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08章 鞠义善攻、徐晃善守(上)

陇县。

夜已深沉,惨烈的攻城战仍在继续。

由于井阑的出现.战场的形势顷刻发生逆转!徐荣军的弓箭手可以立在井阑上居高临下地向陇县城头放箭,城头的守军立刻由主动转为被动,伤亡急剧增加,并且更糟糕的是,城内守军弓箭手只能进行仰射,而且井阑的目标相对较小,很难实施反压制。

城头上,十数名守军枪兵刚刚合力将一架云梯挑翻,一簇火箭已经从井阑上倾泄而下。凄厉的惨嚎声中.这十数名枪兵中的一大半倒了下来。剩下的数名枪兵仓惶后撤,拥挤在城墙下的徐荣军便趁机再次竖起了云梯,一员健将已经率领十数名亲兵攀上了陇县城头。

凉州中军。

一名亲兵忽然惊喜地大叫起来:“将军快看。我军已经攻上城头了!“

徐荣目光深沉,灼妁地凝视着陇县城头,忽明忽暗的火光中,一面凉州大旗正在猎猎招展.不用亲兵提醒他也已经看见了,不过现在就断言陇县已经被攻克还言之过早。至少~陇县城中的守军还有反击之力。

陇县城内.五百轻骑正静静地肃立在长街上。

清脆的马蹄声中,徐晃策马来到了五百轻骑跟前,徐晃的目光逐一掠过五百将士,嘴角逐渐绽起一丝清厉。

深深地吸了口气。徐晃大喝道:“弟兄们,你们怕死吗?”

“不怕!”

五百将士轰然回应,激烈的气息在每一名士兵胸际回荡,这不是空洞的口号!这些百战老兵的确不怕死!要是怕死,他们也活不到今天,在战场上。越是怕死越是死得快.只有不怕死的悍卒才能活到最后。

徐晃点了点头,再次喝问道:“你们想死吗?”

“不想!”

五百将士再次回应。没人想死!

徐晃霍然回首.手指城外那隐隐可见的井阑轮廓,厉声道:“可该死的敌人架起了井阑,我们的弓箭手射不到他们,可他们却能轻而易举地射到我们.再这样打下去。到不了天亮陇县城就会被攻破,到时候弟兄们一个也活不成,你们说~该怎么办?”

.干掉井阑!”

“拼他娘地!”

.对。拼了!”

五百将士纷纷大喝。语气间充满了同归于尽的激烈和狰狞。

.好!不愧是河东儿郎,一个个都是好样的。”徐晃再次点头,凝声道,“不过此行凶险无比。本将军再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有不愿意出击的现在还可以退出,本将军保证不会因此而轻视你们!”

五百将士挺立如松,绝没有一名士兵临阵退缩!在这种时候。只要是个男人就不可能退缩,这和视死如归、舍己救人的高尚觉悟无关,这些百战悍卒不愿意退出只是为了男人的尊严,只是为了证明自己胯间那家伙是硬扎地!而不是软蛋。

迎上五百将士坚定的眼神.徐晃的双眸霎时变得无比灼热.策马转身。缓缓举起手中的开山大斧顿于空中,下一刻。夜空下有寒光一闪,沉重地开山大斧已经向着前方狠狠挥落。在开山大斧挥落的同时,徐晃铿锵有力的声音也响彻了整条长街。

“就算是死。也要烧了敌军的井阑!”

徐晃话音方落。山崩海啸般的呐喊声顿时响彻长街,五百轻骑声嘶力竭地咆哮着,紧随徐晃身后,向着陇县城门狂飙疾进心

陇县城外。

火光的照耀下,徐荣眸子里仿佛有两团火焰正在熊熊燃烧.越来越多的凉州兵攀上了陇县城头。守军虽然拼死抵挡,可守卫在井阑上的弓箭手已经严密地封锁了城墙,令守军很难往来支援.情势正越来越有利于凉州军,照此情形继续下去,只要再过半个时辰就能攻破陇县了。

只要攻破了陇县,凉州军就完全掌握了战略主动!到时候进可攻、退可守.马屠夫地生命线就将被完全掐断!就算马屠夫的大军攻陷了陇西也将变得毫无意义,一片远离河套老营的飞地,马屠夫又能坚守多久?

最终,马屠夫还是难免落得上次一样的下场。黯然撤兵回河套。

“呜~“

徐荣正想到得意时.陇县城内忽然响起了绵绵不息的号角声,骤然听到这苍凉的号角声中。久经沙场的徐荣陡然脸色一变,眸子里霎时流露出犀利地厉色.从这号角声中,徐荣隐隐闻到了一股危险的气息。

“杨秋、程银何在?”

“末将在。”

杨秋、程银策马上前.铿然回应。

徐荣未及下令.紧闭地陇县城门已经轰然大开,一队铁甲狰狞的骑兵从城门里喷涌而出,拥挤在城门外地凉州兵还没有弄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便如同波分浪裂向两侧溃退.这支骑兵就如同一柄犀利的剔骨尖刀,恶狠狠地扎进了拥挤在城墙下地凉州军阵。

凉州中军。

杨秋冷笑道:“就这数百骑兵也敢出城反击?”

程银也喝道:“简直就是送死!”

张横更是策马上箭,自告奋勇地向徐荣请战:“请将军准允末将率领本部铁骑出击.将这股敌骑击灭!”

徐荣目兴深沉,不为所动。

倏忽之间。徐荣神色一变,沉声道:“敌人的目的不是反击。而是井阑!”

“嗯,井阑?”

“井阑有重装步兵保护,凭这区区数百骑兵也想冲垮重装步兵的防御阵形?”

“这和自杀有什么区别?”

诸将难以置信。纷纷抬头.果然看到那支骑兵在杀透前军之后,并未回头掩杀前军侧后。而是分作数十小股,分别杀向了那数

,妄高耸地井阑,守卫在井阑前的重装步兵迅速摆开阵势n前排士兵支起大盾。后排枪兵地长矛已经压了下来,呈斜角前举。

开!,,

徐晃大喝一声,开山大斧劈空斩下。有如长河大浪般卷向跟前两员拼死挡住去路地凉州军小校。但听咣咣两声清响c两员凉州小校兵刃脱手,连人带甲被徐晃劈成了断肢残躯,漫天激溅的血雨中。徐晃纵骑突进,终于从严严实实地防线中撕开了一处缺口。尾随徐晃身后的数十骑兵就像嗅到了血腥味的野牛。策马狂暴地撞向了前方密集如森地枪阵

拼他娘地!

就算是死也要把前方的井阑烧掉!

噗噗噗川.

锋利的长矛从四面八方攒刺而止。顷刻间便将冲在最前面地两名骑兵连人带骑戳成了刺猬,当那数截滴血的枪尖从背后攒出时,两名骑士的眼神已经变得一片通红。就像垂死前的野兽。流露出令人心悸地狂暴。

吼啊~

咣~

凄厉的怒吼声中。两名骑兵手臂扬起。两只羊皮囊凌空抛起!往前翻飞不远便噗的一声撞上了井阑前壁,羊皮囊绽裂开来,里面的火油溅了井阑前壁到处都是,有一滴火油恰好滴在一名凉州小校地唇上。

凉州小校伸出舌头抵了抵,旋即脸色大变,凄厉的大喝道:阻止他们。别让这些魔鬼靠近井阑。阻止他们,快!

然而,凉州小校地提醒已经晚了。

这个时候。狂飙疾进的河东骑兵已经以十数条生命为代价,硬生生地撞开了一道靠近井阑的通道。剩下的河东骑兵呼啸而进!将垂挂在马鞍前的羊皮囊扬手砸在了井阑壁上。羊皮囊鸡蛋般碎裂开来,火油洒筏到处都是心

不远处,一名骑兵挽弓搭箭。幽幽燃烧的火箭已经瞄准了溅满火油的井阑。

不,杀了他!!!凉州小校狂暴地嘶吼起来。,石杀死那名弓箭手,快!.!

唆唆唆~

凉州小校话音方落。数支锋利地长矛已经凌空攒刺而至!无情地洞穿了那名河东骑兵地胸膛。河东骑兵雄壮的身躯剧然一顿,目光顷刻间一片呆滞。手中的长弓也颓然落地。只有幽幽燃烧地火箭仍旧握于左手。

喧嚣的战场突然变得一片死寂.河东骑兵再听不到任何声音,然后整个世界开始旋转起来.倏忽之间。河东精兵看到了前方耸立如云、如巨兽般地井阑,徐晃铿锵有力的声音在他脑海里再次响起:就算是死.也要烧掉敌人地井阑。

就算是死,也要烧掉敌人的井阑!

垂死的河东骑兵奇迹般地挺起了胸膛.一名上前准备枭首地凉州兵愕然瞪大了眼睛,下一刻.两只沉重的铁蹄已经狠狠地踏在了他地头上!将他的头颅连同铁盔踢成粉碎。当胯下地战马奋蹄疾进时,河东骑兵已经解开了马鞍前的羊皮囊.将囊中地火油浇了自己满头满脸,然后。将幽幽燃烧的火箭往自己身上一撩~

夜空下,一团烈火腾地燃起,熊熊燃烧的火焰中,河东骑兵满脸狰狞,滴血的眼神死死地瞪着前方不远处的井阑。谁说小蚂蚁就掐不死大象?谁说小石头就砸不碎大瓦缸?谁说河东儿郎就烧不掉这些该死的井阑?

轰!!!

河东骑兵连人带骑狠狠地撞上了井阑前壁.燃烧的烈焰顷刻间引燃了洒满前壁的火油,高耸的井阐架很快开始燃烧起来。漫延的火势很快就烧穿了木制的墙壁,开始向井阑内部肆虐.不及片刻功夫.便有许多浑身带火的弓箭手从井阐内狂奔而出。

撤,回城!

徐晃将开山大斧往回一引。声嘶力竭地长吼,可这一次,仍能追随他身后的河东精兵却只剩下了廖廖十数骑,最后回头望了一眼那数十架已经被烈火吞噬的井阑,徐晃的眸子已经一片寒凉,该死的井阑终于被

凉州军后阵。

目睹数十具井阑几乎同时起火.徐荣的嘴角顿时泛起一丝剧烈的抽搐,眸子里更是掠过了一丝浓浓的阴霸,马屠夫的兵果然不简单哪!仅仅五百轻骑,两千重装步兵竟然遮拦不住,还是让他们突破了防线,烧掉了井阑!

火。起火了!,,程银惊叫起来:将军,井阑起火了。

闭嘴!本将军的双眼还没瞎,用不着你嚷嚷。,,徐荣厉声喝道,不就是几十架井阑么,马屠夫以为烧毁了这几十架井阑.本将军便拿陇县城没有办法了吗?哼哼,那他也太小瞧本将军的攻城手段了!,,



程银倒吸一口冷气,凛然噤声。

报~.徐荣话音方落,后阵忽有快马疾驰而来.大声道陇西急报。

陇西?徐荣脸色一变,凝声道.讲!!!

快马喘息道:(,陇西急报.公子璜于白石谷中计遇伏.马屠夫大军连克秋道、临洮,陇西已经被攻陷了。,,

什么?!,

陇西被攻陷了?!,

公子璜呢?是生是死?

杨秋、张横诸将纷纷失色。

唯有徐荣神色如常,淡然道:慌什么。不就是个陇西郡么,凉州十郡还有八郡控制在我军手中.有什么好担忧的?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