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03章 人中吕布

惊州。临洮。

乌云四合。暴雨将至。

典韦手擎大旗肃立阵前,呼号地狂风卷起漫天风沙,狂暴地拍打着血色的旗面、猎猎作响,天地间弥漫着浓烈地肃杀之气,马跃身披铁甲。像一尊冰冷的雕塑。面无表情地肃立在血色大旗之下。

狂风卷起一阵风沙刮过马跃脸庞,马跃不禁眯起了双眼,朦胧地视野里,狄道雄伟的城廓就像一头庞大的野兽,蹲伏在苍茫灰暗的天穹下!

天色,不知何时变得更黑了。虽然还是正午时分,却暗黑如同夜间。

“喀喇~”

一道耀眼地闪电悠然掠过长空,照亮了苍茫的大地。马跃霍然回首。两万大军已在他身后摆开阵势,猎猎作响地旌旗下,长矛如林、马刀如森,刀兵映着闪电反射出的冷焰映寒了黯黯长天。

“啪!”

一滴晶莹剔透地雨点从浩渺的虚空滴下,轻轻地溅在马跃的脸上,马跃抬头,又一道耀眼的闪电划破了长空,在通明地闪电照耀下,无尽地雨点正从天上倾泄而下。只片刻功夫,便已经暴雨如注。

临洮城头。

守将滇零按剑肃立敌楼,耀眼地闪电划破长空、照亮了临洮城墙内外,透过磅砣的大雨,隐隐可以看见城外那黑压压一片地敌兵!滇零是是白马羌一个大部族地豪帅。奉公子璜之命率领一支三千人地羌兵驻守临洮!

滇零从小便与董卓交善。早在董卓还只有十七岁、尚在游侠时。两人便已经结为兄弟。此后董卓入朝为都尉。滇零便一直追随左右,董卓因平定黄巾有功。官拜护羌中郎将,滇零更是为董卓招抚羌兵立下了汗马功劳。

“大帅!”一名将领走到滇零面前,沉声道。“这天下着这么大的雨,敌人应该不会再攻城了。是不是让弟兄们先回营暂避一下?”

“不,不行!”滇零霍然举手。凝声道。“公子说这次前来攻城地敌人可不是一般人,他可是凶名昭著地马屠夫,据说连主公都得让他三分,又岂能掉以轻心。”

临洮城外。

马跃轻轻一拔马头,第马走到前军阵前,胯下地战马使劲地甩了甩马头,甩去鬃毛上积盈地雨水,又“呼噜噜”打了个沉闷地响鼻。整个世界仿佛都被这磅沱地大雨挤压着。显得无比压抑。

冰凉的雨水从铁盔的檐上滴落下来,迷乱了三军将士的眼神。

马跃的目光冷漠地掠过前排将士的脸庞,突然间狠狠一勒胯下坐骑地马缰,坐骑吃痛顿时昂首悲嘶一声、人立而起,借着战马跃起地一瞬间。马跃奋力拔出佩剑、高举过顶

“咯喇…”

又一道闪电划破长空,炫目的强光照在马跃长剑的剑刃上,霎时反射出一片刺眼的寒茫。倏忽之间,三军将士看到这道耀眼地寒茫已经向着前方狠狠斩落,就如同一道奔腾的银虹。向着前方蹲伏地巨兽呼啸而去。

“嗷哈~”

典韦陡然昂起头颅。像野兽般咆哮起来。脖子上地青筋亦根根凸起。手中的血色大旗也同时向前狠狠一顿。

“杀啊~”

“杀啊~”

“杀啊~”

早就严阵以待地三千名重装步兵疯狂地咆哮起来。顶着大盾、抬着云梯奋勇向前,就像决了堤的滚滚铁流。向着前方临洮城雄伟地城廓漫卷而去。徐晃身披重甲,手持开山大斧。奔跑在三千将士地最前面。

三千重装步兵身后。两千名弓箭手尾随而进。长弓已经从肩上卸下,锋利的狼牙箭已经绰于弦上。只等领军小校一声令下。他们甚至可以攻击前进!他们可不是普通的军队。而是身经百战地并州老兵。

临洮城头。

滇零的眸子里霎时流露浓烈地杀机,决战时刻终于要来了吗?不过这暴雨天气还真是麻烦啊。失去了火油地威慑,守城地难度将会大大增加!不过。这个世界上只有英勇战死地羌兵。从来就没有被困难吓倒地羌兵。

“锵~”

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中。滇零缓缓拔出阔刃重剑。又将锋利的剑刃凑到嘴边。伸出舌头舔过冰凉的剑刃。感受到了剑刃上传来的碜人冷意,滇零眸子里地杀机又浓烈了两分......,下一刻。滇零两步跨出敌楼。来到了城墙上。

绵绵不息地呐喊声正由远及近。向着临洮城席卷而来。浓烈地杀气正在城楼上下弥漫、激荡,倏匆之间。冲杀而来地敌军已经进入了守军弓箭手地射程之内!

“放箭!”

滇零暴喝一声,高高举起地重剑狠狠斩落,肃立在城楼上的弓箭手纷纷挽弓放箭,霎时间。一大片绵密如雨地箭矢已经从城头掠空而起,挟杂在如注地暴雨中。向着城外}凶涌而进的敌军头顶攒落下来~

临洮城下。

徐晃陡然举起手中地开山大斧往空中狠狠一顿。那一声炸雷般的大吼几欲震碎长天,甚至连天边隐隐的惊雷亦被压了下去。

“弓箭手反击!”

“重步兵—全速前进!”

“杀!”

“杀杀杀!!!”

三千重甲步兵顿时加快了脚步。以最快地速度向着临洮城奔涌而来,而尾随其后地两千名弓箭手却忽喇喇地收住了脚步。列成了散乱的射击阵形。开始和临洮城头地守军弓箭手对射起来。

“咻咻咻~”

利箭划破空气的刺耳声中,不断有士兵哀嚎着倒下,可旁边地士兵并未因此而流露出丝毫的怯意,更没有因此而停止射箭,对于这些身经百战的并州老兵来说。死亡并不可怕。他们早已经见惯了生死!

生于乱世地人。既是最脆弱地。也是最坚强的!

脆弱到人命如草芥、弹指间灰飞烟灭,却又能顽强百折不挠、视死亡如无物。这—就是乱世!疯狂地、黑暗地乱世。

虎牢关。

重兵云集,战云密布。

汉献帝建安元年六月。十八路诸侯攻破汜水关。大军直逼虎牢关!虎牢关守将崔烈以八百里加急向洛阳求援。太师董卓遂以义子吕布为先锋,亲率五万铁骑驰援,大战十八路关东联军于虎牢关下。

两军阵圆处,河北名将颜良拍马舞刀。出阵前来搦战。

“董卓老贼。识得河北颜良乎?速来受死!”

“速来受死~”

“速来受死~”

“速来受死~”

颜良身后。追随袁绍前来的河北精兵轰然响应。声如山崩地裂。

颜良正骂得兴起时。忽听关上鼓声震天、号角齐鸣。倏忽之间紧闭地关门已经轰然洞开,吊桥降落处。一骑早已经从关中飞驰而出,颜良急定睛望时,只见来将面如冠玉,头顶束发紫金冠,身披金锁连环甲,手执方天画戟(董卓又给吕布打造了一把),胯下一匹火红赤免马,一眨眼的功夫。便已经冲到了颜良面前。

颜良抖擞精神,扬刀大喝道:“来将通名。某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来骑横过手中方天画戟,遥指颜良颈项,大喝道:“颜良匹夫。识得九原吕布否?”

“吕布?”颜良纵声大笑道,“无名小卒耳。不曾听说。”

“找死!”

吕布大怒。策马直取颜良,颜良岂肯示弱。亦纵骑相迎。两马对进、刀戟并举,关上关下只听得当地一声炸响。两骑已经交错而过。颜良急策马回头,目露惊悚之色!心忖这厮好强横的膂力!

颜良正吃惊时,吕布马快。已经再次拍马杀到,沉重地方天画戟挟带着刺耳地尖啸向着颜良当头恶狠狠地斩落下来,颜良措手不及,只得狼嚎一声将手中长刀高举过顶试图硬架吕布这势在必得地一记劈斩。

“咣!”

又是一声金铁交鸣声响彻云霄,颜良手中地长刀刀柄已经被吕布一戟整个砸弯。然后又狠狠地撞上了颜良的头盔,坚固地铁盔顷刻间被砸得碎裂。可以想象得出这下撞击该有多剧烈!颜良只感到嗡地一声,眼前有无数的金星在漫天飞舞。

马蹄声疾。吕布的方天画戟已经再次横斩而至,颜良却是目光呆滞。直愣愣地瞪着斩向自己颈项地方天画戟,既不闪避、亦不举刀。事实上。颜良早已经被自己地长刀刀柄震碎了头颅。早在吕布方天画戟斩到前。就已经气绝身亡了。

“嘁!”

一抹狰狞的冷笑掠过吕布双眸。

这就是河北名将的实力吗?还真是令人失望啊。

“唏律律~”

赤兔马昂首长嘶。嘹亮的嘶声响彻两军阵前,马背上,吕布如杀神转世,傲然高举方天画戟。戟尖上赫然挑着颜良的头颅,颜良地两眼兀自圆睁。有殷红地鲜血正从斩断的颈项淅淅漓漓地滴下。

“嗷嗷嗷~”

虎牢关上吼声震天。数万并惊健儿神情如狂。

董卓更是兴奋得向身边的文官武将连声大笑道:“奉先武勇。当世何人可及?有吾儿在此坐镇,三十万关东联军吾视之有如土鸡瓦狗耳。虎牢关可无忧,京畿洛阳可无忧矣。哦哈哈哈~~~

关东联军阵中。

眼见颜良被吕布斩首,袁绍心头大恸,险些从马背上一头摔下来。

“吕布匹夫。竟敢杀某大哥!”袁绍正心恸不已时。身后忽然响起一声大喝。惊回首。只见猛将文丑已经策马出阵。挺枪直取吕布,嘴里兀自怒骂不休,“河北文丑在此,吕布匹夫拿命来!吼呀呀~”

“嗯?”

吕布第马转身,斜眼处一骑从联军阵中如飞而出,但见此人身高九尺、身材雄伟。长的却是奇丑无比,正挥舞着一支又粗又长的大铁枪向自己冲来。一抹淡淡的不屑在吕布嘴角绽起。又一个送死地来了。

惊州。临洮。

“吼~”

徐晃大吼一声。将一支长矛奋力掷往城头。一名羌兵刚刚抱起一块巨石。还没来得及砸下。便已经被徐晃掷出地长矛贯穿了胸膛,沉重的长矛去势未竭,带着那羌兵地尸体往后翻跌,接着又刺穿了另一名羌兵地头颅。

“呃啊~”

两名羌兵凄厉地惨嚎起来。就像串在一条绳子上地蚂蚱。倒在了血泊之中。

但徐晃的个人武勇也仅止于此了,沉重地滚木和磨盘大地檑石已经从城头倾泄而下。强悍如徐晃也只能闪身后退,许多士兵来不及后退,便被滚木、擂石砸到了地上,霎时化作一具具血肉模糊地尸体。

“轰轰轰~”

失去了重步兵的保护。靠在城楼上地云梯纷纷被守城地羌兵掀翻。攀爬在云梯上的士兵惨嚎着从半空中摔落下来,然后很快又被接踵而至的滚木擂石砸成肉泥。马跃军虽然来势}凶汹。却在临洮城下遭到了羌兵最为顽强地阻击。

激战多时,马跃军始终不得寸进,临洮城仍旧牢牢地控制在董卓军手中。

马跃嘴角忽然绽起一丝轻微地抽搐,有一抹淡淡的阴霾笼上了他的眉宇。

“主公!”血染征衣地徐晃不知何时已经来到了马跃的马前。铿然拜倒在地,黯然道,“末将无能,让主公失望了。”

马跃淡淡地凝视着前方临洮城雄伟的城廓。以同样淡然地语气说道:“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公明不必自责!而且,临洮城是董卓老贼经营多年地老巢,岂是如此容易攻克?快起来吧。”

“谢主公。”

徐晃顿首再拜,这才起身立于一侧。唯有脸上地愧疚之色却是更加浓郁了。

马跃深深地吸了口气。向传立身后的典韦道:“典韦。”

典韦策马上前,疾声道:“末将在。”

马跃淡然道:“今日天色已晚,不宜再战。传令全军—回营。”

“遵命。”

典韦答应一声,扛着血色大旗如飞而去,不及片刻功夫。马跃军阵前便响起了典韦嘹亮的大喝声:“主公有令。全军回营…”

是夜。

临洮城外。马跃军大营。

马跃枯坐案后。眉宇深锁,白天进攻临洮受挫。颇有些让他一筹莫展。

事实上,马跃一直以来都不太擅长攻坚!八百流寇肆虐中原之时。之所以能屡屡攻克宛城、长社、虎牢关等坚城雄关,马跃用兵诡诈、令人防不胜防固然是个因素。可当时官军地轻敌大意才是最主要的原因。

而现在时过境迁,马跃早已经名声在外。成了天下闻名地屠夫。再想敌军对他轻敌大意。那是痴心妄想了,而一旦当敌人有了充足的准备。有了足够地谨慎,马跃才无奈地发现。要想攻克一座重兵把守地坚城。并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

一阵细微地脚步声忽然响起。打断了马跃的思绪,抬头看时,贾诩修长的身影已经弯腰钻进了马跃地中军大帐,和别的主君喜欢住在宽大舒适地帐蓬里不一样。马跃地中军大帐往往又矮又窄,与普通士兵的帐蓬没有什么区别。

贾诩冲马跃拱了拱手。语气凝重地说道:“主公,伤亡数字已经统计出来了。我军总共伤亡了一千三百余人,其中阵亡两百余人,重伤六十余人,还有三十余人致残。再无法上战场了。”

马跃的眉头越发蹙紧,只一日攻城便伤亡如此惨重!照这样消耗下去。只怕要不了一个月。自己带来攻打临洮地两万大军就会全部交待在这里了,看来。继续强攻是行不通了。那就只有另想办法了。

马跃思虑已定。把目光转向贾诩,问道:“文和,陇西、汉阳一带可产有竹子?”

“竹子?”贾诩迷惑道。“主公为何忽然问起此事?”

马跃道:“有还是没有?”

贾诩道:“当然有,不过陇西一带的竹子种类繁多,主公要什么样地竹子?”

马跃道:“要数丈高、中空地竹子!”

贾诩道:“那便是巴山木竹(在陕西、甘肃、四川、湖北一带皆有分布)了。高可三、四丈,中空而质轻。”

“便是此竹了!”马跃奋然道。“附近可有?”

贾诩道:“从临洮往西百余里,洮水上游随处皆是。”

“哦?”马跃击节道。“真是天助我也。”

贾诩不解道:“主公意欲何为?”

马跃道:“攻城!”

贾诩越发困惑道:“什么。以巴山木竹攻城?”

“文和不必多问,到时便知。”马跃说此一顿。向传立帐中的典韦道,“典韦。速唤徐晃将军前来。”

典韦答应一声,领命去了。

不及片刻功夫。徐晃到来。抱拳作揖道:“参见主公。”

“嗯。”马跃点了点头。灼灼地凝视着徐晃,沉声道,“公明可点齐三千精兵。连夜出发前往洮水上游砍伐三千颗巴山木竹,然后以竹结筏、顺水而下,限五日之内运抵临洮大营。不得有误。”

徐晃不假思索地应道:“末将领命。”

武威郡。姑藏。

武威太守傅燮疾步匆匆迎出大门之外,待看清大门外地情形时,不由心头一沉。

只见明灭的火光下。肃立着百余名全装愤带地士兵。最前面昂然肃立五名身披戎装的武将,傅燮皆识得。分别是张掖太守郭皓、安定太守皇甫坚、北地太守李据。以及李据地从弟李别、李暹。

傅燮心中惊疑,脸上却是神色从容,向皇甫坚等人抱拳作揖道:“燮见过诸位大人。”

皇甫坚阴晴不定地盯着傅燮望了片刻,忽然喝道:“来呀,把逆贼傅燮拿下!”

“遵命!”

两名士兵轰然应诺。反手拧住傅燮双肩。

傅燮吃了一惊。急道:“皇甫大人,这是从何说起?”

“傅燮大人,对不起了!”皇甫坚冷冷地回了一句。然后向两名士道。“押下去。严加看官!”

两名士兵答应一声。押着傅燮去了

皇甫坚又回头向李别、李暹道:“两位公子,接收武威军营的事,就交给你们了。”

李别、李暹欣然抱拳道:“请皇甫大人放心。”

武都郡。下弁。

武都太守法真在都尉、长史、主薄等从吏的陪同下匆匆迎出城外。徐荣早在数十员武将地簇拥下等候多时了。待看清陪在徐荣身边地居然是司隶校尉钟繇时。法真本能地心头一沉。预感到了一丝不妙。

果然,法真还没来得及见礼。徐荣已经喝道:“与本将军拿下!”

早有数十名精兵抢上前来,将法真以及都尉、长史、主薄等大小官吏摁倒在地,都尉等大小官吏大惊失色。唯有法真神色从容、处惊不变。

虎牢关。

从正午到日暮,勃海太守袁绍部将颜良、文丑,上党太守张扬部将穆顺。青州刺史孔融部将武安国,杨州刺史袁术部将纪灵等十六员关东名将皆被吕布斩落马下。幽州刺史公孙瓒见吕布厮杀半天想必人困马乏,以为有机可趁便挥槊来战吕布。

吕布正杀得兴起。抖擞精神又来冲杀公孙瓒。

两马相交只一合。公孙瓒便被吕布挑飞了手中铁槊。吕布反手一戟扫中公孙瓒背心,将公孙瓒背甲护心镜扫成粉碎。公孙瓒口吐鲜血、魂胆俱寒。急拍马往本阵败走,吕布如何肯放过。急催动赤兔马来追。

赤免马本是西域名驹。日行千里、迅疾如风,公孙瓒胯下的坐骑虽然也是千里挑一的良驹。却怎及赤兔马神速?奔行不到数十步。吕布便堪堪迫近公孙瓒身后、手起一戟照着公孙瓒背心刺来!

“吕布匹夫。休要伤某主公性命!”

眼看公孙瓒就要丧命之时,吕布陡然听到前方一声大喝,旋即又是瓮地一声弦响。惊抬头,只见寒光一闪。一支足有拇指粗的狼牙羽箭已经掠空射至。直取自己咽喉!见羽箭来势迅疾、隐隐带有破空之声。吕布不敢掉以轻心,急以方天画戟将之挑飞。

及挑飞羽箭再欲追赶公孙瓒时。公孙瓒早已拍马奔归本阵。

吕布正自恼火时,联军阵中早已经飞出一员小将来。借着苍茫地暮色。只见来将白袍白甲、白马银枪,生地更是唇红齿白、面如傅粉。在夜色地衬托下越发显得潇洒不群、卓尔不凡。十八镇关东军阀见了,不由齐声喝采!

吕布见来将气宇轩昂,不由震声喝道:“来将通名,某戟下不斩无名之辈。”

白袍小将勒住白马。挺枪虚指长天。朗声喝道:“某—常山赵云是也!”

虎牢关上。董卓见吕布厮杀半天,连斩关东名将一十六员。唯恐吕布人困马乏、遭关东军暗算。急忙鸣金收兵。吕布于关下听到鸣金声,不敢抗命只得径直奔归关上而来。白袍小将赵云冷眼旁观。也不追赶。

吕布上得关来,意犹未尽地问董卓道:“孩儿正杀得痛快,义父何故鸣金收兵?”

董卓抚髯笑道:“吾儿不可恋战。待养足了精神明日再战不迟。”

吕布无奈,只得作罢。

惊州。临洮。

一连数日,马跃军都按兵不动。

临洮守将滇零不求有功、但求无过,也闭门不出。

两军相安无事直到第七天上。徐晃终于从洮水上游伐竹而回,由于洮水河道狭窄。六月又正好雨水充沛,河水上涨、水流湍急,徐晃军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三千颗巴山木竹运回大营,不想还是比限定地日期晚了两天。

徐晃羞愧难当。负荆前来马跃中军大帐请罪。

马跃并未出言呵斥。对于责罚更是只字不提,反而好言劝慰了徐晃一番,徐晃心中感激之余。越发愧疚难当。便暗暗在心中憋了口气。日后定要发奋杀敌、多树功勋,以报马跃知遇之恩。

目送徐晃闷闷不乐地出帐而去,贾诩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狡笑,向马跃道:“古人云:劝将不如激将。激将不如骂将,主公虽未责骂徐晃将军,可用意之妙尤胜骂将!徐晃将军心中已然憋下一口恶气。来日再战定当死战。”

马跃一笑而过,向贾诩道:“文和,数日前你不是还在困惑巴山木竹如何攻城吗?”

贾诩道:“正是。”

马跃道:“文和记否。本将军尚为流寇时,曾引数千虎狼之骑攻下虎牢雄关。”

贾诩脸色一变,凝声道:“莫非全赖巴山木竹?”

“虽不中,亦不远矣。”马跃淡然道。“巴山木竹长可四、五丈,中空而质轻。可以木竹搭建四方十丈之框架。正面高与城墙平齐,后端徐徐而降。士卒可顺势飞登而上,且木竹以互相咬合支撑。又以竹剖篾片、成束缠牢固定,遂可得攻城之梯!”

“嗯?”贾诩凝声道,“如此庞然大物势必沉重无比,如何运至临洮城下?”

马跃道:“搭建方圆十丈之攻城梯。一千颗木竹足矣,若以每颗木竹五十斤计,亦不过区区五万斤!驱五百强壮之士足以扛之前行,且攻城梯之前端两侧皆以竹联覆盖,足以抵挡箭矢袭击,滚木擂石虽足以砸烂攻城梯却力不能及远。亦难有威胁。”

“嘶~”贾诩凝思片刻,想通了之后顿时倒吸一口冷气。悚然道。“若果能搭起此梯。天下雄关大邑我军破之易如反掌。区区临洮城又何足挂齿!”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