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78章 凉州惊变

更新:2018-12-02

-

谓的天梯对于汉末三国时代的人来说,的确是难如登时的人重名节胜过性命,既然就是过天梯,必然就要堂堂正正地走过去,宁死也不肯手脚并用、像动物那样爬过去,这样的话十个人中至少要摔下去十个。

耿鄙、董卓派去的人都是硬扎,刀山火海都没有难住他们,可唯独过不了这名节关,从数十丈的高空摔了下来,活活摔成了齑粉。三十六羌的先人可以说是摸透了汉人的弱点,专门定下这规矩,目的就是为了阻止后世子孙受汉人所驱使。

不过,三十六羌的先人再牛,也不可能料到马跃会穿越来到这个世界,可对于马跃这样的现代人而言,名节算个屁?数千年的历史长河,无数的鲜血、白骨早已经证明了一条铁律——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如果连命都丢了,还怎么成王?

成王和名节熟重?只要不是傻瓜,相信都会选择前者。

马跃把目光转向典韦,沉声道:“典韦。”

典韦昂然道:“末将在。”

马跃伸手一指旁边的密林,说道:“去那边砍几根山藤来。”

“遵命。”

典韦轰然应诺、领命而去,这恶汉才不管马跃要山藤何用,对他来说马跃的话就是天,就是地,那是绝对不会错的,照做便是了。马跃又随手撕下身上的粗布战袍,将灸伤的双脚紧紧地裹了起来,有了这层粗麻布的包裹,虽然踩在地上还感到钻心的疼痛,可至少已经能够忍受了。

不及片刻功夫,典韦便砍回来几根粗粗的山藤回来,马跃从典韦手中接过山藤,向兀当道:“大豪帅,请前面带路。”

……

琅邪,公山。

“三弟。这位壮士且住手~~”刘备策马上前,朗声道,“请听在下一言。”

“咣~~”

张飞的丈八蛇矛和那武将的点钢枪狠狠地磕在一起,两人胯下的坐骑皆悲嘶一声往后倒退数步、堪堪分开,刘备赤手空拳、不失时机地横在了张飞和那武将中间,张飞还待厮杀时,一边关羽早已经冲了过来,死死地勒住了张飞坐骑的马缰,急道:“三弟休要莽撞。且看大哥如何计较。”

那武将见刘备气定神闲、不类贼寇,不由凝声道:“足下何人?”

刘备于马背上抱拳道:“在下刘备,幽州郡人氏。本是中山靖王之后,今沗为琅邪相,适才与壮士厮杀之人姓张名飞,乃是在下义弟,只因失散故而流落至此。绝非荒山草寇,哦~~还不知壮士高姓大名如何称呼?”

刘备自报帝冑名号,那武将却毫无反应,勉强抱拳道:“在下太史慈,见过刘大人。”

刘备道:“太史壮士客气了,备愧不敢当。”

太史慈道:“那黑汉既是刘大人兄弟。烦请大人与令弟说一声,将老母归还如何?”

“壮士稍安勿躁,待在下唤来翼德一问便知。”刘备说此一顿,回头向张飞道,“翼德,你可曾劫得太史壮士老母?”

张飞环眼圆睁,怒道:“大哥,你宁肯相信一个外人。却也不肯相信小弟?”

关羽急道:“三弟,大哥也是一番好意,欲化解你与这位壮士的误会。”

“误会?误会个鸟蛋!”张飞怒道,“老子就是瞧他不顺眼,想揍他一顿,兀那厮,有种再与俺厮杀。”

太史慈亦怒道:“怕你不成?”

张飞浑不答话,劈手夺过关羽手中地马缰,策马挺矛直取太史慈,太史慈岂敢示弱亦舞枪相迎。一边的关羽唯恐太史慈趁机伤了刘备,急拍马舞刀来护。太史慈见了还以为关羽有意要助张飞,顿时目露厉色,疾声道:“来来来,最好你们兄弟三人一齐上!”

这下却是触怒了关羽,关羽为人素来倨傲,最是受不得别人轻视他的武艺,此时听太史慈口出狂言要独斗兄弟三人,当时就勃然大怒道:“大言不惭!要杀你何需兄弟三人合力?只关某一人足矣,大哥、翼德且让开~~”

刘备以手扶额,叫苦道:“二弟,你这是~~”

张飞却是神情大振,向关羽道:“二哥何必废话,合力斩了这厮便是。”

正说间,三马相交,关羽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以泰山压顶之势直劈太史慈颈项,太史慈振奋精神,大喝一声举枪硬架关羽的青龙刀,一声炸雷般的金铁交鸣声中,太史慈只觉双臂酸麻、疲不能兴。

太史慈正吃惊时,一股冰寒的杀机自左侧骤然袭至,太史慈霍然回头,只见张飞的丈八蛇矛正如出洞的毒蛇、疾刺而至。

“噗!”

“啊!”

血光崩溅,躲避无力地太史慈已经被张飞的蛇矛刺中,右肩膀上顷刻间被戳出一个血窟窿,太史慈惨叫一声,不敢再战,急策马转身向着来路落荒而逃,关羽、张飞正欲拍马追赶时,却被刘备所阻止。

“唉,可惜了一员虎将,竟失之交臂。”

望着太史慈疾驰而去的背影,刘备叹息一声,摇了摇头。

……

借助山藤地帮助,马跃手脚并用很轻松就爬过了天梯,成功地闯过了羌人祖先定下的三道难关!兀当以及三十六羌的寨主们虽然看得目瞪口呆,却也无话可说,毕竟先人立下的规矩中并未明言过天梯不准借助山藤,或者不准手脚并用攀爬,他们只是没想到马跃会如此不惜名节。

下得山来,马跃向三十六羌的寨主们团团作揖道:“各位豪帅,多有得罪了。”

兀当浅浅一笑,向一直跟随身后地妙龄羌女道:“月奴

快给将军敷药。”

“嗯。”

妙龄羌女月奴轻嗯了一声,将两片不知道什么时候采掇来的青叶含进嘴里咀嚼起来,然后走到马跃面前,弯下腰来纤手轻舒解开了缠于马跃脚底的麻布,最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以嚼好的叶汁涂在马跃脚底。

马跃只觉脚底一阵清凉,令人难以忍受的灼伤感顿时减缓了许多,不由轻轻地舒了口气,向兀当道:“大豪帅。三道关已过,现在该出兵了吧?”

“不忙。”兀当微笑道,“按照我们三十六羌祖先定下的规矩,羌兵是不能交给外人统率地,所以~~”

“你说什么?闹了半天羌兵还不能交给外人统率!那还闯什么三关,你这不是在耍我们么?”典韦霍然作色,向马跃道,“主公,什么也别说了。我们这就回去,总有一天我们还会再来,到时候率领大军踏平这三十六鸟寨。”

“典韦将军不要急。请听我把话说完。”兀当微笑道,“羌兵的确是不能交给外人统率的,不过要是马跃将军能够娶了月奴,就成了三十六羌地女婿,由他统率三十六羌的羌兵就名正而言顺了。各位豪帅以为如何?”

三十六羌的豪帅纷纷叫好。

“啊,原来是这样。”典韦看看马跃,再看看粉脸绯红、却仍然以火辣辣的眼神直视马跃的羌女月奴,挠头傻笑道,“好,嘿嘿。真好。”

马腾也嘿嘿笑道:“这倒真是个好办法。”

兀当问马跃道:“不知将军意下如何?”

“本将军不才,岂能拂了大豪帅美意?”

马跃岂会在乎身边多一个女人?更何况羌女月奴长地也算千娇百媚、姣秀可人。

兀当道:“那好,事情就这么定了,三天后成婚,五天后出兵。”

“不行!”马跃霍然伸手,断然道,“今日完婚,明日发兵!”

……

.+

程面带喜色、急匆匆地进了大厅,曹操抚髯笑道:“观仲德面露喜色,可是元让、妙才讨伐泰山贼有了斩获?”

“元让、妙才两位将军讨伐泰山贼果然有了斩获,据前线回报,泰山贼酋之一藏霸已经举众投降。”程说此一顿,语气陡转兴奋,向曹操道,“不过今日要告诉主公的却是另外一个好消息。”

“哦?”曹操的小眼睛霎时眯成了两细缝,问道,“什么好消息?”

程道:“今日要为主公引荐两位大才。”

曹操的小眼睛霍然睁开。震惊道:“此话当真?”

“自然当真。”程道,“这第一位姓荀名彧。表字文若,有王佐之才!第二位姓荀名攸,表字公达,为荀彧从子(远房堂侄),两人皆为颖川颖阴人,荀攸早先曾为黄门侍郎,因不满十常侍把持朝政遂弃官,至今赋闲在家。”

“好。”曹操击节道,“吾当亲往颖川而迎之。”

“不必了。”程道,“已说服二荀前来相投,今正候于厅外。”

曹操直喜得抓耳挠腮,急道:“快快有请。”

程转过身来,向厅外朗声道:“主公有请文若、公达两位先生。”

程话音方落,门外昂然步入两名年轻文士,两人皆长得丰神俊朗、一表人才,尤其左首之人举止从容、神情洒脱,更是出众。两人进得大厅,向着曹操浅浅作揖道:“在下荀彧(攸),参见大人。”

……

泥阳。

连续六天,徐荣大军围而不攻,城中粮食堪堪将要耗尽,许褚忧心冲冲地向贾诩道:“军师,这已经是第六天了,主公约定地时间已过,为何还不见主公消息?主公单枪匹马独闯羌寨,该不会是~~”

贾诩从容道:“许褚将军稍安勿躁,且静心等待便是。”

……

泥阳城外,徐荣大帐。

张横道:“回将军,城中一切如常,并无异动。”

“嗯?”徐荣抚髯蹙眉道,“这就怪了,已经六天了,城中粮食差不多也该耗尽了,叛军竟然还能沉得住气?莫非马屠夫和马腾真准备宰杀马匹充饥?否则,本将军倒真要怀疑他们是不是还有什么阴谋诡计了。”

侯选道:“我军已将泥阳围得水泄不通,马屠夫再狡诈又能玩出什么阴谋诡计?”

“侯选将军且莫小看马屠夫,此人仅以八百流寇便能横行中原、兵寇洛阳,连名将朱隽、皇甫嵩之流皆败于其手,岂是等闲之辈?”徐荣说此一顿,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若说马屠夫还能在泥阳玩出什么诡计,却连本将军也不信。”

“报~~”徐荣话音方落,忽有小校匆匆入帐疾声道。“将军,不好了!”

徐荣蹙眉道:“何事?”

小校急声道:“刚刚陇县、冀县守将送来急报,三十六羌已经举兵造反了!三十六羌大豪帅兀当统五万羌兵南下,连克高平、朝鄂、乌氏诸县,现在兵分两路,兵锋直逼陇县和冀县,汉阳郡、安定郡已然告急!”

“什么!?”徐荣闻言大吃一惊,霍然站起身来,失声道。“三十六羌反了?”

“这下糟了。”

“三十六羌可是个大兵营,世袭羌兵、骁勇善战,这可是一支虎狼之师啊。”

“是啊。三十六羌的羌兵可比北宫伯玉、李文侯的叛军厉害多了,陇县、冀县还能守得住吗?”

“要是李催将军地四万大军还在凉州,三十六羌也没什么可怕的,可是现在~~”

帐中诸将闻听此讯,忍不住交头接耳、窃窃私语起来。

吵了!”徐荣大吼一声。压下诸将地窃窃私语,问小十六羌造反事关重大,消息是否属实?”

小校道:“小人已经派人查证过了。属实!”

部将胡轸急道:“将军,陇县、冀县不容有失。否则我军有被截断后路之忧!且三十六羌造反事关重大,万一情形失去控制,贼势很可能会席卷整个凉州,到时候就算我军困死了马屠夫和马腾,也难以弥补这天大地过失啊。”

“是啊。将军,陇县、冀县不容有失啊。”部将张横、侯选等也劝道,“请火速回兵救援。迟恐有变。”

“可惜,再要三五天功夫,城中叛军就将不战而灭!”徐荣击节长叹道,“事到如今,也只能暂时放弃泥阳了,胡轸听令。”

胡轸疾声道:“末将在。”

“率轻骑五千。星夜驰援陇县。”

“遵命。”

“其余诸将~~各率本部人马,即日开拔,随本将军回师汉阳!”

“遵命。”

张横、侯选诸将轰然应诺。

……

河东郡治,安邑。

“冲锋之势。有去无回!”

“陷阵之志,有死无生!”

“杀!”

“杀!”

“杀!”

亮至令人窒息地号子声中。一支由八百精兵组成地铁血方阵正踩着整齐的步伐缓缓行进,这八百精兵中有一半身披重甲、手执大盾,四百面足有六尺来高、三尺来宽地巨盾互相联接,组成了一面面坚固的盾墙,牢牢地护住了兵阵地正前、头顶和两侧。

另外四百名精兵身披轻甲、肩背长弓、手执尖刀弯腰藏身于盾墙之后,就像四百头隐于黑暗中的恶狼。浑身散发出极其危险地气息。

铁血方阵地正前方,安邑城不过五、六丈高的城墙上已经架满了云梯。像蚂蚁般密集的联军将士正拥挤在城楼下,不断有将士企图顺着云梯往上攀爬,但是很快就被城头上地滚木檑石给砸了下来。

战至最激烈时,城楼上已经烧开地一瓮瓮火油纷纷倾泄下来,直烫得城楼下拥挤地联军将士哭爹喊娘、狼奔豕突,下一刻,连绵不绝的火箭从城楼上射落下来,烈火便从城墙脚下腾地燃烧起来,汹涌地火海顷刻间便将无数地联军将士吞噬~~

距离安邑城数百步远的一处土坡上,吕布的俊脸猛地抽搐了一下,眼神变得无比狰狞,那些正在火海中哀嚎挣扎地将士可是他地部属!可恨的薰卓老贼,可恨的董卓贼兵,但等攻破安邑,定要血洗此城,替战死地将士复仇。

安邑城头,大将牛辅冷笑道:“联军~~乌合之众耳,不足为惧。”

肃立牛辅身边的杨奉、樊稠却是凝眉不语,两人地目光同时越过城下燃烧地火海,望向了左侧那片缓缓挺进地铁甲方阵,那是一支真正的精兵!杨奉、攀稠也算是戎马半生,还从未见过这样森严可怖的军队。

这支精兵不但装备精良、训练有素,而且明显都是由久经沙场的铁血老兵所组成!更可怕地是指挥这支精兵的将领也是一员宿将!此时安邑城地守军刚刚经历了一上午地厮杀,正是筋疲力尽之时,城楼上堆积的滚石、檑木以及火油都已经消耗得七七八八,正是急需补充的时候。

敌将准确地把握住了这个稍纵即逝的时机。恰到好处地发起了致命一击!单凭这一点。就足以证明敌将绝非泛泛之辈。

安邑城下,陷阵营地兵阵堪堪进入了守兵弓箭手地射程之内,高顺缓缓举起手中的长刀、然后向着长空突然一顿,原本不疾不徐的脚步陡然间开始加速,同时仰天长啸起来:“陷阵之志~~”

“有死无生!”

八百精兵轰然响应、跟着加速前行,铁血冰冷地盾墙不分敌我、将溃退的败兵逐一撞倒、踩在脚下,然后踩着溃兵地尸体冲到了城墙脚下!永不抛弃、永不放弃在赋予马跃军将士不灭军魂地同时,也铸就了他们残忍杀戮逃兵地传统。

对于时刻挣扎在死亡线上。时刻准备以命相博地老兵来说,最令他们恐惧的不是寒冷。不是饥饿。也不是死亡,而是……被抛弃!

马跃军地士兵为什么能打,为什么不怕死?因为马跃从一开始就以自己地身体力行向每一名将士灌输了强烈的信念——只要是他马跃地兵。他就不会抛弃任何人!哪怕是天塌下来,他马跃也会第一个往上顶。哪怕是地塌陷了,他马跃也会第一个往里跳!

因为永不抛弃,所以痛恨抛弃,因为痛恨抛弃所以残忍地杀戮逃兵。

“笃笃笃~~”

密集如蝗的箭雨从城楼上倾泄而下。却被严严实实的盾墙完全挡死,守军弓箭手地疯狂齐射并没有给陷阵营地将士造成实质性的伤害。

“唆唆唆~~”

趁着守军箭雨停竭的刹那。严严实实的盾墙突然间裂开了一道道缝隙,隐于盾墙之后的四百名轻步兵敏捷地挽弓搭箭,一篷箭雨顿时掠空而起,阴狠地攒落在安邑城头,猝不及防地守军弓箭手顷刻间倒下了一大片。

“杀!”

趁着城头守军仓惶后退之际。高顺长啸一声,身先士卒攀上了一架云梯,强壮修长的身躯敏捷如猿猴、数次腾挪便已经窜上了城头。手中长刀呼啸而出、一招横斩八方,四名围攻而至地守军顷刻间便被高顺斩成了八截。

“杀杀杀~~”

震耳欲聋地呐喊声中,八百精兵的盾墙完全绽开,隐藏其间地四百名轻甲精兵早已经弃了手中长弓,手执尖刀迅速攀上

!不及片刻功夫,便有数十名精兵攀上了城头,和城开了殊死拼杀。

城楼上的守军拼命反击,试图将这数十名精兵赶下去,可这些老兵就像惊涛骇浪下的岩石,任你汹涌澎湃。我自岿然不动!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的精兵开始爬上城头。到最后身披重甲的步卒都开始攀援云梯而上。

情势正变得极为严峻,一旦四百名身披重甲的步卒攀上城头,再要想把他们赶下去,几乎已经不可能了!这些身披重甲、手执巨盾地重步兵足以构筑起一道足以抵挡任何步兵进攻的坚墙。

而有了这支精兵打开地缺口,源源不断的联军将士就能沿着云梯攀上城头,安邑城的沦陷也就为时不远了。

“可恶!”牛辅大怒道,“杨奉,率军反击,把他们赶下城头!攀稠,率骑兵队出击,截断这支敌军的退路,本将军定要将这支难缠的敌军全歼于城下!只要能够全歼这支敌军,就定能重挫联军锐气。”

“遵命。”

“遵命。”

杨奉、攀稠答应一声,领命而去。

安邑城外,联军左翼。

张合凝声道:“攻上城楼了吗?不愧是马屠夫的军队,果然是虎狼之师!如果任由局势发展,安邑城的陷落只在片刻之间!不过~~城里的守将定然不会放任局势崩坏,势必会派出骑兵反击。”

说此一顿,张合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骇人的精芒,紧了紧手中的点钢枪,沉声说道:“也就是说~~很快就该轮到河北骑兵出战了,我们河北的儿郎绝不能输给马屠夫的军队,此战~~必胜!”

……

泥阳。

贾诩正于帐中打盹,忽然被一阵沉重的脚步声所惊醒。未及起身便见许褚闯帐而入,疾声道:“军师,退了!徐荣大军真的退了!”

“哦?”贾诩闻言神色一动,霍然起身道,“这么说主公已经说服了三十六羌!”

许褚紧握双拳,迫不及待地问道:“军师,现在怎么办,是不是立刻破城追击?”

“不!”贾诩微笑摇头道,“不可追击。徐荣乃沙场宿将,主公围城灭援之计虽妙,却未必就能瞒过他。所以我军应该挥师西向,抢在徐荣反应过来之前袭取临泾!抢先夺占临泾城中地粮草辎重,徐图后事。”

……

泥阳前往陇县的官道上。

铁流滚滚、烽烟弥天,徐荣的大军正往陇县急进。

步将侯选策马靠近徐荣跟前,讨好似地说道:“将军。照我军这行军速度,要不了三天时间就能赶回陇县了。”

“嗯!?”徐荣忽然蹙紧浓眉,目光转向身边小校,问道,“羌兵造反是多少天之前的事情?”

小校道:“五天之前。”

“五天?五天!”徐荣喃喃低语两声,忽然间脸色大变。失声道,“不好,险些中了马屠夫诡计,传令~~大军即刻停止前进!”

“啊?”侯选、张横等将领失声问道,“将军何出此言?”

徐荣道:“泥阳、陇县相去足有五、六百里,快马亦需两天方才赶到,如果陇县急报是真,羌族叛军岂非要在三天之内从小青山打到陇县?沿途还要攻克高平、朝鄂、乌氏诸县。诸将以为有这个可能吗?”

“呃~~”诸将面面相觑道,“果然不太可能。”

张横小声道:“会不会三十六羌早已经叛变,只是我军不知消息。”

“胡扯!”徐荣喝斥道,“我军探马、细作遍布凉州十郡,任何风吹草动皆难逃我军耳目,三十六羌如果早已叛变、并且攻掠周边县城,本将军岂有不知情之理?羌族反叛分明是六天之内的事情,或者~~根本就是子乌虚有之事。”

“啊,子乌虚有?”

“对,这极可能是围魏救赵之计。马屠夫和马腾分明是想借子乌虚有的羌族造反调开我军,以便解救出被困于泥阳的叛军。”徐荣道。“羌族造反就算真有其事,也不过是虚张声势,大可不必理会,传令,后军变前军,火速回师泥阳。”

侯选小声说道:“为防万一,是不是应该让胡轸将军的五千骑兵回师陇县~~”

“没这必要。”徐荣道,“传令兵,即刻传令胡轸回师泥阳,与本将军大军汇合。”

张横亦提醒道:“可是将军,我军已经全军撤离泥阳,被困于城中的叛军还会傻等在那里等我们再次去围城吗?”

“呃~~”徐荣闻言一窒,猛地拍了下额头,汗颜道,“若非张横将军提醒,本将军险些误了大事。”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