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68章 马腾造反

更新:2018-12-02

县东效。左军大营。

号角齐鸣、鼓声震天,马腾麾下的三千凉州兵已经聚集在校场上,校场外白雪皑皑、茫茫一片,校场上却是黑压压一片、杀气腾腾。

马腾在庞德以及十数名小校的簇拥下登上阅兵台,北风呼嚎,瑞雪纷飞,三千将士的眼神霎时聚集在马腾脸上,这三千将士中有动,霍然道:“讲。”

小校喘了口气,说道:“西凉猛将马腾起兵反叛,叛军已经攻破陇县,凉州刺史耿鄙,别驾阎忠等大小官员尽皆被杀,中军司马阎行等率军镇压,眼下两军正于陇县北效展开激战,一时难分胜负。”

“好!”徐荣大喝一声、拍案而起,疾声道,“诸将何在!”

“在!”

众将霍然侧首,目光灼灼地盯着徐荣。

徐荣疾声道:“李催、杨秋、程银听令!”

李催三将昂然踏前一步,立于厅中,厉声道:“末将在。”

徐荣从桌案上抽了一支令牌抖手掷与李催,大声道:“命尔等率轻骑五千,星夜奔袭张掖,三日之内夺取山丹军马场!”

李催伸手接住令牌,双手抱拳昂然道:“末将领命。”

徐荣又道:“郭、成宜听令!”

郭、成宜亦踏前一步,厉声道:“末将在。”

徐荣又抽一支令版掷与郭,沉声道:“命尔等率马军三千,步军八千,连夜奔袭冀城,不得有误!”

郭伸手接住令牌,亦双手抱拳昂然道:“末将领命。”

徐荣最后喝道:“其余诸将,各率本部随本将军杀奔陇县~~剿灭叛军!”一半是羌胡人,另外一半虽是汉人,可由于久居西凉,也早已经羌胡化。

和别的汉将相比,马腾在羌胡人心中的地位比较特殊,这不但是因为伏波将军马援百年前曾经征服过西羌,在羌民心中具有根深蒂固的威望,更因为马腾的母亲是羌女,也算拥有一半的羌人血统,更容易使羌胡人接受他。

再加上马腾骁勇善战,为人忠义,最终造就了马腾在凉州军中的特殊地位。

马腾走上阅兵台,振臂高呼道:“刚刚探马回报,耿鄙这狗官已经调集了右军、后军、前军、中军还有两支别部,总共一万多铁骑分北、东、南三个方向,向着我军压了过来,他是要把我们斩尽杀绝呀,弟兄们,你们说我们该怎么办?”

“跟他们拼了!”

“对,拼他娘的!”

“怕他个卵子,干!”

校场上顿时沸反盈天,这些士兵大多都是粗人,又久在马腾麾下效力,毫不夸张地说,他们心中只有马腾的军令,根本就没有大汉朝廷的法令,只要马腾一声令下。就是让他们造反,他们也照干不误。

不过今天,马腾还真地要带着他们造反!

马腾疾声道:“实不相瞒,耿鄙这狗官已经杀了本将军的夫人,连襁褓中不足一岁的幼子都惨遭毒手,杀妻丧子,此仇不共戴天!本将军决意起兵造反,杀了狗官耿鄙替妻儿报仇,但这终究是本将军和耿鄙之间的私人恩怨,和兄弟们没有干系。”

说此一顿。马腾缓声道:“所以~~有不愿意跟随本将军造反的,现在就可以离开。本将军绝不留难。”

“我们不走。”

“誓死追随将军。”

“反了,反了~~”

“反他娘的。老子早就想造反了~~”

三千将士轰然回应,竟没有一人愿意离去,马腾胸中激荡不已,锵然抽出佩剑狠狠举起空中,疾声道:“好,不愧是我马腾带出来的凉州兵!弟兄们,上马~~跟随本将军杀进陇县城。宰了耿鄙那狗娘养的~~”

“杀了狗娘养的~~”

“打进陇县城~~”

“为夫人和四公子报仇~~”

马腾在庞德和十数小校的簇拥下匆匆步下阅兵台,早有亲兵牵过坐骑,马腾翻身上马,将手中地长剑往陇县方向一引,三千凉州兵纷纷翻身上马,就像是决了堤的洪水。向着陇县席卷而来。

……

陇县,凉州刺史府。

当马腾高举造反大旗,带着麾下地三千铁骑杀奔陇县而来时。刺史府中的文官武将们却还在是否出兵围歼马腾地三千人马而争吵不休。

时为凉州别驾的阎忠急道:“大人,千万不可开战哪,都是凉州的军队,都是大汉朝的军队,大家都是兄弟,不能自相残杀呀,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赶紧想办法平息争端,消除误会,消除误会哪~~”

主薄姜叙也附和道:“阎大人所言极是,方今东北有河套马跃,西南有陇西董卓,皆为野心勃勃之辈,每思取汉而代之,对大人所辖之凉州更是虎视眈眈、志在必得,值此多事之秋,且不可自乱阵脚啊。”

“平息争端?”右军司马冷笑道,“说得轻巧!如何平息?马腾的夫人和幼子都死了,难道还能活过来?”

后军司马道:“难不成把阎行将军绑去马腾大营请罪?”

“简直岂有此理。”别部司马拍案而起,疾声道,“还有什么好说的,不就是一个马腾么,有什么了不起?直接发兵剿灭就是了!老子还真不相信,近两万铁骑,还灭不了他左军那区区三千骑。”

耿鄙地眉头越蹙越深,情形已经很明显了,麾下的文官武将分裂成了明显的两派,文官坚决主张以和为贵,且不可轻启战端,而武将一系则坚决主张开战,本书转载孔子文学网www.kziwx.com包括阎行在内,这批武将平时对马腾都是又妒又恨,此时逮住了机会更是非欲置马腾于死地而后快。

左右为难,耿鄙只好把目光投向傅,问道:“南容(傅表字),你意如何?”

傅叹了口气,当初他极力反对耿鄙派兵护卫马腾家眷就是怕闹出事来,没想到怕什么就来什么,还真的就闹出事来了!不过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出了,再后悔也与事无补了,傅虽是文官,却也十分清楚马腾的脾性,如今事情已成骑虎之势,再要想平息争端那是根本不可能了。

“大人,事到如今,也没什么好说的了,赶紧调集各路大军,以最快地速度包围马腾的左军大营才是正经。”

耿鄙道:“这么说,南容是赞成动武了?”

傅道:“请速发兵,迟恐有变。”

“报~~不好了,大事不好了!”

傅话音方落,便有小吏匆匆奔入大厅。

耿鄙厉声道:“什么事情?慌成这样!”

小吏道:“反了!反了~~”

“什么反了?”

“马腾反了!”小吏急报,“马腾已经点起三千铁骑杀奔陇县来了,还~~”

大厅中的文官武将纷纷色变

疾声道:“还什么?快讲!”

小吏道:“还扬言要杀了耿大人和阎将军,还要血洗陇县,替马腾将军死去地夫人和四公子报仇。”

“什么马腾将军。是逆贼,乱臣贼子!”耿鄙霍然抬起头来,向阎行等武将道,“诸位将军请速速回营,率军前来拱卫陇县,与逆贼马腾决一死战!”

阎行诸将锵然抱拳,齐声应道:“遵命。”

“报~~”诸将话音方落,又有小校匆匆奔入厅内,疾声道,“大人。各位大人,大事不好了~~”

耿鄙气得跺脚道:“又有何事?”

小校伸手拭去额际冷汗。喘息道:“马腾的三千铁骑已经攻破东门,杀进城里了!”

“什么!你说什么?”

“大人。马腾叛军已经攻破东门了!”

“这怎么可能?”

“大人,东门守将原是马腾旧属,一起反了,引着马腾地叛军直接就杀进城来了!”

“完了,全完了!”

耿鄙倒吸一口冷气,往后瘫坐在席子上,聚集于大厅中的文官武将们一时间也惊得呆了。只有阎行猛地闷哼了一声,向各军司马大吼道:“还愣着干什么,赶紧随本将军出城,整军备战~~”

耿鄙回过神来,慌忙招手道:“阎行将军,且慢走~~”

阎行却是理也不理。头也不回地出了大厅,各军司马也纷纷离去,不及片刻功夫。大厅里便只剩下了一群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愣在那里面面相觑,还是汉阳太守傅最先反应过来,疾声大喝道:“来人!”

一群亲兵闻讯而入,立于厅前昂然道:“在。”

傅道:“立即护送各位大人从西门撤出陇县,快!”

……

美稷,马跃大帐。

火塘里的石炭烧得正旺,将整个大帐熏烤得暖洋洋的。

石炭这玩意除了烧起来会散发出一些刺鼻难闻的气味,别的都还好,更为重要的是,给河套草原的冬季取暖带来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以往每年冬天都会有大量牧民因为严寒而活活冻死。

可是这个冬天,郭图已经拍着胸脯向马跃保证过,绝不会有牧民会因为寒冷而冻死。

马跃抱着五个月大地小马征坐在火塘边烤火,不时以火钳拔落一下火塘中的石炭,刘妍依偎在厚厚地羊毛软褥上缝制婴儿穿的小衣,白晰地粉脸上流露出淡淡的红晕,眉梢眼角流露出来的,尽是浓浓的幸福。

这个冬天是马跃穿越到这个乱世之后过得最为安逸的一个冬天,既没有血腥的征杀,也不必为了生存而苦苦挣扎,好几次午夜梦回,马跃回想起前两年的艰苦岁月,就跟做了个梦似地,一切都是那么的不真实。

日子过得虽然安逸,可马跃的脑子却没有闲着,正在一刻不停地思考着将来的计划,正想得出神时,马跃忽然感到腿上一热,急把儿子抱起来一看,只见本书转载孔子文学网www.kziwx.com自己的衣袍已经湿了一大块,马跃正疑惑时,小马征的小**噗地又喷出一股尿液来,溅了马跃一脸。

“**你娘!”

马跃又好气又好笑,破口大骂,不过骂了一句就不骂了,心中悻悻然地忖道:这小狼崽子,可不就是自己操了他娘才生下他的么?

“给,把脸擦一下。”

刘妍慌忙放下手中的小衣,将一方手绢递给马跃,又从马跃手中接过了孩子,马跃随手抹了把脸,正要说话时,帐帘忽然被人掀开,郭图、贾诩还有沮授三人带着一阵寒风,踩进了马跃地圆顶大帐。

“公则、文和还有则注,你们来了?来来来,快坐。”马跃慌乱招呼三人围坐到火塘边,又抬头向着帐外吼道,“老典,快去弄点马奶酒来,再弄只烤全羊。”

“遵命。”

帐外探出典韦的半颗脑袋,一晃又不见了。

“他娘的。”马跃笑骂道,“老子跟他说过多少次了,平常的时候不用遵命长遵命短的,没想到老典这家伙总是记不住。”

贾诩、郭图一笑置之,围着火塘一屁股坐了下来,沮授却一本正经地说道:“主公,这就是您的不是了,您是主公、典韦将军是您近侍,保持必要的礼节自然是应该的,主公岂能因此责怪他?”

“呃~~”马跃愕然道,“则注所言极是,本将军以后注意便是。”

“还有。”沮授不依不挠道。“主公现在好歹也是朝廷大员了,言行举止也应该有朝廷大员的样子,再不可满嘴粗话,在下以及文和兄、公则兄固然不会因此而轻视主公,可中原的文人士子听到了,免不了又要搬弄是非,此事传扬出去岂非有损主公名声?”

马跃地眉头霎时蹙紧,心忖这个沮授还真来劲了。

眼见马跃面有不悦之色,贾诩慌忙打圆场道:“则注兄,暂且不说这个。说正事,先说正事。呵呵。”

郭图会意,从袖中取出一卷帛书。展开念道:“主公,公孙瓒大人派严纲将军从蓟县运来十万石粮食,昨日已经安全运抵美稷,还有右北平乌延大人率领的五千落乌桓牧民也一并迁来河套。”

“哦,十万石!”马跃目露异色,问道,“本将军只向伯圭兄要了五万石呀?”

贾诩道:“公孙大人怕是在向主公表示谦意呢。毕竟四路大军同伐河套之时,他没能出兵相助。”

“嗯,也罢。”马跃点头道,“本将军听说伯圭兄打算组建一支

从,回头让周仓挑选两千匹白马,和严纲一并送往蓟本将军对伯圭兄的谢意,现在我军是什么都缺,就是不缺战马。不如索性赠送一些给盟友。“

贾诩、郭图拱手道:“主公英明。”

沮授却是撇了撇嘴,什么也没说,这种恭维话他是从来不屑说的。

郭图又道:“还有,丁原又派人来了。”

马跃道:“都说些什么?”

郭图道:“无非是催促主公早些交出朔州的钱粮人马、前往凉州赴任。”

“此事可不必理会。”马跃转向贾诩道,“文和,你呢?”

贾诩道:“主公,诩刚刚收到貂蝉小姐送来的八百里加急密信!”

“哦,信中怎么说?”

“貂蝉小姐的侍女蝉儿从司徒王允大人处获悉,当今天子有意借益阳公主刘明挑起主公和董卓之间的混战。”贾诩说此一顿,将天子和王允定下的毒计源源本本地说了一遍,最后才说道,“所幸主公有貂蝉小姐相助,如若不然,只怕就要中了王允的奸计了。”

马跃道:“王允果然阴险,这种毒计也想得出来。”

贾诩道:“不过现在主公已经知晓了王允和天子地全盘计划,要想化解却也并非难事。”

“哦?”马跃道,“愿闻其详。”

贾诩道:“主公可多派使者,遍访周边耿鄙、董卓、丁原、韩馥、袁绍、公孙瓒以及兖州牧刘、司隶校尉袁隗、青州刺史孔融等各地州、郡大员,将天子赐婚之事大肆宣扬,如此一来,赐婚便成了既成事实,天子有心反悔也是不能了,而董卓也必心有忌惮,再不敢对益阳公主存有非份之想。”

沮授忍不住击节道:“此计甚妙,一旦天子赐婚之事天下皆知,董卓便绝不敢轻举妄动,如若不然,不但和主公顿成誓不两立之势,更是亵渎了皇家的威严!董卓势力虽强,却也没有强到足以和整个天下相抗衡地地步。”

贾诩道:“益阳公主下嫁主公,还有个天大的好处,从此之后主公便成了大汉朝地皇亲国戚,单是这重身份,就足以堵住悠悠众口了。”

“好!”马跃击节道,“就这么办,速办!”

贾诩道:“诩~~领命。”

马跃最后问沮授道:“则注,你又有何事?”

沮授拱手道:“在下只有一事与主公相商。”

“讲。”

“在下已说服管宁先生在美稷设馆开课,教授学生。”

“是吗?好事!”

沮授道:“主公且听在下把话说完,管宁先生虽然答应在美稷设馆授业,不过他却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管宁先生说,他所教授的学生得由他自己挑选,主公不得横加干步!如果管宁先生他不愿意,就算是主公的亲生儿子,他也照样不收,如果先生愿意,哪怕学生是个奴隶,他也要教授。”

说这番话的时候,沮授很是有些惴惴然,沮授和管宁一样。皆出身寒微,深知寒门子弟要想求学是多么的困难,因为门第之见在当时极为盛行,一般情况下,寒门本书转载孔子文学网www.kziwx.com子弟是不允许读书做学问地。

马跃虽然曾经当过黄巾贼寇,可他毕竟是名将马援之后,也算出身世家,沮授很担心马跃会反对管宁的条件。

可马跃地回答却大大出乎沮授的预料。

马跃不假思索地答道:“没问题,这条件本将军答应了。”

“呃~~”沮授愕然道,“主公真的答应了?”

马跃道:“这还有假?”

沮授正了正脸色。长身而起向着马跃恭恭敬敬地揖了一揖,肃容道:“在下替朔州的寒门子弟谢过主公。”

马跃转向贾诩。问道:“文和,凉州最近可有动静?”

贾诩道:“主公。暂时还没有什么动静,不过诩以为很快就会有动静了,正所谓一山难容二虎,小小的凉州岂能同时容下董卓和耿鄙这两头老虎?”

“报~~”贾诩话音方落,典韦忽然疾步跨进了大帐,一手抱着一坛马奶酒,一手拎着一只烤全羊。向马跃说道,“主公,刚刚句突派人传话,朝廷来人了,使者已到美稷城南三十里亭。”

……

凉州,陇县。

耿鄙、傅、阎忠、姜叙等大小文官在百余精兵的护卫下仓惶投奔西门而来。兵荒马乱中,阎忠地坐骑受了惊吓,一把将阎忠掀下了马背。耿鄙等人急返身去救时,只听身后不远处马嘶人沸,杀声震天。

“不要走了狗官耿鄙!”

“耿鄙哪里逃~~”

耿鄙等人急抬眼望时,只见黑压压一片的西凉骑兵正沿着长街潮水般席卷而来,当先一员大将、铁盔铁甲、眉目狰狞,赫然正是西凉猛将马腾!耿鄙看见马腾时,马腾也已经看见了耿鄙,顿时目露惨厉之色,仰天长嗥道:“耿鄙,狗官!哪里走~~”

耿鄙亡魂皆冒,急向身边地亲兵道:“快,快挡住他们!”

“报~~”耿鄙正厉声干嚎时,前面城西方向忽然有小吏匆匆奔来,凄厉地高喊道,“大人,大事休矣!西门守将也一并反了!现在正往这边掩杀呢,我们逃不出去了,完了,全他妈地完了~~”

“什么!?”

耿鄙大叫一声,急火攻心,一头从马背上摔落下来,傅、阎忠等人急翻身下马将耿鄙扶起时,周围忽然响起山崩地裂般地铁蹄声,马腾

西凉铁骑终于杀到了!护卫耿鄙地百余亲兵慌忙弃械降。

然而杀红了眼的西凉骑兵根本就没有收手的意思,刀光闪烁、不及片刻功夫,耿鄙的百余亲兵便被斩杀殆尽,发了狂的凉州兵甚至还把屠刀挥向了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等马腾喝斥住麾下叛军时,阎忠、姜叙等人早已经做了刀下之鬼,只有傅因为平时为官还算清正,侥幸逃得一命。

马腾翻身下马,提起昏厥于地的耿鄙正欲一刀枭其首级,傅忽然挣扎着爬起身来,急劝道:“将军三思!”

“嗯!?”

马腾闷哼一声,回头瞪着傅,眸子里杀机流露,一边地庞德立刻大喝一声一脚将傅踢翻在地,又一脚将其踩在脚下,手中的长刀顺势而下,做出枭首的架势,傅夷然不惧,艰难地扭过头,劝马腾道:“将军,现在回头、为时未晚,可这一刀要是砍下去,再想回头可就难如登天了!”

“傅大人,本将军知道你是个好官,所以不想为难你,你尽可以离开!”马腾吸了口气,低头再望向手中的耿鄙时,眸子里霎时流露出刻骨的仇恨来,厉声道,“不过耿鄙这狗官,本将军与他不共戴天~~”

傅急道:“将军,误会,这全是误会啊,擅杀尊夫人和令公子之事,都是阎行所为,与耿大人无关哪。”

马腾道:“傅大人不必替这狗官辩解了!若是没有这狗官允许,借他阎行天胆,又岂敢对拙荆及犬子下手?”

“这~~”

傅语塞,真要说起来,耿鄙虽然没有直接下令杀死马腾的夫人和儿子,却地确有脱不了的干系,马腾要杀耿鄙报仇,也算是天经地义!

可傅实在不忍心马腾这样一员虎将就此误入歧途,兀自劝道:“个人恩怨事小,忠义仁孝事大呀,将军系出名门,乃是马伏波之后,要三思哪~~”

“傅大人不必再劝了!”

马腾闷哼一声,手起刀落,耿鄙人头落地,一腔碧血洒落长街,傅望着地上滴溜溜乱转的耿鄙人头发了会呆,忽然长长地叹了口气,马腾这一刀砍掉地不仅仅只是耿鄙的人头,还有凉州的安定啊。

以傅之能,自然能够看出耿鄙死后凉州将会变成怎样一番局面!

薰卓和马跃这两头凶残的野狼岂肯错失如此良机?只可怜凉州十郡、近百万百姓,却要遭受刀兵之灾、战乱之苦了,唉~~

已经杀红了眼的马腾却不管这些,弯腰从地上捡起耿鄙的人头,往头顶狠狠举起,疾声长吼道:“弟兄们,狗官耿鄙已经授首!”

“嗷~~”

正在满大街追杀无辜百姓、趁机烧杀劫掠的西凉叛军轰然响应。

马腾翻身上马将耿鄙的人头往马颈上一系,再举起手中的长刀厉嗥道:“弟兄们,现在随本将军去杀了阎行这狗贼~~”

“杀~~”

杀得兴起的叛军将士纷纷拥挤到马腾身后,疯狂地挥舞着手中的兵器,忘乎所以地嚎叫起来,那一方方狰狞恐怖的嘴脸,分明就是一头头闻到了血腥味的野狼,正冲着猎物呲角咧嘴地咆哮~~

……

陇西、汉阳交界处,襄武。

薰卓军大营中军大帐。

薰卓麾下首席大将徐荣据案而坐,李儒陪坐于侧,郭、李催、杨秋、程银、李堪、成宜、张横、侯选,以及十数名羌人豪帅分立两侧,诸将皆全装惯带、表情严肃,大厅里的气氛更是透着令人窒息的压抑。

唯有李儒面带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李催侧头看了看大营外日渐昏暗的天色,焦躁地问李儒道:“军师,这天都快黑了,陇县如何还不见有消息传来?”

李儒微笑道:“李将军稍安勿躁,稍后便有消息传回。”

“报~~”李儒话音方落,一名小校疾步入帐仆地跪于大帐下首,疾声道,“将军,陇县急报。”

徐荣神色一动,霍然道:“讲。”

小校喘了口气,说道:“西凉猛将马腾起兵反叛,叛军已经攻破陇县,凉州刺史耿鄙,别驾阎忠等大小官员尽皆被杀,中军司马阎行等率军镇压,眼下两军正于陇县北效展开激战,一时难分胜负。”

“好!”徐荣大喝一声、拍案而起,疾声道,“诸将何在!”

“在!”

众将霍然侧首,目光灼灼地盯着徐荣。

徐荣疾声道:“李催、杨秋、程银听令!”

李催三将昂然踏前一步,立于厅中,厉声道:“末将在。”

徐荣从桌案上抽了一支令牌抖手掷与李催,大声道:“命尔等率轻骑五千,星夜奔袭张掖,三日之内夺取山丹军马场!”

李催伸手接住令牌,双手抱拳昂然道:“末将领命。”

徐荣又道:“郭、成宜听令!”

郭、成宜亦踏前一步,厉声道:“末将在。”

徐荣又抽一支令版掷与郭,沉声道:“命尔等率马军三千,步军八千,连夜奔袭冀城,不得有误!”

郭伸手接住令牌,亦双手抱拳昂然道:“末将领命。”

徐荣最后喝道:“其余诸将,各率本部随本将军杀奔陇县~~剿灭叛军!”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