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07章 血战陇县

更新:2018-12-02

牧马荒原。

哦哦~~

啊啊~~

此起彼伏的怪叫声中。四队骑兵从四个不同的方向朝中央的一万凉州军发起了无畏的冲锋,蹄声如潮、刀光闪烁,虽然冲锋的敌骑只有不到五百骑。可中间的凉州军却仍旧如临大敌、丝毫不敢大意。

长枪兵列阵!!,

弓箭手准备~~

放箭!

领军小校一声令下,两千名弓箭手分为四队.向四个方向同时挽弓放箭,密集的箭矢顿时掠空而起,向着前方疾驰而来的敌骑迎头攒落下来。不过,令人失望的是,人仰马翻的情景并未发生。

那四队骑兵突然改变了冲锋方向,在距离凉州军阵还有一箭之遥时从阵前斜切而过。然后兜了个大圈又回到了刚才发起冲锋的原点,凉州兵射出的箭矢自然都落了空.根本就没能造成丝毫的杀伤。

兜回原点的骑兵开始原地守候.那情景。就像数百头野狼正在冷漠地监视一头体型庞大的猎物.以它们冰冷的意志消耗着猎物的体力。然后.等到猎物露出疲态时。又突然发起新一轮的冲锋灿

如此反复数次。太阳逐渐升高,荒原上开始变得炎热起来.那四队骑兵固然炎热难当.可守在无遮无掩的荒原上严阵以待的凉州兵更是苦不堪言。守卫的弓箭手们稍有疏忽,这些恶狼一样的骑兵就会径直冲至阵前.将一排排的锋利投枪掷入密集的人群中。

为了打破这令人窒息的囚笼!,。皇甫坚派出了一队五百骑地骑兵进行反突击。当凉州骑兵开始冲锋时!对面地敌骑毫不犹豫地转身后撤。两支骑兵前逐后追。很快消失在茫茫无际的荒原上,然后直到天黑。皇甫坚也没有等到那五百骑兵地返回。

用脚指头都能想到。这五百骑兵肯定又遭了不测。

荒原上绝对不只这四队骑兵,肯定还有一支更为庞大地骑兵潜伏在附近的暗处。就像一头隐于暗中地恶狼,等着凉州军落单时就会猛扑雨出、一击致命!

皇甫坚不愧是名将之后,很快就吸取教训、做出了相应的调整,将最后剩下的一千两百骑兵分为四队。针锋相对地游戈在大军周围,对啡四队敌骑形成了反威慑。如此一来.大军便可以放心休息而不必担心为骑的突袭了。

然而。和身经百战地马屠夫相比!皇甫坚仍旧显得嫩了点!

皇甫坚刚刚做出相应的调整,马屠夫也立刻见招拆招。做出了调整,绵绵不息的号角声再次响起。茫然无际地荒原上再次出现了一队黑乎乎的骑兵。过了不到片刻功夫,又有一队骑兵。然后又是一队~~

整整十队骑兵,每队百余骑。从同一个方向鬼魅般冒了出来。排列成递次阵形向着凉州军缓缓暖压过来。皇甫坚急忙下令收拢游戈在口周的骑兵,在步兵弓箭手地射程之内列阵御敌。可怜的凉州兵放松了不到片刻功夫.便又被军官喝斥着凝神戒备。

时间正在悄然流逝。荼毒了整整一天地骄阳终于沉下了地平线。天色渐渐地黑了下来.紧张了整整一天地凉州兵们又饥又渴。精疲力竭.更令皇甫坚感到莫名担忧的是。至今还不知道敌人究竟有多少骑兵?

不知道敌人究竟有多么强大,随着时间地流逝.凉州兵心中的恐惧正在无限放大,当这种恐惧积累到一定程度时.只需要外力稍稍一压,这支看似庞大地军队便会一触即溃!这终究只是一支临时聚集起来地郡国兵,而不是久经沙场的正规军。

皇甫坚眸子里地忧郁之色正变得越来越浓。这个隐藏于暗中的阴险对手。究竟会在什么时候露出它狰狞地獠牙?

远处。苍茫地地平线上。

典韦瓮声瓮气地说道:主公,对付这支乌合之众何必这么麻烦?

马跃淡然道:(,能以最小的代价换取胜利.何乐而不为呢?!,

临涨。

滇零率领十数员羌族武将急匆匆迎出城外,只见前方马蹄攒动。数百骑兵已经护着董璜汹涌而来,滇零见董璜丝毫没有勒马停步地意思.俊忙闪到一侧让开了去路,就在这个时候.董璜的亲兵阵中人影一闪,冲出一员武将挺枪直刺滇零胸膛。

嗯?,,

滇零目光一寒.本能地侧身闪避。但两下距离又近,来将出枪又快,滇零才堪堪侧过身躯,锋利地枪刃早已经将他的胸膛刺个对穿。跟随滇零迎出城外的十数员羌族武将见状愕然。下一刻,数十柄寒光闪闪的斩马刀已经兜头斩下川.

血光崩溅,滇零和十数员羌将顷刻间血溅五步、伏尸城外。

方悦举起点钢枪往前狠狠一了,数百精骑如潮水般漫过城门杀进了城里,距离城门不远处,无穷夫尽的骑兵正如决了堤的洪水漫卷而来.宏亮的蹄声几欲充塞整个世界.临兆城坚固的城池都在轻轻地颤抖。

陇县。

经过整整一天地激战,在付出两千士兵伤亡的惨重代价之后,凉州军终于烧毁了陇县东门的吊桥.城门附近的壕沟也已经被填平.现在,攻城战的外围障碍已经被扫清.凉州军终于可以向城门和城墙发起直接地攻击了。

天色终于黑了下来。可凉州军似乎根本没有罢兵回营的意思。

号角齐鸣、鼓声震天.黑压压的凉州军再次开始变阵。正在酝酿又一次的进攻。借着夜色的掩护,数十具高耸的塔台已经从凉州军的后阵鬼魅般竖了起来。

陇县城头,徐晃微眯的双眸霍然睁开。有莫名的寒光一掠而过。凉州军这是要夜战吗?本将军奉陪到底!霍然回首.徐晃环顾左右。但见守候在城头上的河东健儿个个精神亢奋、眸子里杀机流露。

呜呜呜~~

咚咚咚胁

陇县城外。鼓声、号角声陡然一转变得嗜亮高亢。

中军本阵,徐荣抽出佩剑高举过顶。然后往前轻轻一挥。肃立在徐荣身后一员健将便挽弓搭箭,早有士兵上前了燃了缠在箭簇上、浸过火油的麻绳。下一刻,键将手一松,熊熊燃烧地火箭顿时掠空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醒目地轨迹向着陇县城头呼啸而去。

杀呀~~

冲啊~~

陇县城外顿时暴起山崩地裂般的呐喊声。早就严阵以待地两个步乒方阵

O整整四千名精锐步兵就如脱了缰地野马.向着陇县蜂拥而来.呈星点点的羊指火把照亮了凉州兵狰狞凄厉的脸庞,这一刻。他们眸子里只有暴虐的杀机。

吼n!,

吼n,!

吼n,!

几乎是两个步兵方阵刚刚发起冲锋,凉州军后阵就响起了整齐而又喷亮地号子声,伴随着有节奏的号子声,数十具高耸地塔台开始往前缓缓蠕动。凉州军中军本阵,徐荣悠然回首。目光掠过那数十具高台时。嘴角不由浮起一丝狰狞的冷笑。

陇县城头。

徐晃挺立如松,灼妁地盯着城下蜂拥而来的凉州兵,高举的右臂不动如山.城楼上。千余弓箭手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徐晃高举地右臂上。但等徐晃右臂挥落.便会挽弓放箭。将一篷篷的箭雨倾泄到凉州兵头上。

近些,再近些!

有通红的火光照在徐晃脸上.徐晃的眸子里就如同有两团烈火在燃烧,整个人看起来显得格外的狂热。震耳欲聋地喊杀声中。凉州兵终于蜂拥而至。就如同一片黑压压地蚂蚁,拥挤在了陇县宽厚的城墙脚下。

轰轰轰~~

数十架云梯几乎是同时被竖了起来。然后重重地靠上了陇县城头,几乎是与此同时,百余名头顶巨盾、身披重甲的凉州精兵也护卫着一架撞城车骨碌碌地娓压过来。当那尖锐而又沉重的撞角重重地撞击在城厂上时,城池内外顿时响起一声剧烈地撞击声。

这一刻。仿佛整座陇县的城墙都在颤抖。在呻吟。

徐晃眸子里有莫名的杀机暴起.高举的右臂终于狠狠挥落.一声炸雷般的大吼响彻城头:弟兄们~~杀!

杀杀杀灿

守候在城墙上的河东精兵们声嘶力竭地咆哮起来,将冰冷的箭雨一簇簇地攒落在凉州兵地头上,城墙下拥挤着密密麻麻地凉州兵。守卫在城楼上的弓箭手甚至根本不需要瞄准,随便往下射一箭,都能射中目标。

啊n一.

呃呀~~

绵绵不息的惨嚎声霎时冲霄而起。不断有凉州兵哀嚎着倒了下来,但凉州兵的攻势并未因此而停止,数十架云梯上很快就爬满了悍不畏死的凉州兵.这些凶悍地士兵口衔利刃、手脚并用向上攀爬。很快就接近了城头。

陇县城头。

弓箭手退后。攒射杀敌!!!

长枪兵突前,阻敌登城!!,

,.刀盾兵集结,准备反击!!,

徐晃的军令有条不紊地下达,千余名弓箭迅速退到了城墙下,开始以攒射的方式向城外的凉州兵继续放箭.等候多时的千余名长枪兵迅速突前,挤满了陇县城头。好容易攀上城头的凉州死士还没来得及拔下衔于嘴中的利刃,数十枝锋利的长枪已经凌空攒刺而至.顷刻间便将他刺成了刺猬。

噗噗胁

长枪闪电般突刺。又如毒信般缩回,失去了支撑的尸体顿时从空中颓然跌落。

下一刻!,数十架沉重的攻城云梯已经被超长的长矛给顶了起来,堪堪竖直之后继续往外倾斜,终于轰然倒下。攀爬在云梯上的数十名凉帅兵就像落水的溺者.从半空中噗嗵噗嗵地摔落下来,另有数十名无处闪避的凉州兵被沉重的云梯压在了下面,顷刻间筋断骨折,却一时没有断气。正发出凄厉的惨叫川

嗷啦啦~~

百余名凉州精兵疯狂地嚎叫着。簇拥着撞城车往前突进,然后又一次撞上了坚固地城门,又是一声剧烈的撞击声,徐晃感到脚下的城墙都在剧烈地晃动。

该死的。.,徐晃恶狠狠地咒骂了一声c凄厉地大喝起来,火油。快把火油抬上来!.,

早有士兵涌上前来,将一锅锅已经烧得滚沸的火油抬上前来,恰在此时,陇县城外陡然射来一篷火箭。其中一枝火箭正好射中滚沸地油锅。城楼上陡然腾起一团烈焰。将城池内外照得亮如白昼,两名士兵比刻间便被烈焰所吞噬~~

但剩下的几锅火油终于被抬到了城头,向着拥挤在城楼下地凉州兵倾泄而下,当那滚烫的油汁透过盾牌、铁甲的掩护浸透肌肤时,那滚烫的灸热足以令意志最为坚强地士兵都开始暴走~~

下一刻。数十支火箭从城楼上残忍地攒落下来,激溅满地的火油比刻间燃烧起来。熊熊地烈焰很快便将百余名凉州精兵连同那具撞城车彻底吞噬!灼热得发白的火焰中。仍能清晰地看到没有断气的凉州兵正在凄厉地哀嚎、拼命地挣扎毗

陇县城外,凉州竿本阵。徐荣的嘴角猛地掠过一丝抽接。但当他的目光再次掠过那数十具缓慢前移地高塔时。眸子里的杀机不由变得更加浓郁。

陇县城头。

城下燃烧的火海照耀着徐晃强壮的身躯,雄伟如山,环顾左右。滚木、掳石正从城头雨点般倾泄而下,被砸中的凉州兵非死即伤。在守军猛烈地反击下,拥挤在城墙下地凉州军终于坚持不住。

当那低沉苍凉的号角声开始响起时,拥挤在城墙下的凉州兵终于像潮水般退了回去,惨烈的攻城战暂时告一段落。

吼n:,

吼n!,

吼n!,

城头上地守竿还没来得及喘口气,城外忽然响起了整齐嗓亮的号子声。徐晃惊抬头。黝黑的夜空下.不知何时已经鬼魅般出现了数十具高耸的塔台!足足超出城墙一大截的高度,庞大的身影就如同一头头巨兽。正向着陇县城头缓缓逼近。

徐晃的眸子霎时收缩,这是什么东西?难道是井M井阑阵!?

牧马荒原。

大地再次被黝暗地夜色所笼罩。空旷地荒原就像一头张开血盘大嚷的巨兽.贪婪而又狰狞地注视着拥挤成一团的一万凉州兵,冰冷的恐惧在凉州将士心中持续漫延。当时间堪堪来到午夜,决战的时刻终于到来。

北、东、南三个方向同时蹄声大作、杀声四起,恰乌云蔽月,荒原上一片漆黑,战战兢巍地凉州兵根本就看不清前方究竟有多少骑兵正在冲锋。惊恐万状的弓箭手们甚至没等军官下令,便开始漫无目标地放起箭来。

蹄声、杀伐声持续了半个时辰。意料中的冲锋却并未降临,当那一声苍凉的号角声鬼魅般响起时.所有的一切声音都消散无形,荒原上顿时一片死寂,

泥守的死寂,精神讨度紧张的步兵们一还有挽弓放箭到再杰力举起宁臂的弓箭手们,刚刚坐下来想要喘口气时,一支百余骑地重甲铁骑鬼魅般地出现在凉州军的西侧!

当那沉闷的蹄声惊动最外围的凉州兵时.那支百余骑的重甲铁骑距离凉州兵阵已经不足二十步!犹如惊弓之鸟地凉州兵没来得及做出任何反应.无可阻挡的重甲铁骑已经狠狠地切进了凉州阵中。

“吼呀!”

身披重甲的典韦暴喝一声,催马冲进了凉州阵中.两枝沉重的大铁戴上下翻飞。犹如两条暴虐的黑龙。在凉州阵中掀起一片血雨腥风,典韦人骑所过处,凉州兵顿如波分浪裂、竟无人能阻其片刻。

典韦身后。百余重甲铁骑如影随行、狂飙疾进,以冰冷的马刀还有狂暴的冲撞造成凉州兵的流血、恐慌、混乱M然后,当整支凉州大军开始陷于崩溃边缘时,马跃亲自率领的两千乌袒狼骑终于出现在外围。

这一次。再不是不痛不痒的骚扰了。

凉州阵中。

皇甫坚声嘶力竭地大吼着,试图控制陷于崩溃边缘的大军。但是很快,他就悲哀地发现。要让这支来自几个不同的郡。相互之间甚至还不怎么熟悉的军队做到令行禁止、如臂指使.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郭皓、李据、李遏等人早已经不知去向,只有十六骑皇甫家将表情冷漠地追随在皇甫坚身边。这十八骑家将曾经追随皇甫嵩南征北战,H么样地阵仗没有见识过?就算是刀斧加身。也绝不会自乱阵脚。

事不可为。皇甫坚浩然叹息一声!在十六骑家将地保护下落荒而逃。

这一仗。皇甫坚败的很冤。一直到最后他都不知道,其实他的敌人只有两千骑兵!如果一开始皇甫坚就派出骑兵牵制住马跃地两千骑兵.然后命令一万大军加紧修筑营垒。结局就将截然不同。

借助兵力优势。又有随军携带的大量粮草辐重,凉州军只需要修筑起简陋地营垒便足以坚持到西域援军地到来。

遗憾的是,在此之前皇甫坚从未真正上过战场。李据、李别、李遣这三位公子哥更是只会颐指气使、勾心斗角。当马跃地四队骑兵骤然出现时,这些战场新丁就犯了个不可饶恕地大错误。居然让一万大军都区为四百骑兵的袭扰而严阵以待。

在紧张而又绝望的守望中。一万凉州军耗尽了精力,丧尽了勇气。也错失了最后地生机,最终败亡地结局也就在所难免了。

陇西。临溉。

方悦大步登上敌楼。向负手肃立的贾诩拱手一揖。朗声道:“军师。我军已经肃清城中残敌。临兆城已经被攻陷了。“

“可有走漏一人?”

“军师放心。四门皆为我军骑兵封锁,连一只耗子都没有逃出临诽城。”

“嗯。“

贾诩轻轻颌首。陷入了沉思。

“军师~~“方悦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忍不住问道.“现在是不是应该回师陇县了?陇县不但是我军屯粮之所。还是联结三十六羌的战略要冲,一旦沦陷后果将不堪设想!徐晃将军虽然骁勇善战。可他毕竟只有五千兵马。要顶住徐荣三万大军地猛攻只怕会很吃力啊。”

“回师陇县?”贾诩淡然摇头道,“不~~现在还不到时候。“

“嗯?”方悦震惊道.“军师何出此言?”

“时间!”贾诩深深地吸了口气。答非所问道,“我们需要时间,这是一场赌博!”

“什么?”方悦失声道。“赌博!”

“对。赌博!”

贾诩点了点头,可有些话他还是没有说出来,这的确是一场豪赌。现在,就看是徐荣先攻下陇县。还是高顺先打下左冯翎了。从最初以八百里加急向河套传书到现在也已经过去了半个月,高顺地兵马应该已经打进左冯翎境内了。

三天。徐晃只需要守住陇县三天,左冯翎地八百里加急便会送抵凉州!陇西的沦陷,徐荣十之**会置之脑后,可左冯瑚地告急他却不可能坐视不顾!凉州一旦沦陷,关中长安便是董卓唯一的退路,岂容有失?

方悦凝声道:“军师,那我军现在该怎么做?”

贾诩紧锁地眉宇霍然舒展开来,朗声道:“留下五百精兵驻守秋道,晓谕秋道守将,凉州局势未定前。严禁任何百姓出入,违令者“皆杀之!可于城头多插旌旗,再挟持城中百姓披甲锐、执利矛立于城头,以为疑兵。”

方悦道:“遵命。“

贾诩又道:“再以一千精兵披挂滇零羌兵甲胄。守住城池.再在临浇城外扎下大营一座。留两千精兵把守,营中可多挟持一些临施百姓。让他们同样披甲执锐,冒充军卒、以为疑兵.摆出我大军仍在围困临涨的架势。”

方悦神色一动,问道:“我军仍有大军一万五千余人。意欲何往?“

贾诩地眸子忽然间明亮起来,霍然回首凝视着方悦,一字一句地说道:“先灭徐荣。再寇长安!”

陇县。

在重装步兵地掩护下,上千名精兵拖着数十架井阑终于接近了城墙,守卫在城墙上地弓箭手拼命攒射,却根本无法阻止井阑阵地前进,徐晃很快就下令停止了这种无效而又浪费箭矢的抵抗。

“喝~~“

伴随着一阵燎亮地长嚎。缓缓往前蠕动的井阑阵嘎然而止。随后跟进的两千名重装步兵迅速越过井阑。在阵前摆开了坚固地防御盾墙。此时,井阑阵距离陇县城墙仅有三十步之遥,只要再往前一点,守军投掷的火油罐便能够得着这些井阑了。

只要火油罐能够投掷到井阑上。守军便能以火攻之术烧毁井阑,可遗憾的是,徐荣显然对此早有防备,就差那么一点点距离,令守军地火攻之术难以奏效。

在重装步兵和井阑阵的后面.又有两个步兵方阵正在紧张地集结.徐晃的眸子里不由掠过一丝阴霸,井阑阵并不可怕,可怕地是井阑阵掩护下的步兵攻城战!由于井阑的压制,在抵御敌军攻城时,守军将付出极其惨重地代价。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