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75章 初战告捷

更新:2018-12-02

这是什么骑兵?又是什么战术?”正于后阵立马观战间吃了一惊,问左右道,“怎么本将军以前从未见过?”

“对啊,这是什么骑兵?”

“竟然连人带骑都裹在厚重的铁甲里,这样的重量~~战马真的承受得起?”

“战马也许承受得住,可最多只能负重奔跑几百步,马蹄会因为重压而开始破损,从而失去继续奔跑的能力,可这些家伙从发起冲锋,到现在至少已经冲刺了五百步,他们究竟是怎么做到的?”

左右将领窃窃私语,没有人能回答徐荣的疑问。

“将军!”众人正惊疑不定时,一名小校忽然间策马上前,竭斯底里地惊叫起来,“马屠夫,这是马屠夫的军队!”

徐荣神色一变,凝声道:“马屠夫?河套马跃!”

那小校眸子里流露出莫名的惊悚之色,仿佛正在回忆一段极为惨烈的记忆,低声嘶语道:“小人远来凉州之前,曾在左中郎将朱隽麾下当兵,两年前在颖川,北军(朱隽、皇甫嵩率领的精锐中央汉军)曾与马屠夫的八百流寇有过一战。”

“哦?”徐荣动容道,“结果如何?”

小校仿佛没有听到徐荣的问话,以梦呓似的语气低声说道:“小人这辈子都不会忘记那一战,那是一群魔鬼,来自界的魔鬼,他们身上披着厚重的铁甲,连胯下的战马都覆盖着结实地铁甲,连人带骑一片黝黑、刀枪难入!”

“嘶嘶嘶~~”

薰卓军阵中响起一片吸气声。许多将领纷纷抬头看去,果然看到那一线汹涌而来的骑兵通体散发出黝暗的令人心悸地钝茫,看起来真地就像是来自冥界的魔鬼!

小校接着说道:“北军中最精锐的长弓手。曾经令漠北的鲜卑人都闻风丧胆的长弓手。却根本无法阻止他们的冲刺!锋利地狼牙箭像密集的暴雨一般从天下攒射而下,可这些魔鬼却毫发无损~~”

似乎是为了验证小校所说地话,疾冲而前的董卓军中骤然间掠起了一阵箭雨,向着那排汹涌而进地骑兵攒射而下,结果正如小校所说,这支骑兵的冲锋丝毫不曾受阻。并且速度正变得越来越快。

徐荣地嘴角猛地**了一下,目露骇人的冰冷之色。竟然不怕箭矢的攒射,天下真有这样地骑兵!?

小校的声音继续响起:“当那群魔鬼冲到面前时。连我们脚下的地面都开始颤动起来,许多弟兄奋力举起手中的拒马枪。刺向这些魔鬼的胸膛,弟兄们手中的拒马枪纷纷折断,而这些魔鬼却毫发无损。然后像滚动的巨石,恶狠狠地撞了进来,许多弟兄被撞得飞了出去,还有许多弟兄被踩成了肉泥。”

“弟兄们拼命挥舞着手中的腰刀,用力砍击在这群魔鬼和坐骑身上,可这群魔鬼真的是刀枪不入,他们身上的斩马刀像收割麦草一样把弟兄们一片片一割倒,可我们的腰刀却无法给他们造成任何伤害~~”

徐荣的瞳孔悠然收缩,他清晰地感到了小校心中的恐惧!

汹涌对进的两支骑兵已经狠狠地撞击在一起,空旷的原野上顿时响起绵绵不息的人马惨嘶声,那两百魔鬼骑兵就像两百柄锋利的尖刀,恶狠狠地戳进了汹涌而进、相对密集许多的董卓军骑阵之中。

徐荣的嘴角开始剧烈地抽搐起来,他清楚地看到自己麾下的骑兵正被这伙魔鬼手中沉重的大枪所刺穿,被这伙魔鬼坐骑两侧横出的斩马刀切断,更有许多英勇的战士连人带骑被这伙魔鬼所撞飞~~

而自己麾下骑兵手中的斩马刀却根本不足以对这些魔鬼造成杀伤,徐荣清楚地看到自己麾下的精锐骑兵凭借高超的骑术躲过了魔鬼骑兵两侧斩马刀的横斩,然后以手中锋利的斩马刀恶狠狠地斩击在魔鬼骑兵的肩上,可徐荣只看到溅起一逢火星,那魔鬼骑兵却夷然无损,并且反手一刀,将那名英勇的凉州兵砍下马来。

“轰~~”

漫天飞扬的烟尘之中,汹涌而进的两百骑重甲铁骑像利刃一样穿透了薰卓军先行发起冲锋的三千铁骑,两百名重甲铁骑就像冰冷的筛子,对薰卓军的三千铁骑进行了最为惨烈、最为残忍的筛选,超过三百名英勇的骑兵成了重甲铁骑的刀下亡魂,而两百骑重甲铁骑却只损失了十数骑。

重甲铁骑的冲刺刚刚过去,更为惨烈的杀伤接踵而

前方遮天蔽日的烟尘中再度响起了惊天动地的马蹄声,一支阵容更为强大的铁甲骑兵仿佛神兵天降,从滚滚烟尘中冲杀出来,一声山崩海啸般的大吼声中,整整八百支锋利的投枪掠空而起,向着惊魂未定的董卓军骑兵攒射而下。

惨烈的哀嚎声霎时响彻云霄,这些投枪既沉重又锋利,两军骑兵的相向冲刺更令投枪的穿透力成倍加强,从而可以轻而易举地连续贯穿至少两名骑兵的身体,或者将一骑健壮的骏马刺个对穿,毫无防备的董卓军骑兵遭受了最为惨烈的杀伤,大片大片地倒了下来。

两百骑重甲铁骑虽然搅乱了董卓军的阵形,可真正给董卓军造成惨重杀伤的却是随后杀到的八百铁骑手中掷出的投枪!

北风呼嚎,将弥漫在战场上空的烟尘荡尽,当那稀稀落落的残阵最终出现在徐荣面前时,他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效锋仅仅只有一个回合,他那最为精锐的三千铁骑,居然就只剩下了一半!

“杀~~”

马腾不愧是沙场老将,瞅准时机率领手下的千余残兵发起了恰到好处的冲锋。

换作平时,以同等兵力的步兵向骑兵发起冲锋简直就是送死!可现在的情形却有些特殊,董卓军刚刚经受了马跃军的惨烈杀伤、惊魂未定并且阵形混乱,还有许多将校在方才的冲锋中阵亡,更加剧了混乱。

马腾残军和董卓军的残兵很快便纠缠在了一起,董卓军无心恋战,马腾军却是困兽犹斗,此消彼长,董卓军的千余骑残兵居然被马腾军的千余步兵杀得丢盔弃甲,向着两侧的旷野四散而逃~~

“嗷~~”



徐荣正自暗暗心惊时,又是一声炸雷般的长嗥声响起,只见那条铁塔似的大汉再度举起手中沉重的长刀,剩下的一百八十余骑重甲铁骑再次开始结阵,准备第二次的冲锋,不过这一次,重甲铁骑的目标却是董卓军的后阵——聚集在徐荣身边没有参战的那两千骑兵。

另外八百名骑兵在射出投枪之后,也绕过了董卓军的两翼,进至那两百重甲铁骑身后再次开始结阵。

“嗷哈~~”

铁塔似的大汉将手中的长刀往前狠狠一引,身后将近两百骑重甲铁骑纷纷策马向前,再次开始加速,并且随着战马奔跑速度的加快,骑阵向两翼再次展开,再次形成了宽阔的冲锋正面~~

薰卓军后阵。

部将胡轸靠了上来,疾声道:“将军,快撤吧!”

“对啊将军,快撤吧。”另一员将领急道,“这支骑兵太过厉害,我军恐怕抵挡不住啊,还是等后续大军赶到再来厮杀不迟,这伙骑兵再厉害,也不过千余人,可我军至少有一万多大军,就是用人海来淹也足够把这支骑兵给淹死了。”

“对对对~~”胡连声道,“还是等后续大军到齐了再回头厮杀,反正马腾现在成了瘸腿的马,就是想跑也跑不掉了。”

“嗯。”徐荣觉的胡轸说的不无道理,便点头道,“也罢,传令退兵,待汇齐了后续大军再来厮杀。”

徐荣一声令下,苍凉的号角声顷刻间响彻长空,严阵以待的董卓军立刻开始变阵,后队改前队,迅速后撤,不及片刻功夫,两千骑兵便汇齐了从两翼败逃回来的千余残兵从旷野上撤了个干干净净。

“呼~~”

马跃长长地舒了口气,心中一块巨石终于落地。

幸好董卓军不知虚实被吓退了,如果这支董卓军死战不退,宁可承受巨大的伤亡也要和马跃军血战到底,马跃还真不敢想,最后的结果会是怎样?两百骑重甲铁骑固然厉害,可它们仅仅只能发起一次冲锋!

刚才许褚再次整队、意图发起冲锋,不过是装装样子罢了,事实上,这些重甲铁骑早已经精疲力竭,如果强行发起冲锋,也许根本不用薰卓军来杀,胯下的战马就会因为脱力而栽倒在战场上了。

还有,八百铁骑的投枪固然厉害,可那也是因为董卓军不知底细,被杀了个措手不及!如果两军再次交锋,马跃相信董卓军绝不会像第一次这般不济,至少不会像这次一样一触即溃~~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