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55章 破城

更新:2018-12-02

野牛渡。

裴元绍急奔而来,兴匆匆地说道:“伯齐,周仓找着了。”

“人呢?”

“主公,周仓在此。”

马跃话音方落,前方忽然响起周仓中气十足的回应,抬眼望去,只见四名士兵抬着周仓疾步而来,周仓的左肩上赫然插着一支羽箭,右肩膀上却扛着一枝沉重的方天画戟,整个人战袍尽湿,显然是刚从水里爬上来。

周仓挣扎着拜倒在地,内疚地说道:“主公,周仓令你失望了,吕布让人给救走了,只抢到他的方天画戟在此。”

马跃疾步上前将周仓扶起,凝声道:“快起来,吕布逃走与你无关,你已经尽力了。”

裴元绍、管亥、周仓从一开始就追随马跃转战南阳,那是血与火中杀出来的过命交情!对于周仓,马跃还有别样的负疚心理。多少次必死的任务,马跃不忍裴元绍、管亥去执行,只能选择周仓去,心中未尝没有亲疏之分,毕竟周仓加入八百流寇的时间要比裴元绍、管亥略晚。

可周仓却从未有过一句怨言,每次担负必死重任皆慨然而往,所幸的是,周仓每次都能逢凶化吉、安然无恙,实在堪称一员福将。马跃固然冷血,杀人更是眼都不眨一下,可那是对敌人!

“来人。”马跃疾声道,“找随军郎中给周仓疗伤。”

周仓急道:“主公,周仓不碍事。”

马跃扶住周仓右肩,凝声道:“周仓。好好养伤,这是军令!”

“呃~~命。”

“来人,带周仓将军下去治伤。”

四名士兵领命而前,抬着周仓去了。

马跃目送周仓身影远去,在心里暗暗发誓,周仓,从今以后,本将军再不会让你担负危险的任务了!等将来,本将军夺取了草原,就将整个大漠分成三块。左边封给裴元绍,中间留给管亥的儿子。右边地就给你,子子孙孙、世袭罔替!

“报~~”句突忽疾奔而来。厉声道,“主公,美稷急报!”

“嗯!?”

“美稷?”

马跃、贾诩同时脸色一变,马跃挥了挥手,聚集在周围的士兵们纷纷散去。

句突喘息两声,说道:“主公,自我大军开进死亡之海。廖化将军便派出十路快马、四处搜寻,直到半个时辰前,才与末将派出的探马相遇。”

“废话少说,美稷如何了?”

“廖化将军派出的快马说,在临戎、马邑同时发现大队汉军,临戎汉军皆为骑兵。足有三万骑,马邑汉军有骑兵一万,步兵两万。”

贾诩凝声道:“临戎的汉军肯定是耿鄙和董卓的联军。马邑的汉军则是韩馥的军队!”

马跃沉声道:“这是多少天之前的消息?”

句突应道:“十日之前。”

“十日之前?”

马跃低呼一声,眉宇霎时蹙紧。

贾诩吸了口气,低声道:“临戎相距美稷不过八百里,马邑相去美稷更是不足四百里,十日之内,两路大军只怕早已杀到美稷城下了,嘿,也不知道公则是否已经修缮好美稷的城防设施?”

“就算公则把美稷城墙加高到五丈,只怕也挡不住两路大军地进攻。”马跃蹙眉沉声道,“没想到啊没想到,这两路大军行进竟如此神速!现在就算我军日夜兼程往回急赶,只怕也来不及了。”

贾诩深以为然道:“没有五天时间,大军无法赶回美稷,而且就算勉强赶回美稷,也是人困马乏、无力再战。”

“美稷一定要救!城里的老幼妇孺本将军可以不救,城里地粮草辎重本将军也可以不要,可廖化、公则、高顺还有陷阵营的生死弟兄,本将军却绝不会抛弃!”马跃霍然转向,向句突道,“传令,全军休整一夜,明日天一亮就开拔、回师美稷,哪怕跑得只剩下一口气,爬也要爬回去~~”

句突厉声道:“末将遵命!”

……

美稷。兵临城下之后地第一夜在风平浪静中度过,潘凤、韩遂两路大军并未连夜发起进攻,甚至连试探性的佯攻都没有。

但郭图、高顺、廖化却不敢有丝毫大意!

夜色阑珊、星辰黯淡,郭图瘦削的身影肃立在美稷城头,借着淡淡的星光遥望城外,整整六万大军在美稷城外扎下连绵数十里的大营,极目望去尽是起伏不定的圆顶帐蓬,敌军主将看来深谙围三而阙一的兵法精要,将东、北、西三门围得水泄不通,唯独南门之外不设一营一帐。

“嚓嚓嚓~~”

沉重地脚步声中,高顺、廖化相携登上城楼,廖化上前一步与郭图并肩而立。

“今夜看来是没事了,不过明天~~军就该发动猛攻了!”廖化说此一顿,转头望着郭图清瘦的脸庞,低声道,“郭图先生,该做的您已经都做了,剩下的,就交给末将和高顺吧,请您连夜撤离。”

“胡扯。”郭图蹙眉道,“主公将美稷城托付给在下,在下岂有弃城而走之理?将军休要多言,在下誓与美稷共存亡。”

“噗!”

“哼。”

郭图话音方落,廖化出手如电,一掌重重地砍在他的后脑勺上,郭图闷哼一声软软地瘫倒下来,高顺早有准备抢前一把扶住。

廖化道:“高顺将军,都准备好了吗?”

高顺道:“都准备好了。”

“郭图先生是主公的左臂右膀,不容有失。”廖化凝声道。“请将军即刻护送先生出城。”

高顺道:“末将遵命。”

……

美稷城外、冀州大营。

沮授负手而立,正翘首仰望满天星辰,眉宇间笼罩着一丝淡淡地忧虑,潘凤刚愎自用,不听良言相劝,此战恐凶多吉少。忽有沉重地脚步声从沮授身后响起,沮授回头,却是高览正缓步而来。

高览走到沮授身后,凝声问道:“先生又在夜观天象?”

“是啊。”沮授蹙眉道,“群星黯淡。唯有凶星起于西北、光耀苍穹。”

高览不无忧虑地问道:“先生都看到了些什么?”

沮授幽幽说道:“尸横遍野、血流飘杵。”

“是吗?”

高览淡淡地应了一句,走到沮授身边同样翘首仰望苍穹。看到的却只有满天星辰,与往日何异?

沮授落寞地摇了摇头。星象之数岂常人可以窥破?有时候,沮授倒真希望自己不懂得星象之数,因为此时此刻呈现在他头顶上地星象,让沮授感到极度的不安!帝星黯淡而群星闪耀,此乃汉室将亡之兆,天下不久必将大乱啊~~

……

美稷城头。

廖化霍然转身,幽暗的火光下。高顺正疾步而来。

“高顺将军,你为何没有与郭图先生一并撤离?”

“郭图先生身为谋士,替主公出谋划策是其本份,上阵杀敌却非他份内之事。”高顺淡然道,“然高顺身为主公帐下武将,岂可临阵脱逃?”

廖化沉声道:“高顺将军。你应该很清楚美稷城的情势。”

“末将自然知道。”高顺淡然道,“美稷城至多能守住三天,而主公的大军就算能够及时联络上。没有五天也是赶不回来的,也就是说,美稷城必破,我军必败。”

廖化咆哮道:“既然知道,那你为何不走?”

高顺反问道:“敢问将军又为何不走?”

廖化蹙眉道:“本将身受主公重托,乃是主将,岂可弃城而走。”

高顺道:“末将亦受主公重托,虽是副将,却也不敢妄自菲薄。”

“唉~~”廖化长叹一声,说道,“将军高才,无论练兵、统兵皆胜化十倍,主公可以没有廖化,却不能没有你高顺啊。且~~自投主公帐下,寸功未立却身居高位,每每思及总觉羞愧难当,唯有死守美稷、杀身以报。”

高顺道:“将军难逃忘了主公的训诫?”

“绝不放弃,绝不抛弃!”廖化沉声道,“本将军如何能忘?当初在疑川、在长社,若非主公拼死来救,化早已身死多时了。”

“那就是了!”高顺上前一步与廖化并肩而立,手扶女墙遥望城外连绵不绝的汉军营帐,沉声道,“我们绝不轻言放弃,主公~~绝不会抛弃我们地!待明日,就让冀州军领教一下我军的兵锋。”

“对!”廖化重重一掌拍击在女墙上,沉声道,“这天下,只有主公地军队才是真正的精锐,冀州精锐?我呸,纯属狗屁。”

……

短暂而又平静地一夜终于过去,当骄阳从东方地平线上喷薄而起时,血腥的一天终于无可阻挡地拉开了帷幕,绵绵不息的号角声中,一队队铁甲森森的步兵从汉军大营里汹涌而出,开进美稷城外列阵。

潘凤身披重甲、胯骑骏马,在高览、关纯、耿武三将以及数百精骑的护卫下出现在美稷东门外,不远处,韩遂在梁兴、马玩以及数百西凉铁骑的护卫下一并出现,两人遥相点头,于马背上抱拳作揖。

两路汉军已经达成了默契,韩遂的西凉骑兵负责围城,潘凤地冀州步兵负责攻城,如果守军弃城,或者马跃大军回援,皆由西凉骑兵迎击。

潘凤缓缓举起右臂,再往前轻轻一挥,凝声道:“投石机~~出击。”

霎时间,低沉绵远的号角声一转变得嘹亮起来。激烈的战鼓声更是响彻云霄,几欲震碎三军将士地耳膜,富有节奏的号子声中,一截截木塔从冀州军的后阵竖立起来,倏忽之间已经排成一排、耸立如楼。

“放!”

小校一声令下,十几台投石机同时甩动长臂,将一块块盘大小地巨石狠狠地甩了出去,十几块巨石带着锐利的当啸,翻翻滚滚地掠过长空,挟着碾碎一切的气势向着美稷城头恶狠狠地砸落下来。

“咻~”

一块巨石直接飞过城墙砸在了城里。在平整地地面上砸出了一个大坑。

“轰轰轰~~”

三块巨石先后砸在城墙上,顷刻间便在城墙上砸出两个大凹。其中一块巨石还将一截城垛砸得粉碎,碎石烂泥从城头哗啦啦地溅落下去。砸碎的城垛边,一名守军脸色煞白、目光呆滞,显然还没有闹明白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下一刻,一块更大的巨石呼啸而至,巨石的边缘堪堪掠过守军头部。

“噗~”

守军地脑袋像西瓜般碎掠开来,巨石去势犹疾、掠过守军不倒的尸身轰然砸在城楼上,这一刻。整座城楼都颤抖起来,好几名守兵猝不及防、狼狈地摔倒在地。

“轰!”

当最后一块巨石从空中恶狠狠地砸落,美稷城勉强筑起尚没来得及夯实地城墙终于轰然塌下一块,三名守在城楼上的守军不及逃走、哀嚎着从城楼上栽落、坠入了壕沟里,旋即便被布满壕沟里地尖锐鹿角戳穿了身躯。

冀州军的投石机肆虐了足足半个时辰,美稷城的城墙被砸得千疮百孔、满目疮痍。不过给守军造成的杀伤却极为有限。

“哦哦哦~~”

美稷城外,冀州将士轰然欢呼起来,气势如虹。

反观美稷城头。除了高顺陷阵营的八百老兵,其余将士心胆已寒、士气低落,无论是投降过来的刘虞旧部,还是刚刚招募的汉人流民,都未曾经历过如此惨烈地大战,更未见识过如此恐怖的攻城利器,胆怯也在情理之中。

高顺侧首,向身边的亲兵铁头点了点头。

铁头会意,霍地跳上城垛,挥舞着手中的盾牌厉声大吼道:“弟兄们,冀州军的手段也不过如此,嗷嗷嗷~~”

“嗷嗷嗷~~”

陷阵营的八百老兵跟着咆哮,排山倒海地咆哮声吸引了城楼上别的守军将士的注意,纷纷侧目向着这边观望,铁头越发起劲,解下身上地铁甲又褪下战袍,露出两瓣黝黑的光腚来,对着城外的冀州军晃过来、摇过去,极尽挑恤之能事。

铁头一边摇晃光腚,一边在脸上装出恐惧的表情,嘴里念念有词道:“哎哟,老子好害怕哟,老子的腚都吓黑了,呼呼~~”

“哈哈哈~~”

这下,不但八百老兵越发爆笑,城楼上的所有听到铁头声音的守军都跟着大笑起来,大战前的紧张、压抑气氛顿时一扫而空。

……

美稷城外,沮授的眸子里悠然掠过一丝凝重,向身边的高览道:“城里的守军主将很不简单哪,刚才我军的投石机明明已经严重削弱了守军的士气,可现在,守军的士气不但恢复如初,而且犹胜之前。”

“嗯。”高览点头,沉声道,“不过,我军也从未指望只靠投石机就能摧毁守军,战斗才刚刚开始,好戏还在后头,不是吗?”

冀州军的主将潘凤已经气得脸色铁青,厉声道:“关纯何在?”

关纯策马而前,抱拳锵然道:“末将在。”

潘凤道:“率领前军~~城!”

“遵命。”

“前军~~出击~~”

关纯锵然答应一声,举起手中的铁枪往前一引,五千精锐步兵轰然应诺,排列成整齐的军阵向着美稷城汹涌而来。

……

美稷城头。

终于要开始夺城了吗?接下来,战斗也该真正开始了,高顺表情从容。抽出佩剑高举过顶,大声道:“弓箭手~~备。”

急促的脚步声中,八百老兵和一千新兵手持长弓呼喇喇地涌到了女墙后面,这时候就能明显区别出老兵和新兵来了,八百老兵神情冷漠,面对城楼上潮水般席卷而来的敌军神情从容、不动如山。

而一千新兵却是目露惊恐之色,甚至连持弓地左手也在微微颤抖。

不过高顺却一点也不担心,因为用不了多久,这些新兵就会在残忍的杀戮中迅速成长起来,成长为合格的老兵!当然。这些新兵中的很多人会战死,成长的代价很惨重。可这就是战争,真实的战争。

“杀~~”

山崩海啸般的呐喊声中。五千冀州步兵排列成有序的阵形、汹涌而进,一千名重甲步兵奔行在最前面,他们是敢死队,唯一的作用就是列成一堵墙,承受守军弓箭和滚石檑木甚至是火油的袭击!

三千冀州轻步兵肩扛云梯、顶着盾牌紧随重甲步兵之后,他们是夺城地主力,最后是一千名负责掩护、压制的弓箭手。

美稷城楼上。

“将军!”铁头霍然转身。向高顺道,“敌军地重甲步兵已经进入百步之内。”

高顺高举的右臂仿佛石化了一般,一动不动,近两千弓箭手地目光紧盯着高顺手中的佩剑,高顺手中佩剑不落下,他们绝不敢擅放一箭。只能任由冀州军的重甲步兵潮水般冲到百步之内。

“将军,敌军的轻步兵已经冲进百步之内了!”

“将军,敌军重甲步兵已经冲到壕沟之前了!”

“将军。敌军的弓箭手已经进入百步之内了!”

等的就是这一刻!高顺嘴角悠然绽起一丝冰冷的杀机,高举地佩剑往前用力一挥,清喝道:“放箭~~”

“哗啦啦~”

近两千弓箭手霍然回头,倏忽之间一张张长弓已经挽满,一枝枝锋利的狼牙箭已经绰于弦上,下一刻,刺耳的锐啸声不绝于耳,密集如蝗的箭矢从城楼上倾泄而下,无情地攒落在汹涌而进的冀州军阵中。

绵绵不绝的惨嚎声霎时响彻云霄,冀州军一片一片地倒伏下来,尤其是跟进在最后地弓箭手,更是伤亡惨重!高顺不按常理用兵,故意放过前面的重甲步兵和轻步兵不射,就是为了要射杀冀州军的这一千名弓箭手。

……

冀州军后阵。

沮授击节道:“敌将好心计!”

潘凤却是气得脸色铁青,闷声道:“关纯这个笨蛋,他这是在干什么?”

美稷城下。

在付出了惨重地伤亡之后,冀州军的重甲步兵终于列成盾墙,将最后剩下的数百弓箭手保护起来,城上、城下的弓箭手开始进入对射,在弓箭手的掩护下,三千轻步兵迅速越过重步兵,将云梯架到了城墙上,借着盾牌的掩护正式开始登墙夺城。

……

美稷以南三百里,马跃正率领大军往回急赶,九千骑兵、近三万匹战马汇聚成一波浩瀚无边的汹涌大潮,漫卷过宽阔无垠的草原,向着北方席卷而去,铁蹄过处、烟尘滚滚,碎草翻飞,一片狼藉。

……

美稷城头,激战正酣。

“杀!”

高顺大喝一声,劈手夺过一名冀州步兵的长枪,往前奋力掷出,锋利的长枪挟带着尖厉的锐啸,冰冷地洞穿了关纯的胸膛,长枪去势犹疾,带着关纯的尸体往后又刺穿了另一名冀州小校的腹部。

当滴血的枪尖从后面那名冀州小校的背后穿出时,关纯和冀州小校同时凄厉地嚎叫起来,表情一片狰狞,恰此时,一段足有两人合抱的檑木横空砸来,顷刻间将关纯和冀州小校砸飞,从城楼上翻翻滚滚地摔落下去。

“仆噗!”

关纯和冀州小校被长枪串在一起的尸体重重地跌落在壕沟里,化作无数冰冷尸体中的两具,号角住,战鼓息,城池内外一片死寂、令人窒息的死寂!只有狂风呼嚎,荡起城楼上的旌旗,啪啪作响。

血战~~束了!

高顺一步踏上女墙,将最后一架云梯拎起来、又用力掷回城下,然后向着城外黑压压的冀州大军用力挥舞起拳头,仰天长嗥:“必胜~~”

“必胜!”

陷阵营的八百老兵轰然响应。

“必胜!”

“必胜!”

“必胜!”

血战余生的三千多守军轰然响应,声势震天、气势如虹。

……

是夜,冀州军大营,潘凤大帐。

白天一战,冀州军不但失去了一员大将,更损失了三千多精兵,潘凤终于意识到如果一味强攻的话,就算能够最终攻下美稷,所部大军只怕也会伤亡殆尽,无论情愿与否,现在潘凤都只能求助于沮授了。

沮授缓步走入大帐,向潘凤作了一揖,朗声道:“授~~见将军。”

“军师免礼。”潘凤挥了挥手,凝声道,“我军攻势坐挫,不知军师有何良策,可助我军破城?”

沮授道:“在下早就说过,欲图美稷且不可强攻,将军非不听,致有今日之失。”

潘凤的浓眉霎时蹙紧,不无尴尬地说道:“今日之失,皆本将军之过,不过本将军今夜将军师请来,却是要请教破城之策,不知军师何以教我?”

沮授道:“在下于白天仔细观察过美稷城的城防,发现西北角的城墙泥石未曾夯实、痕迹宛然,似是仓促筑就,将军可于明日以投石机集中轰击西北角的城墙,只要城墙一塌,守军失去了城墙之险,其坚守之决心必然崩溃,如此破之则不费吹灰之力。”

“哦?”潘凤闻言神色一动,伸手拈了拈胡子,霍然道,“就依军师所言,明日调动投石机集中轰击西北角城墙。”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