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52章 毫无悬念的对决『文字版』

更新:2018-12-02

许褚举起狼牙锤作势欲掷,可最终还是颓然放了下来,身为武将就应该在战场上堂堂正正地击败对手,而不应该使用一些阴谋诡计,吕布虽然是主公的敌人,可他是一员真正的武将,真正的武将不应该死于暗箭。

马跃大急,向句突道:“句突,射杀吕布!”

由于相距甚远,普通乌桓战士的角弓根本无法射到吕布,只有句突的强弓才能对吕布构成致命的威胁,句突闷哼一声奋力挽弓,却只挽开一半便又弹了回去,刚才长时间的蓄势瞄准几乎耗光了句突的体力。

“可恶!”马跃狠狠击节,厉声道,“吹号,全军掩杀!”

就这么一耽搁的功夫,吕布已经拍马逃归本阵,眼见吕布满脸白花、状似受伤,却不知伤势是否严重,麾下大将魏续挺枪出马,向曹性、侯成道:“侯成、曹性,保护将军退回大营,某来断后!”

不用魏续提醒,侯成早已经策马上前牵住了吕布的马缰,曹性却向魏续关切地说道:“魏续,拜托了!”

“放心!”魏续脸上掠过一丝冷厉,沉声道,“只要某还剩一口气在,就绝不放马跃一兵一卒过去。”

“魏续将军!”

曹性深深地凝视了魏续一眼,转身拍马离去,五千并州铁骑顷刻间裂成了两股,四千骑追随吕布、曹性、侯成缓缓退回大营,而魏续的一千骑却留了下来,并且正向两翼迅速展开。摆开了宽阔的冲锋阵形。

“驾~~”魏续拍马出阵,于阵前举枪长吼,“并州铁骑~~”

“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

“天下无敌!”

最后留下地一千并州铁骑轰然应诺,声势震天。

魏续策马缓缓回头,只见前方马头攒动,九千敌骑已经山崩海啸般掩杀过来,恰乌云蔽日,魏续迎风清冷一笑,将手中铁枪往前狠狠一引,清厉的长嗥顷刻间响彻云霄:“并州军的将士们。杀!”

“杀!”

“杀!”

“杀!”

在排山倒海般的呐喊声中,魏续率先策马而出。身后一千并州铁骑顿如决了堤的洪水般汹涌而出,毫无畏惧地迎向前方滚滚而来、九倍于己的敌军骑兵。

“唆唆唆~~”

乌桓阵中有漫天的箭矢掠空而起。铺天盖地地罩向汹涌而进的并州铁骑,魏续一声令下,并州将士纷纷从鞍后起出一面小圆盾顶于头上,然后将整个身体尽量蜷成一团、缩于马背上,在极速奔驰的马背上,小圆盾配合马颈已经足够构筑起保护骑兵的防御墙。

坐骑虽然缺乏防护,可它们地生命力远比人类要顽强得多。只要不是被直接射中要害,要想让一匹强壮的战马倒下非常困难。

“噗噗噗~~”

锋利地狼牙箭倾泄如雨,战马的悲嘶声瞬息之间响彻云霄,数十骑奔腾地并州铁骑轰然栽倒,可汹涌而进的骑阵并未受到丝毫影响。

不过,并州铁骑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前方汹涌而进的敌军轻骑兵陡然间发生了惊人的变化。奔驰在最前面的轻骑兵突然间从中间裂了开来,就如同一波洪流被礁石从中间硬生生地切成了两股,向着并州军的两翼席卷而去。

一支杀气腾腾、连人带骑都包裹在厚重铁甲里地重甲铁骑鬼魅般杀了出来。战马沉重的呼哧声与翻腾激溅的铁蹄声交织成一片、地动天摇,一枝枝锋利的长枪耸立如林,黝黑的铁甲映寒了长空~~

许褚的身影出现在这支重甲铁骑地最前面,倏忽之间,许褚高高举起手中的狼牙铁锤,仰天长嗥:“嗷~~”

“沙~”

碜人的金属磨擦声中,一千重甲铁骑同时拉下头盔上地鬼脸面罩,一张张清冷的脸庞顷刻间便被一方方狰狞、冷厉的鬼脸面具所覆盖,只有森冷的眼窟里,流露出铁骑将士们杀气腾腾的眼神。

“嗷~~”

许褚将手中的狼牙铁锤往前狠狠一引,再次长嗥。

“锵~~”

绵绵不息的金属磨擦声中,铁骑将士纷纷从鞍后抽出两柄锋利的加长斩马刀,刀柄相接、刀刃朝前,嵌入马鞍前的特制刀槽内,随着战马的奔腾,两千柄锋利的加长斩马刀堪堪连成一线,森然汇聚成了一道恐怖的死亡刀锋,挟带着腰斩一切的冰冷杀机呼啸而来~~

“嗯!?”

魏续的眸子霎时缩紧,这他娘的是什么骑兵?连人带骑都覆裹在厚重的铁甲里,战马真的可以承受这样的重量吗?魏续身后,近千并州骑兵纷纷倒吸冷气,他们同样没有见过如此狰狞恐怖的骑兵,从来没有。

“轰隆隆~~”

“咻咻咻~~”

斜切两翼的马跃军轻骑兵堪堪冲过并州铁骑的正面,下一刻,一排排锋利的投枪已经从马跃骑兵阵中掠空而起,在空中交织成一片死亡之林,然后挟带着锐利的尖啸恶狠狠地扎落下来。

“当!”

魏续挺枪格开一支向他射来的投枪,仰天凄厉地长嗥:“树盾!赶快树盾~~”

“哗啦啦~~”

汹涌而进的并州骑兵整齐划一地树起了小圆盾,再次将身体尽量蜷缩在圆盾的掩护之下,可悲的是,这一次掠空袭至的再不是轻飘飘的狼牙羽箭,而是一枝枝足有十数斤重的锋利投枪!

“笃~”

一支锋利的投枪挟带着沉重的惯性凌空攒落,轻易地穿透了圆盾的阻挡,接着又刺穿了头盔,深深地扎进了一名并州骑兵的头颅,并州骑兵闷哼一声,目光陡然变得一片呆滞,从奔腾的战马上颓然栽落。

“噗~”

“噗~”

“噗~”

利器刺破体腔的清脆声不绝于耳,战马的悲嘶和士兵的惨叫霎时交织成一片,魏续霍然回首,只见身后汹涌而进的并州铁骑正一排排地倒下,活生生的英勇战士顷刻间变成了一具具冰冷的尸体。

并州铁骑虽然精锐,却完全不熟悉马跃军的战术!战场上,不熟悉敌军战术的后果是灾难性的,就如同现在魏续的一千并州铁骑,马跃军的两千汉军轻骑只是一次投枪齐射,便摞倒了至少四百余并州骑兵。

这还是在侧面投射的情形之下,如果是两军正面对进,魏续的一千并州铁骑只怕就会所剩无几!

眼看着英勇的部属纷纷倒毙马下,魏续的眸子霎时变得一团血红,狂暴的怒意如烈火在他的胸膛里翻滚不休。

“呼噗~~”

“吭哧

沉重的战马喘息声中,许褚的一千重甲铁骑终于杀到,与汹涌而进的并州铁骑恶狠狠地撞在一起,并州骑兵的坐骑本能地想从重甲铁骑的缝隙之间穿行过去,却正好撞上那一柄柄横出的锋利斩马刀。

“噗噗噗~~”

“唏律律~~”

血光崩溅,战马的悲嘶响成一片,身披轻甲的并州骑兵甚至没能挥出手中的腰刀,便已经被重甲铁骑的骑枪刺穿了胸膛,然后整个人被串在了骑枪上,从马背上带飞,只有极少数的并州骑兵能够在临死之前将手中的腰刀奋力掷出,却根本不足以穿透重甲铁骑身上厚重的青铜甲。

有备对无备,重甲铁骑对轻骑兵,这是一场毫无悬念的对决,战争还没有开始结局便已经注定。

“杀!”

魏续凄厉地长嗥一声,挺枪直刺许褚。

“呼~~”

许褚的狼牙铁锤横扫而至,撞上了魏续手中的铁枪,蓄满狼牙锤上的狂暴力量将魏续的铁枪顷刻间砸成了弓形,狼牙锤去势犹疾,无可阻挡地砸在了魏续胸前,将魏续的护胸铁甲砸成碎片、凌空飞散。

“噗~”

魏续张嘴喷出一团血块,整个人从马背上猛地拔了起来、往后倒飞,人在空中,魏续艰难地回过头来,遥望身后并州大营的方向,眸子里掠过一丝淡淡的哀伤,吕布将军,魏续的能力仅止于此,永别了~~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