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88章 乱国毒士贾诩

更新:2018-12-02

吟~”

清越的剑吟声响过,方悦只觉头顶一凉,有一缕黑发贴着额头飘飘洒洒地落下。

“将军?”

方悦霍然抬头,惊疑莫名地望着马跃。

“以发权代首。”马跃冷然道,“这颗头颅只是暂时寄在你项上,你不是一直以大汉臣子自居吗?为了守住你的臣子之节,明知益阳公主只是假传圣旨居然也不思反抗!既然这样,本将军就成全你,等你尽完臣子之节再将你斩首,你可心服?”

方悦黯然道:“末将听凭将军发落。”

马跃沉声道:“漠北鲜卑人杀我百姓、掳我牲畜,为祸边塞已逾百年,你既为大汉臣子,自当替大汉天子分忧,替边塞百姓解难,是也不是?”

“是。”

“既如此,你可敢辅佐周仓将军出征漠北,扫平鲜卑、平靖大汉边塞?”

“周仓将军?”方悦蹙眉道,“这个~~”

“什么这个那个?”马跃沉声道,“本将军只问你,敢是不敢?”

方悦霍然昂起头颅,疾声道:“有何不敢!”

“好!”马跃霍然道,“方悦听令。”

方悦剧然一震,旋即神色恢复如常,沉声道:“末将在。”

……

与此同时,周仓大帐。

周仓沉声道:“这么说,河套的局势已经非常严峻?”

“岂止是非常严峻。”贾诩道,“简直已经到了危如累卵的地步,所以在这种危急关头,主公是无论如何也不能离开河套的,可征讨鲜卑的事却是刻不容缓,一旦错过了良机只怕就再也没有机会了。”

周仓道:“这个末将明白。”

“明白就好。”贾诩道,“主公以方悦为副将,辅佐将军出征也是迫于无奈啊。”

周仓道:“缘来如此。”

贾诩道:“此次出征漠北的军队,将校皆由主公从南阳带过来的老弟兄担任。乌桓狼骑也在主公帐下效力已久,所以就算方悦反叛,也绝对带不走一兵一卒!不过为了谨慎起见,平时还是由将军掌控全军,唯独与鲜卑人交战时需由方悦指挥调度,将军绝不可横加干涉。以免误了主公大事,切记。”

周仓道:“军师放心,周仓虽然鲁钝却也不是不明事理之人。”

“嗯。”贾诩点点头,又叮嘱道,“此番出征漠北,老营无法提供大军所需之粮草,一切用度全靠将士们自己去抢,所以不必有所顾忌。更不必刻意约束将士们的行为,所有身高超过马车车轮的鲜卑男子一律杀掉,小孩和女人则全部押回老营为奴。”

周仓狞声道:“这些末将都明白。末将只有一事不解。”

贾诩道:“何事?”

周仓道:“河套局势既然已经危如累卵,为何还要在这个时候出征漠北?末将率一万四千骑兵离开之后,河套的局势岂不是更加危险?”

“将军有所不知。”贾诩喟然说道,“董卓贼势浩大,若引军来袭,则河套断不可守,多出这一万四千骑兵也照样守不住!董卓若不会引军来袭,就算没有这一万四千骑兵,河套亦可安然无忧。”

……

五天之后。马跃大帐。

马跃据案而坐,裴元绍、马腾、许褚、典韦、高顺诸将以及贾诩、郭图、沮授等人齐聚帐中,马跃神色阴沉,满脸凝重地说道:“刚刚细作传回消息,董卓地心腹爱将牛辅已经率军八千进驻雁门。”

说此一顿,马跃把目光投向沮授,问道:“则注,你如何看待此事?”

沮授整了整衣冠。出列说道:“这就是说,董卓已经完全了对并州士族门阀的整合,已经控制了并州,至少表面上如此!现在,如果董卓想对主公动武,就可以从北地、河东、雁门三个方向任选一点发起进攻,甚至可以三个方向同时发起进攻。”

马跃沉声道:“大家不要以为这不可能,董卓麾下原本就有六万精兵,之后又收编了耿鄙的凉州军、以及凉州各郡的郡国兵,悍将李催攻占张掖山丹军马场之后。又大肆扩编了凉州骑兵,现在又吞并了丁原的并州军,其兵力已经接近、甚至超过二十万!所以,董卓完全有实力从三个方向向河套同时发起进攻。”

沮授又道:“反观我军,算上三十六羌的羌兵,总兵力也不到三万人,周仓将军北征鲜卑带走了一万四千骑兵,现在留在河套地总兵力仅有一万余人!我军固然身经百战,可董卓军也绝非乌合之众,两军兵力相差如此悬殊,真要打起来我军必败无疑!”

“什么?”典韦大怒道,“我军必败无疑?沮授先生,你是帮主公呢,还是帮董卓呀?”

“典韦。”马跃蹙眉喝道,“沮授说的虽然不好听,却是事实。”

“哼。”

典韦瞪了沮授一眼,满脸不悦地回到了马跃身后。

马跃侧头凝思片刻,问沮授道:“则注,依你之见,董卓会进攻河套吗?”

“会。”沮授不假思索地答道,“主公雄踞河套,又挟裹羌胡、乌桓、匈奴、鲜卑之众,麾下兵力虽然不多,却皆是能征善战的虎狼之师,更重要的是,河套地势险要,处在并、凉之间,又与河东相接,董卓若想稳守北方、徐图发展,就势必先伐主公。”

马跃蹙眉道:“也就是说,董卓伐河套已成死局,再无挽回余地?”

沮授犹豫片

然叹息道:“授无能,不能替主公分忧矣。”

马跃忽然发现一边的贾诩正以眼色向自己示意,便心头一动,说道:“今日天色已晚,诸位可各自回营,此事容后再议。”

诸将及沮授先后告辞,只有贾诩和郭图站在帐中一动不动。

待众人尽皆离去,典韦铁塔似的身躯往大帐门外一站,大帐里便只剩下了马跃、贾诩及郭图三人,贾诩这才说道:“主公。沮授适才所言分明有所保留。”

“哦?”马跃沉声道,“沮授有所保留?”

“不错。”贾诩道,“事实上,要阻止董卓进攻河套,并非全无办法,在下相信沮授也同样清楚这一点。只不过……他不愿意说出来罢了。”

“沮授为何不愿说出来?”郭图失声道,“难道他也是个阳奉阴违、沽名钓誉的无信小人?表面上答应效忠主公,可事实上却是尸位素餐,不愿替主公设谋筹划?”

“不,不是这样。”贾诩摇手道,“沮授效忠主公应是出自真心,像他这样的耿直之人,根本不会玩弄这些手腕。沮授之所以不愿说出阻止薰卓进攻河套地方法,其实是因为这个方法大伤天和。”

“嗯?”

“大伤天和?”

马跃、郭图同时失色。

贾诩吸了口气,接着说道:“一旦这个计划付诸实施。汉室将旦夕而亡,天下也将大乱不止,到时候兵祸连结,无数的百姓将流离失所……”

“够了!”马跃目光一寒,沉声道,“文和不必接着往下说了!”

贾诩、郭图霍然回头,惊疑地望着马跃。

在贾诩、郭图惊疑的目光注视下,马跃猛地一甩披风走到了帐门外,翘首望着帐外灿烂地星空。凝重的语气仿佛来自遥远地天外。

“在中原的时候,本将军杀过很多人,那都是汉人,可你们应该知道,那时候本将军迫不得已、别无选择!如果不杀他们,他们就会杀了我,就会杀了本将军麾下的八百多号生死弟兄,一切都只是为了活着~~”

贾诩、郭图神色凝重。一语不发。

“后来到了幽州,本将军更是大开杀戒,以致于有了屠夫的凶名,可那时候本将军杀的都是胡人!你们可曾见过本将军残害过一名无辜的汉人百姓?既便是在三军缺粮、无以为继地时候,本将军宁可牺牲乌桓六万妇孺老幼,却可曾下令抢过汉人百姓一粒粮食?”

贾诩、郭图摇头,依然不语。

“如果本将军真地是屠夫,可以狠下心来烧杀劫掠,可以像对待胡人一样肆无忌惮地杀戮汉人百姓,董卓能如此容易得到凉州还有并州?早在四路联军付之一炬后。本将军的铁骑就早已经踏平并、凉各州,晋阳也早成一片废墟了。”

贾诩、郭图目光深沉,情知马跃此言并非虚言恫吓,当初八百流寇连坚固的虎牢关都能攻下,更不要说小小一个晋阳城了,如果约束马跃的道德因素不再存在,以马跃虎狼之师的凶悍破坏力,的确是无人能撄其锋,至少在北方无敌!

“唉~~”马跃忽然长长叹息一声,说道,“文和曾不止一次相劝,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现在的杀戮和抢掠只是权宜之计,等将来夺取了天下,我们还可以重新治理,重新还汉人百姓一片朗朗乾坤。”

“话虽如此,可本将军却始终无法迈过这道坎,以前迈不过去,现在迈不过去,只怕将来也还是迈不过去。本将军再狠、再冷血,可终究是汉人,身上终究流淌着大汉民族地血液,又岂能把屠刀架到自己同胞地头上?”

贾诩方欲说话,又被马跃所打断。

“文和不必多言,阻止董卓进攻河套的方法本将军也已经猜到,董卓地野心很大,这方法无非就是利用董卓迅速膨胀的野心,利用汉室的衰微,诱惑董卓引军去攻打洛阳,董卓虎狼之徒,一旦入主洛阳势必倒行逆施、惹得天怒人怨,到时候普天之下就会群雄并起、同伐董卓,河套的危机也就会不战而解,是也不是?”

贾诩失声道:“主公?”

马跃没有回头,喟然道:“可如此一来,天下大乱、兵祸连结,数千万无辜的百姓将会流离失所、中原大地将会十室九空,这将是一场远甚于黄巾之乱的浩劫,大汉族也将因此而大伤元气~~”

“主公~~”

贾诩还欲再劝,却被马跃再次打断。

“文和,委实不必再劝了,本将军永远不会这么做。”马跃斩钉截铁地说道,“如果是要以牺牲数千万无辜百姓为代价,本将军宁愿流窜大漠、当一股飘忽无影的马贼!董卓要来就让他来好了,本将军~~等着!”

摞下最后一句狠话。马跃扬长而去,不及片刻功夫便和典韦的身影一前一后、隐入了茫茫无际地黑暗中。马跃说这番话倒不是在矫情,更不是假仁假义,而是完全发自内心地肺腑之言,马跃素来视仁义道德如无物,藐视前圣先贤更是到了极致。如何会学刘备那伪君子惺惺作态?

马跃不愿牺牲千万百姓而保全河套,委实是过不了心中那条道德底线。

为了生存,杀富户、杀豪族,马跃狠得下心!

为了强大,杀蛮夷、灭种族,马跃做得出来!

可让他为了一己之私去牺牲数千万无辜的同胞,马跃却断然做不出来!薰卓乱京是早晚之事,

乱只怕也是难以避免。就算马跃情愿牺牲河套,董之后也必然会把目光投向洛阳!

可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至少马跃不会去做这乱国祸源。

目送马跃身影渐渐没入黑暗之中。贾诩始才深深地吸了口气,霍然回头望向郭图,眸子里掠过一丝难以言喻的阴森,沉声说道:“公则兄,主公仁义、不愿牺牲千万无辜百姓以换取河套的生存,可我等身为主公帐下谋士,却不能眼看着主公陷于困境而无动于衷,是也不是?”

“文和兄意欲何为?”郭图凝声道,“只要是为了主公大业。图无所不为!”

“好一个无所不为!”

贾诩霍然伸手,郭图亦伸手,两掌重重相击。

……

次日,刘妍大帐。

刘妍正给小马征换尿布,一回头忽见贾诩飘然而来,不由喜道:“贾诩先生,妾身正想找你呢。”

“哦?”贾诩抱拳作揖,恭声道。“不知大夫人找在下何事?”

“是公主殿下。”刘妍回头掠了一眼幽禁益阳公主刘明地帐蓬一眼,低声说道,“公主被关在帐蓬里怪寂寞的,侍候她的又都是匈奴女奴,言语不通,她连找个说话的人都找不到,先生能不能把她地几名陪嫁宫女换回来?”

贾诩为难道:“夫人,这个在下只怕是办不到,换走公主殿下身边侍候丫环是主公的意思,再说在下也实在不知公主殿下地陪嫁丫环现在被弄哪儿去了?搞不好已经远嫁到临戎的月氏部落去了。”

“哦。这样啊。”刘妍低声道,“那就算了,麻烦先生了。”

“夫人且慢走。”

刘妍正欲抱着小马征离开,忽又被贾诩唤住。

迎上刘妍询问的眼神,贾诩低声道:“那个~~夫人医术精深,可知世上有何奇药能变换人之形貌?”

刘妍愕然道:“先生要此药何用?”

贾诩道:“夫人只需告诉在下,世上可有此药?”

刘妍道:“倒有一种药汁,涂于脸上可令人满脸浮肿、月余始消,纵然是最为亲近之人,等闲亦难得辩认得出。”

“妙极!”贾诩击节道,“烦请夫人速备此药,在下有急用。”

刘妍道:“既然这样,请先生明天来取药便是。”

“多谢夫人。”贾诩向刘妍长身一揖,又道,“诩还有一事,烦请夫人相助。”

……

五天后,晋阳。

薰卓临时官邸前忽然来了个怪人,这怪人身上穿着一件又破又旧的道袍,腰上系着草绳,头上戴着草帽,整个脸又浮又肿,两只眼睛被挤成两道细缝,当真是奇丑无比,而且浑身散发出一股熏人的恶臭,所过之处行人无不远而避之。

恰董卓出门,随行亲兵正欲上前驱逐这怪人,那怪人却忽然口出狂言道:“天地虽阔,何无一人耶?”

薰卓闻之,随口应道:“吾手下文官武将凡数十人,皆为当世英雄,何谓无人?”

那怪人道:“愿闻其详。”

薰卓道:“李儒机深智远,李肃能言善辩,虽萧何、苏秦不及也。吕布、华雄、张辽、徐晃、张绣等皆有万夫不当之勇,虽岑彭、马武亦不及也。徐荣徐元茂大将之才,当世无人能出其右,安得无人?”

“公言差矣,此等人物,吾尽识之。”那怪人道,“李儒机深智远。堪可看家护院,李肃能言善辩,可以吊丧问疾,吕布可使击鼓鸣钟,华雄可使放牛牧马,张辽、徐晃、张绣等辈可使屠猪杀狗、磨剑拭刀。徐荣徐元茂大将之才,可令砍柴耕田,仅此而已。”

薰卓勃然大怒道:“汝有何能?”

那怪人道:“天文地理、无一不通,三教九流、无一不晓,文可安邦、武可定国,居庙堂足以辅佐君王,统三军可以逐鹿中原,虽运筹帷幄之中。却可决胜千里之外,此鸿蒙之能,岂凡人可识耶?”

吕布闻言大怒。拔剑就欲杀了怪人,却为李儒所阻止。

“奉先将军且慢。”李儒伸手阻住吕布,又向董卓道,“主公,此人虽然语气狂妄,却是出口成章、言辞犀利,堪称饱学之士,且如此藐视天下英雄、自视清高,若非疯癫之人。便是果有真才实才之辈。”

“既如此,本将军帐前尚缺一名文书小吏,可使充之。”董卓说罢,忽闻一股恶臭袭来慌忙以衣袖掩住口鼻,说道,“来人,速带此人下去沐浴更衣。”

待下人带着那怪人去了,吕布才愤愤不平地问道:“此人口出狂言、语多不敬。义父不杀他也还罢了,为何反而给他官做?孩儿甚是不解。”

“奉先吾儿有所不知。”薰卓抚髯微笑道,“诚如文修(李儒表字)所言,此人虽然言语轻狂、举止疯癫,却言之有物、语锋犀利,焉知不是天下名士?吾若枉杀此人,岂非寒了天下士人之心?绝了天下能人异士投奔之路?”

“缘来如此。”

吕布听了个云遮雾绕、不知所谓,却竭力装出一副恍然大悟的嘴脸。

……

河套,美稷老营。

郭图一脚踏进马跃大帐,弯腰塌肩恭声问道:“图参见主公。”

“公则。”马跃抬起头来。招手道,“来,入座。”

“谢主公。”

郭图弯腰一礼,走到马跃对面屈膝跪坐下来,战战兢兢、执礼甚恭。

自观看地图,半晌忽然问道:“公则,文和所患恶疾愈?”

郭图目光一闪,低声道:“未见好转。”

“是吗?文和所患是何恶疾,用药五日竟仍未见好转?可有性命之忧?”马跃说此一顿,忽然长身而起,向郭图道,“本将军甚是放心不下,公则,不如你我同去探视一番?”

“不,不必了~~”郭图慌忙劝道,“夫人说文和兄所患之疾虽恶却无性命之忧,只是不宜探望,否则恐有感染之忧。”

“是吗?”马跃将信将疑道,“竟有此事?”

郭图目光闪烁,不敢正视马跃犀利的目光,低声道:“确有此事。”

马跃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寒芒,负手往前踱了几步走到帐前站住,郭图从身后望去只能看到马跃雄伟的背影,却无法看到马跃脸上地表情,郭图正自忐忑不安时,马跃却霍然回过头来,突然问道:“文和何时可回河套?”

郭图措手不及,不假思索地答道:“快则十日,迟则~~迟则~~呃~~”

马跃眼角已然浮起狡诈的笑意,郭图却是呆若木鸡、脸色煞白,望着马跃惶然不知所措,吃声说道:“主~~主公,图~~文和兄~~他~~这~~”

马跃闷哼一声,沉声道:“公则,你还想瞒到什么时候?”

郭图颓然跪地,叹息道:“文和兄,郭图让你失望了。”

马跃问道:“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郭图不敢隐瞒,只得将此事前因后果说了一遍,原来贾诩这乱国毒士不愿意眼睁睁地看着马跃陷入绝境,决意乔妆前往晋阳游说董卓对洛阳用兵,便自作主张与郭图串通一气上演了这出“患疾”拙戏。

两人虽然有刘妍帮忙掩护,可最终却还是没能逃过马跃双眼。

“文和去了晋阳?”听完郭图叙述,马跃并未流露出多少震惊,更未如郭图预料般勃然大怒,只是仰天长叹一声,说道,“看来,该来的还是会来,该发生地还是会照样发生,世事并不会因为某些小小的意外而发生逆转呀,唉~~”

……

晋阳,刺史府议事大厅。

集凉州牧、并州牧、护羌中郎将、河东太守于一身地董卓正召集麾下文官武将议事,议题只有一个,那就是出兵河套、讨伐马跃。虽然未经朝廷许可,董卓却俨然以凉州牧、并州牧自居了,还让人刻了两颗大印。

今日下午,在董卓官邸外口出狂言的怪人此刻就以文书小吏的身份,居末席负责记录将文官武将们的言论记录下来并整理成册,以供薰卓随时翻阅。

席间几乎所有的文官武将都赞成出兵河套,只有李儒目光深沉,还没有表明态度,众人正议论纷纷之时,厅外忽然响起沉重而又杂乱的脚步声,立于厅外地小校早已经引吭高喊起来:“徐荣将军、李催将军到~~”

厅中诸将纷纷侧首,只听金铁撞击声中两员武将已经昂然直入厅内,当先之人身披重甲、重面阔耳、颔下柳须飘飘,一对虎目不怒自威,赫然正是徐荣,徐荣身后之将身高七尺、眉目英俊,却是李催。

徐荣、李催直入厅内、锵然跪倒,疾声道:“末将徐荣(李催),参见主公。”

“两位将军快快请起。”薰卓肃手道,“元茂来得正好,本将军正要问你,我军是否应该出兵河套?”

徐荣直截了当地答道:“该。”

“哦?”董卓欣然道,“既然元茂也赞成出兵,本将军再无疑虑……”

“此鼠目寸光之辈、柴门陋户之见,有何可取?”

忽有一把清朗地声音横插进来,强行打断了董卓的话,众人纷纷侧首,只见最靠近厅外的席案后面缓缓站起一人,却见此人脸肿如斗、眼细如缝,端的奇丑无比,赫然正是下午口出狂言的怪人。

“这位先生甚是面生得紧。”徐荣脸色铁青、语气不善,“末将乃是鼠目寸光之辈,所言乃是柴门陋户之见,却不知先生又是何方神圣,又有何高见?”

怪人浑不理会徐荣,只问董卓道:“敢问董公,出兵河套意欲何为?”

薰卓道:“马屠夫狡诈多智、凶残嗜杀,麾下又多虎狼之士,且河套地势险要、易守难攻,且扼守并、凉之间,又可兵出采桑津威胁河东,堪称心腹之患!若不出兵灭之,本将军心实不安。”

“董公眼中仅只河套一隅乎?”怪人冷笑道,“素闻董卓雄图大略,原也不过如此。”

薰卓怒道:“足下何出此言?”

怪人说道:“河套虽险,仅只一隅之地,兵不过两万,地不过千里,马屠夫纵有通天之才,何能为也?今董公挟裹并、凉、河东之众,坐拥雄兵二十万,麾下战将不下千员,更有李儒、李肃等智谋高深之士襄助,泽被四海、威振宇内正当其时,岂可一叶以彰目、因河套一隅而坐失良机乎?”

怪人话音方落,一直闭目未语的李儒忽然睁开了双眼,眸子里有莫名的阴冷之色一掠而逝,恰董卓向他投来垂询地眼神,便轻轻颔首。董卓会意,起身肃手道:“先生请上座,来人,看座。”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