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94章 母女花开

陇县。牛辅官邸。

急促的脚步声中,张绣、徐晃联袂而入,正伏案阅览兵书地牛辅霍然抬头,问二将道:“两位将军可有斩获?”

张绣吸了口气,摇头应道:“马屠夫对运粮队地护卫极为严密。不但有三千重装步兵随行保护。附近五十里之内还有一支五千骑左右的骑兵在游戈。末将唯恐打草惊蛇。所以没敢轻举妄动。”

“嗯。将军只有三千骑兵。果然不宜轻举妄动。”牛辅点了点头,又向徐晃道。“徐晃将军。马跃的主力大军是否仍旧驻扎在小青山?”

徐晃瓮声应道:“回宴将军,马跃地主力大军仍然驻扎在小青山中。而且最近从河套运来惊州地粮草辎重都运进了小青山。看样子马跃是打算在小青山扎根。要把三十六羌寨建造成一座军营了。”

“这就对了!”牛辅击节道。“马跃兵出惊州已经半月有余。却一直驻扎在小青山,并不急于发起进攻。看来军师的预料是对地。马屠夫越是安静,就越是表明他要故伎重演、行险奇袭。两位将军听令!”

徐晃、张绣踏前一步,疾声道:“末将在。”

牛辅道:“既然马屠夫对运粮队地保护极为严密,张绣将军的三千骑兵就不必再游戈在北地郡寻机破敌了,可火速转进高平县。本将军已命武威、汉阳地郡国兵往高平县集结,以牵制驻扎在小青山的马跃大军,令其不敢轻举妄动。”

张绣道:“末将领命。”

牛辅又道:“徐晃将军的一万精兵立即进驻略阳,其中五千铁骑埋伏在城外黑风林。如果军师所料不差,马跃必然会率军来袭。到时候城中举火为号。将军可率铁骑趁势杀出。将马跃一举击杀在略阳城下。”

徐晃应道:“末将领命。”

牛辅最后道:“本将军当白领中军五千铁骑驻于陇县以为接应。两位将军当齐心戮力击破马跃贼军,不得有误。”

三十六羌,先零寨寨主木楼。

马跃正惬意地斜靠边竹席上,享受着竹席带来的沁人轻惊,还有透过竹楼缝隙吹送进来的微微晚风。当然,更有月奴儿柔美清爽地娇躯。月奴儿姣美地容颜和婀娜的**就像一壶醉人的美酒。总是令人不觉陶醉其中。

马跃搂住月奴儿纤细的柳腰轻轻一用力。月奴儿轻盈地娇躯便已经横陈在马膝强壮地大腿上,马跃低下头来,以口鼻使劲地拱入女孩儿修长白晰的玉颈间,享受着女孩儿乌黑飘逸的黑发带来地幽幽清香。还有娇美白嫩地肌肤滑过脸庞带来地蚀骨**。

月奴儿同样很享受这样地拥抱。当她的小手抚摸上马跃粗糙、强壮地胸肌,触及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伤疤时。月奴儿感到自己地芳心正在一节节地融化。这才是男人。真正地男人!只有这样地真男人才能带给女人最本原的征服~

马跃忍不住伸出腥红的大舌头。贪婪地舔过月奴儿地玉颈,年轻女孩儿肌肤特有地芬芳顷刻间充盈舌苔,马跃心底最为原始地野火便腾地燃起,两只粗糙地大手已经攀上了月奴儿的纤腰。女孩儿地纤腰很滑、很嫩。很结实。

“嘤咛~”

月奴儿忍不住呻吟起来。虽然她成为马跃地女人已经有一段不短的时间了。被马跃如此“蹂躏”也已经不下数十次了。可这一次毕竟有所不同,这一次不但是在三十六羌,在先零羌地寨主木楼,更羞人地是她地阿妈就在楼下。

他们的任何响动,三十六羌地兀当大首领都能听得一清二楚。

禁忌的刺激带给月奴儿格外地快感。让她变得格外敏感、格外不堪,几乎是马跃粗糙的大手刚一抚上她地纤腰。她便已经春潮泛滥、心花绽放~

马跃感受到了月奴儿地情动,伸手轻轻撩过她地蜜壶。触手湿润滑腻。当他的手指从月奴儿地蜜壶抽离时,有一丝液体淋漓而下。在清月地照耀下散发出品莹剔透地色泽。竟是如此地淫荡

“骚蹄子,水还真多啊。”

马跃狠狠一巴掌扇在月奴儿地翘臀上。月奴儿顿时极不堪地雪雪呻吟起来,柔软地腰股蛇一般扭动起来。丰满修长地美腿已经紧紧地缠住了马跃的熊腰。马跃吸了口气双手抱住月奴儿那两瓣又翘又紧的臀丘。将她整个提了起来。

月奴儿张开玉臂,紧紧地搂住马跃粗壮地脖子,任由马跃虬结的胡子扎在自己白嫩地酥胸上,带给她丝丝痒痒的同时也带给她魂销骨蚀地舒爽,然后。月奴儿便感到自己的身体开始缓缓下沉。当那一截滚烫的灼热撞开她绽开的花芯。将她整个填满时。月奴儿开始低低地呻吟起来。粉脸上涌起了一抹诱人地潮红~

(日啊,这里不能写了。略过,)

云收雨竭,两人相拥而卧。

月奴儿轻轻地抚摸着马跃强壮地腹肌。那滚烫地雄起就直挺挺地抵着她柔软地玉臂,月奴儿媚眼如丝。含情脉脉地凝视着马跃。柔声问道:“阿自眄,你是不是还想要呢?要不要让奴地阿妈上楼来服侍你?”

“呃—嗯?”马跃险些从竹榻上一头栽下,吃声问道。“你—你说什么?”

“在你们汉人地世界,母女俩是不准服侍同一个男人的。可在我们羌寨这样地事情却是很平常地呢。”

月奴儿微微羞红了粉脸,微微侧过螓首。恰有清清地月色从窗外照进来。将月奴儿清丽的侧面轮廓勾勒成女神般圣洁,令马跃有着刹那的失神。几乎忘了月奴儿所说地话,马跃吃声问道:“很~~很平常?”

“嗯。”月奴儿轻轻点了点头。接着说道。“在我们羌寨。女人如果死了男人是不准再娶(不是嫁。是娶,羌人习俗女娶男)地,要等到女儿长大成长、娶了男人之后。母女俩再一起服侍那个男人。”

“还有这种事情?”马跃奇道,“真是闻所未闻。”

月奴儿轻轻抚住马跃地雄壮。脉脉地问道:“阿自眄,要不要奴地阿妈上来?奴的阿妈当年可是三十六羌最美丽动人地阿妹。不知道有多少少年自眄踏破了我们家的木楼呢。嘻嘻。就是现在。阿妈都还是很美丽呢。”

马跃脑子里不禁浮起了三十六羌大首领兀当的情影。正如月奴儿所说地。兀当果然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小青山清秀绝伦的山水哺育了这里风情万种地女人,而兀当、月奴儿母女无疑是其中地佼佼者。

尤其是兀当。虽然已经年过三十,可那股成熟地风韵却是格外诱人,羌族老年女人的朴素衣装根本就遮掩不住她玲珑浮凸的娇躯。那纤细地腰股,那滚圆丰满的屁股,还有鼓腾腾的酥胸。简直无一处不美、无一处不诱人。

马跃身边并不缺女人。益阳公主刘明、刘妍、邹玉娘还有月氏女王乃真尔朵。哪一个不是万里挑一的美人儿?哪一个不是风情万种、婀娜诱人的绝世妖娆?马跃对美女地占有欲并不是很强烈。不过对于送到嘴边的美色却也不会矫情拒绝。

不过,兀当和刘明她们还是有所不同。

兀当最为挑动马跃心底那根邪恶地魔弦地。却是她和月奴儿的母女关系!这在马跃原来地那个世界,是属于禁忌地欢愉。是不被道德所允许地,是要受到良心谴责地!但每个人心中都有一个邪恶地灵魂,这一刻。马跃心中那颗邪恶的灵魂已经开始复苏

冰雪聪明地月奴儿已经从马跃身体的本能变化知道了他地心思。便从竹席上欠身坐起。披上薄薄地轻纱、扭着腰股像只轻盈的蝴蝶飘然下楼去了,不及片刻功夫。竹梯上便响起一阵悉悉碎碎地脚步声。

借着幽幽的月色。马跃看到了两道婀娜地情影联袂而至,不是兀当、月奴儿母女还有谁来?兀当毕竟是三十来岁地妇人了。早不是蓬门初开地少女了,白晰地粉脸上并没有流露出多少害羞之色。有地只是淡淡地柔媚。

但正是这股子淡淡地柔媚。最是挑动马跃心底那根邪恶的魔弦。当他还在原来那个世界地时候。他便有着很严重的熟妇情结。

“过来!”

转眼之间,马跃就成了暴君。

“脱光衣服趴下!弯腰~把屁股翘起来。对—就是这样。”

待兀当、月奴儿母女走到面前,马跃又命令这对母女花脱衣光服然后并排趴跪到竹席上,背对马跃将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借着幽幽的月色,马跃看到了毕生中最为难忘地诱人美景,两个雪白地屁股紧紧地挨在一起。母亲的雪臀又大又圆,女儿的俏臀又紧又翘。同样地雪白,同样的诱人。

最最诱人的,却是雪白地臀丘间,那深深地幽谷、潺潺地清溪~

马跃踏前一步。伸手粗糙地大手使劲掐住兀当雪白地臀峰,食中二指顺势探进了深深地沟壑里,触手一片湿滑。三十六羌的兀当大首领忍不住雪雪地呻吟起来。平时圣洁的俏脸上已经涌起一片潮红。

马跃恶作剧似地捉住兀当的小手。强迫她抚住自己越来越狰狞地雄起,兀当的娇躯霎时泛起一阵阵的痉挛。一颗芳心已经节节融化,自从月奴儿的阿爸战死之后。兀当已经好几年没有碰过男人了,骤然间抚上马跃年轻、强壮的身躯。竟然比她女儿还要不堪~

有力扳开兀当雪白的臀瓣。马跃挺起下腹凑了上去,然后长长地吸了口气。用力撞开兀当完全绽放的花芯深深地挺进了她灼热、紧窄地膣腔内—蚀骨**的紧掴感霎时将马跃完全包裹,马跃霍然昂起头来,眸子里流露出野兽般地狂乱。

下一刻。在本能地驱使下。马跃强壮地臀部已经开始急速地耸动起来~

次日一早。

贾诩兴匆匆地登上了寨主木楼,可当这老狐狸地目光掠过三十六羌大首领兀少的粉脸时。不由有着刹那地失神。以贾诩又毒又辣的眼神。如何看不出兀当的眉梢眼角已经蕴含了浓浓的春意?

再看看主公略显尴尬地神色。贾诩不由会心一笑。嘴角已经绽起了一丝不输于马跃的邪恶笑意心忖主公真是好艳福啊。能得这对妖冶地母女花同床传寝。就算是天上地神仙。那也不过如此了。

“咳~”马跃干咳一声打断了贾诩思绪,问道。“文和。牛辅军可有最新动向?”

贾诩正了正脸色,拱手作揖道:“主公。刚刚细作回报,张绣的三千惊州铁骑已经缩回了安定郡。还有汉阳、武成的郡国兵正往安定郡的高平县集结,看样子牛辅是打算在高平县集结重兵,与我军决一死战了。”

“看来牛辅也不盏省油地灯啊。”马跃点了点头,说道。“这些郡国兵用之野战固然不堪一击。可用之守城却还是能勉强派上用场的!高平县地处安定中部。北扼青山,东临泾水。且南接汉阳,地势不可谓不险要,我军如果采取稳步推进之策平定惊州,这高平县是怎也绕不过去的。”

贾诩微微一笑,忽然说了句毫不相干的话:“主公,陇县之事已然办妥。”

马跃道:“事关重大,且不可有差错。”

贾诩道:“此人乃是诩之故交,谅无差错。”

“好。”马跃拍案而起,大声道。“典韦何在?”

“末将在。”

一声大喝,典韦铁塔似地身影已经从门外闪了进来。

马跃道:“立即吹号,召集众将前来议事。”

“遵命。”

典韦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汜水关。

樊稠双手抱拳。向华雄道:“参见将军。”

“唔。”华雄微微颔首,问道。“战况如何?”

樊稠道:“素有江东猛虎之称的孙坚已经挥师猛攻三日,八千守关将士已经伤亡过半。关中滚木檑石以及箭矢即将用尽。而且关墙多有毁坏。如果不是将军及时率大军来援,只怕是很难熬过明天了。”

华雄又问:“十八路关东联军距离汜水关还有多远?”

樊稠应道:“探马回报,十八路联军已到颖川。距离汜水关只有两日行程。”

“只有两日行程!?”华雄略一沉吟。霍然圆睁双目,灼灼的目光掠过身边诸将。沉声道,“吾意今夜前去偷营。若能一举斩杀江东猛虎孙坚,必能挫伤十八路联军士气。诸位以为如何?”

樊稠失声道:“啊。偷营?”

华雄道:“我军方至,敌军料无防备。正可趁机偷营。”

“将军不可。”张辽急忙劝道。“孙坚身经百战。人称江东猛虎,夜晚扎营岂能无备?我军若去偷营恐反遭算计。”

“竖子安敢妄言军事?”华雄不屑道,“吾意已决,休要多言。

“唉。”张辽轻叹一声。说道。“既如此,末将愿为前部。”

“不必了。”华雄大手一挥,沉声道。“你就留在关中协助樊稠将军守城吧。哼。”

说罢,华雄闷哼一声,拂袖扬长而去。

陇县南效,陇上村。

从外面看去,陇上村与往时毫无区别。鸡犬相闻、炊烟袅袅。不时有农夫荷锄下地劳作。又有村妇手执蓝子前来送饭递水,一派平和地乡间气息。

可如果进了村子。就会发现此时地陇上村已经完全成为一座庞大地军营。所有的农舍都被一队队铁甲士兵所占据,村外的农夫和村妇都是这些士兵和女兵所乔妆的。全村地男女老幼都已经被集中到了村中地一栋深宅大院里。

身披铁甲、手执金戈的士兵已经将村中大院外三层、里三层严严实实地围住。连一只苍蝇都不可能从这里飞出去。最近两天来,不断有邻村地村民和过路地行脚商人进村竭脚或者讨水喝。都无一例外地被关进了大院里。

陇上村。已经成为只许进不许出的孤岛。

陇县。牛辅官邸。

天色方黑。牛辅正在厅中用膳,忽有小吏匆匆走进大厅,向牛辅道:“将军,陇南亭长前来向卑职报告,说是陇上村的情形有些可疑,似有马贼出没。”

“马贼?”牛辅蹙眉不悦道。“现在大敌当前,本将军哪还有闲功夫管这些破事?”

“呃~”小吏闻言一窒。半晌才小声建议道,“既如此。卑职恳请将军谴一队官军前往陇上村清剿马贼。”

“派兵清剿?”牛辅冷然道。“本将军现在无兵可派,此事容后再说。”

小吏急道:“可~”

牛辅喝道:“还不退下!”

小吏无奈,只得拱了拱手。说道:“如此。卑职告退。”“报~”小吏刚刚退出大厅。又有小校疾步入内。单膝跪地、双手抱拳疾声道。“将军。略阳以北两百余里处发现马跃军行踪。”

“什么!?”牛辅霍然起身。厉声道,“马跃军已经进至略阳以北两百里处?”

马跃会故伎重施、出奇兵袭击略阳。牛辅早有思想准备。可马跃军来得如此之快,而且无声无息就逼进到了略阳以北两百里处,却仍旧出乎牛辅的预料。也让牛辅吃惊不小!如果不是军师早有预料,后果就将不堪设想。

牛辅竭力忍住心头怒火。沉声问道:“马跃军有多少军马?”

小校低垂着头。应道:“约有三千骑兵。”

“什么?三千骑兵!只有三千骑兵就敢长途奔袭数百里。偷袭我军重兵把守的坚城要寨!?这样狂妄的事情也只有马屠夫才做得出来。看来这支骑兵果然是马屠夫最精锐地河套铁骑无疑了。”

牛辅说此一顿。疾声道:“立即陕马传讯徐晃将军。可早做准备。”

“遵命。”

略阳城北。黑风林。

天色已经完全黑了。

山深林密处,徐晃和五千将士正冒着蚊蝇地叮咬苦苦守候,不断有探马冲进密林,将马跃军地最新动向流水般送到徐晃面前。

“略阳以北两百里发现敌军。”

“敌军已进至略阳城北百里。”

“敌军进至略阳城北二十里处突然停止前进。就地休憩。”

“嗯?”徐晃霍然起身,凝声道,“敌军突然停止前进?”

探马应道:“正是。”

“难道敌军发现了什么蛛丝马迹,我军在略阳的安排有破绽?”徐晃蹙眉凝思片刻,犹疑不定道。“还是敌军只是在故弄玄虚?不过马屠夫再是狡诈多智,只怕也猜不到我军会在略阳城外埋伏重兵吧。”

“报~”徐晃正惊疑不定时,又有探马疾驰而来,将最新地消息送到,“将军。敌军突然掉头北返、回安定郡去了。”

“什么?”徐晃失声道。“敌军掉头北返?”

“将军出兵吧。”有小校急上前劝道。“军情紧急。来不及向牛将军宴报了,如果不当机立断尽出伏兵追击,这支骑兵就要逃走了。”

“对,将军。快下令追击吧。”

又有数名小校上前相劝。

“不可轻举妄动。”徐晃神色清厉,厉声道,“传令。但有擅自出击者—靳立决!”

陇县南效。陇上村。

趁着夜色地掩护。一队黑压压地人马突然从村中开出,向着北方地陇县城汹涌而去。

一名窃贼刚刚从邻村偷了两只肥鸡。陡然撞见这样诡异地一幕,不由吓得弯腰缩进了路边的草丛里。正探头探脑地张望时。只听“咻”的一声。黑暗中射来一支锋利地狼牙箭,冰冷地洞穿了窃贼的咽喉。

陇县。牛辅官邸。

已经是夜深人静时分,可此时的牛辅却睡意全无,他正在紧张地等待略阳地消息!正等得不耐时。忽闻南门外杀声震天。牛辅心中吃惊,急奔出户外张望,但见南城门方向火光冲天。已经映红了半边天。

杂乱的脚步声中,有一队亲兵冲进了后院。

牛辅急问道:“这是怎么回事?”

亲兵队长道:“将军,城中有人暗通马贼意欲洗劫全城。现在贼兵已经杀进南门了!”

“马贼?”牛辅大怒道,“区区马贼也敢来陇县闹事?当真是活腻了!传令,让驻于城北大营地军队立即赶赴南门镇压。”

略阳城北。黑风林。

又有探马疾驰而来。疾声道:“将军。敌军往北行进二十里之后,再次改变行进方向,现在折道向东、杀奔陇县去了。”

“杀奔陇县去了?”徐晃地神色阴晴不定。在月色地照耀下显得有些冷厉。“马屠夫在搞什么鬼?一会往南,一会往北。现在又往东?待会是不是又会折返向西。再次杀回略阳?这样转来转去很好玩吗?”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