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71章 锦囊妙计

临泾,安定太守府衙。

薰卓麾下大将徐荣正与部将胡轸、侯选、成宜等议事,忽有小校疾步入内禀报:“两位将军,探马回报马腾叛军于今天凌晨兵分七路、每路四五百骑,出彭阳四处劫掠。”

“哦?”徐荣奋然道,“这么说叛军的粮草已经告尽了!”

部将胡轸道:“军师临行前曾有言,若叛军出彭阳四处劫掠,则彼粮草告尽,可拆锦囊、依计行事,则破叛军必矣~~将军,现在可以拆看军师留下的锦囊了,看看军师究竟留下了怎样的破敌妙计?”

“好。”徐荣答应一声,从贴身胸甲里取出一只锦囊来郑重地解开,又从锦囊里取出一方帛书,匆匆阅罢、捋髯笑道,“原来如此,果然妙计!成宜听令。”

部将成宜挺身而前,疾声道:“末将在。”

徐荣道:“率两千步卒押运粮车,车中可多载石块枯草,且以麻布覆裹,入夜之后出临泾沿泾水而行,若见叛军来追,则不可纠缠,只管往戈居河滩败走,退至戈居河滩之后即刻举火为号。”

成宜道:“末将领命。”

徐荣又道:“张横、侯选听令。”

张横、侯选二将并排上前,大声道:“末将在。”

徐荣道:“各率三千步军埋伏在戈居河滩两侧的密林深处,但见河滩火起即挥师从后掩杀,将劫粮叛军一举击灭。”

张横、侯选轰然应道:“末将领命。”

徐荣又道:“胡轸听令。”

胡轸上前一步,疾声道:“末将在。”

徐荣道:“率军五千留守临泾,若非本将军亲至,绝不可擅开城门!”

胡轸道:“末将领命。”

徐荣最后道:“其余诸将。”

诸将皆上前一步。立于徐荣面前朗声道:“在。”

徐荣道:“可各率本部,随本将军趁虚袭取彭阳。”

诸将轰然应道:“遵命。”

……

彭阳。

半月之前,马腾率五千叛军败走安定,大军围攻临泾数日无果,只得转而袭占临泾以北大邑彭阳暂且栖身,但彭阳城小民少,城中存粮有限,不及十日,马腾军中粮草便已经告尽,万般无奈。马腾只得派兵出城四处劫掠。

天黑之后,出城打劫的各路叛军纷纷返回。所获却极为有限。

有将领苦着脸说道:“将军,彭阳附近的百姓都逃光了。许多村落里连鬼影子都没见一个,根本就弄不到粮食。”

有将领提议道:“将军,实在不行就杀马吧?”

“胡扯!”马腾怒道,“就算是饿死,也绝不能杀马!杀了战马,还怎么和官军作战?简直胡说八道。”

那将领嘀咕道:“可总不能让弟兄们饿着肚子和官军干仗吧?”

马腾吸了口气,沉声道:“不要急。让本将军想想办法。一定会有办法的。”

“报~~”马腾话音方落,忽有亲兵疾步奔入大厅。仆地跑倒在马腾面前,急声道,“将军。好~~好消息。”

马腾急道:“什么好消息?”

亲兵喘息道:“刚刚探马回报,从临泾城中开出一队粮车,正沿泾水南行。”

“哦。”马腾神情一振,急问道,“有多少马车?”

亲兵道:“至少五百辆!”

“有多少军队护送?”

“至少两千精兵。”

“两千精兵!?”

马腾眉头霎时蹙紧,经过最近地交锋,马腾叛军已经领教过董卓精锐步兵的厉害了,这支由羌胡人组建而成的步军,个个身强力壮,身披沉重的木甲,手持数丈长的长矛,根本就不惧怕西凉铁骑的冲锋。

庞德凝声道:“将军,这会不会是官军的诡计?”

亲兵摇头道:“探马回报粮车车辙压痕甚深,不像空车。”

马腾神色深沉,这队粮草也许是官军的诡计,也许不是,但马腾已经别无选择,哪怕只有一点机会他也必须全力以赴!因为彭阳城中的粮草已经告尽,如果再不想办法,弟兄们就真要挨饿了。

马腾吸了口气,凝声道:“庞德听令。”

庞德一挺身躯,疾声道:“末将在。”

马腾道:“率军一千,留守彭阳。”

庞德道:“末将领命。”

马腾又道:“其余诸将,各率本部人马随本将军趁夜前往劫粮!本将军就不信,四千凉州铁骑还冲不垮两千官军步兵。”

各羌、胡将领轰然应诺道:“遵命!”

……

沿临泾往南的官道上,韩遂旧将成宜率领两千步兵押着五百辆粮车趁夜南行,燃起地火把蜿蜒成了一道长龙,首尾延绵足可数里,成宜身披铁甲、手执长刀,在数十骑亲兵的护卫下走在粮队最前面。

“格哒哒~~”

“嗯?”

正不疾不徐往前行进时,忽有急促地马蹄声从后方响起,成宜闷哼一声转过头来,只见忽明忽暗的火光下,一骑如飞正顺着官道从北方疾驰而来。

“将军~~叛军已出彭阳!”

“是吗?叛军果然中计!”成宜凝声道,“叛军来了多少人马?”

“足有四千骑!”

“四千骑兵!?”成宜凛然道,“这么说马腾是要孤注一掷了,也好,那就让叛军有来无回,来呀~~”

“在!”

数骑亲兵轰然来到成宜面前。

成宜道:“传我军令,全军加快行军速度,立即赶赴戈居河滩。”

“戈居河滩?”一名亲兵疑惑道,“戈居河滩可是一片人马难行地沼泽地,要是粮车陷了进去只怕就出不来了,将军,这~~”

成宜道:“问那么多干吗,快去!”

亲兵打了个冷噤,应道:“小人遵命。”

成宜的军令迅速传达下去,原本缓缓而行的粮队迅即加快了行进速度,向着戈居河滩奔涌而去。

……

戈居河滩往北二十里的平原上,马腾正率四千铁骑席卷南来。

“报~~”一骑探马从南方疾驰而来,来到马腾面前,“将军,官军运粮队突然加快了行军速度。”

“嗯?这就对了!”马腾奋然道,“如果是官军的诡计,运粮队应该缓缓而行,诱使我军前往劫粮才是,现在却突然加快行军速度,足以证明这运粮队不是诡计,装载车上的应是粮草无疑。”

左右将领恭维道:“将军英明。”

“哈哈~~”马腾大笑道,“传我军令,全军加快行军速度,给本将军~~追!”

马腾叛军再往南追赶不及十里,又有探马从前方疾驰而回。

“将军,官军运粮队突然弃了官道,退入戈居河滩。”

“戈居河滩?那是一片人马难行的沼泽地。”马腾先是神色凝重,旋即大笑道,“这就更加没错了,官军运粮队情知逃跑无望,这是要依靠戈居河滩地地势来抵消我军铁骑地冲刺优势、企图负隅顽抗啊。”

有将领道:“沼泽地不利骑兵冲锋,这的确是个问题。”

马腾道:“沼泽地固然不利骑兵冲锋,不过千万不要忘记,凉州军不但上马无敌,下了马也照样是精锐,传令~~全军以冲刺速度杀奔戈居河滩。”

马腾一声令下,四千铁骑顿时就像决了堤地洪水般沿着泾水左岸的平原展了开来,向着戈居河滩漫山遍野地席卷而来。

……

戈居河滩。

成宜的两千步兵已经严阵以待,五百辆运粮车被横了过来,在宽阔地正面筑起了一道临时的围墙,黑压压的长枪兵就紧挨着粮车之后列阵,熊熊燃烧的火把将整片戈居河滩照得亮如白昼,身后便是宽阔冰冷的泾水河。

倏忽之间,北方的地平线上忽然冒起了一小片闪烁的火光,不及片刻功夫,那片闪烁的火光便向着四周漫延开来,光茫也变得越来越明亮,当那铺天盖地的铁蹄声席卷而来时,终于汹涌成了一片翻腾的火海汪洋,无数火把的照耀下,人影幢幢、西凉铁骑正如魔鬼般踏着幽暗的夜色而来~~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