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58章 女兵营

更新:2018-12-02

韩遂拼命地抓住一段从城楼上横出的檑木,就像荡秋千一样在空中荡来荡去,他脚下的城楼已经垮塌,现在已经成了一片通红的火海,呛人的浓烟和灼人的火苗正忽忽地往上窜,熏得他喘不过气来。

“马玩,救我~~救我~~”

韩遂拼命地呼救,可近在咫尺的马玩却毫无回应,只是拼命地往后退去。

“骨碌碌~~”

横出断墙的檑木忽然滚动了一下,开始往下倾斜,韩遂大吃一惊、奋起最后一丝余力纵身一跃,终于扑上了断壁的横断面,堪堪抓住了马玩的小腿,然后抬起头来,喘息道:“马玩,快~~拉我上去。”

“去你妈的。”

马玩咒骂了一句,非但没有拉韩遂上去,反而无情地一脚踹在韩遂的下巴上,韩遂闷哼一声双手无力地松开,整个身躯从断壁上颓然落下,顷刻间便被滚滚的浓烟所吞噬,朦胧之中,韩遂隐隐看到了马玩狰狞的嘴脸。

“轰轰轰~~”

因为长时间的灸烤,脆弱的城墙再承受不住重压纷纷垮塌,漫天激溅的烟尘中,拥挤在城楼上的士兵们纷纷坠落在滚烫的瓦砾堆中,没等这些可怜的士兵从瓦砾堆中爬起来,呛人的浓烟和通红的烈火就穿过瓦砾的阻挡再次窜了上来,很快就将所有人吞噬。整座美稷城已经成了一座燃烧的大融炉,可融炉里淬炼的是钢铁,而这里焚烧地却是人。活生生的人!

绵绵不息的哀嚎声中,已经精疲力竭的潘凤拼命地站起身来,可是很快又被乱军给踩到了脚下,当潘凤的脸庞贴紧瓦砾堆时,潘凤清晰地感受到了一阵灼痛,有青烟从他的脸侧冒了起来,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脸部皮肉被烤焦而发出的滋滋声。

潘凤使劲地张开嘴巴,努力地吸入一口空气,可胸中的灼热并未缓解,就像有火在烧似的。透着令人窒息地烦闷,恍惚间。潘凤看到身边窜起了通红的火焰,就像燃烧地火海。无数的冀州将士正在火海中挣扎、哀嚎~~

“哇啊~”

潘凤极其不甘地呻吟一声,真地~~的要死在这里了吗?下一刻,沉沉的黑暗袭来,将潘凤彻底吞噬。

……

洛阳,大将军府。

许攸向何进抱拳一揖,朗声道:“许攸参见大将军。”

何进道:“子远快快请起。”

许攸直起腰来,捋须问道:“大将军深夜见召。不知有何要事?”

何进道:“也没甚大事,只是心中挂念河套战事,想请子远前来絮叨絮叨。”

“唔~”许攸点了点头,凝声道,“算算时间,董卓、耿鄙、韩馥、丁原等四路大军此时应该已经攻进河套了。”

何进道:“子远以为。河套之战谁将赢得最后胜利?”

许攸道:“非马跃莫属!”

“嗯?”何进凝声道,“子远竟如此肯定?”

“在下敢以项上人头担保!”许攸斩钉截铁地说道,“此战马跃必胜。”

“为何?”

“马跃身经百战。生性狡诈,世人难及,麾下贾诩、郭图亦诡诈多智,更有许褚、典韦虎狼之徒相辅佐,这些就不说了,其主要的原因有二。”许攸摇头晃脑地说道,“董卓、耿鄙、韩馥、丁原等辈虽然垂涎河套之地,却不愿放弃原有根基,因此不可能投入全部兵力去争逐河套!心有旁骛则必然难尽全力,主将不尽全力则三军难以用命,此其一。”

“其二呢?”

“马跃视河套为其根基所在,此战必全力以赴,此其二。”

“唔~”何进点头道,“子远所言不无道理。”

许攸话锋一转,接着说道:“不过~~”

“不过如何?”

“不过就算马跃军最终获胜,恐也将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而这~~是陛下的真正意图啊。”

何进凝声道:“陛下的真正意图?”

许攸道:“陛下的真正意图就是要造成北方几大军阀地混战,以此削弱他们的实力,给中央政府争得喘息之机,窃以为最后无论是谁占据了河套,陛下都将重置朔州,将原本放弃的朔方、定襄各郡重新纳入大汉版图。”

“嗯?朔州!”何进蹙眉道,“这么说这朔州刺史非马跃莫属了?”

“非也。”许攸摇头道,“以在下看,这朔州刺史可以是董卓,也可以是丁原,却绝不会是马跃!”

……

洛阳北宫,汉灵帝寝宫。

何皇后倚偎在刘宏怀里,柔声问道:“皇上,要是最后马跃打赢了呢?”

刘宏道:“马跃纵然能胜,也将损兵折将、元气大伤,而且,朕已经替他掘好了坟墓,只要他敢去就必死无疑!退一万步讲,就算马跃能躲过此劫,也已经与董卓、耿鄙、韩馥、丁原四人结下仇怨。”

“朕再重置朔州,将朔方、定襄六郡重新纳入大汉版图,尔后诏令丁原为朔州刺史、董卓为并州刺史、耿鄙为冀州刺史、韩馥为护羌中郎将、马跃则为凉州刺史。”

何皇后疑惑道,“可是董卓、韩馥、耿鄙、丁原、马跃五人拥兵自重,不遵朝廷号令已非一日,只怕他们不会听皇上的。”

刘宏道:“他们当然不会听朕的!朕也没指望他们会服从,朕之所以颁下这些诏令,只不过是为了让他们相互讨伐之时有足够的大义名份!马跃若占据河套而不放。丁原就有了攻伐他地理由,同样地丁原如果赖在并州不走,董卓就有了攻击他的理由。”

何皇后道:“可是陛下,这么做可能会引发北方战乱、动摇大汉国之根本。”

刘宏叹道:“朕岂不知,可这也是迫不得已呀,这五大军阀已经严重威胁到了朝廷地威信,如果不设法削除,来日必成祸乱之源,朕必须要在有生之年将这五大祸根彻底铲除,将一方太平盛世传给朕的太子。”

何皇后柔声道:“臣妾明白了。皇上这么做是为了大汉朝千秋万代、永续传承。”

……

河套、美稷。

当铺在地上的石炭终于燃尽,肆虐了两天两夜的大火终于熄灭。整座城池已经烧成了一片暗红色的废墟,大火虽然已经熄灭。可那灼人的热浪却并未消退,百步之内仍是生人难尽。至于被困城中的数万百姓还有三万凉州骑兵,两万多冀州兵,则全部葬身火海、化为灰烬,竟无一人逃出生天!

可怜韩遂也算一代枭雄,却倒霉地遇上了马屠夫,还来不及绽露头角就呜呼哀哉了。

“呼~”马跃长长地舒了口气。淡淡地说道,“河套之战~~束了!”

贾诩接着说道:“是啊,结束了。”

郭图目露惊悸之色,也说道:“终于结束了。”

马跃策马缓缓转过身来,向着身后的九千将士霍然高举右臂,倏忽之间仰天长嗥起来:“弟兄们~~们赢了!!!”

“我们赢了。哇啊啊~~”

“赢了~~”

“赢了~~”

“赢了~~”

许褚、典韦率先跟着嘶吼起来,然后是高顺、裴元绍和周仓,再后是句突、贾诩和郭图。最后所有地士兵,无论是汉人还是乌桓人都跟着竭斯底里地咆哮起来,天地间充塞着嘹亮至令人窒息的嘶吼,潮水般地热情正在草原上激荡、肆虐~~

喧嚣的士兵中,有两个人却感受着别样地滋味。

一个是沮授,他是败军之将,敌军的欢呼就像刀一样扎在他的心上,冀州军的全军覆灭,他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如果,如果潘凤听从了沮授的劝说,分兵于城外驻扎,如果~~凤没有一怒之下以沮授为巡逻队长~~

但事实就是事实,再多的如果已经毫无意义,败了,冀州军地确败了,而且败的如此彻底。

除了沮授,还有个人也同样心情复杂,她就是月氏女王乃真尔朵。月氏胡投降之后,乃真尔朵就被迫率领族中的五百勇士随同马跃出征,名为出征,其实就是充当人质!以她女王之尊甚至还要屈辱地侍寝。

是夜,马跃大营。

郭图、贾诩联袂而进,向马跃拱手施礼,马跃正将一大块半生不熟的羊肉切下来,放进嘴里大嚼,一边嚼一边向两人点头示意,郭图直起腰来,习惯性地走到了马跃身后,贾诩却在马跃对面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伸手从摆在桌案上的整羊上撕下了一条羊腿,美滋滋地啃了起来。

马跃咕嘟一声把嘴里的羊肉吞了下去,又将散落在桌案上地几小块羊肉屑捡起来塞进嘴里,最后还把沾满羊脂的手指吮进嘴里吸得滋滋有声,这才拍了拍双手,向贾诩道:“浪费食物,可耻。”

贾诩抱着羊腿啃得满脸是油,嘴里支唔有声道:“可耻,可耻~~”

郭图弯腰恭声道:“主公,我军的损失已经统计出来了,河套之战我军前后总共伤一万余人,其中六千余人阵亡,奉命驻守美稷城地五千军队以及廖化将军~~皆殁,另有八百乌桓狼骑以及两百汉军铁骑殁于沙暴。”

马跃目露痛惜之色,黯然道:“廖化之死、五千大军之失,都怪本将军思虑不足,至于殁于沙暴的一千精兵,也怪本将军不知厉害、轻敌冒进,明日,本将军将当着三军将士的面鞭己三十,以儆效尤。”

“呃~~”贾诩呃了一声,差点让嘴里的一块羊肉给呛死。好半天才咽下羊肉,喘息道,“诩请一并受罚。”

郭图也道:“廖化将军之死,皆图之过,请主公降罪。”

“嗳~~”马跃伸手阻止两人道,“当众鞭己又不是什么很有面子地好事,你们就不必争了吧?公则,接着说我军的损失情况。”

“遵命。”郭图弯腰一揖,接着说道,“除了军卒的伤亡。我军还损失了几乎所有的粮草辎重以及十万百姓,更令人痛惜当属那一万奴隶。经此一役。主公治下的青壮男丁几乎损失殆尽!”

马跃的神色蓦地一沉,旋即恢复如常。凝声道:“接着说。”

郭图道:“而今主公治下仍有百姓六万,却多为妇孺,所幸的是,上百万的牛羊牲口并不在美稷城里,侥幸得以保全,今年冬天可保衣食无虑。”

贾诩道:“也就是说,主公治下的兵源已经枯竭。短时间内我军的军力是很难得到扩充了!现在虽有精兵一万,而且能征善战,可毕竟兵力太少,用来自保绰绰有余,如果分兵进攻却嫌不足,若是不出奇谋。要想在四年之内席卷大漠怕是不可能了。”

郭图道:“是啊,经此一战,主公与耿鄙、丁原之间地仇恨已经结下。一旦主公率大军出征,并州军、凉州军必定趁虚来袭,如果再和塞外的鲜卑人联起手来,我军势必首尾难顾、情势极为不利。”

“那也未必。”马跃目光一闪,凝声道,“本将军治下男丁虽然单薄,可年富力强地女人却足有五万之众!谁也没有明言只有男人才可以当兵,本将军偏要冒天下之大不韪组建一营女兵!”

“呃~”

“啊?”

贾诩、郭图同时一怔,吃声道:“女兵?”

“不错!”马跃长身而起,凝声道,“本将军已经想好了,在现有五万年轻女子中挑选一万女兵组建女兵营,女兵营的正副统领本将军也已经选定了,她们就是邹玉娘,还有月氏女王乃真尔朵。”

郭图目瞪口呆,还是转不念来,贾诩却是已经鼓起掌来,连连赞道:“妙,妙啊,简直妙极!如此一来,主公大军出征之时,便可令女兵营驻守河套,正所谓进而可攻、退而可守,用兵之妙,莫过于此。”

马跃走到大帐之外,翘首仰望幽黯地苍穹,乌黑的眸子里掠过一丝莫名的寒凉,沉声说道:“而且~~并州离石还有八千精兵!那可是真正的精兵。”

贾诩凝声道:“主公是说张奂的八千旧部?”

“不错。”

马跃沉重地点了点头,脑海里霎时浮起了那名临危不惧、一招击败周仓的小校,这兵固然是精兵,这将也堪称良将!

贾诩道:“朝廷派来的天使到并州已经有月余时间,却一直逗留离石不肯渡河西来,其中必然另有玄机。”

郭图也道:“图以为,天子定是想把主公诱至离石加害。”

“想跟主公玩阴谋诡计,当今天子还嫌嫩了些。”贾诩阴阴一笑,说道,“这一次,定让他偷鸡不成反蚀一把米,嘿嘿~~”

马跃佯怒道:“文和此言谬矣,谁为米,谁为鸡乎?”

“哦?哈哈哈~~”

郭图先是一愣,旋即大笑起来。

“呃~”贾诩拍了拍自己脑门,尴尬地笑道,“在下失言了,该死,呵呵,实在该死。”

待笑声稍竭,马跃又道:“还有,当今天子密诏四路大军共伐河套,如此大手笔岂能没有下文?文和、公则,依你们看,接下来天子将会如何出招?”

贾诩淡然道:“当今天子密诏四路大军共伐河套,手段不可谓不高明,目地却非常简单,甚至可以说人所共知,那就是要削弱主公及董卓等四镇军阀的实力,董卓等辈虽明知天子用意,却为野心所牵绊,心甘情愿地为之驱策。”

郭图接着说道:“河套一战,主公虽然大获全胜,可与董卓、丁原、耿鄙和韩馥之间的仇怨却是结下了。再接下来,当今天子势必会设法挑起主公与四镇军阀之间的混战,借机削弱地方军力,以给大汉中央赢得喘息之机。”

马跃道:“天子会以怎样地方式来挑起本将军与四镇军阀之间的混战呢?”

贾诩道:“方法很多,最简单也最实用地莫过于互换治所,比如调任韩馥为并州刺史,丁原为护匈奴中郎将,主公为凉州刺史,耿鄙又为护羌中郎将,而董卓则为冀州刺史。如此一来,主公及四镇军阀势必陷入无休无止的混战。”

马跃凝声道:“当今天子真会这么做?”

“十有**如此。”贾诩道。“当今天子虽迷途知返、励精图治,意欲重振汉武雄图。却终究缺乏磨砺、不知其中厉害。正所谓兵者、诡道也,互换治所固然可以挑起纷争,以致兵祸连结,却不知如此一来,优胜劣汰之下,弱者自然消亡,强者却更为强大!朝廷的处境将更加岌岌可危~~”

郭图也道:“大汉朝早已病入膏荒。天下大势岂人力可逆?”

马跃挥手道:“此事等朝廷诏令下来之后再议不迟,倒是那个沮授现在怎样了?还在绝食吗?”

郭图道:“回主公,仍在绝食。”

“倒是个硬骨头。”马跃蹙眉道,“就这样绝食死了未免有些可惜,怎生想个法子,令他打消求死之念。”

郭图道:“此人意志极为坚定。恐怕很难令他改变信念。”

马跃道:“真地没有办法了吗?”

贾诩忽然道:“正所谓君子可以欺其方,在下或者有办法令他改变主意。”

……

中平三年(公元186年)九月,汉灵帝为了铲除不遵朝廷号令的五大军阀。密诏董卓、耿鄙、韩馥、丁原四路大军共伐护乌桓中郎将马跃。为了夺取肥沃的河套之地以及骁勇善战的羌胡之众,董卓四人共兴兵八万,分三路合击河套。

马跃率军主动出击,与丁原部将吕布激战于野牛渡,吕布军大败,所部骑军覆灭殆尽,越十日,马跃回师、火焚美稷,董卓部将韩遂,韩馥部将潘凤共五万余大军付之一炬,马跃军大获全胜。

十月中,消息传开、天下为之震动。

……

洛阳,大将军府。

何进神色凝重地向许攸道:“子远,朝廷刚刚得到边关邸报,马跃真的打赢了!”

“是吗?”许攸道,“果然不出在下所料。”

何进道:“不过,子远你知道马跃是怎么赢地吗?”

“嗯?”

何进凝声道:“马跃这厮居然一把火烧了美稷城,连同城里的八万百姓还有近六万凉州兵、冀州兵,全部付之一炬!”

“啊?”

许攸骤然倒吸一口冷气,凛然失色。

何进击节道:“马跃这厮竟如此狠毒。”

许攸长出一口气,神色恢复如常,喟然道:“这才是马屠夫啊,八万百姓在他眼中只是一枚随时可以舍弃地棋子罢了。”

……

洛阳北宫,汉灵帝寝宫。

“啪!”

刘宏将书简狠狠掷于地上,厉声道:“马跃不除,大汉将永远宁日矣!”

何皇后的倩影从屏风后面袅袅婷婷地走了出来,上前捡起掷于地上地书简,在书案上仔细地放好,这才柔声道:“皇上何必为那不义之臣生气,气坏了龙体可不值呢。”

刘宏道:“皇后有所不知,马跃这屠夫太也可恶。”

“怎么?”

“你自己看邸报罢。”

何皇后展开书简匆匆看了几眼旋即粉脸失色,震惊莫名道:“什~~么!?马跃竟然一把火烧了美稷城,连同八万百姓和五万大军,全部化为灰烬?”

“美稷城中八万百姓虽然多为胡人,却终究也是大汉臣民。”刘宏道,“马屠夫如此草菅人命,朕却拿他无可奈何,真是有愧于天下苍生啊!”

何皇后道:“既然皇上如此痛恨马屠夫。何不下诏,命北方诸州起义师讨伐?”

“事情哪有这么简单。”刘宏叹息道,“为了镇压黄巾起义,坐大了冀州韩覆,为了镇压北宫伯玉叛乱,又坐大了西凉董卓,为了镇压黑山贼,又坐大了并州丁原!如果兴师,就算讨灭了马跃,也会有另外一个甚至是两个马跃出现。讨之何益?”

……

凉州、狄道,董卓将军府。

李儒急匆匆地进了大厅。向董卓抱拳一礼,低声道:“李儒参见主公。”

“文修(李儒表字)快快请起。”董卓连连招手道。“快过来坐。”

李儒上前坐定,向董卓道:“主公如此着急命在下前来,可是有了韩遂大军消息?”

“正是。”董卓道,“适才刚刚接到朝廷邸报,马屠夫先败丁原部将吕布于野牛渡,又回师火焚美稷,把韩遂的三万叛军连同潘凤的两万多大军以及城内八万余百姓烧为灰烬。十几万条人命哪,就这么让马跃这屠夫一把火给烧没了。”

李儒失声道:“竟然~~然是这样!?”

董卓扼腕道:“只可惜了那三万西凉铁骑,竟跟着韩遂葬身火海!”

李儒深深地吸了口气,神色逐渐恢复如常,凝声说道,“马屠夫生性狡诈、又心狠手辣。为达目地不择手段,这才算得上是真正的狠角色啊,主公。儒有预感,马跃这屠夫将来必定成为您的头号大敌。”

董卓深以为然道:“本将军也这么认为。”

……

徐州,陶谦府邸。

“哇啊啊~~”

陶谦刚刚把朝廷的邸报传达给高朋好友,有幸列席地刘备忽然痛哭流涕,陶谦座上嘉朋如孙乾、陈圭、糜竺、孙恺等纷纷侧目,侍立刘备身后的关羽目露黯然之色,劝道:“兄长可是因为思念三弟,故而心中哀伤?”

刘备掩面摇头道:“吾非哭三弟,独哭美稷城中十万百姓耳。”

陶谦捋须喟然道:“玄德仁义,天下少有。”

孙乾、陈圭、糜竺等人亦肃然起敬,再看刘备时,神色间多了分尊敬。

……

谯县,曹操官邸。程昱、陈宫联袂而入,向曹操拱手作揖、朗声道:“昱(宫)参见主公。”

曹操霍然抬头,狭长的小眼睛里掠过一丝笑意,说道:“公台、仲德你们来了?来来来,且入座叙话。”

程昱、陈宫相偕入座。

不及曹操发话,陈宫抢先说道:“主公,九月中,泰山贼寇藏霸连接孙观、孙康、吴敦、尹礼等八万众入寇鲁国,鲁国相战死、鲁县告急,青州刺史孙融已经向周边各州郡紧急发文求援,这可是结好孔融的大好时机,主公可速速出兵?”

曹操道:“孔融乃世之大儒,我军岂能见死不救?不过,本官今日找两位前来,却非为了此事。”

“哦?”程昱剑眉一耸,问道,“却不知是何事?”

曹操将案前的一封书简递与程昱,说道:“仲德、公台,且阅罢此书再说。”

程昱展开书简,陈宫也凑了过来一并阅读,两人匆匆阅罢,程昱失声道:“马跃竟然真的赢了河套之战!”

陈宫却脸色发青,凝声道:“马屠夫竟如此心狠手辣,为了击败韩遂、潘凤两路大军竟不惜牺牲了美稷城中十万百姓!”

“嗳~”曹操不以为然道,“正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马跃这么做倒也无可厚非。”

“呃~”陈宫目露震惊之色,望着曹操久久不语,良久始凝声道,“莫非主公以为马跃之兽行值得效仿?”

大厅中地气氛一时变得有些尴尬,程昱看看曹操又看看陈宫,正想说点什么,曹操已经呵呵一笑,自嘲道:“公台说笑矣,操虽不敢以仁义之士自居,如此丧心病狂之兽行却还做不出来。”

“呼~”陈宫舒了口气,凝声道,“倒是在下多疑了,主公勿怪。”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