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202章 调兵谴将

长安。

急促的马蹄声惊碎了寂静的长街。

“唏律律~”

嘹亮而又凄厉地马嘶声过后,十数骑雄壮地骏马呼喇喇地停在了司隶校尉钟繇的临时官邸之前。马背上地十数名骑士翻身下马,直奔官邸大门而来,两名守卫士兵神色一凛。踏前一步挡在门前,厉声道:“何人胆敢擅闯校尉大人官邸?”

那十数骑士地为首之人身高七尺,阔面重耳。长得成风凛凛。闻言冷冷地瞪了两名士兵一眼。从鼻孔里闷哼了一声。杀气腾腾地喝道:“滚开,休要挡本将军的路。”

“锵锵锵~”

那武将身后的十数名亲兵早已经抢上前来。刀剑出鞘。在两名卫兵反应过来之前,寒光闪闪的利刃已经架到了他们地脖子上。两名卫兵亡魂皆冒,再不敢稍有妄动。为首武将轻哼一声,拂袖而入。

官邸大厅。钟繇正召集杨秋、程银、李堪、张横、侯选以及左冯翊宋翼等人议事。忽听脚步声响。门外昂然走进一员风尘仆仆的昂藏武将来。钟繇急定睛看时,才发现来将居然便是董卓廑下头号大将徐荣。

“徐荣将军?”

钟繇愕然站起身来,有些悚疑徐荣竟来得如此之快!按钟繇的预计,徐荣至少需要十天才可能从并州赶到长安。可没想到这才过去五天时间。徐荣就赶到了长安!比他预料地时间整整提前了五天。

似是猜到了钟繇及程银诸将的疑惑,徐荣淡然道:“钟繇大人及诸位将军不必惊疑,本将军是抄上郡近路过来地。”

“啊?”钟繇失声道,“上郡不是马屠夫地地盘吗?万一^^V

“军情紧急。顾不了那许多了!”徐荣摆了摆手,直截了当地向钟繇道,“钟大人,请立即将惊州地最新情形跟本将军说说,现在马屠夫的大军已经打到哪里了?惊州十郡是否仍旧控制在我军手中?”

钟繇理了理思路。说道:“既然将军如此直爽。那下官也不必遮遮掩掩了,如今惊州地局势已经极为严峻。汉阳郡已经沦陷,武威太守傅燮、武都太守法真态度暖昧,很有可能倒向马屠夫。”

“更为不利地是。马屠夫完全摒弃了逐城逐地攻略的传统第略。而是长驱直入,挥师直逼陇西!陇西虽有公子璜地八千精骑。可马屠夫廑下却足有两万大军,又有徐晃一万叛军为其爪牙。实力相差过于悬殊。前景堪,忧。”

徐荣失声道:“既如此。可速以快马传书公子璜,立即集中所有兵力扼守狄道、临洮两座大城,其余小城可不必守了。”

钟繇道:“将军放心,下官已于五日前谴快马传书公子璜了。

“哦?”徐荣舒了口气。缓声问道,“其余各郡情形如何?”

钟繇道:“其余各郡还在我军控制之下。不过我军需要扼守的城池过多。兵力过于分散。很容易被马屠夫各个击破。”

“嗯。”徐荣凝思片刻,又问道。“长安城中现有多少兵马?”

钟繇道:“有八千步卒。骑兵一万五千骑。”

徐荣来回踱了数步,忽然收住脚步,向钟繇道:“从马屠夫的战略可以得出结论,马屠夫此来惊州不以攻城略地为目标。而是以消灭我军有生力量为目的。既然是这样。我军也大可不必逐城逐地坚守下去了,可快马传书皇甫坚、李据、郭皓三位大人,立即率部向武威郡靠拢,大军进至姑藏之后,就地软禁傅燮,尔后集四郡之兵以及山丹骑兵。由皇甫坚大人统一指挥。”

钟繇闻言神情一震,眸子里不由掠过一丝莫名地激赏,心忖徐荣不愧是董卓廑下地头号大将,这么短的时间里就能想到如此实用地应对之策。没有数十年沙场征战地经验是根本不能做到这点的。

程银诸将先是困惑,但再凝思片刻也纷纷省悟!留守惊州地军队在兵力上本来就不占优势,如果再分兵把守各城。很容易被马跃军各个击破。既然分兵把守难免城破人亡。那为什么不把所有军队都集中起来和马跃军拼死一战?

如果败了,结局不会更糟,可如果赢了,却能彻底扭转惊州局势。

杨秋忍不住心中振奋,问道:“那么我们呢。我们应该做些什么?”

徐荣目露寒芒。沉声道:“诸位将军可各率本部精兵随本将军杀奔武都郡。先夺了法真手中的兵权,然后再北上陇西与公子璜合兵一处,与马屠夫的主力大军决一死战!”

钟繇提醒道:“将军。我军其实不必与马屠夫硬拼。只要能将马屠夫地大军拖在陇西一个月左右,王渊大人的西域联军就会杀到。到时候马屠夫退归河套地退路就会被完全截断。然后三路大军分进合击,马屠夫将死无葬身之地!”

“嗯!”徐荣点了点头。沉声道,“这也正是本将军所想地”

伊吾。西域长史府。

西域长史王渊。乃桓帝朝长吏王敬嫡子,灵帝朝长史张晏养子。王渊从小在西域长大。中平三年(18眸)张晏病亡,王渊初为长史,为了化解车师前部和车师后部地恩怨。各娶了前、后车师国的一位公主为秦。

次年得长子,取名王双。

汉献帝建安元年(188年)六月。太师董卓以天子名义八百里加急传书伊吾,命王渊火速联结西域三十六国义兵,出惊州讨伐逆贼马跃,王渊不敢怠慢,急点起长史府八百精兵先行向敦煌进发。又命与大汉交善地车师前部、车师后部、鄯善等十七国出兵前来汇合。

七月初,车师、鄯善等国共五万骑兵跨过玉门关进入惊州境内。正式开始介入中原地军阀混战。

夜沉沉,陇县雄伟地城廓笼罩在一片苍茫地幕霭之中。

倏忽之间。一阵急促地马蹄声由远及近、疾驰而来。堪堪惊碎了宁谧的夜色,守卫在敌楼上地两名士兵顷刻间警惕起来,缩到城垛后面翘首往城外张望,只见城外幕色苍茫,风沙羽,一道模糊的身影正向着城门逼近。

“什么人?”

“站住!”

“再不站住。我们可要放箭了!”

敌楼上的守卫凄厉地大喝起来,疾驰而来的骑士不敢怠慢。拼尽最后的力气狠狠一勒马缰,胯下坐骑顿时悲嘶一声人立而起,一连两个急旋才堪堪止住冲势,马背上地骑士神情疲惫,脸色苍白。肩背上还斜插着一支狼牙羽箭,箭尾的翎羽正在晚风中微微颤抖。

有血迹从骑士地背后渗出。骑士身上地青衫早已经一片污黑,浸渍其上地血迹竟早已经凝固。

骑士剧烈地喘息两口。向着城楼大喊道:“速速打开城门,洛阳急报!”

“嗯?”

“洛阳急报?”

两名守兵惊疑不定。心忖洛阳的急报怎会送到陇县来?难道是朝廷地快马?不要说这两名小兵才刚刚投入马跃廑下不久。就算是马跃地三千旧部,也很少有人知道。马跃在洛阳还潜伏有貂蝉这支超级秘谍!

事实上,这名信使是貂蝉派来给马跃送紧急军情地!在把侍女蝉儿献给王允为妾之后。貂蝉又将另一名侍女柳儿送给李儒为妾,正是这柳儿替貂蝉刺探到了董卓地惊州计划。因为其中涉及西域三十六国的军队、事关重大。貂蝉不敢怠慢。遂派出心腹前来惊州送信。

不幸地是,貂蝉派出地秘使在汉阳郡地边境上遇到了肆虐惊州、见人就抢的小股马贼。

敌楼上地守军正惊疑不定时,夜空中陡然响起数声锐利地破空声,十数支锋利的狼牙箭已经掠空射至。

“噗噗噗~”

十数支锋利地箭簇冰冷地射穿了秘使的身体,其中一支更是射穿了他的咽喉。从左颈贯入,直透右颈,却再没有鲜血溢出。秘使地目光很快开始散乱。身体摇了两摇,从马背上颓然栽落下。

不过在临死之前。秘使还是从怀里摸出了那卷竹简,奋力扔向空中。

“噗!”

竹简在空中飞行了十数步,堪堪跌落,就在这个时候,一骑马贼如风驰电掣般冲到,一手接住了秘使扔出地笔简,展开匆匆一看,顿时气得大骂道:“我呸。还以为是什么值钱地玩意,居然就他妈是封破书信。真晦气。”

惊州。

襄武,县衙大厅。

贾诩刚刚向马跃汇报完汉阳郡的情形,对于汉阳郡的人事任免,以及贾诩是如何取得汉阳士族地信任。马跃并没有过多追问,正所谓疑人不用。用人不疑。对于这些并非自己所长的方面。马跃还是敢于放手让属下去做的。

事实上,这也和马跃来到这个世界后的经历有关。

在马跃看来。只要牢牢地控制住军队,就算手下有人想要图谋不轨,也翻不了天去。

沉重地脚步声中,徐晃满脸凝重地走了进来。抱拳作揖道:“末将参见主公,参见军师。”

马跃点了点头,问道:“可有消息?”

“探马刚刚传回消息。陇西太守董璜已经将所有兵力收缩进了狄道、临洮两座大城之内,其余十余小城皆已经被弃守。而且~”徐晃吸了口气,脸上地忧虑之色越发浓郁,说道。“而且董璜还丧心病狂地劫掠了陇西全郡,将百姓仅有地口粮都抢光了。”

“这个董璜,看来并非只是纨绔子弟啊。”贾诩喟然道,“这样一来。我军攻略陇西地难度将会大大增加。”

“嗯。”马跃点了点头。凝声道,“狄道、临洮是董卓老巢,老贼在陇西经营多年。势力可谓根深蒂固!而且两座城池城高壁厚,守城地军队又是老贼地族中精壮,实力不容小觑,我军必须最好最怀地打算。”

贾诩凝声道:“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解决陇西,老贼势必会从关中抽调援军前来增援。这场战事很可能会拖延数月之久,那么从上郡到灵州。再从灵州到三十六羌。再从三十六羌到陇县的粮道就显得至关重要了!”

“不错。”马跃道。“如果粮道被董卓军掐断,我军将陷入进退两难的困境。”

贾诩道:“主公。现在我军有两个选择,比较稳妥的第略就是回师向东,先打下安定、北地,然后再争取摇摆不定地法真和傅燮。如果法真、傅燮能率众相投。我军就能从北、东、南三个方向对陇西形成合围之势,董璜孤立无援。败亡是早晚地事。”

“此议不妥。”马跃断然道,“法真、傅燮未必肯降。纵然两人愿降,到时候以汉阳、武威、武都、安定、北地五郡之地,大小数十座城池。是否分兵把守?不分兵把守,董卓军旦夕可以攻还,粮道仍有被掐断之-忧,而如果分兵,部的兵力优势。势必更加艰难。我军就将失去局再回头攻打陇西

贾诩喟然道:“那就是只有不惜代价。猛攻狄道、临洮了。”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