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67章 你好狠毒啊

更新:2018-12-02

鄙道:“领不领情是马腾自己的事,本将军尽到自己好。”

傅道:“大人三思啊,马腾如果真有奉迎马跃之心,言语间避之唯恐不及,如何还会在人前人后提及自己与马跃的同宗关系?马腾君子坦荡荡,有什么就说什么,他是在向大人您表明心迹呀。”

“不必多言。”耿鄙沉声道,“此事就这么定了。”

“唉~”

傅叹息一声,落寞地低下头来,心中暗忖,大人啊大人,你这么做只能适得其反,把马腾真的逼到马跃麾下去呀,可这话傅终究没有说回来,因为他知道就算说出来了,耿鄙也不会听,徒讨没趣罢了。

……

陇县城西,中军司马府。

李儒微笑道:“阎行将军,别来无恙乎?”

站在李儒面前的是条昂藏大汉,身高七尺、阔面重耳,双臂似有千钧之力,此人乃是西凉有名的勇士,姓阎名行,表字彦明,于耿鄙麾下担任中军司马,可以说是西凉军中仅次于马腾的猛将。

“托先生的福。”阎行抱拳回礼,淡然道,“本将军一向安好。”

“令尊可好?”

“家父身体康健,甚好。”

闲扯了几句,李儒环顾左右无人,便从袖中取出一方红绫包裹的物事递与阎行,阎行伸手接过,入手只觉沉重无比,微微解开红绫一角,一眼窥见里面竟然是两锭赤金,少说也有百两之多。

李儒抚须微笑道:“区区薄礼不成敬意。还请将军笑纳。”

“嗯?”

阎行眸子里霎时掠过一丝贪婪之色,将两锭赤金拢进了胸甲里面收好,低声说道:“先生有话直说,何事需要在下效劳?只要在下能做到的,定然照办。”

李儒微微一笑,眸子里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杀机,凝声道:“听说最近耿大人和马腾将军之间闹得挺僵?”

阎行道:“先生听谁说地?”

李儒道:“此事陇县城中都已经传遍了,在下还听说耿大人准备把马腾将军的家眷请往刺史府暂住,可有此事?”

阎行道:“确有其事。”

李儒道:“我家主公对马腾将军的喜爱,想必将军也是心知肚明罢?”

阎行道:“略知一二。尝闻董卓将军几次招揽马腾将军,只可惜马腾将军忠心耿耿。不肯背弃耿大人。”

“不过现在,事情却有了转机。”李儒低声道。“在下得到可靠消息,左司马府中藏有马腾与马跃往来书信,还望将军能够从左司马府中搜出这些密信、并把这些书信交给在下,有了这些书信,马腾从此就得乖乖地听命于我家主公了,嘿嘿。”

“嗯?”阎行凝声道,“难道马腾与马跃相通。确有其事?”

李儒阴笑道:“不管是否确有其事,此事对于将军及我家主公都有好处,乃是一举两得的美事,何乐而不为?”

“先生此言差矣。”阎行不以为然道,“马腾若转投董卓将军麾下,于先生固然是好事。可此事与本将军何干?何来一举两得之说?”

李儒微笑道:“将军就不要自欺欺人了吧。”

阎行作色道:“这是什么话?”

李儒脸色一正,肃然道:“将军是明白人,应该知道马腾在凉州军中的声望。将军虽是中军司马,可将士们真正钦服的却是左司马马腾!

只要马腾一日不曾离开凉州军,将军您就一日成不了凉州军的首席大将,在下这么说,您觉的妥当吗?“

阎行脸色一变再变,他自然听得出李儒的言外之意,那不是真让他去马腾的左司马府中搜什么往来书信,分明是伪造书信、陷害马腾,从而将马腾逼走。本书转载孔子文学网www.kziwx.com阎行正犹豫不决时,忽有士兵匆匆而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道:“将军,不~不好了~~”

阎行皱眉道:“何事惊慌?”

士兵喘息道:“打~~打起来了。”

“什么打起来了?”

“阎~~阎明将军和马超公子打起来了,没想到~~被杀了!还~~还有好几个弟兄也一并被杀了~~”

“什么!?”阎行大吃一惊,难以置信道,“二弟被马超给杀了?”

“呃~~是地。”士兵道,“将军快去看看吧。”

“一群饭桶,连个乳臭未干的小毛孩都对付不了!”阎行咒骂一句,回头向李儒道,“让先生见笑了,先生请稍候,本将军去去便回!”

李儒洒然道:“将军请便。”

随便向李儒拱了拱手,阎行转身疾步离去,目送阎行修长地身影远去,李儒脸上忽然掠过一丝喜色,马腾的儿子马超杀了阎行地弟弟阎明,阎行岂能饶得了马超?阎行如果杀了马超,马腾又如何饶得了阎行?

看来凉州军中很快就要掀起一场血雨腥风了,看来事情比预想的还要顺利,不是吗?

……

陇县城东,左司马府。

当阎行的从弟阎明带着几十号亲兵赶到左司马府时,恰好马腾夫人带着襁褓中的马铁回娘家省亲,府中只有马超领着马、马休,还有两名家丁马福、马寿看家护院。

阎明脾气素来暴躁,平时仗着阎行的权势在陇县城里欺男霸女、无恶不作,寻常百姓无不退避三舍,马福、马寿拦住大门多问了两句,便被阎明砍翻在地,正欲上前踹门时,却见大门轰



马超手持银枪从大门里昂然而出,只见大门前围了三、四十名士兵,两名家丁马福、马寿已经倒在血泊中抽搐,不由怒极,以手中银枪虚指前方,大喝道:“喂。你们是谁?为何杀我家丁?”

马超虽然年仅十二,却已身高七尺,生得面如冠玉,极为俊逸不凡,不认识的,还当他是成年男子。

阎明大摇大摆地走上前来,冲刺史府方向抱了抱拳,朗声道:“本将军奉了凉州刺史耿鄙耿大人命令,前来护送马腾将军的家眷前往刺史府暂住,请公子速将府中家眷唤出、早些上路。以免误了时辰。”

“前往刺史府暂住?”马超蹙眉道,“用不着。”

阎明道:“本将军职责所在。岂容你挑三拣四?”

马超道:“小爷要是不答应呢?”

“嗯?”

阎明闷哼一声,眸子流露出凶狠地神色。狼一样瞪着马超,马超夷然不惧,神色间更是隐隐流露出一丝鄙夷,阎明勃然大怒,疾步抢上前来、伸手就去抓马超手中的银枪,马超虽是将门之后,可终究只有十二岁。阎明自负武勇还未把这乳臭未干的小毛孩放在眼里。

但是很快,阎明就为自己的大意付出了代价。

马超手中的银枪只是轻描淡写的一抖,阎明势大力沉地一抓就落了空,等阎明意识到不妙时,马超的银枪已经挟带着刺耳的啸声横扫而回,重重地掼在阎明背上。阎明收势不住蹭蹭蹭地往前冲出数步,险些撞在司马府地石阶上。

马超笑道:“就你这身手也敢跟小爷叫板?回去再练十年吧。”

阎明恼羞成怒,锵然拔出腰刀向马超冲来。疾声大喝道:“杀了你!”

马超把手中银枪一横,朗声道:“且放马过来。”

阎明两步抢上前来,手中腰刀高高举起以泰山压顶之势向着马超脑袋恶狠狠地劈落下来,马跃清啸一声修长地身形突然鬼魅般一晃,阎明势在必得的一刀便已经劈了空,但听锵地一声清响,阎明的腰刀已经重重地斩在了坚硬地石阶上。

火星四溅中,阎明情知不妙,欲待收回腰刀时已经来不及了,马超的银枪已经呼地刺了过来,阎明眼睁睁地看着那一点寒芒在眼前迅速逼近,直刺自己的咽喉,却因为气力已经使老,再无能闪避。

“沙!”

马超手中的银枪陡然停了下来,阎明惊恐地发现,那锋利的枪尖已经紧紧地抵住了自己的咽喉,他甚至能够清晰地感受到银枪枪尖上传来的骇人冷意,站在门外围观地数十名凉州士兵纷纷惊呼起来。

阎明脸如死灰,但这厮毕竟从军多年,也算是死人堆里打过滚,生死存亡之际脑海里突然灵光一闪,望着马超身后发起呆来,嘴里更是惊咦了一声,仿佛发现了最令人震惊莫名的事情。

“咦?”

“嗯?”

马超毕竟年幼,战阵经验远不如阎明老到,当时就不假思索地回顾身后,趁着这功夫,阎明突然拍开马超的银枪,然后张开双臂猛地扑上前来,从背后一把抱住了马超,待马超回过神来,双臂双腿已经被阎明紧紧缠住,再使不出劲来。

马超虽然枪法出众,身法也极为轻盈,可终究年幼,身体还未长成,在力量上还略逊阎明一筹,此刻被阎明缠住双手双脚,一时间竟是难以摆脱。阎明紧紧地缠住马超,回头大喝道:“阎林,还愣着干什么,快杀了他!”

唤做阎林的亲兵犹豫道:“可是二爷,大爷只是让我们来保护左司马家眷,并没说要杀人,这么做怕是不妥吧?”

“他娘的,爷让你杀你就杀,废话那么多干吗?”阎明大喝道,“出了什么事有爷担着,你怕个卵子?”

“可他还是个孩子~~”

“动手!”

“遵命。”

阎林咬了咬牙,抢前两步,一抖手中的铁枪就往马超地腹部刺来,马超嗔目如裂,可身上缠着阎明百十斤肉,苦于无法闪避,眼看着阎林的铁枪毒蛇般疾刺而来,马超堪堪扭腰,却还是被阎林的铁枪刺穿了左肋。

当那锋利地枪刃钻入体内,刺骨的疼痛却反而激起了马超的凶性,原本清澈如水的黑眸霎时一片通红,俊脸也变得极度狰狞,马超歪着头,斜眼冰冷地掠了面前的阎林一眼,艰难地伸出尚能勉强活动的下臂,死死握住了铁枪地枪杆。

“嗯~”

阎林使劲抽枪。铁枪却像卡在了石头缝里一般纹丝不动。

死死抱住马超的阎明厉嗥起来:“你们这些笨蛋还愣着干什么,快把这小子乱枪刺死!”

这炸雷般的厉嗥声就在马超的耳畔响起,倏忽之间马超的眸子里掠过一丝格外的狰狞,紧紧握住铁枪枪杆的双手陡然间用力回收,已经刺入马超体力的铁枪顷刻间又往里刺入了一尺有余。

“噗~”

“呃~”

一股激血从马超左肋的伤口标出,可这一声惨叫却是阎明发出的,方才马超把铁枪往里用力一带,锋利地枪刃早已洞穿了马超的左肋,然后又狠狠地刺入了阎明地左胸、直透心脏,阎明闷哼一声。目光顷刻间变得一片呆滞。

“啊?”

阎林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双手陡然松开铁枪。仓皇后退。

阎明紧紧掴住马超的双手颓然松了开来,马

铁枪往前用力迈出一步。两人缠做一团地身体霍然分的枪刃便从阎明体内硬生生拔了出来,数十名西凉兵惊恐地发现,阎明的左胸口已经多了个血窟窿,鲜血正像喷泉般激溅而出。

“仆。”

马超一把将阎明的尸身推倒,缓缓回过头来,就像一头受了伤的野兽。眸子里流露出狂乱而又凶残的眼神,死死地盯着面前数十名西凉兵,然后迈开大步,一步步地向前逼进,有殷红的鲜血顺着铁枪地枪杆淅淅漓漓地滴下,马超每踏前一步。便在地上留下殷红的血痕,竟是一步一个血印。

“杀了他~~”

两名西凉兵厉声嗥叫着,疾步前冲。挺起手中的铁枪照着马超的胸口恶狠狠地戳来,马超的双手闪电般探出、堪堪抓住了两杆铁枪的枪刃,两名西凉兵奋力搅动铁枪试图利用铁枪地枪刃将马超的手掌搅烂,可他们连吃奶的劲都使出来了,铁枪还是纹丝不动。

一丝残忍地笑意在马超嘴角突然绽放。

“呀吼~”

两名西凉兵同声大喝,奋起全力往前突刺,马超突然手一松,岩石一般凝重的阻力陡然消失,两名西凉兵收势不住,堪堪冲到了马超面前,马超的双手铁钳般探了过来,一手一个扼住了两名西凉兵的咽喉。

“咯咯咯~~”

空气里陡然响起刺耳的骨骼碎裂声,两名西凉兵的眼珠猛地凸了出来,有殷红的血丝从两人的嘴角溢出,不及片刻功夫,两名西凉兵的眼神便已经涣散,两颗头颅也无力地耷拉了下来。

“噗仆~”

马超手一松,两具尸体便颓然倒地。

“杀!”

又一名西凉兵大喝一声,举刀冲上前来,马超伸脚一踏,将阎明的腰刀踢起空中,然后伸手接过腰刀往胸前一切,便将长出胸口的半截枪杆切了下来,再往前随手一掷,无锋无刃的半截枪杆竟如利器般扎进了那名西凉兵的胸腔里。

“呃啊~”

西凉兵弃了腰刀双手抱胸倒地痛苦地呻吟起来,只片刻功夫,一滩殷红的血液便从他的身下漫延开来,西凉兵的哀嚎声也渐渐微弱下来。

剩下的西凉兵竟是惊得呆了,再没有一个人敢上前。

“一群废物,都给老子闪开!”

就在这个时候,阎行策马赶到。

“拿命来!”

阎行举起手中的铁枪,大喝一声往马超掷来,听得刺耳的破空声响,马超本能地举起手中腰刀一挡,只听“锵”的一声炸响,马超手中的腰刀已经倒撞而回,狠狠地砸在胸口,马超顿时闷哼一声,蹭蹭蹭地退下了十数步。

“噗!”

马超的身躯重重地撞上了院墙,透出后背的枪刃被石墙一撞又缩回了马超体内,带给马超再次的伤害,马超闷哼一声,修长的剑眉顿时蹙紧,紧紧抿起的嘴唇间隐隐溢出一丝殷红的血丝。

阎行翻身下马,拔刀在手向着马超一步步地逼了过来。

“当~”

阎行挥刀斜斜下劈,马超举刀格挡,两刀恶狠狠地斩击在一起,剧烈的斩击声中,马超的身体整个飞了出去。重重地撞上了石阶,马超忍不住张嘴、噗地喷出一口鲜血来,只有眸子里的眼神却变得越发地狰狞。

“阿哥!”

“大哥!”

两声稚嫩的童音响起,年幼的马、马休从大门里相偕而出,阎行的目光霍然落在这两名童子身上,眸子里的杀机陡然变得格外惨烈,杀一个是杀,杀全家也是杀!事已至此,唯有一个杀字!

想到这里,阎行再不犹豫。举刀向马超逼了过来。

“阿,快带阿休从后门走!”马超挣扎着站起身来。横刀守住大门,疾声道。“快去城外大营找父亲,快!”

马嗯了一声,牵着马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还想走?门都没有!”阎行厉声道,“今天你马家满门上下一个也别想活,老子要你们全家给二弟陪葬。”

马超伸手拭去嘴角的血迹,狰笑道:“那得看你有没有这个本事。”

“有种再接一刀试试!”

阎行大喝一声,再次挥刀砍来。

“便接你十刀又有何妨?”

马超夷然不惧。再次挥刀硬架。

“锵!”

又是一声炸响,马超架不住阎行强横的力量,再次退下三步,犹自立足不住,一屁股跌坐在地,马发一声喊。慌忙跑上来扶起马超,马超挣扎坐起身来,只觉双臂酸软、沉重如山。本书转载孔子文学网www.kziwx.com再无法举刀。

阎行抢前两步,举刀便砍。

“匹夫,休要伤害公子!”

“咻!”

间不容发之际,长街上陡然响起一声炸雷般的大喝,更有冰寒的杀机直取脑后,阎行脸色一变、霍然转身,只听唆地一声,一支狼牙箭已经擦着他的耳侧掠过,深深地钉入了地下、直透箭翎。

“庞德!”

阎行与来人四目相结,眸子里霎时掠过一丝凝重。

庞德纵骑如飞,径直冲到司马府前始狠狠一勒马缰,胯下坐骑长嘶一声人立而起,等战马腾空地前蹄落下时,庞德手中的长刀早已经恶狠狠地劈落下来,一刀将阎行劈得倒退十步,阎行闷哼一声,脸色顿时一片红,已经负了不轻地内伤。

数十名凉州兵见状慌忙抢上前来将阎行护

庞德的百余骑亲兵也汹涌而至,将阎行和数十名凉州兵围了起来,双方剑拔弩张、混战一触即发,恰在这个时候大街两侧陡然响起震耳欲聋的马蹄声,两方人马同时环顾四周,只见黑压压的骑兵正从大街两侧汹涌而来。

阎行看得真切,这群骑兵赫然正是自己的部下,不由大喜道:“庞德,这次看你还往哪里走!”

庞德神色凝重,下马将已经昏厥在地的马超抱上了马背,然后提刀步行、护在马侧,再向两名亲兵喝道:“你们两个,护住二公子和三公子,其余人护住四周,就算是死,也不能让人伤了三位公子!”

“遵命。”

百骑亲兵轰然应诺。

庞德将手中长刀往前一摆,厉声大喝道:“杀!”

“杀!”

百骑亲兵轰然响应,一百柄明晃晃的斩马刀已经高高举起,向着前方汹涌而来地西凉骑兵无所畏惧地迎了上去。

……

陇县城外,左军大营。

马腾正在大帐内焦急地来回踱步,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自从庞德率百骑亲兵离去之后,马腾心中便感到一阵阵的不安,总感觉有什么事情将要发生,正想亲自回城察看之时,忽听帐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

帐帘掀处,只见庞德浑身浴血、疾步而入,他的手中还抱着一人,同样浑身浴血,胸口上赫然插着一截枪杆,待马腾看清庞德手中横抱的竟是嫡子马超之时,顿感两眼发黑,脚下一阵踉跄险些一头栽倒在地。

“将军!”庞德仆地跪倒在马腾跟前,泣声道,“末将无能~~”

“超儿!”马腾急抢前抱过马超,抬头疾声道,“郎中,快唤朗中来~~”

……

刺史府。

耿鄙正处理公文之时,忽有小吏匆匆奔入,跪地疾声道:“大人,大事不好了!”

耿鄙蹙眉道:“出什么事了?”

小吏急声道:“阎明将军奉命前去左司马府护送马腾将军家眷前来刺史府暂住,可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就和马超公子打了起来,阎明将军还有好几名将士都被马超公子所杀,马超公子又险些被阎行将军所杀,后来马腾将军的亲兵队长庞德率兵赶到,又把阎行将军打成重伤,然后阎行将军地部下再赶到,双方一阵混战~~”

“啊?”耿鄙越听越是心惊,急声道,“怎么会这样!阎行这个白痴,连这点小事都办不好,真是气煞本官也~~”

小吏叫苦道:“大人,还有呢。”

“快讲。”

“庞德护着马腾将军的三位公子冲出城去了,可马腾将军的夫人和襁褓中地四公子恰好省亲归府,竟然遭了阎行将军的毒手!更为可气的是,阎行居然还把马腾夫人和两名家丁的首级挂在城楼上示众。唉,现在惨剧已经酿成,马腾将军性子又烈,知道之后势必不会善罢干休,这可怎么办呀~~”

“坏了!”耿鄙先是一呆,旋即疾声道,“传令,火速召集右司马、前司马、后司马还有别部司马前来刺史府议事,还有,让阎行那个白痴也一并前来,就算走不动,爬也给本官爬到刺史府来,快去!”

“遵命。”

小吏应了一声,领命而去。

……

马腾大帐。

郎中长长地舒了口气,向马腾道:“将军,公子伤势虽重所幸没有伤及要害,性命可无虑,只是失血过多、昏厥过去了。”

“呼~~”马腾长长地舒了口气,心中一块巨石落地,转向一侧的庞德道,“令明,现在你把事情始末原原本本地告诉本将军,陇县城里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情为何会闹到如此地步?”

“嘿~”庞德击节道,“具体情形末将时,大公子已经身受重伤,正拼死守住大门,与阎行死战!末将只来得及从阎行手中救下大公子,阎行的大军便已经杀到,当时情况紧急,如果稍有迟疑,不但末将和弟兄们活不成,就是三位公子也难逃死劫,不得已,末将只好擅自做主,护住三位公子拼死杀出城外,不过~~”“不过怎样?”

庞德黯然道:“不过夫人和四公子却不及救出。”

“报~~”

马腾正心忧时,忽有小校疾步入帐跪地禀报:“将军,阎行这狗贼已经杀了夫人,连襁褓中的四公子也没有逃过毒手,现在正把夫人的首级,还有马福、马寿的首级一起挂在城楼上示众呢。”

“什么?天杀的阎行!”

马腾大叫一声,口吐鲜血往后便倒,庞德和小校慌忙抢前扶住,好半晌,马腾才幽幽醒转,切齿道:“阎行匹夫,本将军誓啖其肉、饮其血~~”

“报~~”马腾话音方落,又有小校疾步奔入大帐,厉声道,“将军,紧急军情!”

马腾翻身坐起,沉声道:“讲!”

小校道:“屯于北效大营的右军,西效大营的后军,南效大营的前军,还有陇县中军大营的中军正在集结,据各营相熟的弟兄偷偷来报,耿鄙大人正召集各军司马紧急军议,看样子是准备要对将军动手了!”

“耿鄙!”马腾切齿道,“你好狠毒啊!”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