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10章 平定凉州

虎牢关。

张辽铁青着脸口悔得肠子都青了,今日的惨败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正常情况下口突击八千步军的阵形只需要三干骑兵便足够了,因为更多的骑兵也无法在正面展开。并不是骑兵越多.对敌军的杀伤就越大。

可张辽却最终选择了驱动两万西凉铁骑司时发起突击,张辽这么做的用意非常简单.就是要以两万铁骑排山侧海般的突击瓦解掉敌军的抵抗意志。当眼前这支看起来像是精锐的军队崩溃后,张辽相信,十八路关东联军将变成真正的乌合之众口

不过最终.张辽的狡计没有得逞。甚至还酿成了惨祸。真正死于敌军弩箭之下的凉州骑兵其实并不多.先登营只是以巨弩射杀了前面几排骑兵。倒下的前排骑兵形成了障碍,严重阻碍了后续骑兵的突击。才让西凉铁骑独步天下的突击难以发挥威力。

严格来说。两万西凉铁骑只是被先登营逼退,而没有形成溃败。

不过.就算仅仅只是被逼退,这一战也已经严重挫伤了董卓军的军心和士气。

两万西凉铁骑的突击非但无法冲垮八千关东步兵的防阵.甚至还反过采被对手打得节节败退!这对于一贯沉醉在西凉铁骑无往而不利.的董卓军将士而言.是对他们自信心的严重挫伤。

反过来,先登营近乎神迹般的表现对十八路关东联军却是极大的鼓舞,十八路关东将士突然间发现。原来西凉铁骑也并非不可战胜。

激烈的战鼓声中.联竿辕门大开,回复了自信的关东联军如潮水般掩杀而出,此消彼长下,西凉铁骑的败退最终演变成了溃败,十八路关东联军趁胜追击。不但夺回了弃守的大营.甚至还更进一步.抢占了吕布、张辽扎在虎牢关前的两座大寨。

吕布、张辽被逼无奈.只得!军退入虎牢关上.这一次.袁绍直接驱兵进至虎牢关下。以雄厚的兵力优势将虎牢关里三层、外三层地围结起来。

凉州!姑藏。

姑藏是武威郡地郡治口从姑藏往左百里是荒凉的戈壁滩,往右百里则是浩瀚无际的大沙漠。中间方圆百里左右的区域却是一片绿洲、生机盎然,武威郡三万余人口大多集中在这片绿洲之内。

马跃的三千铁骑在击溃皇甫坚的一万大军之后,马不停蹄奔袭武威郡,两天之内往北疾进数百里、兵逼姑藏城。驻守姑藏地三百郡国兵不战而溃.郡中从吏献城纳降.马跃军兵不血刃袭占姑藏。

太守府衙口地牢。

马跃在两名狱卒的陪同下出现在地牢内。粗如儿臂的木橱栏内,队暗潮湿的草堆工盘膝坐着一名中年文士,狱卒手指文士.向马跃道:“刺史大人,这一位便是武威太守傅翌傅大人了。”

狱卒正说间.牢中文士已经转头望来。

马跃佯装未见.明知故问道:“傅大人何故入狱?”

狱卒道:“还不是遭逆贼董卓奸党所害。”

“国贼董卓当真死有余辜.马跃切齿道,“吾有生之年,必手刃之。”

狱卒工前打开牢门。向傅翌道:“傅大人.这一位是朝廷敕封地膝马都尉、凉州刺史马跃大人。”

马跃工前一步。目光灼灼注定傅翌.大声道:来人。速速侍候傅大人沐浴更衣。..

傅翌长叹一声口向马跃长长一揖,朗声道石,下官傅翌。参见大人。,.

马跃虽然野心勃勃、凶名照著.也曾当过贼寇、做过大逆不道的事情.可他毕竟出身名门.先帝也已经赦免了他的过去,现在马跃不但是朝廷敕封的驸马都尉.更是毫无争议的凉州刺史。

现在,马跃更是救了傅翌,于公于私.傅翌都觉的马跃是自己的当然工司,自己已经别无选择,也无需选择了,想通了这点之后。傅翌心头豁然开朗.便神情坦然地向着马跃长揖到地。

凉州.陇县。

转眼之间。二天已经过去.经过惨烈的反复争夺.徐荣军始终无法越过雷池半步.徐晃地三千残兵就像一颗铁钉。牢牢地钉在了陇县城墙工.无论徐荣军发起多猛烈的进攻。都始终岿然不动。

陇县城头。

徐晃正在十数名卜校的陪司下巡视城楼。

目光所及.城楼工横七竖八地躺满了受伤的士兵.看到徐晃出现,这些伤兵挣扎着站起身来.纷纷向自己的主将投以注目礼.徐晃大步流星.从伤兵身边走过.眸子里没有悲伤.没有泄气.只有高昂的斗志和灼热的杀机!

不需要悲伤。战争远没有结束,现在还不到悲伤地时候!

不能泄气.泄气就意味着放弃,意味着战败。意味着死亡!身为守城的主将。徐晃绝不允许陇县从他手中沦陷。而且,徐晃也不想战死.更不愿意手下地三千河东精兵战死在凉州,这三千精兵能从如此惨烈的恶战中幸存下采,殊为不易。

“都起来,站起来。是男人就不要像死狗一样躺着。”徐晃挥舞着拳头。以独有地慷慨激昂的声浪给士兵们鼓劲。“宁可像男人一样站着去死,也绝不像狗一样躺者求生.难道你们想被人骂成狗吗?”

“将军~~”,一名年轻地士兵睁开疲惫的双眼.无力地说道,“弟兄们已经三天没有合过眼了。现在就想好好睡一觉。”

“只要打赢了这一仗.你们想睡多久都行。”徐晃道,不过~现在可不行!”

“将军~~.”有士兵起哄道,“弟兄们想喝酒、吃肉、睡女人。”

好!等打赢这一仗.本将军就去和主公讲。就算主公砍了本将军地脑袋.也一定让弟兄们有酒喝、有肉吃.有女人睡!,徐晃说此一顿。忽然厉声大骂道.不过。丑话说前头,要是打不赢这一仗口就别怪本将军不客气,把你们几个混蛋的大头小头一块砍了口,

,哈哈哈~~.

士兵们轰然大笑,总算稍稍恢复了些许精神和体力。

陇县城外。

徐荣在杨秋、程银诸将地陪同下肃立在瞻望高台工察看军情,目睹陇县城墙工的情景.杨秋、程银同时吃声道:“这~~这些河东兵难道都是怪物?我军有三万人。轮番工阵都已经累得不行了。他们居然还有体力说笑?”

徐荣神色凝重。缓声说道,“河东兵不是怪物,不过他们地主将徐晃~的确是个难缠地对手,原以为坚守三天就是徐晃的极限了.可照现在看起来,再过三天也未必能攻陷陇县哪!徐晃地确是员难得的良将。可惜如此将才竟错投了马屠夫。”

杨秋道:“幸好还有钟题大人的奇袭之计。要不然,还真拿徐晃这家伏没办法。”

事到如今。也只能寄希望于钟皱大人的奇袭了口.徐荣微微颂首,忽然问道,“马屠夫的大军可有并动?”

杨秋应道:探马回报,临洮城头仍日插着我军的旗帜.应该是城池未陷,不过马屠夫地大军已经将临兆城团团围住.细作无法潜入城内口所以还不知道临洮城中地确切情形。不过,以滇零将军之能应该能够比陇县多坚守数日。

程银附和道:“只要滇零的羌兵能够坚持到将军率先攻破陇县,马屠夫的大军就将被截断退路.从而陷入进退两难的绝境。”

徐荣并未附和程银地意见.再问道:“皇甫大人地北路大军可有消息?”

杨秋道:“还没有消息。”

“是吗?”,徐荣闻言一怔.浓眉不觉已经超紧。喃喃低语道.“己经三天了,居然没有任何消息传来.此事很是反常哪。”

“报~~”徐荣话音方落。忽有卜校气喘吁吁地登上了瞻望高台,疾声道。武威急报。,

“武威?”徐荣脸色一沉。疾声道。“讲!”

小校喘息道:“武胁武威郡治姑藏城已经被马屠夫攻陷了。”

“什么!”,饶是徐荣久经沙场口见过无数的大风大浪,此时也不免大吃一惊.失声道,“这不可能.马屠夫地大军还在陇西进攻临洮.怎可能突然出现在武威郡?而且还攻陷了姑藏城!这绝无可能。”

武威郡被马屠大攻陷.后果将是灾难性的!因为武威郡与河套接壤,如果武威沦陷.就算徐荣攻陷陇县切断了马跃军从汉阳郡、小青d退回河套的大路。马屠大也完全可以从武威郡各城、各县获得补给,然后经由武威、居延海、再从漠北返回河套。

小校吃声道:“将军.马屠夫只带了小股骑兵进攻武威郡!”

“什么!小股骑兵?小股骑兵就能攻陷武威郡治姑藏城!?”,徐荣嘶声道,“皇甫坚呢?北路的一万大军不是集结在武威郡、还没有南下汉阳郡么,为什么不击灭马屠夫的卜股骑兵仙呃.难道~~”

小校语气转黯.垂头丧气地说道:“是的.皇甫大人的一万大军已在牧马荒原被马屠夫地小股骑兵击溃。如今败军已经四散败逃、各归本郡去了。”

“这个皇甫坚!”徐荣愤然道.“一万大军居然打不赢小股骑兵,皇甫嵩怎么生了这么个儿子!”

“将军~~”,徐荣正自怒火中烧时,忽见钟熙施施然而来,朗声道,“坑道已然桩至陇县城内(凉州地处黄土高原。利于挖摁地道),只需等到天黑!便可以握通地面。派出奇兵抢夺城门了!”

“好!”徐荣愤然道,“就算马屠夫地小股骑兵击溃了皇甫坚的一万大军,就算马屠夫已经袭占了武威郡,可只要我军能在今夜袭占陇县.凉州局势便仍有可为,鹿死谁手仍未可知!杨秋何在?”

杨秋踏前一步。昂然道:末将在。,:

徐荣道:“速速挑选八百精卒.饱餐一顿、准备夺城。”

杨秋道:“末将领命。”

“报~~”杨秋还未及离去,凄厉的长嚎声再度响起,又有小校气喘吁吁地登上了了望台.疾声道,“将军,长安急报!”

“嗯。长安急报?”徐荣的脸色越发阴沉,一贯冷静从容的军中宿将终于也忍不住急火攻心。厉声大喝道,“快讲!”

目睹徐荣厉色.小校冷不丁骇了一跳.惴惴不安地答道:“马“马屠夫”部下大将高~~高顺卒领两万铁骑(其实只有八千,虚张声势)经由高奴、南出上郡。十日内长驱直进千余里。兵锋直逼高陵(左冯翎治所)、长安告急。”

徐荣的眸子霎时收缩。久久无语。

杨秋、程银诸将纷纷失色.连声道:“什么?高顺两万铁骑已经逼近高陵?”

“长安告急!?”

“将军,这下糟了,高顺可是马屠夫麾下有名地猛将。所率陷阵营更是骁勇无比。我军留守长安、三辅的军队只有张绣将军地千余兵马可堪一战。其余都是不堪一击炕郡国兵,就算有坚城可守口只怕也很难挡住高顺大军地进次背!”!

“是呀,将军。长安、三辅若是沦陷。关中将再不复主公所有.洛阳也将成为一座孤城。还如何抵挡十八路关东联军的进攻?”

“完了,这下全完了~~”

眼见诸将语无伦次、惊恐莫名.徐荣地脸色由青转白,又由白转青。倏忽之间疾声喝道:“住口!统统住口!”

诸将凛然噤声。瞪望台上顿时一片死寂,只有众人粗重的喘息声丑相可闻。良久。司隶校尉钟缺才硬着头皮说道:“将军。长安若失则大事休矣。相比较而言凉州反而不是那么要紧了.不如火速回师长安?”

徐荣霍然回首。死死地瞪着不远处陇县雄伟的城廓。虎目里流露出难以言喻地失落和不甘。地道已经握至城内。再有半天时间,陇县就能攻陷了.可惜~已经没有机会了,而且徐荣相信,只怕以后也再不会有机会了。

凉州的沦陷已经无可避免。

三天血战。数千将士地鲜血和生命,还有徐荣地苦心孤诣、惨淡经营。一切努力都在这一刻付诸东流。

“唉~~”徐荣浩然叹息一声,再回过头来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