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四十六章 血色帷幕

更新:2018-12-02

平三年八月。

中常侍张让、赵忠、宋典等因陷害袁逢一案而被贬归故里,曾经权倾朝野、横行一时的十常侍一党冰消瓦解。汉灵帝只留下了硕仍旧执掌西园新军、制衡何进,以免宦官势力倒台之后,外戚势力一家独大。

此后不久,汉灵帝又重新起用袁隗为太师,黄琬为司空,与司徒王允共同主理朝政,流毒汉末的宦官、外戚之争,暂时划上了句号,清流党开始崭露头角,尤其令人瞩目的却是袁氏一门重新崛起、显赫一时。

与此同时,得到天子暗中许可的护羌中郎将董卓、凉州刺史耿鄙、并州刺史丁原以及冀州刺史韩馥,终于按捺不住心中的野心,开始紧锣密鼓地进行着军事准备,一场空前惨烈的军阀混战,逐渐拉开了血色帷幕……

……

冀州州治,城。

骑都尉张郃、步兵都尉高览戎装未卸、昂然直入议事大厅,于堂下锵然抱拳道:“末将等参见大人。”

冀州刺史韩馥长身而起,笑道:“两位将军来了,且入座。”

“谢大人。”

张郃、高览谢过韩馥,刚刚入座,厅外脚步声响,都尉潘凤、关纯、耿武、以及冀州别驾沮授等人相继而入,于厅下分别见过韩馥,然后分主次落座。张郃于席上向韩馥拱了拱手,朗声道:“黑山战事正紧,大人却谴人急召末将回。不知有何紧急之事?”

韩馥道:“黑山贼寇不过鸡鸣狗盗之徒。不值一提,张郃将军可不必放在心上。”

别驾沮授不假思索地直言劝道:“大人此言差矣,黑山贼自张牛角死后。张燕领其众,张燕此人虽然年轻却颇有武略,亦知笼络人心,如今黑山十八部皆奉其为大首领,裹众数十万,声势浩大。岂可轻视?”

韩馥的眉头忍不住蹙紧,心忖沮授此人才智过人、能力出众,颇有国士之风,唯为人过于耿直,但有所思则必有所言,但有所言则言无不尽,丝毫不会顾忌上官的颜面以及感受,屡屡行那令人不快之举。

“则注(沮授表字)。讨伐黑山贼之事,本官已有安排。”

沮授不依不挠地问道:“不知大人做何安排?”

韩馥心中越发不快,强忍怒气答道:“本官将以都尉潘凤接替张郃为将,率军讨伐黑山贼。则注以为如何?”

沮授不假思索地答道:“大人不可,潘凤将军虽然勇冠三军。却不通兵法韬略,令之冲锋陷阵则无人可敌,用之统兵御敌却是力有未逮。”

沮授这一席话却是一下子得罪了韩馥、潘凤两人,韩馥地脸色已经变得非常难看,潘凤也是脸有不豫之色,无论是谁被别人当面评论说不堪统兵,心里都不会好受!如果不是敬重沮授平时为人,潘凤只怕早就拔剑相向了。

张郃平时最为敬重沮授人品,此时眼看韩馥脸有不悦之色,便劝道:“大人,潘凤将军乃是大人麾下首席大将,等闲未可轻动,末将若是败于贼寇之手,无伤军心士气,潘凤将军如若有所闪失,恐挫动我军锐气,望大人三思。”

“也罢!”韩馥道,“既如此,就仍以张郃为将,率军征讨黑山贼寇。”

张郃锵然起身,抱拳朗声道:“末将领命。”

韩馥微微颔首,忽然大声道:“潘凤、高览、关纯、耿武听令!”

潘凤四将锵然起身,疾声道:“末将在。”

韩馥道:“潘凤为主将,高览、关纯、耿武副之,率马军八千,步军两万,旬日出兵~~讨伐逆贼马跃!”

潘凤、关纯、耿武轰然应诺:“末将领命。”

张郃、高览却是勃然色变,沮授更是惊得弹身而起,急道:“大人不可,千万不可呀!”

韩馥愠怒道:“沮授,你非要与本官做对不成?”

沮授急道:“大人何出此言?下官不过就事论事,绝无冒犯之意。”

“没有冒犯之意便好。”韩馥大声道,“讨伐马逆之事,就这么定了,子休要多言。”

沮授浩然叹息一声,说道:“既如此,授请~~随军出征。”

“本官准了!”

韩馥冷冰冰地摞下一句,起身拂袖而去,潘凤、关纯、耿武三将也相继离去,高览缓缓站起身来,冲沮授拱了拱手,似乎想说点什么,可最终却什么也没说,轻轻叹息一声、转身离去,倏忽之间,大厅里便只剩下了沮授及张郃二人。

张郃起身,神色恭敬地问道:“先生为何反对大人出兵讨伐马跃?”

沮授幽幽叹息一声,摇头道:“天命之数,岂人力可以变更,马跃气数未尽呀。”

“嗯!”张郃悚然道,“马跃气数未尽?”

沮授点头道:“在下夜观天象,有凶星起自西北、光耀九州,此必应在马跃身上,大人此时发兵往讨,恐损兵折将、自取其祸……”

“先生!”

张郃急喝住沮授,不让他继续说下去,这话要是让韩馥大人听到了,只怕又要怪罪沮授先生口不择言、扰乱军心了。

……

汉阳郡陇县。

城东一所普通民房内,忽然传出儿童稚嫩地啼器声。

“哇啊啊~~婶母,阿哥欺负我,哇啊啊……”

随着哭声,一名年仅六、七岁的幼童从矮墙后面钻了出来,身上、头发上全是烂泥,稚嫩的小脸上满是泪痕,一把鼻涕一把泪、哭得正凶。

“嘁,真是没用,摔一跤就哭,父亲说过,男子汉大丈夫,只流血不流泪。”

童哭声未已,矮墙后面又转出一名十一、二岁的昂藏少年剑眉星目、面如冠玉,长得极为英武不凡,少年身后还跟着个肉嘟嘟的小男孩,顶多三、四岁的样子,嘴上还拖着长长的鼻涕虫。

少年拍了拍身后小男孩的小脑袋,煞有介事地教训道:“休弟,将来你长大了可不能像马这废物一样,摔一跤就哭,简直丢我们马家的脸,听到没有?”

“嗯。”

小男孩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正说间,民房里忽然走出一名**,**怀里还抱着几个月大的婴儿,正撩开罗衣露出一只丰满白晰的**给婴儿喂奶,马一把扑上前去搂住**的大腿,哭诉道:“婶母,阿哥欺负我。”

**瞪了少年一眼,训斥道:“超儿,你怎么又欺负儿?”

“孩儿哪有欺负马。”马超说完还恶狠狠地瞪了马一眼,把身后的小男孩拉了出来,辩解道,“不信母亲可以问休弟,休弟你快跟母亲说,大哥有没有欺负马?”

小男孩奶声奶气地说道:“大哥没…没有欺负二哥,只…只是推…推了二哥一把,二哥从墙上摔了下来,就哭了。”

**道:“还说没欺负儿,回头告诉你父亲。”

“你这个笨蛋。”马超一巴掌扇在马休小脑袋上,恶狠狠地骂道,“谎都不会说。以后别跟着我。”

“唏律律~~”

这时候屋外的大街上忽然响起一阵嘹亮的马嘶声。旋即有激烈地马蹄声由远及近向着这边疾驰而来,马超霎时目露喜色,转身便向院门奔去。一边跑一边大喊道:“父亲回来了,父亲!”

不及片刻功夫,马超便提着一杆笨重地大铁枪威风凛凛地回到了院落里,先是举枪撩天来了一式金鸡独立,接着又是一招横扫八方,沉重的大铁枪划了个大圈再从空中重重地掼落下来。狠狠地砸在青石板铺就的地面上,发出“叭”地一声巨响。

足有磨盘大的青石板竟被马超一枪掼得粉碎,碎石横飞、嘶嘶有声。

“好,好哟。”

马休高兴得直拍小手,马也不哭了,望着马超的眸子里尽是羡慕之色。

沉重的脚步声从院门外响起,人影一闪,一道雄壮、健硕的身影已经昂然直入。却是一条壮年汉子,刀削斧凿般的脸部轮廓,微微凹陷地眼眶,高挺的鼻梁。长相和汉人大为不同,一看便知道拥有羌人血统。

马超霍然转身。手中铁枪毒蛇般刺出、直取壮汉胸膛,口中疾声喝道:“父亲,孩儿枪法进境如何?是否可以上战场了?”

壮汉横过右臂轻描淡写地一挡,手腕上的铁护腕恰好撞在铁枪的枪刃上,马超这势大力沉的一枪便刺了个空,壮汉顺势又在马超的屁股上踹了一脚,只听仆的一声,马超收势不住,蹭蹭蹭地往前疾奔数步,还是收势不住狠狠地摔了个狗吃屎。

壮汉正了正手上的护腕,冷然道:“空有一身蛮力,却不肯用心习武,枪法更是破绽百出,就你现在这身手也敢上战场?”

“嘻嘻嘻~~”

马、马休放声大笑。

马超翻身爬起,恼羞成怒道:“不许笑,谁笑就揍谁!”

**这才迎了上来,关切地问道:“老爷,大军又要出征了吗?”

“是啊,大军又要出征了。”壮汉地脸色沉了下来,眸子里也浮起一丝阴霾,低声说道,“这一次,耿大人要去攻打河套。”

……

凉州刺史耿鄙官邸,密室。

治中程球低声道:“大人,下官已经查过马家的族谱了。”

“哦?”耿鄙道,“结果怎样?”

程球低声道:“马腾的确是伏波将军马援后人,马腾之父马肃乃是马援五世孙,马援生子马防,马防生子马,马生子马应,马应生子马连,马连又生马肃,按照马家的族谱,马援将军是十世孙,马腾则是十六世孙。”

耿鄙蹙眉道:“这么说……马腾和马跃还真是同族宗亲?”

程球低声道:“据下官分析,马跃应该是十三世孙、合乡侯马朗后人,只可惜马朗一支皆殁于黄巾之乱,已经无从查证,不过从年龄上看,马跃应该是马氏十七世孙,比马腾还要晚一辈!”

耿鄙蹙眉道:“这么说马腾还是马跃地叔父?这事,马腾知不知道?”

“马腾自然知道。”程球道,“有鉴于此,下官以为马腾不宜随军出征。”

“马腾勇冠三军,在军中素得羌、胡之卒拥戴。”耿鄙蹙眉道,“如果不让他随军出征,何人可以替之?”

程球道:“大人,下官倒有一策。”

“哦,何策?”

“大人何不与护羌中郎将董卓合兵共伐河套?”程球道,“大人麾下颇有精兵,董卓麾下多有猛将,两家若能合兵一处,何愁马跃不灭、河套不定?”

耿鄙道:“然则,董卓是否愿意与本官合兵共伐?”

程球道:“一问便知。”

“嗯。”耿鄙道,“速派人前往狄道,向董卓将军表明本官心意。”

“下官遵命。”

程球领命而去。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