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74章 绝处逢生

德双目怒睁,高举长刀作势欲砍,但遗憾的是,这一无法砍下去了,密集如蝗的狼牙箭把他连人带骑射成了刺猬。虽然已经气绝多时,可庞德和坐骑的尸体却诡异地屹立不倒,就像山一样挡在官道中央,牢牢地阻住了徐荣大军的去路。

徐荣喟然叹息一声,凝声道:“张横,率两千骑兵留下善后,晓喻全军,不许亵渎敌我两军将士的遗体,要把庞德、阵亡的两百叛军和我军阵亡的一千多将士安葬在一起!他们虽然是叛逆,却是真正的战士,真正的战士永远都值得我们尊敬。”

张横无奈道:“末将领命。”

徐荣再转过头来,深深地掠了北地郡一眼,疾声道:“其余将士,随本将军继续追击!”

徐荣再将长刀往前一引,剩下的五千骑兵轰然回应,追随徐荣身后向着北地郡汹涌而前。

……

北地郡。

经过几个时辰的仓皇逃窜,马腾的残军终于在晌午时分奔逃到了泥阳近效,泥阳地处北地郡南部,西汉武帝时,贰师将军李广利曾在此筑土城驻军,此后陆续有百姓迁居此处,逐渐形成上千人的小城,不过到了汉末时候,泥阳城的土坯墙已经破败不堪,甚至连野兽都难以抵挡。

马腾拭了拭额角的汗水,问身边的亲兵道:“这是到了哪里了?”

一名熟悉北地的亲兵上前回答道:“将军,前面不远就是泥阳了。”

“泥阳?”马腾闻言心头一沉,本能地问道。“有多少官军把守?”

眼下的凉州军已成惊弓之鸟,兵力也只剩下了一千余人,而且马匹丧失殆尽。再经不起官军地攻击了。如果泥阳城中有大量官军把守,还是早早绕道而行为妙,至于绕过泥阳往何处去,马腾却是没有想过,也不愿意去想,事到如今。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那亲兵答道:“回将军,小人离开泥阳时。城中只有百余名郡卒把守。”

“哦?只有百余郡卒!”

马腾听了顿时神色一动,回头看看麾下的残军。只见将士们个个面有饥色、神情凄惶,正需要找个地方好好休整。饱餐一顿,而只有百余郡卒把守的泥阳自然是最好地选择,想到这里。马腾再没有犹豫,大声道:“弟兄们,前面就是泥阳了,大伙一鼓作气打下泥阳,然后在城里饱餐一顿,好好休息几天……”

“报~~”

马腾话还未说完,便被探马凄厉地长嗥声所打断,马腾和千余残兵惊回头,只见后方官道上扬起一片尘土,一骑快马正疾驰而来,赫然正是马腾派出去的探马。

“将军不好了,官军骑兵追上来了!”

“啊!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马腾闻言神情黯然,在心里默默地哀叹了一声,令明,本将军对不起你。

“将军快看,骑兵,大群骑兵!”

马腾正自黯然神伤时,忽有眼尖的亲兵凄厉地大叫起来,马腾惊抬头,果见前方苍茫的地平线上已经卷起漫天的烟尘,一道淡淡的黑线正从地平线上浮起,倏忽之间,这道黑线便已经向着两翼扩散开来,也变得明显起来。

“跑啊,快跑!”马腾心头凛然,疾声大呼道,“弟兄们,赶紧逃进泥阳城,利用泥阳城地城墙抵卸官军的骑兵,快~~”

事实上,不用马腾下令,这千余残兵早已经像脱了缰地野马,向着前方狂奔而去,那速度甚至快过平时追击敌军时的冲刺速度,不过~~令人遗憾地是,这支残军在拼命逃命的同时,也丢弃了赖以生存地兵器和铠甲~~

“将军,不好!”马腾正策马狂奔时,身边忽有亲兵竭斯底里地大叫起来,“前面也有骑兵!”

“啊?”马腾大吃一惊,急抬头,果然看到泥阳方向也卷起来了漫天的烟尘,遮天蔽日的烟尘中,同样有一支黑压压地骑兵正向着西南方向席卷而来,与身后的官军追兵形成了两面夹击之势,将马腾的残军牢牢地堵在了中间。

“将军,我们被包围了!”

“没路可逃了。”

“完了,全完了~~”

千余残兵仓皇失措,围聚在马腾身边不知所措,前有堵截、后有追兵,左侧是泾水,右侧是一望无垠的旷野,真可谓上天无路、入地无门!马腾翘首望天,浩然叹息一声,黯然道:“不想我马腾英雄一世

命丧于此,唉~~”

“父亲!”马超从担架上挣扎着欠身坐起,向马腾道,“父亲可速速渡河,据河阻挡追兵,孩儿愿意留下断后,死战~~”

“傻孩子。”马腾叹息一声,翻身下马来到马超的担架边,伸手扶着马超的脑袋道,“为父岂有扔下你和三军将士独自逃生的道理?事到如今,也只有和官军拼死一战了。”

说此一顿,马腾面向神情凄皇的千余残兵,疾声道:“弟兄们,左右都是死,不如和官军狗贼拼了!”

“拼了~~”

正所谓困兽犹斗,这千余残兵因为被逼到了绝路,却反而又激发了高昂的斗志,马腾一声令下,开始在泾水河边列阵,准备和东西夹击的官军骑兵殊死一博。

……

“报~~前方十里发现马腾叛军行踪。”

“报~~马腾叛军正往泥阳急进。”

“报~~马腾叛军已经放弃逃跑,在泾水河边结阵。”



探马将消息流水般传回,当最后消息传回时,徐荣的大军已经迫近马腾残军不及三里,徐荣以及身边的诸将已经清晰地看见了在河滩上严阵以待的马腾残兵,徐荣策马扬鞭、遥指前方哈哈大笑道:“马腾这是要困兽犹斗了。”

“就凭千多号残兵败将,也想困兽犹斗?不过是自取灭亡而已。”

“看来将军很快就可以剿灭马腾叛军,成就不世奇功了。”

“马腾一死,放眼凉州,还有谁能抵挡我军兵锋?攻取凉州十郡可谓探囊取物耳。”

徐荣话音方落,身边诸将纷纷大笑回应。

“咦?”徐荣忽然惊咦了一声,手指前方漫天扬起的滚滚烟尘,问身边的将领道,“前方是哪路骑兵?难道是李催将军已经袭取山丹军马场得手,率师回援来了?”

部将胡轸凝视片刻,摇头道:“不对,不像是李催将军的军队。”

徐荣凝声道:“难道是凉州骑兵?”

“也不像。”胡轸道,“阎行覆灭之后,除了马腾的叛军,凉州十郡哪里还有如此声势的骑兵?”

“嗯!”徐荣凝声道,“不管是哪路骑兵,至少有一点可以确定,他们不可能是主公的军队。”

胡轸道:“将军明鉴。”

“全军听令~~”徐荣悠然扬起手中的长刀,疾声道,“呈冲刺阵形展开~~准备进攻!”

徐荣一声令下,身后的五千骑兵向着两翼缓缓展开,摆开了宽及数里之遥的冲锋阵阵形~~

……

从泥阳方向席卷而来的骑兵阵前。

一员浑身裹满厚重铁甲、粗壮得像是铁塔般的大汉猛地扬起手中的长刀,疾声长嗥:“嗷~~”

“锵锵锵~~”

刺耳的金属磨擦声中,奔驰在最前面的两百名骑兵突然向两翼散了开来,每骑相隔足有十步之遥,形成了一道宽阔的正面,然后纷纷从鞍后抽出了两柄加长的斩马刀,刀柄相抵、刀刃朝前置于鞍前特制的凹槽内,霎时间连成了一道寒光闪闪的刀阵。

“嗷哈~~”

铁塔似的大汉再次仰天长嗥,两百名骑兵从鞍前绰起超过三丈的长矛,然后向着前方缓缓压落下来,霎时间形成了一片平齐的矛林,挟带着刺穿一切的声势向着前方戳刺而去~~两百骑兵身后,八百骑兵突然间从中间裂了开来,分成两股,开始向两翼绕行,八百支寒光闪闪的锋利投枪已经绰于手上、与骑兵的耳侧平齐,摆开了投掷的架势。

……

马腾残兵阵前。

“咦~~”一名将领忽然惊咦一声,回顾身后的马腾道,“将军,这伙骑兵好像不是冲着我们来的,他们居然冲着对面的追兵去了。”

不用这名将领说,马腾也看到了,从泥阳方向疾驰而来的一千骑兵根本就没有理会列阵在泾水河边的马腾残兵,而是直接迎着前方汹涌而来的薰卓军冲了过去,虽然兵力相差悬殊,这支骑兵仅仅只有一千骑,而薰卓军的骑兵却足有五千骑,可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别的什么原因,马腾竟然觉得泥阳方向杀过来的骑兵反而声势更盛些。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