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87章 如何处置方悦

更新:2018-12-02

夜,马跃大帐。

***幽幽,大帐中的气氛显得有些凝重,马跃正斜靠在虎皮软垫上闭目养神,贾诩、郭图、裴元绍、周仓还有马腾五人屏气凝神肃立帐中,马跃不开口,谁也不敢率先打破这份沉寂,就算马腾身为马跃族叔,此时却也不免心中忐忑。

“噗哧~”

羊油灯的灯捻子忽然发出一声轻响,马跃微闭的眸子不知何时已经睁开,炯炯有神的目光正一瞬不瞬地凝注在郭图身上,仿佛~~一直以来他就这般瞧着郭图,郭图心中一颤,双腿一软跪倒在地。

“公则~~”马跃冷幽幽地说道,“本将军很是失望啊。”

郭图双肩微颤,低声道:“图失察,险些误了主公大事,请主公责罚。”

马跃默然不语,郭图的一颗心便悬了起来。

眼见马跃神色不豫,裴元绍急忙跟着跪倒,低声说道:“伯齐,此次方悦擅自率军叛走,并非郭图先生之过~~”

“元绍!”马跃一声断喝,阻断裴元绍道,“你就不必把责任往自己身上揽了!”

裴元绍凛然噤声,郭图慌忙膝行上前数步,诚恳地说道:“请主公责罚。”

“罚?罚能解决问题吗?就能让方悦叛走之事消弥无形,就能让河套老营什么事情也没有发生过?”马跃冷然道,“现在还不到追究责任的时候,当务之急,是尽快将可能的更大危急消弥于无形。”

“嗯?”

“更大的危机!?”

裴元绍、马腾还有周仓面面相觑。

贾诩吸了口气,和声问郭图道:“公则兄,主公的意思是~~公主殿下来到老营之后,除了方悦将军,她还与谁有过私下的接触?”

郭图竭力回忆片刻,肯定地答道:“公主殿下来到老营之后,便一直居于大营之内。日常起居皆由大夫人及二夫人照料,除了小人前往三十里亭迎接时与公主殿下有过接触,其余文官武将皆不曾与公主有过任何接触,直到鲜卑大军来袭~~”

马跃道:“鲜卑来袭之事,本将军已经知晓了。”

“是。”郭图应了一声,接着说道。“五原之战,公主在了望台上亲眼目才了方悦的神勇表现,待我军收兵回营之后,公主便于大帐之中单独召见了方悦,小人原以为公主只是想嘉奖几句,实不知~~实不知~~”

“既然是这样,事情就简单多了。”贾诩舒了口气,向马跃道。“主公,现在只剩下一个难题了,那就是如何处置方悦?”

“那还用说。”周仓作色道。“当然是非杀不可。”

贾诩笑问:“为何非杀不可?”

“呃~~”周仓吸了口气,不假思索地反问道,“方悦无信无义,率军背叛主公、形同谋反,如何杀他不得?”

贾诩又道:“如果方悦是奉旨出兵呢?”

“奉旨?”周仓听得满头雾水,“何来圣旨?”

“公主可以假传圣旨。”贾诩道,“真所谓君为臣纲,就算方悦明知公主只是假传圣旨,可他身为汉臣却也不能不遵。否则就是藐视朝廷、亵渎皇室尊严。”

贾诩此言既出,周仓、裴元绍这两个莽汉倒也罢了,马腾和郭图却是霍然色变,唯恐马跃听了会勃然大怒,贾诩这话分明是在替方悦开脱,贾诩的言下之意,方悦只是在尽为人臣子的本份,而并非背信弃义、犯上作乱。

至于藐视朝廷、亵渎皇室尊严几乎就是在暗讽马跃了。马跃毒打、幽禁公主哪一样不是藐视朝廷,哪一样不是亵渎皇室尊严?依照贾诩的言论,马跃简直就是乱臣贼子,岂非人人得而诛之?

可出乎郭图和马腾地预料,马跃却并没有发怒。

因为马跃知道贾诩其实并无暗讽之意,他只是在隐晦地提醒自己,像方悦这样的人,单单一个“杀”字是解决不了问题的,汉室虽然已经衰微、覆亡已经不可避免,可要让天下士人接受这个现实。却还需要一段时间。

像贾诩这样窥破世情的通达之士毕竟还是少数,普天之下,更多的却

方悦、沮授、管宁这样的迂腐、愚忠之人!要杀掉这易,可杀人之后呢?必然是人才凋零,大伤汉人元气。

如果马跃只想偏安一隅、守着河套当个逍遥军阀,他完全可以杀了方悦了事,河套不比中原,治理起来相对简单!一个杀字足以解决一切问题。可如果马跃有更大地野心,他就必须明白,要想入主中原,单凭一个杀字是远远不够的。

马跃正沉思时,贾诩忽又说道:“主公,诩倒是有个建议。”

“讲。”

贾诩道:“方悦能以两万骑步兵在五原大败七万鲜卑铁骑,而且是在堂堂正正的正面交锋中击败了鲜卑人,此人的军事才能已经不容质疑了,主公何不以方悦为主将,让他率领大军远征大漠?”

“什么!”

“军师开什么玩笑,让方悦领军远征大漠?”

“万一方悦再次率军叛走怎么办?”

“是啊,此议断然不行。”

贾诩话音方落,裴元绍、周仓便断然反对。

贾诩并未因为裴元绍、周仓的激烈反对而有丝毫不快,接着说道:“方悦、沮授、管宁等辈固然迂腐,可这些迂腐之人却有个优点,那就是他们缺乏野心!也就是说,就算方悦征服了万里大漠,他也绝不会做出拥兵自重、裂土称侯的事情来。”

马腾道:“就算方悦没有野心,可万一当今天子一纸圣旨传到,岂非还是要率军往投?”

“马腾将军问的好。”贾诩击节道,“这就是问题的关键所在了,远征大漠地军队可以方悦为主将,可领兵的主将却不是方悦!”

“军师,俺都让你给说糊涂了。”周仓听得满头雾水,直挠头道,“一会说以方悦为主将,一会又说领兵主将却不是方悦,这不是前后自相矛盾么?”

贾诩微笑不答。

周仓正欲再问,马跃霍然伸手,沉声道:“周仓听令!”

“末将在。”

周仓本能地踏前一步,直挺挺地站到马跃面前,马跃目光如炬望着周仓,沉声道:“以你为主将,率五千乌桓狼骑、九千月氏从骑远征大漠,大军只准携带十日干粮,三日后出兵,不得有误。”

“遵命!”周仓先是轰然应诺,然后很快回过神来,吃声道,“啊?这~~主公,这~~远征大漠事关重大,末将怕是难以胜任啊。”

“本将军说你行你就行。”马跃不容置疑道,“难道你还敢抗命?”

周仓慌道:“不敢。”

“那还愣着干什么?”马跃喝道,“等着本将军请你喝马奶酒?”

周仓急忙拱手作揖,然后落荒而逃。

……

夜黑如墨。

两名虎背熊腰的士兵押着方悦来到了一顶帐蓬前,方悦环顾四周但见四野一片漆黑,只有两枝幽暗地火把插在十步开外,燃起忽明忽暗的火光,将帐蓬附近照得如同地底界,透出莫名的阴森。

“进去吧!”

两名士兵在方悦背上各自重重踹了一脚,方悦脚下一个踉跄冲进了帐蓬,只见帐中火光幽幽,满脸凝霜的马跃正傲然踞坐帐中,马跃背后肃立着厉鬼似的恶汉典韦,典韦狰狞可怖的面容在此时看来竟是格外阴森。

方悦仆地跪倒在地,高昂的头颅已经低垂下来,低声道:“参见将军。”

“方悦!”马跃沉声喝道,“你可知罪?”

方悦神情一黯,叹道:“末将自知死罪难逃,情愿受死。”

“既如此~~”马跃霍然站起身来,目露杀机,“本将军就成全你。”

方悦卸下头盔,然后闭上双眼身体往前微倾、引颈待戮。

“锵~~”

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中,马跃已经缓缓抽出佩剑,又在幽暗的火光中高高举起,倏忽之间帐中有寒光一闪,马跃手中地利剑已经照着方悦的头颅恶狠狠地斩落下来……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