的薄铁甲可以挡住黄巾贼兵的木制箭矢,可以挡住草原骑兵的骨制、石制箭镞,却根本挡不住马屠夫麾下精锐弓箭手精铁箭镞的贯穿,如果射中正面,甚至连凉州兵头上的铁盔也会被轻易射穿。

马屠夫砸锅卖铁、不惜一切代价改良军队装备的精兵政策在这里获得了丰厚的回报,两军装备上的巨大差距最终铸成了西凉铁骑诞生以来最惨烈的完败!两千西凉铁骑就像殉道者一样前赴后继、无所畏惧地冲向敌阵,直至全部倒在血泊之中!

只有数十骑突破了马跃军弓箭手冷血的洗礼。突击到了阵前,他们连人带骑、无比悲壮地撞向那一片密集如林的拒马长枪,任由锋利的木削枪尖洞穿自己的胸膛。完成了一名士兵最后的神圣使命。

“唏律律……”

一匹受伤的西凉战马从尸山血海中挣扎着站了起来,仰天发出一声嘹亮的悲嘶然后扬蹄飞奔,让人绝望的是它的双眼早已经被射瞎了。于是直直地撞上了壁立如削的崖壁,一声巨响,然后是骨骼碎裂的清脆声,长安古道上旋即一片死寂。

凉州军后阵。

樊稠瞪大双眼,直直地盯着尸横遍野地山谷,久久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真的吗?两千骑精锐铁骑就这样灰飞烟灭了,无坚不摧的西凉铁骑居然被一支步兵给击败了。而且是毫无悬念地完败,这结果简直令人发疯!

马跃军中。

凉州军完败。高顺脸上却是毫无得意之色,回头向身后的偏将毛然道:“身为三军主将,永远要审时度势、因时因势而战,绝不可凭借武力横冲直撞,更不能妄想以同样的战术赢得每一场战争!否则,就难免会重蹈今天凉州铁骑的覆辙。”

偏将毛然道:“末将明白了,多谢将军教诲。”

高顺沉声道:“水无常形、兵无常势。为将者切忌生搬硬套兵书战法。这世界上没有包打天下的兵法,也没有常胜不败的军队,只有胜不骄、败不馁,进则疾如风、退而不及乱,才称得上是精锐之师。”

“嗯。”

毛然重重地点了点头,目露了然之色。

马屠夫以狠辣果敢、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在河套将士心中打上了深深地屠夫烙印。从而铸就了河套军队钢铁般的意志和永不抛弃、永不放弃的不灭军魂。但真正给这支军队带来兵法和正规战术的。从而使这支虎狼之师正式蜕变为精锐之师的,却是高顺、方悦,还有徐晃这些领军大将。

高顺等人不但自己熟读兵书、精通韬略。更以他们的身体力行感染和改变着身边的将士。马屠夫只能将身边的士兵调教成一头头残忍嗜杀的恶狼,可高顺他们却能将身边的士兵训练成为钢铁般的战士。

凉州军中。

“可恶!”

当樊稠终于意识到前军铁骑已经全军覆灭时。狂暴的怒火顿时在胸中腾地燃起。樊稠使劲地握紧双拳,眸子里几欲喷出火来,霍然回头,向身边的传令兵大吼道:“传令,左、右两军同时出击,踏破敌营、鸡犬不留!!!”

“遵命!”

传令兵轰然应诺、领命而去。

绳池。

马腾中军大帐。

一直到了第二天傍晚,派出去搜寻曹操的各路人马纷纷返回大营,却都没有找到曹操。唯独许褚的一队人马和赵云的八百白马义从还没有返回,现在,郭图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许褚还有赵云身上了。

马腾、郭图正等得不耐烦时,帐外忽然响起沉重的脚步声。旋即有人影一闪,许褚铁塔似的身躯已经昂然入帐,大声道:“郭图先生,末将搜遍了几百里地,只找到许多走散的曹军士兵,却没见曹操下落。”

“什么,还是没找到?”郭图眉头一蹙,急从怀里掏出一方地图,在桌案上摊开,仔细地比了比,凝声道,“不可能啊,所有的大路小、道,甚至是深山密林中的秘径都已经派人去搜了,除非曹操能化成蜜蜂飞走。否则绝不可能逃出这片山区。”

许褚瓮声瓮气地说道:“曹操能不能化成蜜蜂飞走不知道,不过末将的确没有找到。”

“唉。”郭图摇了摇头,叹息道,“看来只能把最后的希望寄托在赵云身上了。”

“赵云?”许褚忽然道,“末将差点忘了,刚才返回路上遇见赵云了,他已经率军返回洛阳了。”

“什么,赵云率军返回洛阳了?”郭图愕然道,“为何不来辞行?”

许褚道:“这个却不知道。”

“算了,走就走吧。”郭图道,“传令全军,让将士们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接着再搜,如果还是搜不到。那就算曹操命大!”

洛阳西效。

当洛阳雄伟的城廓遥遥在望时,曹操才长长地舒了口气,悬在心头的一块石头总算是落了地。这次虽然铩羽而归、所部精锐更是丧失殆尽,夏侯惇、夏侯渊、曹仁、曹洪等人也是生死不知,但总算是有惊无险,安全回到洛阳了。

赵云于马背上抱拳道:“曹操大人,前面不远便是洛阳了,再无可能遭遇贼兵袭击,末将就不再护送了。”

曹操抱拳道:“这次真是多亏了赵云将军,请受操一拜。”

话落。曹操于马背上弯腰长揖,赵云急伸手阻止道:“大人何须如此?末将也只是替天下苍生略尽绵薄而已。”

曹操直起身来。脸上忽显爽朗之色,向赵云道:“赵云将军。操就此别过。”

说罢,曹操仰天长笑三声,策马疾驰而去,有滚滚烟尘从曹操马后渐扬渐起,不及片刻功夫。曹操便在十数骑亲骑的护卫下消失在了滚滚烟尘中,赵云目送曹操扬骑远去。心中不由暗暗心折。

正所谓拿得起、放得下。方为大丈夫,曹操刚刚经历了函谷关兵败。所部精锐丧失殆尽,还能如此洒脱,当真令人叹为观止。

洛阳,午门外。

朝廷连续三日大宴十八路关东诸侯,今日已经是最后一日了。虽然酒席上没什么美酒佳肴。只有清汤寡水。还有几大鼎不知道掺了多少本的水酒。可这酒席喝的就是气氛。十八路诸侯以及各自麾下的文官武将们还是喝得兴高采烈、觥筹交错。

古时酒席不像现代十人一桌,而是一人一席。十八路诸侯以及各自麾下的文官武将浩浩数百人,在广场上摆了满满一地,光是服侍酒席的宦官就有数百人之多。一眼望去,当真是蔚为大观。

袁绍身为盟主,自然要挨桌敬酒,敬到刘备一桌时已然喝得半醉。

袁绍醉眼蒙眬,歪倒在刘备身边,抚着刘备肩头笑道:“刘皇叔编织草鞋手艺精湛、令人钦佩。时下天气炎热,绍军中将士喜穿草鞋,不知能否烦劳皇叔编织一批草鞋送至军中,绍不胜感激。”

坐于刘备身后张飞闻言勃然大怒,正欲拔剑而起将袁绍一剑砍翻在地时,旁边的关羽急伸手拉住张飞,连连以眼色示意张飞不可轻举妄动。张飞愤愤地嘿了一声,转头不再理会关羽,自顾生起闷气来。

袁绍兀自不觉,向刘备道:“皇叔。可否?”

绝大多数诸侯以及文官武将都以同情的目光看着刘备。心忖刘备这皇叔也真是够可怜地,被袁绍当众羞辱,真可谓是斯文扫地了。不过出乎各路诸侯以及文官武将的意料地是,刘备居然面不改色地应了下来。

“不知袁绍将军需要多少双草鞋?”

刘备话音方落,广场上一片沉寂,各路诸侯以及几乎所有的文官武将先是愕然,旋即目露鄙夷之色,在心中已经将刘备与贩夫走卒的身份画上了等号,只有田丰、荀彧荀攸郭嘉等人目露忧色。

袁绍同样愕然,半晌才回过神来抚着刘备后背笑道:“绍说笑矣,皇叔且莫当真,绍何敢烦劳皇叔之尊编织草鞋?此事若让天子和太后知晓,岂有轻饶之理?哈哈~”

“报……”

各路诸侯正喝得兴高采烈时,忽有宦官匆匆跑来,一路跑一路尖着嗓子高喊道:“函谷关急报~~谯郡太守曹操大人率军追击凉州乱军,兵败函谷,所部精锐丧失殆尽,曹操大人仅以身免……”

正在喝酒的各路诸侯纷纷色变,反倒是代表曹操出席酒宴的荀彧、荀攸、郭嘉等人反而神色如常。正当各路诸侯正在窃窃私语时,曹操的身影忽然出现在午门外,袁绍等人一眼望去,险些认不出来。

只见此时的曹操满脸血污、神情疲惫,头上的铁盔早已不知去向。满头乱发披散下来像个野人,身上的铁甲又破又烂,就像是从死人堆捡来似的,一片战袍从腰上耷拉下来,上面居然还穿着半截折断了的狼牙箭。

“孟德!”袁绍大叫一声。疾步迎上前来,死死握住曹操双手。急问道,“孟德无恙乎?”

曹操一把推开袁绍,一语不发走到席间盛酒的大鼎前,从侍酒宦官手中夺过酒勺,不由分说从鼎中舀了满满一大勺水酒,仰起脖子咕咚咕咚牛饮起来,不断有酒水顺着曹操的嘴角溢落,模样甚是狼狈。

袁绍与曹操毕竟相识多年,交情也还算不错。此时见曹操这般模样,还以为曹操心中愤懑十八路关东联军没有与他一并追击凉州乱军,这才致使曹操全军覆灭,因此难免心生愧疚。便上前轻抚曹操后背劝道:“孟德。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就不要想太多了。”

曹操还是一言不发。只是闷声喝酒。

这么个喝法,就算是再淡的水酒也能把人喝醉,果然。曹操很快就喝了个醉眼蒙眬,然后铿然拔剑。在席间歪歪扭扭地边吟边跳起来,语气慷慨,又隐含悲怆。

关东有义士,兴兵讨群凶。

初期会盟津,乃心在咸阳。

军合力不齐,踌躇而雁行。

势利使人争。嗣还自相戕。

淮南弟称号,刻玺於北方。

铠甲生机虱。万姓以死亡。

白骨露於野,千里无鸡鸣。

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各路诸侯以及麾下的文官武将尽皆面露愧色,再不敢正视曹操一眼,午门前一片寂静,只有曹操慷慨而又隐含悲怆的声音在天地间激荡不息、震撼人心。

“吾始兴大义,为国除贼。诸公既仗义而来,操之初意,欲烦本初引河内之众,临孟津、酸枣;诸将固守成皋、据敖仓。塞轩辕、太谷,制其险要;公路率南阳、扬州之军,驻丹、析,入武关,以震三辅。皆深沟高垒,勿与战,益为疑兵,示天下形势。以顺诛逆,可立定也。今董贼虽除,数十万凉州乱军犹存,诸公迟疑不进,大失天下之望。操窃耻之!操窃耻之!操窃耻之!!!”

曹操大叫三声,拂袖而去,众皆无言以对。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