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61章 八千精兵

更新:2018-12-02

“报~~句突将军又射杀了二十六骑并州探马。”

“嗯,干的好!传令句突,继续巡逻,绝不放过一骑并州探马。”

“遵命。”

“报~~军又在西山附近抓获数十名可疑的奸细。”

“全部收押。”

“遵命。”

“报~~元绍将军已经进至雁门边境扎营。”

“报~~仓将军已经进至上党,正向壶关逼近。”

又有战报像流水般送到了马跃的牛皮帐中,贾诩捋了捋颔下柳须,向马跃道:“主公,看来裴元绍将军是有意驻扎在雁门边境,既不进兵、也不撤兵,而周仓将军却是长驱直入、准备直寇壶关啊,呵呵~~”

“这个周仓还真的开窍了。”马跃击节而起,眸子里掠过一丝激赏,凝声道,“真是越来越懂得用兵了。”

贾诩道:“诩料定丁原不敢派兵增援壶关,壶关城小墙矮、又是土坯泥墙,极易攻陷,周仓将军没准还真能攻下来。壶关既是上党郡治,城中想必屯有不少钱粮辎重,如果能够运回河西,也足够对付一阵子了。”

“能打下来最好,打不下来也莫要勉强。”马跃说此一顿,抬头朗声道,“来人。”

早有亲兵上前,单膝跪地道:“小人在。”

马跃道:“传令给周仓,壶关只可智取、不可强攻!一切以弟兄们的性命为重,且不可做赔本的买卖。”

“遵命。”

亲兵答应一声。翻身上马、疾驰而去。

马跃猛地一甩身后披风,向典韦道:“典韦,让许褚即刻前来大帐。”

“遵命。”

典韦虎吼一声,领命而去,不及片刻功夫便领着许褚返回了马跃大帐,许褚大步上前向马跃抱拳疾声道:“许褚参见主公。”

马跃点点头,沉声道:“许褚。”

许褚猛地挺进了身躯,大声道:“末将在。”

“立即点齐两千铁骑、九千月氏游骑返回河套与郭图先生汇合,然后听从郭图先生地安排,多余的八千匹快马留下。本将军另有安排。”

“呃~”许褚愕然道,“不打晋阳了吗?”

“时机有变。不打晋阳了,速去。”

“末将遵命。”

许褚转身疾步而去。

马跃又向贾诩道:“文和。我们差不多也该去离石大营了,张奂的八千旧部,本将军是势在必得,嘿嘿。”

贾诩肃手微笑道:“主公~~请。”

……

晋阳,刺史府议事大厅。

成廉道:“大人,周仓的五千骑兵已经逼近壶关五十里了!再不派援军可就来不及了,壶关城墙低矮。又没有护城壕沟,而且都是土坯墙,城中更是只有不到两千的守军,情势很危险哪。”

“不要慌!”丁原神情从容,沉声道,“越是危急关头。越是要沉住气,千万不要被马跃的惑敌之计所迷惑,成廉。本官问你,马跃的两万主力大军可有新的异动?”

成廉道:“回大人,马屠夫派出了大量射手,我军派出的探马大多被其射杀,乔妆的密探也都有去无回,至今还未有消息传回,不过西山附近各县皆未有大军出没地消息传回,以末将推断,马跃的大军应该还在西山一带。”

“马跃大军还在西山?”丁原蹙眉道,“这都好几天了,还派出这么多射手狙杀我军探马、游骑,连密探也不放过,他这是要干什么,难道是要隐瞒些什么?”

吕布动容道:“义父,马跃地两万大军会不会早已离开西山?”

“很有可能!”丁原凛然道:“马屠夫最擅长的就是隐匿形迹、千里奔袭!当初八百流寇荼毒南阳,马跃就是靠着这一招打得秦颉满地找牙,最后连宛城也丢了,自己地命也搭了进去!还有刘虞,满以为马屠夫会奔袭蓟县,结果却还是中了他声东击西之计,被马跃一举端掉了柳城的乌桓老营,顷刻间便折断了一条最为有力的臂膀,马屠夫此人,用兵诡诈,不能不防啊。”

吕布恭声道:“义父英明。”

丁原道:“传令下去,各军皆据营而驻、据城而守,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没有本官军令绝不可擅自出击!违令者~~!”

“遵命。”

“从西山至晋阳,沿途多设明桩暗卡,但有任何风吹草动即刻回报!”

“遵命。”

“再传令上党太守,让他无论如何也要坚守三天!”

“遵命。”

“对了!”丁原忽然转向宋宪,沉声问道,“使匈奴中郎将张奂的八千旧部,现在是否还在离石?”

宋宪道:“大人,据末将所知,张奂八千旧部中的六千人已经于半个月前秘密南调,经河东入洛阳,如今只有两千人还驻扎于离石大营。”

“调走了六千?”丁原蹙眉道,“既是秘密南调,你是如何知晓的?”

宋宪道:“此事原本极为机密,末将也是机缘凑巧方才知晓。”

丁原道:“天使黄琬大人呢?”

“尚在营中。”

“这就怪了。”丁原摇头道,“难道黄琬大人真想等着马屠夫前往离石授节。”

……

洛阳,德阳殿。

汉灵帝刘宏负手肃立高台之上,仰望满天星辰,恰有流星从天际一掠而逝,带起一道长长的尾焰,汉灵帝日渐昏浊地眸子忽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明亮,晚风似水,荡起刘宏身上的龙袍,猎猎作响。

轻脆的脚步声中,司徒王允修长挺拔的身影出现在汉灵帝身后。

“臣~~叩见吾皇陛下,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王爱卿平身。”

“谢陛下。”王允爬起身来,恭声道,“陛下,张奂八千旧部中的六千人已经秘密南调至安邑(河东郡郡治)。”

“很好,此事没有走漏风声罢?”

“陛下放心,六千大军顺汾水南下,昼伏而夜行,汾水两岸地百姓、樵夫都被事先肃清,绝没有走漏半点风声。”

“这就好。”汉灵帝道,“也许朕是过于小心了,不过马屠夫诡计多端,小心些总是没错。按理说,朕实不应该把这六千精兵南调河东,以免打草惊蛇引起马跃的怀疑,可朕不敢冒这个险呀,万一黄琬大人的计划失败,公孙霸杀不了马跃,这八千精兵若是落入马跃之手,后果将不堪设想啊。”

王允道:“陛下圣明。”

汉灵帝道:“这六千张奂旧部,就暂且交与河东太守杨奉统驭,杨奉这个人,朕多少还是了解一些地,为人耿直、世代忠良,朕准备加封他为北中郎将,让他无论如何守好朕的北边门户。”

“陛下,剩下的两千兵~~”

“至于剩下的两千兵~~”汉灵帝说此一顿,语气陡然变得无比阴沉,“朕已经有了万全之策,王爱卿就不必担心了。”

……

离石,汉军大营。

公孙霸急匆匆地进了黄琬大帐,沉声道:“大人,马屠夫来了!”

“哦?”黄琬霍然站起身来,“人在何处?”

“已到辕门之外。”

“马屠夫带了多少人马前来?”

“只有两百余骑。”

“只带了两百余骑?”黄琬眸子里悠然掠过一抹杀机,凛然道,“真乃天助我也!”

黄琬说此一顿,沉声道:“壮士可速率八十死士伏于大帐四周,待会本官将会把马屠夫请至大帐,奉上香案、宣读圣旨,再授之以护匈奴中郎将符节,待授节之后看本官手势行事,本官若举右手,且不可轻举妄动,若本官举左手,壮士可率八十死士突营而入,将马屠夫一举袭杀。”

“在下遵命。”

……

军营伙房。

一名文官率领十名精壮军士,抬着五大坛御酒出现在伙房外,伙头军慌忙迎上前来见礼道:“小人参见大人。”

文官道:“免礼,此乃天子所赐御酒,黄大人命下官送来伙房,却不知放在何处?”

伙头军道:“大人若不怕小人贪嘴,不如就放在伙房里罢。”

文官向领头的军士使了个眼色,十名军士便着御酒进了伙房,伙头军正要跟进去时却被文官拦住了去路:“听足下口音,好像不是并州人士罢?”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