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64章 君子可以欺其方

上郡。

胡才睡梦中被人摇醒,睁开醉眼一瞧见是自己的亲兵队长,不由怒道:“什~~么事,大白天的打搅本将军好梦。”

亲兵队长急道:“将军,大事不好了!马屠夫大军压境,前锋铁骑距离上郡城已经不足十里了。”

“胡扯,呃~~”胡才打了个酒呃,一把推开亲兵队长满不在乎地说道,“胡说,马屠夫在并州和丁原打仗,怎~~怎么会出现在上郡,简直荒~~谬至极。”

“将军,真是马屠夫的大军。”亲兵队长急道,“不会错!小的都看到马屠夫的大旗了,上面绣的就是个‘馬,字。”

胡才愣了一下,霍然翻身坐起,酒意已经吓醒了九分,吃声道:“真~~是马屠夫的大军!?”

“肯定不会有错。”亲兵队长斩钉截铁地应道,“不光是旗号,还有那架势,娘的,一看就知道就不是凉州兵,更不可能是羌兵,可上郡周围除了凉州兵、羌兵和马屠夫的兵,还有谁能拥有这样规模、这等气势的铁甲骑兵?”

“坏了!”胡才忽然感到一阵莫名的燥热,使劲地扯了扯身上的衣袍,嘶声道,“娘的,这下坏了,马屠夫的军队怎么会突然出现在上郡?更糟糕的是大将军已经率领主力大军进攻河套去了,这可怎么办?”

胡才这厮本来就空有一身蛮力,脑筋不太好使,此时更是急得乱了方寸。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亲兵队长道:“来不及了,将军还是赶紧披挂一下,准备守城吧。”

“对对对~~”胡才忽然双目一亮,连声道,“老子还有坚城可守,马屠夫的军队再骁勇善战,也不可骑马冲上城墙来吧,呵呵呵,嘿嘿嘿,快。快给老子更衣、披甲,还有。立即派快马往北去追,把大将军的主力大军给追回来。”

胡才披挂停当。率领数十骑亲兵急匆匆地投奔东门而来。

还没到城中心,忽然听见前方杀声震天,大街小巷间一片混乱,神情狼狈地秦胡兵夹杂在大量百姓中间,满大街地乱窜过来,任由胡才和数十骑亲兵喊破了嗓子,也没有人理会他们。汹涌的人潮还把他们挤到了街角、一时间难以动弹。

“他娘的,这又是怎么回事?”胡才急得直跳脚,在马背上恶狠狠地挥舞着长刀厉声大嗥道,“这是怎么回事!城里为何如此之乱?”

“将军,完了!全完了~~”一名小校忽然从乱军中挤了出来,跪倒在胡才马前。泣声道,“两天前,将军把李乐将军的小舅子当众暴打了一顿。没想到这厮竟然怀恨在心,率人偷偷打开了城门,把马屠夫的铁骑迎进了城里~~”

“什么!”胡才大吃一惊,失声道,“怎么会这样?”

小校哭喊道:“弟兄们根本顶不住啊,东城已经失守了,呜呜呜~~”

“完了,这下真完了。”

胡才仰天哀叹一声,只觉周身冰凉,马屠夫的大军都已经进城了,只凭自己手下这三、两千秦胡杂兵如何守得城住?上郡城要是丢了,郭太岂能饶得了他?就算侥幸逃出城去,也难逃一死。

“罢了~”

胡才长叹一声,横过长刀向着自己的颈项只一拉。

“将军!”

“将军?”

待亲兵们反应过来,胡才的脖子上早已经被割开了一道深深的血槽,激血飞溅,胡才的眼神顷刻间便黯淡下来,失去了力量地身躯从马背上颓然栽落下来,摔落在街角化作一具冰冷的尸体。

“将军死了,我们也都各自逃命去吧。”

胡才地数十骑亲兵发一声喊、顷刻间作鸟兽散。

……

月牙洲。

“噗!”

一声闷响,郭太被人像丢沙包一样扔到了地上,郭太闷哼一声挣扎着想要爬起来,一只沉重的大脚已经重重地踩在了他地脑袋上,顷刻间将他的脸压进滚烫的沙地里足有数寸,郭太惨叫一声,嘴刚张开,大量黄沙就顺势灌了进去。

许褚一脚踩住郭太的脑袋,向郭图道:“郭图先生,郭太擒到。”

“嗯。”郭图点了点头,向许褚道,“将军立了大功了,回头主公定然重重有赏。”

“嚓嚓嚓~~”

沉重的脚步声响过,高顺雄伟的身形也出现在郭图面前:“郭图先生,秦胡军完了,只有不到两千人逃进了死亡之海,是否派兵去追?”

“不必追了!”

郭图挥了挥手,放眼望去,只见清澈如镜的月牙湖已经成了一片暗红色,秦胡兵地尸体浮满了湖面,这些秦胡兵大多没来得及爬上岸,就被陷阵营和月氏从骑的箭矢射成了刺猬,还有许多秦胡兵虽然侥幸游上了岸,却被许褚两千铁骑的投枪戳了个惨烈。

两军激战不到两个时辰,整整两万秦胡大军就宣告灰飞烟灭,除了逃进死亡之海的两千残兵,其余的不是战死就是被俘,连同秦胡军的主将郭太和先锋大将李乐也被许褚、高顺生擒活捉。

“报~~”

郭图正神游物外之时,北方忽然响起一声凄厉地长嗥声,郭图霍然回首,只见一骑如飞、正从北方疾驰而来。

“郭图先生,大夫人替主公诞下一位公子!”

“啊?什么!”郭图先是一惊,旋即大喜道,“夫人产下一位公子?”

传讯兵喘息道:“正是。”

“好,好极!”郭图击节大喜道,“将士们,主公有公子了,哈哈哈~~”

“嗷嗷嗷~~”

铁骑营的两千将士和陷阵营的八百老兵顷刻间像野狼似地嗥叫起来,一边叫还一边将手中地兵器狂乱地举往空中,一时间刀剑并举、寒气耀天~~

“太好了,想来此时主公也已经攻下上郡了,这可真是双喜临门哪。”郭图喜得连连搓手,抬头疾声道,“来人!”

早有亲兵上前疾声道:“在。”

郭图道:“即刻乘快马前往上郡,速将此喜讯告知主公知晓,快!”

……

上郡,东城楼。

马跃在贾诩、典韦和数十亲兵的护卫下缓缓登上敌楼,站在城楼上翘首望去,上郡城里鸡飞狗跳、杀声一片,仍有不少秦胡兵正在负隅顽抗,不过他们的抵抗再也无法挽回秦胡军失败的命运了。

马跃往敌楼上一站,淡然道:“方悦。”

方悦闪身上前,抱拳洪声道:“末将在。”

“把献城门的那厮带上来。”

“遵命。”方悦答应一声,走到楼梯前,大手一挥疾声道,“把献城门之人带上来!”

不及片刻功夫,两名如狼似虎的士兵已经押着一名神情猥琐的男子上了敌楼,马跃嘴角绽起一丝淡淡的笑意,直直地盯住那猥琐男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猥琐男子道:“小人张茂。”

马跃问道:“汝为何献城?”

张茂答道:“小人闻将军威名久矣,常思往而相投、恨不得其时耳,今将军率虎狼之师伐上郡,小人自当献城来降。”

张茂话音方落,旁边便响起了数声不屑的闷哼声,马跃环顾左右,方悦、句突、典韦诸将尽皆目露怒色,马跃嘴角的那丝笑意忽然变得浓郁起来,扬声道:“来呀。”

两名士兵铿然上前,疾声道:“在。”

马跃目光一扫张茂,淡然道:“把这厮绑了。”

“遵命。”

两名士兵虎吼一声,抢上前来不由分说把张茂绑了起来,张茂大惊失色,连声高叫道:“将军,小人献城有功,献城有功啊,不能杀,不能杀啊~~”

马跃哂然道:“背主小人,留之何益!”

“且慢。”

贾诩眸子一转,忽然上前一步,凑到马跃的耳边低语了几句,马跃听了顿时双目一亮,欣然道:“好一个君子可以欺其方!难怪你非要本将军带着沮授出征,原来竟是存了这心思,嘿嘿,不愧是贾文和啊,这等毒计也能想得出来。”

贾诩嘿嘿一笑,说道:“主公过奖了,嘿嘿。”

“来人。”马跃大手一挥,疾声道,“带沮授!”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