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148章 做本将军的女人

更新:2018-12-02

马跃跨马肃立在缓坡上,透过鬼脸面罩的眼窟冷冷地打量着不远处的月氏女人,虽然从未见面,可他仍旧一眼就认了出来,前面身穿彩色罗衣的月氏女人,就是月氏胡的女王 ̄ ̄乃真尔朵。

乃真尔朵给马跃的第一感觉是真美,美得简直就跟一朵鲜花,就算她的脸上蒙着一方白色的薄纱,也同样无法遮掩诱人的秀色,水灵灵的大眼睛是蓝色的,就像两粒湛蓝的宝石,与中原女子的乌黑截然不同,却又别有一番风情。

乃真尔朵给马跃的第二感觉是妖冶,妖冶得简直就像一团燃烧的烈火,这女人……是天生的尤物,绝对是上天给男人的恩赐。

马跃举起右臂,往前轻轻一挥。

倏忽之间,一排黑压压的重甲铁骑就像鬼魅般从他身后冒了出来,八月正是天气炎热之时,可这群黑压压的铁骑身上散发出的冰冷气息,却让月氏女王乃真尔朵和她的侍女从灵魂深处感到寒冷。

“唏律律~~”

激烈的马嘶声中,又有两支骑兵从两翼切了出来,将乃真尔朵和她的侍女团团包围起来。乃真尔耳的侍女慌忙抽出精美的弯刀,护在女王跟前,娇声大喝道:“你们想干什么?这里可是月氏国,要是敢胡来,月氏国的勇士是不会饶过你们的。”

马跃向身后招了招手,一名精通月氏语的汉族流民便慌忙来到马跃马前。

“这女人刚才说什么?”

“将军,她说月氏国的勇士不会饶过我们。”

“月氏国地勇士?”马跃环顾身后诸将。哂笑道,“月氏国也有勇士吗?本将军怎么听说月氏国只有漂亮的女人?”

“哈哈哈……”

诸将放肆至极地大笑起来。

“去,告诉那个月氏女人……”马跃伸手一指乃真尔朵,向汉人流民道,“本将军是大汉朝廷新任护匈奴中郎将马跃,现在给她两个选择,或者率族人臣服,做本将军的女人,或者……本将军就像踏平匈奴一样踏平她的月氏国,再杀光她的族人。让月氏国从世界上彻底消失。”

游牧于河套一带的小月氏有十几个部落,四万多口。控弦之士九千,不过比较分散。集中在月氏胡畔的月氏人只有一万多口,控弦之士不足两千,马跃的确有踏平月氏国的实力,倒不完全是虚言恫吓。

马跃原本不准备以武力征服屠各胡、月氏胡和秦胡,尤其郭太的秦胡,虽然号称胡,可都是汉人。是马跃河套战略中非常重要地一股力量,可惜的是马跃还没来得及招揽这三支胡人,形势就急转直下,天子密诏四路大军同伐河套,大战一触即发。

在迎击四路大军之前,马跃必须先摆平三支胡人!这三支胡人虽然实力不强。目前对马跃还构不成实质地威胁,可大战之后是怎样的情形谁也不能预知,一旦马跃损失惨重、实力大损。这三支胡人便有可能成为威胁。

先发制人,把可能地威胁消灭在萌芽状态无疑是最明智的选择!

时间已经不允许马跃慢慢经营了,他必须在最短的时间里征服三支胡人,如果不能臣服……那就灭绝!

汉人流民将马跃的话原原本本地翻译给了月氏女王,月氏女王听了顿时花容失色,马跃的威名现在不但中原人尽皆知,在草原上也是人人皆知了!在中原,马跃的绰号是马屠夫,可在草原上,马跃的绰号却是狼屠夫。

这可怕地狼屠夫自从来到北方之后,先是将强大的鲜卑人打得落花流水,然后又血洗了高句骊,最近又一举灭掉了大匈奴,现在,哪怕是草原上的野狼,在听到狼屠夫的大名之后也会引而远遁。

乃真尔朵急道:“可月氏人已经归顺了大汉朝,大汉朝的皇帝已经答应过我们,允许我们在河套草原上自由放牧的。”

汉人流民又将乃真尔朵地话翻译给马跃,马跃冷酷地回应道:“这里是河套草原,是本将军的地盘,大汉朝的皇帝说了不算,本将军说了才算!本将军给你一柱香地时间考虑,不答应……就死。”

几乎与此同时,月氏人的营地已经被七千乌桓骑兵团团包围,两千月氏战士守护在营地外,双方剑拔弩张,混战一触即发。月氏湖畔,当典韦手中那柱信香即将燃尽时,乃真尔朵黯然叹息一声,和侍女翻身下马、盈盈拜倒。

……

月氏湖再往西北三百里,便是屠各胡的营地。

屠各王屠答正在大帐里焦躁地来回踱步,自从半个月前听说大匈奴被狼屠夫灭亡之后,他就没睡过一天好觉、也没吃过一顿好饭,真要说起来,屠各胡是匈奴休屠王的后代,也算是匈奴另支,狼屠夫灭亡了大匈奴,接下来是否会对屠各胡下手?

“报~~”帐外忽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帐帘掀处,一名亲兵已经急步奔入,“大王,不好了!”

屠答霍然停下脚步,疾声问道:“怎么了?”

亲兵喘息道:“狼屠夫出兵袭击了月氏营地,月氏国已经投降了。”

“啊?”屠答大吃一惊,失声道,“月氏国已经投降了?月氏女王乃真尔朵呢?”

亲兵道:“听说已经成了狼屠夫的女人。”

“成了狼屠夫的女人?可惜!”如此诱人的绝代尤物竟然成了狼屠夫的胯下玩物,屠答扼腕叹息不已,“来人,传令全族所有老幼迁往休屠泽。狼屠夫我们屠各人惹不起,可总躲得起吧。”

……

月氏营地,女王营帐。

四壁下垂的布幔已经被人卷了起来,幽幽晚风带来丝丝凉意,马跃惬意地靠坐在凉席上,享受着冰镇的马奶酒。

月氏人真地是个很会享受的民族,或者说是个非常懂得生活的民族,他们的服装和别的草原蛮族截然不同,别的草原民族服装总是色彩单调、灰暗,而月氏人的服饰却是色彩缤纷、明亮艳丽。

“报~~”

沉重的脚步声响起。壮得像头熊似的句突昂然踏入大帐。

马跃倒了碗马奶酒,又加入几块冰递向句突道:“来。句突,喝两口。”

句突接过酒碗。一仰脖子连酒带冰一古脑儿全送进嘴里,然后又咯嘣咯嘣地将冰块嚼碎了咽下。

马跃道:“屠各人是不是溜了?”

“是的,主公。”句突答道,“屠各人地营地全空了!早在半个月前,屠答那老家伙就把所有的牛羊牲畜转移到了千里之外地休屠泽,那里是他们的故乡,另一支屠各胡人一直在那里放牧。”

“溜了也好。”马跃挥了挥手。说道,“好了,你先下去吧。”

“末将遵命。”

句突抱拳一礼,转身离去。

“典韦。”马跃收回目光,转向身后地典韦,说道。“去把月氏女王带上来。”

“遵命。”

典韦虎吼一声领命而去,不及片刻功夫,便带着月氏女王来到了大帐。借着幽幽的火光。月氏女王妙曼的身姿显得越发朦胧迷人。

幽幽晚风荡起月氏女王身上薄薄的轻纱,隐隐露出艳红的抹胸,两只丰满的**被紧紧的抹胸挤出一道深深地沟壑,不堪一握的小蛮腰毫无遮掩地暴露在外,雪白的肌肤光洁如玉,在火光的照耀下散发出诱人的色泽。

女王腰下系着一条大红丝巾,在胯侧系了个漂亮的蝴蝶结,似乎只要伸手在蝴蝶结上轻轻一扯,那丝巾便会飘然落下,露出令人血脉贲张地春色来,还有那诱人的曲线令人轻而易举地联想到丰满挺翘的**。

马跃挥了挥手,典韦弯腰退了出去,四壁掀起地布幔也被人放了下来,大帐里霎时便安静了下来,只有马跃和女王的喘息声交相可闻。

马跃直直地盯着女王高耸的酥胸,眸子里流露出**裸的毫不掩饰的兽性,这个时代是属于男人的,站在权力巅峰的男人拥有一切!女人只是男人的玩物,只是发泄兽欲、生儿育女的工具,纵然贵为女王,也不能例外。

“过来。”

马跃向女王勾了勾手指,女王不敢违抗只得莲步珊珊走到了马跃跟前,马跃猿臂轻舒抱住女王修长丰满的**轻轻一扳,女王便嘤咛一声整个瘫倒在马跃怀里,玉体横陈、酥胸半露,高耸的乳峰距离马跃鼻尖仅有咫尺之遥。

伸手拉住女王胯侧的蝴蝶结轻轻一扯,丝巾悄然滑落,马跃的右手近乎粗暴地探进了女王的**间,触手嫩滑湿腻,令人魂销骨蚀,马跃的眸子霎时变得无比灼热,呼吸也变得粗重起来。

这充满异域风情的女人,轻易地撩起了马跃心底最为原始的兽性。

马跃粗暴地翻过女王的娇躯,令她趴跪在凉席上,再撩起自己身上仅有的宽松衣袍,在女王雪白挺翘的肥臀后面跪了下来,倏忽之间,女王雪雪呻吟起来,有滚烫火热的异物已经狠狠地刺入了她的腔道。

……

汉武帝取河套,曾在河水(黄河)支流筑土城驻军,名曰美稷城,后又征发中原百姓充边,以美稷为郡治置西河郡。光武中兴,呼韩邪单于率匈奴八部附汉,置南单于庭于美稷,匈奴人不喜据城而居,美稷城日渐崩毁,到了马跃攻取河套之时,美稷城已经只剩下一个轮廓和几段断壁残垣了。

中平三年八月初,奉马跃之命,郭图开始重建美稷城。

幽暗的夜空下,一支支熊熊燃烧的火把将倘大的工地照得亮如白昼,一万多匈奴、鲜卑奴隶正在汉军的监督下挖掘壕沟、填土、砌砖,忙得热火朝天。更多的匈奴女人则赶到马车、牛车往来于河边和工地,不停地搬运泥土、石块……

郭图像幽灵般肃立在城楼上,瘦削的身影几乎与黝暗的城墙融为一体,如果不是仔细观察,很难发现他的存在。站在低矮的城楼上往下望去,运送泥土、石块的车队就像一条长龙,从工地一直延伸到远处的河边。

郭图蓦然抬头,翘首仰望幽暗的苍穹,现在才筑城,真的还来得及吗?

……

自从河套战败,张奂、左、右司马以及都尉以上军官全部阵亡,张奂的八千旧部只在十几名骑、步军小校的率领下撤回了河水之东,在离石暂且驻扎,等候朝廷新任的使匈奴中郎将前来领军。

中平三年八月初,汉灵帝密诏丁原兵出河套,丁原唯恐马跃坐大、欣然领命,以义子吕布为主将,侯成、魏续、曹性为副将,起马军五千、步军一万讨伐马跃,吕布率大军途径离石,欲收编张奂八千旧部。

离石,张奂旧部军营。

吕布跃马横戟、傲然肃立在辕门之外,侯成三将以及数百精骑在身后一字排开,早有亲兵打马上前,疾声大喊道:“吕布将军在此,快快打开辕门!”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