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16章 怎一个乱字了得

更新:2018-12-02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杀回洛阳~~屠城!给主公报仇!

李儒未及回答,帐外陡然响起一声凄厉的嘶吼。

人影闪处,董卓的亲兵队长、三千虎贲铁骑的统领董玩已经杀气腾腾地闯进帐来,身后还跟着大大小小十几名凉州将领,这些将领大多是薰卓任护羌中郎将时从普通士卒中提拔起来的,对董卓可谓忠心耿耿。

李儒心中凛然,突然意识到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虽然李儒身居军师高位,平素极受凉州军将士的敬重,可那是看在薰卓面子上的,凉州将士敬重李儒其实就是敬重董卓,这和李儒本人的声望和能力却没多少关系。李儒突然意识到,如果没有董卓的存在,他甚至不能够让一名普通的凉州军听命行事。

李儒一点也不怀疑,如果这时候站出来反对攻打洛阳,董玩和这群杀气腾腾的武将立刻就会把他乱刀砍死。

这是铁的事实,因为其中涉及一个军中体系的问题。

李儒虽然厉害,可他的身份是军师,军师的职责不是统领全军而是辅佐统帅,现在统帅董卓死了,李儒辅佐统帅的职责也就跟着完结了,底下各级将领再不会买李儒的帐,现在李儒说句话基本就跟放屁没什么两样。

薰玩只是个小小的亲兵队长,就敢在李儒面前大呼小叫,丝毫不将李儒放在眼里,就足以说明一切问题了。就这会功夫,董玩已经开始调拔军队准备攻打洛阳城了,俨然一副军中主将的架势。

从内心深处,李儒是反对攻打洛阳的。

先不说洛阳城池坚固。是否能够攻破还很难说,单是王允、吕布等人敢于发动兵变,势必是有备而来,岂能没有后手?李儒很担心,王允等人已经与虎牢关外的十八路关东军阀取得了联系,而虎牢关的守将张辽恰恰又是吕布地心腹大将。

想到这里,李儒激泠泠打了个冷颤,再不敢往下想了。

在这十万火急的时刻。凉州各部最明智的做法应该是火速回师关中,趁着马屠夫立足未稳之时,凭借绝对的兵力优势将之逐出关、凉之地,然后再从陇西迎来公子璜(李儒还不知道董璜已经被俘)继承主公大业。

唯其如此,盛极一时的凉州军团才不会因为没有落脚之地而最终消亡,更不会因为内讧而陷于分崩离析,而且有了关中千里沃野、凉州数十万骠悍羌胡之众,不出数年,重新强大起来的凉州军团又可以挥戈东向。与关东军再决高低。

不过,李儒也只能这样想想。

因为董玩只是董卓的亲兵队长,而不是军中宿将。

李儒甚至不想跟董玩讲这些道理。因为这个目不识丁的莽汉只知道替薰卓报仇,跟他说这些道理只是对牛弹琴!李儒很无奈,因为他无法阻止薰玩成为两万多凉州大军地主将,更无法阻这支凉州精锐的自杀行为。

此时挥师攻打洛阳。与自杀何异?

不及片刻功夫,董玩便分派已定,两万大军拔营而起,浩浩荡荡地杀奔洛阳去了。目送两万余凉州精锐渐渐消失在漫天飞扬的烟尘中,李儒不由浩然叹了口气,环顾身边。发现自己的百余亲兵居然也只剩下了十数人。脸上不由浮起一丝苦笑。

“军师。现在我们怎么办?”有亲兵凑了上来,问道。“我们也去攻打洛阳吗?”

“攻打洛阳?那只能是送死!”李儒冷然摇头,然后将剩下的十几名亲兵招到跟前,吩咐道,“你们几个分头行事,立即将洛阳兵变、主公遇害的消息飞报给郭、李催、张济、杨奉、赵岑五位将军,这几位将军都是军中宿将,应该能看清楚眼下的局势,十之**他们都会率军杀奔函谷关。”

亲兵问道:“军师呢?”

李儒道:“本军师要先行一步赶往函谷关,协助樊稠将军打死高顺这头拦路虎!高顺可是马屠夫麾下头号大将,极善用兵、很是难缠。如果不设法除掉这只拦路虎,十数万凉州大军就会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惨遭灭顶之灾。”

……

函谷关。

樊稠在张绣、崔烈的陪同下正在巡关,站在雄伟的关墙上往外望去,只见空谷寂寂、山道廖廖,已经没有了马跃军地踪影。

樊稠将负责守卫敌楼的小校召到跟前,问道:“这数日,敌军可有异动?”

“并无异常。”小校应道,“连个鬼影子都没看见。”

“是吗?居然连续几天没有异样!”樊稠蹙眉凝思片刻,目光转向身边的张绣、崔烈二将道,“难道高顺自知夺关无望,真地已经撤兵回关中了?两位将军,我军是否需要派出一支精兵进行试探性的追击?”

“高顺可是马屠夫麾下的心头号大将,名声显赫,正所谓盛名之下无虚士,不容小觑啊。”崔烈劝道,“再说主公给将军的军令也只是固守待援,末将以为还是不要贸然出击,以免招致无谓地损伤。”

“嗯,崔烈将军所言甚是有理。”樊稠深以为然道,“传令下去,守关士卒加强戒备,谨防敌军偷袭,待主公亲率大军到来之后再做计较。”

此时的樊稠,还不知道数百里外的洛阳城里已经发生了惊天巨变,凉州大军阀董卓已经伏诛。

……

函谷关以西五十里。

一座无名小山包上,高顺正在数

兵的护卫下观察地形,站在山包上往下望去,笔直的中横贯而过,两侧崇山峻岭、云遮雾绕,地势极为险要。如果能在谷中筑起一座雄关,未必便会输给东边的函谷关。

“就是这里了!”高顺大手一挥,向身后地传令兵道,“传令全军,在谷中下寨。先立木寨,尔后再凿石砌墙,在这里筑一道关卡,既然无法攻下函谷关,那本将军便在这险要之处再筑一座函谷关,照样能将薰卓十万大军拒之关外。”

“遵命。”

传令兵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

凉州,武威郡。

马跃中军大帐,贾诩及方悦、徐晃二将联袂而入。向马跃抱拳作揖道:“诩(末将)参见主公。”

“快快免礼。”马跃舒了口气,肃手道,“文和、元赏(方悦表字,四棱怎么看怎么不像个表字)、公明你们可算是来了,王渊地西域胡骑可真不是盖地,你们要再来晚几天,说不得就只能给本将军收尸了。”

“主公言重了。”贾诩淡然一笑,说道,“区区数万胡骑。又何足挂齿。”

“不,西域胡骑地确不一样。”马跃地表情忽然变得严肃起来,凝声说道。“若不是武威太守傅大人以及周边各县的鼎力支持,凭本将军手中的三千乌桓狼骑还真招架不住西域胡骑的快马。”

“竟有此事?”贾诩凝声道,“西域胡骑什么时候变得厉害起来了?”

难道贾诩有此疑问,纵观两汉。西域三十六国都被匈奴、鲜卑打得招架无力,从而不得不依靠大汉的军队来抵御匈奴、鲜卑人的进犯,在汉人眼中,西域三十六国的胡骑只能算是三流地军队。

“真正厉害的不是胡骑,而是胡骑的西域战马!”马跃双掌击案,目露贪婪之色。奋然说道。“真是好马啊!比匈奴人、鲜卑人的矮脚马可强太多了。山丹军马场的战马和西域马相比也逊色许多。”

句突也忍不住插了一句:“西域马的耐力虽然不如匈奴矮脚马,可负重和冲刺速度却比匈奴矮脚马强太多了。每次追逐战。这些西域胡骑总是能追上我们,如果不是忌惮弟兄们的骑射功夫,末将这三千狼骑只怕早就交待在武威了。”

句突话音方落,帐外忽然响起滚滚的蹄声,犹如惊天巨浪正从天边滚滚而来,下一刻,马跃大营中也响起了绵绵不息的号角声,正在营中休息地郡国兵(武威郡守军)迅速奔走而出,负弓执枪来到营栅后面集结。

隐于营中的乌桓骑狼也紧急上马,准备出击。

马跃在贾诩、方悦、徐晃、句突以及十数汉军小校和乌桓百夫长的簇拥下堪堪登上辕门,前方滚滚而来地西域狼骑便已经冲杀到了大营外,但见遮天蔽日的烟尘中,无数雄壮的骏马正在大营前的空地上来回驰骋。

倏忽之间,一匹通体雪白地骏马从胡骑阵中疾奔而出,于阵前来回驰骋。

马背上的胡女手执银枪、头顶亮银狮头鬼面盔,看不清五官,流露在外的肌肤却是莹白如玉、色泽诱人,一袭精致的白袍软甲更将胡女惹火的娇躯展露无遗,与胯下骏马互相映衬,浑然天成。

“真是好马啊。”马跃直勾勾盯着来回驰骋的胡女,感慨道,“骑上去一定很爽。”

“唔~~”贾诩连连颔首,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暧昧,跟着称赞道,“欺霜赛雪莹如玉,蜂腰翘臀郎还顾,果然是绝代好马,主公好眼力。”

“呃,这个~~”

马跃语塞,大感尴尬。

……

洛阳,此时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王允此人玩弄权术还行,可对大局地筹划则显得力不从心。王允不但高估了河南尹闵贡地能力,错误地以为闵贡手下地三千河南兵能够担负起拱卫长安的重任,而且还忽略了董卓以及手下亲信杨彪、周奂等人在洛阳城中根深蒂固地势力。

在这一点上,王允相比马屠夫相差的不只一星半点。

八百流寇席卷中原时,每当攻下一座城池,必会将城中豪族大户的私蓄家奴斩尽杀绝,再以铁血手腕巡视全城,不遵号令擅自上街者一律格杀,这么做虽然残忍冷血,却彻底杜绝了祸起院墙的可能!

后来马屠夫摇身一变成了大汉中郎将,八百流寇也成了大汉官军,可这个“优良传统”却一直保留了下来。不久前高顺奇袭长安得手,就以同样的铁血手腕清洗了长安城中士族门阀的家奴势力。

后来高顺率轻骑主力奔袭函谷关,只留下了八百精兵驻守长安居然也安如泰山。

……

当吕布率领三百家兵抄了董卓太师府、如愿以偿地夺回貂蝉时。董卓伏诛,杨彪、周奂等人当殿被擒的消息也在洛阳城中风传开来,杨彪、周奂等董卓亲信府中的家兵家将闻风而动,不到一个时辰便聚集起了上千人众,又有大量游手好闲地地痞无赖趁势而动,逐渐汇聚成一股两千余人的乱军,居然反过来杀奔皇宫而去。

沿途不断有流氓暴民加入,等到乱军杀到禁宫正门时。居然已经聚集起了五千多人。

当初废少帝、立汉献帝时,董卓为了把禁宫牢牢地控制在自己手中,已经把守卫禁宫的金吾卫从最初的三千人削减成了三百人,就是这剩下的三百金吾卫,也大多是老弱病残,充

还行,真正上战场却根本不堪一击。

匆匆集结起来的三百金吾卫很快就被乱军砍杀殆尽,王允、刘弘、蔡、卢毓等人眼看情势不妙,一边关闭宫门。一边命人急召吕布前来护卫禁宫,可吕布手下同样只有三百家兵,个人的武勇终究不能改变兵力上的巨大悬殊。

而且这是一伙乱军。根本就不是组织严密地正规军。

如果是正规军,吕布还可以凭借击杀敌军主将来挫伤敌军锐气,达到不战而屈人之兵的目的,可这伙乱军根本就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主将。而是一伙暴民为着同样的目的(当然是杀进皇宫抢皇家珍宝)聚集在一起乱砍乱杀。

迫不得已,王允只好急令河南尹闵贡率河南兵前来护驾。

闵贡这个人虽然能力一般,但练兵还是不错的,这三千河南兵不但训练有素,而且装备也不错,居然还有五百弓箭手。王允之所以敢于发动兵变。趁势而动固然是最重要的原因。可另一个原因就是闵贡三千河南兵在给他壮胆。

接到王允的急令。闵贡留下一半兵马把守九门,自己则率领另外一半兵马急奔禁宫而来。一番恶战,五千乱军很快就被训练有素地河南兵击溃。

但就在这个时候,驻守在东效的两万凉州大军已经杀到了洛阳城下,更要命的是,闵贡只是击溃了乱军,溃败地乱军并没有偃旗息鼓,而是分作大小不等的数十股,以更疯狂的方式开始在城中烧杀劫掠。

守卫洛阳的河南兵本来就兵力不足,又要分兵拒守九门,又要提防乱军从城内发起偷袭,顾此失彼之下,洛阳东门很快就告失守,当沉重地洛阳东门轰然洞开时,两万凉州铁骑汹涌而进,真正的灾难降临了。

这两万余骑的凉州大军怀恨而来,他们脑子里只有一个疯狂的念头,那就是杀戮杀戮再杀戮,血洗洛阳、鸡犬不留!!!当城门告破那一刻开始,不论是乱军还是守军,不论是无辜平民还是暴民,不分男女老幼,不分士簇平民,不分人畜,只要是能走动的、会喘气的,统统斩尽杀绝!

杀红了眼地凉州军不但杀人抢东西,还开始疯狂地纵火焚烧全城,东汉前后十二代皇帝,整整经营了两百余年地繁华东都,顿时毁于一旦!而这场浩劫地始作俑者,当朝司徒王允,正于蔡、刘弘、卢毓等同僚缩在禁宫里惶惶不可终日。

禁宫的正门已经被毁,董玩地三千虎狼铁骑正一波接一波,发起无休无止的猛攻,活着的河南兵正变得越来越少,连骁勇无双的吕布都身被数箭、受了轻伤,如果没有援军到来,禁宫被攻陷只是时间问题。

……

德阳殿。

年仅八岁的汉献帝正在宦官的陪同下戏嘻,他虽然贵为当今天子,其实还只是个孩子,在他幼小苍白的意念里,还根本没有家国责任这个概念,何太后及一众妃嫔则缩在金殿一角嘤嘤缀泣。

王允、刘弘等大臣枯立大殿,目如死灰,局势演变到现在这般地步,已经完全出乎王允等人的预料。王允平素自负智计,此时却也是一筹莫展、无计可施了,心底仅存的一点侥幸念头,就是希望十八路关东军能够快点杀到洛阳,结束这场浩劫。

然而。十八路关东军当真能够及时杀到洛阳吗?

“咚咚咚~~”

沉重而又急促的脚步声响起,殿外人影一闪,吕布雄伟的身影已经昂然直入,汉献帝及众大臣地目光霎时聚集在吕布身上,但见吕布满脸是血,战袍上也粘满了殷红的血液,有他自己的,更多的却是凉州军将士的。

吕布肩胛骨上还插着两枝狼牙忌箭。箭尾的翎羽正在轻轻颤动。

吕布的胸脯正在剧烈地起伏,能将勇冠三军的吕布累成这样,足以说明凉州兵对禁宫地进攻是何等的猛烈。

“叮!”

吕布将方天画戟重重地往金殿上一顿,抬头迎上王允等人呆滞的眼神,疾声喝道:“凉州军攻势凶猛,闵贡大人的河南兵很快就要支撑不住了,军情紧急,诸位大人可速速护住天子,随末将突出重围。”

“关东军呢?”王允眸子里掠过最后一丝希冀。“关东军还没有消息吗?”

吕布黯然摇头,说道:“没有。”

“唉~~”王允长长地叹了口气,苦笑道。“眼下洛阳城中到处都是凉州匪军,又该往何处突围?”

“列位大人放心。”吕布再次一顿手中的方天画戟,厉声道,“但有末将在。便绝不会让凉州贼兵伤了陛下一根毫发!”

“将军~~将军!”

吕布话音方落,金殿外忽然响起成廉凄厉的长嗥声。

闻听成廉长嗥声,吕布不由心头一沉,成廉和宋宪被吕布留在禁宫门内协助闵贡抵御凉州乱军的进攻,此时突然出现在金殿之外并且语气急促,难道是禁宫正门已经被凉州乱军攻陷了?

不及片刻功夫。成廉雄伟的身影便出现在了金殿之外。

“成廉。”吕布喝道。“正门被攻破了吗?”

“呃。正门?”成廉闻言一愣,旋即摇头道。“还没有。”

“那你来德阳殿做什么?”吕布厉声喝道,“如此擅离职守,莫非不怕军法无情吗?”

“不。”成廉急道,“是张辽,张辽将军率军杀回来了!”

“嗯?”吕

一沉,喝道,“你说什么?张辽!”

“对!”成廉大叫道,“张辽回来了,带着八千并州精兵已经杀到禁宫外,正和宫外的凉州乱军恶战呢。”

“呼~~”

骁勇如吕布闻听此讯亦不免长出一口气,有了张辽地八千并州精兵,纵然不能挽回洛阳城内的乱局,却至少可以守住禁宫了,下一刻,剧烈的疼痛从肩胛骨上袭来,吕布顿时浓眉一蹙,重重地闷哼了一声。

“哈哈哈~~”王允却是陡然仰天长笑起来,边笑老老泪横流,泣声道,“天不亡我大汉,天不亡我大汉哪,呜呜呜~~”

“有救了,陛下有救了。”

刘弘、蔡等人亦纷纷弹冠相庆。

……

德阳殿外。

张辽地八千并州精兵在局势最为危急的时刻及时杀到,没有任何犹豫便向宫外的凉州军发起了猛攻,凉州军、并州军都是天下雄兵,论单兵素质可谓不分伯仲,唯一的区别就在于各自地主将。

并州军主将张辽虽然年轻,却可以算得上身经百战,吕布率领并州军在野牛渡与马屠夫的惊天激战更是令这位年轻的武将获益良多。随着武艺的进境,张辽的统兵才能也逐渐开始绽露头角。

而凉州军名义上的主将董玩却只是个亲兵队长,如何跟张辽相提并论?

很快,张辽便敏锐地发现了凉州军指挥混乱、各自为战,诸兵种之间根本没有协同配合,闵贡能守住禁宫正门半天,并非河南兵有多精锐,实在是凉州军缺乏有效地指挥。要是换了有战阵经验地军中宿将来指挥,只怕要不了半个时辰,凉州军就已经进攻禁宫了。

发现凉州军弱点之后,张辽当即调兵谴将,先以骑兵将凉州乱军分割开来,再以重装步兵形成合围,最后以弓箭手逐一射杀,不到半个时辰,禁宫正门前地六千多凉州乱军便已经被并州军消灭殆尽。

张辽的及时赶到虽然保住了禁宫,却还是没能保住禁宫外地繁华市井,将近两万名凉州乱军就像一群蝗虫在洛阳城内到处肆虐,见人就杀,看见漂亮女人和值钱财货就抢,看见房屋就放火烧掉。

不过,这两万凉州乱军的好运也仅止此了,洛阳城中熊熊燃烧的大火很快就要成为他们生命中最后也是最灿烂的烟花,因为袁绍等十八镇诸侯率领的先锋轻骑已经杀到,将洛阳城团团围了起来。

事实证明李儒的推测是正确的,杀回洛阳兴师报仇只能是自寻死路。

……

河内郡。

郭中军大帐。

听完李儒亲兵的叙述,郭惊得跳了起来,吃声道:“你说什么!?主公他他他~~他已经遇害了?”

亲兵黯然点头。

郭急问道:“军师呢?军师今在何处?”

亲兵道:“军师已经先行奔赴函谷关。”

“驻守在洛阳东效的两万大军,还有主公的三千虎贲铁骑呢?”

“都回攻洛阳去了。”

“啊?回攻洛阳!”郭吃声道,“军师为什么不阻止他们?”

亲兵道:“董玩根本就不听军师的劝,执意要去攻打洛阳。”

“唉~~”郭叹息一声,黯然道,“这两万多大军完了。”

郭话音方落,帐前的两名大将问道:“将军,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还能怎么办!”郭嘴角忽然绽起一丝冷笑,狞声道,“告诉弟兄们,尽情地去烧、去杀、去抢!烧掉所有房子,除了年轻女子其余人等不分男女老幼一律杀光,所有金银细软一律抢光!我们凉州军得不到的,关东军也休想得到。”

“遵命!”

两员大将轰然应诺,领命而去。

……

汉献帝建安元年7月,随着薰卓遇刺身亡,留守洛阳以及司隶各郡的十几万凉州大军顿时陷入了群龙无首的混乱局面,这股混乱最终演变成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浩大兵灾,数十万无辜百姓直接死于兵灾,数十万间房屋被焚毁,直接导致上百万的百姓无家可归。

司隶校尉部东部四郡几乎被凉州乱军洗劫一空,十八路关东联军最终虽然打进了洛阳,可留给他们的只有一座几乎已经成为废墟的洛阳城,还有洛阳城外两百多万流离失所、嗷嗷待哺的难民。

刚刚经历了一场浩劫的汉朝政府根本无力维持这两百多万灾民的生计,只能任其自生自灭,此后数月间每天都有成千上万的百姓在饥饿中痛苦地死去,紧接着又爆发了大规模的瘟疫。到了汉献帝建安二年正月,整个司隶校尉部东部四郡已经出现“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的惨烈景象。

曾经盛极一时的洛阳东都也繁华不再,城中居民从最盛时的数十万人锐减至不足三万,以致于后来刘备想要找些民夫来修缮皇宫,却居然找不到足够的精壮,可见建安元年的这场兵灾对大汉朝的打击有多惨重。

……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