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72章 马腾中计

更新:2018-12-02

传我军令~~立即举火!”

“长枪兵列拒马阵。”

“弓箭手~~准备。”

成宜的军令依次下达,一堆堆熊熊的大火顷刻间在河滩上烧了起来,远近十里可见,一千名长枪手进至结成一线的粮车后面列阵,五百名弓箭手则紧挨着长枪兵列阵,一把把长弓已经从背上卸了下来。

戈居河滩左侧数里之外有一片茂密的树林,张横的三千精兵便埋伏在这片树林之中,在这春寒料峭的时候埋伏在野外可不是什么好差事,张横和三千将士正冻得直抖擞时,一名眼尖的士兵忽然尖叫起来。

“将军,火,火光!”

“嗯!?”

张横霍然抬头往前眺望,果然看到戈居河滩上燃起了几堆大火,再回头往北眺望,赫然发现星星点点的火把正漫山遍野地席卷而来,想来应是马腾叛军无疑!张横见状精神大振,心忖军师神机妙算,马腾果然中计!

“弟兄们~~”张横拔剑在手,疾声高呼道,“点子来了,干活了(张横原是土匪出身,沾了一身匪气),都给老子听仔细了,马衔枚、蹄裹布,所有人不得交谈、不准喧哗,更不许打火把,大伙悄悄地摸过去,抄了马腾老小子的腚眼,哈哈哈~~”

“哈哈哈~~”

三千将士轰然大笑,纷纷从密林里钻了出来,一边呵着快要冻僵的双手,一边使劲地跺着双脚,然后跟着张横向着戈居河滩的方向摸了过去。几乎与此同时,戈居河滩另一边地密林中,侯选率领的三千精兵也摸了过来。

马腾自以为得计。却根本没有料到自己已经落入了李儒的算计之中。四千骑精锐地凉州铁骑就那样毫无防备地钻进了李儒精心布置地伏击圈。

“弟兄们~~”马腾将手中的长刀往前用力一引,疾声高喊道,“看见前面河滩上那队连在一起的运粮车了吗?车上装的可都是粮食啊,大伙马上就有热腾腾的面饼、香喷喷的肉干吃了~~杀呀~~”

“杀杀杀~~”

四千将士借着河滩上熊熊燃烧地火光,果然看到了黑乎乎的运粮车,车上覆盖着厚实地幔布。粮食堆积得像小山一样,看到这情形。凉州将士不由神情大振,一个个眸子里都流露出贪婪、残暴的神色。跟着疯狂地呐喊起来。

戈居河滩上,成宜地眸子霎时眯成了两道细缝。心中又是恐惧又是期待。

马腾乃是西凉有名的猛将,骁勇善战又深得羌胡将士拥戴,成宜还在凉州当土匪地时候就曾经领教过马腾的厉害。几千人马经常被马腾的数百官军杀得屁滚尿流,山寨是一个接着一个地丢失,有一次更是连命都差点丢了!

不过,时过境迁,现在成宜成了官军,而马腾倒反而成了马贼。

自从跟着大头领韩遂投靠董卓之后,成宜就再不是什么土匪了,现在弟兄们都操上铁家伙了,还有了五百多弓箭手,身上也都披上铁甲了,论装备早已经不比凉州地官军差了,一想到这里,成宜心中又充满了期待,如果今天~~能够把马腾击杀在戈居河滩上,那么这西凉猛将的头衔只怕就该落到他成宜头上了吧?

“噗滋~”

成宜将两只大脚从淤泥里拔了出来,用力跃上了一辆粮车,用力举起手中的佩剑高声疾呼道:“弟兄们都听好了,西凉骑兵没什么好怕的,他们的战马冲不到这河滩上来,今晚只要杀了马腾,从今以后老子就是西凉头号猛将了,而我们就将是整个凉州最能打仗的军队,杀啊~~”

“啊?马腾!”

“马腾将军?”

“前来劫掠的马腾将军?”

成宜话音方落,就有不少羌胡将士窃窃私语起来,这三千精兵中至少有一千是羌胡人,而羌胡人对于马腾的拥戴可以说是根深蒂固的,甚至马腾已经造反,成了大汉朝的叛逆,这些羌胡人还是敬他重他。

马腾在羌胡人心中能够拥有如此深厚的人脉,是有原因的。

羌胡族民风骠悍、崇尚武力,而马腾的祖先大汉伏波将军马援曾经在一百多年前狠狠地践踏过先零、参狼诸羌,这些野蛮成性的羌胡人根本就不懂礼仪王化,反而对于曾经带给他们惨重死伤的伏波将军记忆犹新。

一说起伏波将军的名号,羌人小孩都不敢夜啼。

当然,马腾

人心中拥有如此根深蒂固的地位,并非全靠祖先马援腾从军二十余载,与羌胡人大小数百战,杀死的羌胡人数以万计,征服的羌胡小部落数以千计,可越是这样,马腾却反而越受羌胡人的拥戴。

因为天黑吵杂,再加上一半多汉人将士的轰然回应,成宜完全没有留意到麾下的许多羌胡将士已经开始窃窃私语。

马嘶人沸声中,马腾的四千铁骑终于冲到了戈居河滩边缘。

马腾翻身下马,将手中长刀往前一引,疾声道:“弟兄们,下马!”

四千将士纷纷下马,弃了战马来到马腾跟前集结,马腾又道:“留下三百名弟兄看守战马,其余的弟兄~~跟本将军去抢粮食啊~~”

“抢粮食!”

“抢他娘的~~”



“抢啊~~”

四千将士竭斯底里地大吼起来,一边吼一边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斩马刀,马腾转过身来,将手中长刀往前虚虚一压,除了留下看守战马的三百士兵,其余的西凉兵就像洪水一样漫过了河滩,向着河滩深处的成宜军压了过来。

粮车上,成宜闷哼一声,手中的佩剑狠狠挥落,同时仰天大喝:“放箭!”

五百名弓箭手纷纷挽弓搭箭、向着天空攒射,倏忽之间五百支锋利的狼牙箭便已经挟带着凄厉的尖啸掠空而起,在空中划过一道道抛物线,向着汹涌而来的凉州叛军头顶恶狠狠地攒落下来~~

利刃剖开骨肉的清脆声、凉州兵的惨嚎声以及咒骂声霎时交织成一片,约有百余名凉州兵哀嚎着倒在了河滩上,马腾也被流矢擦破了脸皮,如果再偏左一点点,这一箭就能射中他的眉心。

骠悍的叛军丝毫未被这点挫折所吓住,继续嚎叫着向河滩上冲杀过来。

“放箭~”

“放箭~”

“放箭~”

成宜手中的佩剑一次又一次地下挥,看着前方河滩上挣扎前进的凉州兵纷纷中箭、哀嚎着倒在淤泥里,成宜心中充满了残忍的快意!从河滩边缘到董卓军的前沿,不过百十步距离,如果是平地只要一口气的功夫就能穿越,可现在由于淤泥的阻碍,凉州兵不得不花费更多的时间,更大的伤亡来穿过。

“啊~”

又一名凉州兵惨叫着倒了下来,一头栽倒在马腾身边,马腾霍然低头,一支冰冷的狼牙箭无情地射穿了这名凉州兵的左胸,凉州兵双手抱胸,两眼无神地望着马腾,嘴唇拼命地嚅动着,却再无法发出声来,只有黝黑的血丝顺着他的嘴角悄然淌落。

“啊~”

马腾霍然转过身来,像受伤的野兽般咆哮起来,倏忽之间,修长雄壮的身躯往后猛地扬起,下一刻,马腾的身体就像一张弓一样猛地收缩,执行手中的长刀已经被他狠狠地掷了出去,重可数十斤的长刀霎时劈开了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声,闪电般刺向前方数十步外,挺立在粮车上的成宜。

粮车上,成宜再次高举佩剑,正欲斩落时,一股冰寒的杀机从前方的黑暗中冰冷地袭来,霎时将他死死笼罩!成宜的瞳孔猛地收缩,长嚎一声翻身后跃,试图往后跃落粮车,以躲过这可怕的杀机。

然而,成宜的身体才刚刚跃起,马腾的长刀便已经闪电般射至。

“噗!”

寒光一闪,锋利的长刀精准地穿透了成宜的腹腔,成宜人在空中猛地闷哼一声,双手死死地抱着腹部,目光顷刻间变得呆滞,下一刻,成宜雄壮的身躯被马腾这无比狂猛的一刀带着往后抛跌出去。

“杀!”

马腾长吼一声,锵然拔出佩剑往前奋力一引,数百名凉州兵像野兽般咆哮着,越过马腾向前冲去,在付出了数百精兵的伤亡之后,马腾叛军终于冲到了董卓军的粮车前,惨烈的激战正式上演。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