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三十九章 匈奴剧变

更新:2018-12-02

奴自古信奉萨满教,崇拜日月,崇拜风雨雷电,也崇岳,历代单于皆自称天地所生、日月所至,朝拜日、夕拜月,每年七月初七(杜撰的)都会在单于庭举成盛大的祭祀仪式。

单于庭前,胡声声、鼓阵阵,苍凉的曲调在营地上空弥漫,本该是喜气洋洋的盛大节日,可这一次,却透出淡淡的苍凉来~~

方形的祭台高耸在营地中央,十几名披头散发的萨满巫师脸上涂着色彩斑斓的油彩,身上穿着羽毛结成的衣裳,脖子上悬挂着狼骨串成的骨链,手里拿着一面牛皮鼓在祭台上乱蹦乱跳,嘴里吼着一些连他们自己也无法听懂的言语~~12dc7de

祭台前,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大匈奴八个部落的骑兵队,每个骑兵队皆由百名强壮骠悍的勇士组成,他们身披崭新的匈奴战袍,胸前背后披挂威武的铠甲,手腕上套着带有尖刺的铁护腕,脚下蹬着锃亮的马靴,跨骑着高大的骏马,威风凛凛、英姿飒爽。12dc7de

八大部落的骑兵队后面,聚集着从远近部落赶来看热闹的匈奴牧民。

苍凉的胡茄声忽然停顿,而鼓声却陡然变得急促起来,一名胡子几乎垂到膝盖的萨满巫师率先从大单于的圆顶帐蓬里走了出来,老巫师身后跟着神情虔诚的匈奴大单于羌渠,紧随羌渠身后的,是匈奴右贤王呼厨泉。再后是左、右谷王。左、右大将,左、右大都尉,左、右大当户,以及左、右须都侯。

除了远在晋阳为质子的左贤王于夫罗,南匈奴地贵族已然齐聚于此,在这次祭祀仪式完毕之后。大单于羌渠将当众宣布一个决定!

年长地老巫师一步三叩首,费力地登上方形祭台,蹦蹦跳跳的十几名年轻巫师在祭台上虔诚地趴了下来,将整个人紧紧地贴着台面,如众星拱月般将老巫师围在中间,老巫师悠然高举双臂,宽松的长袍敞落下来,露出了两截枯瘦如柴的上肢。就如同寒风中的百年枯木,黝黑且满是皱褶~

大单于羌渠和身后的所有贵族都跪了下来,赶来看热闹地匈奴牧民们则无比虔诚地趴到了草地上,只有大匈奴八部的勇士们仍旧雄赳赳、气昂昂地跨骑在骏马上,享受着免于跪拜的礼遇~~

……

单于庭外围,万骑长乌质勒正率领一支五千余骑的匈奴铁骑在草原上四处游弋。

大匈奴正在举行盛大的祭祀仪式,所有的贵族都齐聚单于庭,如果这个时候有异族大军入侵、直捣单于庭。那后果将不堪设想!身为大单于麾下的直属万骑长,乌质勒自然不敢掉以轻心。

“报~~”忽有探马从方东南方向疾驰而来,厉声高喊道,“将军,东南方向三十里发现大队乌桓骑兵!”

“乌桓人?”乌质勒沉声问道,“有多少骑?”

探马道:“两千余骑。”

“两千余骑?”乌质勒神色一凛,锵然抽出弯刀往前狠狠一撩,厉声道。“大匈奴的勇士们,有敌人入侵了,杀~~”

“嗷~~”

乌质勒身后地匈奴骑兵纷纷抽出弯刀,凄厉地怪叫着,追随乌质勒身后,就像一股风暴向着东南方滚滚而去~~往东南三十里外,化名达旦的马跃正率领两千名乌桓骑兵护送于夫罗返回单于庭。

“报~~前方五十里发现大队匈奴骑兵,足有五千骑~~”12dc7de

“报~~匈奴骑兵已经发现我军~~”

“报~~匈奴骑兵正向我军扑来~~”

“报~~匈奴骑兵距离我军已经不足十里~~”12dc7de

探马如流水般将匈奴大军的动向传回,马跃悠然高举右臂再往前狠狠挥落,身后汹涌而进的两千乌桓骑兵纷纷减速。并且向着两翼缓缓展开、摆开了战斗阵形~~几乎是乌桓骑兵刚刚摆开阵形,前方碧绿如茵的地平线上便浮起了一条淡淡的黑线。12dc7de

黑线往前缓慢蠕动。不及片刻功夫便扩散成了一片阴云,将碧绿的草原完全遮蔽,倏忽之间,浓重的阴云已经化作无数骑匈奴骑兵,犹如幽黑地蚁潮,漫卷过辽阔的草原、铺天盖地席卷而来~~

大匈奴的铁骑,终于又见到了大匈奴的铁骑了!于夫罗眸子里霎时燃起了灼热的烈焰,过不了多久,这支强大的匈奴铁骑就将效忠自己,而自己也将像先祖、伟大的冒顿单于一样,重新夺回辽阔的大漠,大匈奴~~将:

于夫罗回眸望向达旦,达旦神色凝重地点了点头。

“驾~”

于夫罗轻喝一声,双腿狠狠一挟马腹策马疾驰而出。

马蹄声疾,达旦率领十数骑从乌桓骑阵中奔走而出,护着于夫罗迎向前方潮水般涌来的匈奴铁骑~~

乌桓阵前,纵马疾进的匈奴千骑长知牙师忽然惊喜地大叫起来:“左贤王,是左贤王回来了~~哈哈哈~~”

知牙师的父亲是老单于羌渠最忠诚的奴仆,知牙师从小与于夫罗一起长大,两人一起骑马、一起摔跤、一起打猎,感情甚笃,虽然阔别了八年,可知牙师还是一眼就从乌桓人中间认出了于夫罗~~

“嗯!左贤王?”

乌质勒神色一凛,倏然高举右臂,示意身后汹涌而进的匈奴铁骑减速,浩如汪洋般的匈奴铁骑亦开始减速,同样向两翼缓缓展开,列成了比乌桓骑阵雄厚得多的强大骑阵~~并且两翼还往前略微突出,呈雁翅状将乌桓人的骑阵围了起来。

“来者停步!”

乌质勒神色一冷,朗声大喝,身后的匈奴骑兵霎时挽弓搭箭,数千支寒光闪闪地箭

瞄准了于夫罗以及身后的十数骑乌桓骑兵。

知牙师神色大变,厉嗥道:“乌质勒你疯了,敢对左贤王不敬!?”

“吁~~”

于夫罗轻轻勒住战马,堪堪停在匈奴阵前十步之遥处,十数骑乌桓骑兵在于夫罗身后展了开来,令人窒息的杀气在匈奴阵前弥漫,马跃微微侧首,以眼色示意典韦、句突,典韦及句突霎时目露凶光,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

“乌质勒!”于夫罗举起马鞭指着十步外的乌质勒,沉声道,“见了本王,为何还不下马见礼?”

“末将参见左贤王!”

于夫罗话音方落,知牙师翻身落马单膝跪拜于地,听命于知牙师的数十骑亲兵也纷纷翻身落马,跪倒一地。

乌质勒却不为所动,侧头冷冷地扫了知牙师及数十骑亲兵一眼,再转向于夫罗,不亢不卑地说道:“末将奉大单于之命,护卫单于庭,保护祭祀仪式,军命在身,恕不能向左贤王见礼了。”

“那么~~”于夫罗目光一冷,厉声喝道,“让大匈奴的勇士们把手中的利箭对准本王,以及本王的救命恩人,这也是大单于的军命吗?”

“这~~”

乌质勒语塞,只得举手示意,身后挽弓搭箭的匈奴勇士们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弓箭。

“哼~~”于夫罗从鼻孔里闷哼一声,喝道,“现在请让开去路。本王要带着救命恩人去见大单于。”

乌质勒无奈。挥手示意身后严阵以待的匈奴勇士让道,匈奴大军从中间分出了一条狭窄至仅供数骑并行的通道,乌质勒这才向于夫罗道:“左贤王要面见大单于,末将理当放行,不过~~前面地两千乌桓骑兵却不能靠近单于庭五十里之内。”

“放肆!”于夫罗勃然大怒道,“你一个小小地万骑长。敢替本王做出决定?”

乌质勒夷然不惧,昂然道:“恕末将无礼了。”

于夫罗冷然道:“乌质勒,你这是在找死!”

乌质勒伸手摸上弯刀刀柄,冷然道:“左贤王,请不要逼末将动手。”

于夫罗眉头一跳,冷然喝道:“那你就给本王去死吧!”

于夫罗话音方落,马跃即微不可察地摆了摆头,句突清喝一声疾如闪电般挽弓搭箭。一支粗逾拇指的狼牙箭已经绰于弦上,几乎与此同时,马跃身后的典韦已经策马疾驰而出,交错插于肩后的两枝大铁戟已经来到了手中~~

“嗯!?”

乌质勒目光一沉,锵然抽出弯刀,正欲下令全军出击,陡见眼前寒光一闪,旋即感到咽喉一凉。原本矫健的双手就如同压了两座沉重的大山、再无力举起,乌质勒缓缓低下头来,看到一截乌黑地箭杆赫然插在自己的咽喉上,箭尾的翎羽正在风中微微颤抖~~

“吼呀~~”

典韦拍马杀到,两枝大铁戟交斩而至,冰冷地切过乌质勒的颈项,鲜血四溅,乌质勒的一颗人头顷刻间抛飞空中。典韦再以铁戟往空中一戳,将乌质勒的人头戳于戟尖高高举起,有鲜血顺着黝黑的铁戟淅漓而下,乌质勒的眉目狰狞宛然~~

匈奴骑兵们面面相觑、都被这突然地变故惊呆了。

于夫罗的目光狼一样掠过惶然不知所措的匈奴将士,最终落在知牙师身上,厉声喝道:“知牙师!”

“末将在。”

“本王任命你为万骑长,接替乌质勒统率单于铁卫。”

“末将领命。”

知牙师轰然应诺,年轻的脸上涌起难以言喻的激动。

……

单于庭的营地里,祭祀的仪式已经结束。

年老体衰的老单于羌渠,手握黄金打造地权仗。在右贤王呼厨泉的搀扶下缓缓走上方形祭台,来到象征大匈奴王权的天狼旗下立定。天狼旗玄色紫底,上绣一头长有双翼的天狼,正在傲啸苍穹~~

“臣民们,大匈奴正面临空前的危机,自先单于冒顿以来,大匈奴立国已经有数百年了,数百年来,大匈奴不知经历了多少风浪、多少变故,可最终我们不是都挺过来了吗?所以这一次,我们同样会挺过去的~~”

“不过~~本单于不再年轻了,身体也不再强壮了,本单于已经无法率领大匈奴的勇士们驰骋沙场了,是时候让新的单于来统治整个大匈奴了~~本

“大单于英明~~”

羌渠话音方落,左谷蠡王、左大将、右大将、右大都尉、右大当户,以及右须都侯纷纷跪倒在地,三呼响应,羌渠脸上掠过一丝欣慰之色,微不可察地点了点头,而年轻地呼厨泉则难掩眉宇之间的激动之色。

“臣有不同意见。”右谷王越众而出,疾声道,“就算大单于要禅位,也该禅让于左贤王于夫罗殿下,又怎能禅让给右贤王呼厨泉殿下呢?这么做~~有悖于大匈奴的祖制,颇有不妥。”

“对,右谷蠡王说的对,就算要禅位也该禅让给左贤王于夫罗殿下。”

右谷蠡王话音方落,左大当户也跟着出列,表示反对。

羌渠的眉宇不觉蹙紧,弯腰剧烈地咳嗽起来,右谷蠡王及左大当户素来不喜欢呼厨泉,公开反对早在羌渠意料之中,羌渠生性仁和、不喜杀戮,可大匈奴单于位的更替,哪次不是伴随着血光和杀戮,这一次~~还是无法避免哪~~

在心底叹息一声,羌渠轻轻地挥了挥手。

急促的脚步声响起,一伙气势汹汹的匈奴精兵从大单于的圆顶帐蓬里奔涌而出,呼

涌了上来将出言反对的右谷蠡王和左大当户给围了起柄寒光闪闪的弯刀已经架到了两人的脖子上。12dc7de

右谷蠡王脸色大变,厉声道:“大单于,你!?”

羌渠仰天长叹,不是本单于狠心要杀你们,新单于登位、不服从者皆杀之,这可是大匈奴一贯的祖制呀~~

“押下去~~斩首!”羌渠轻轻地挥了挥手,目光最终落在一直未曾表明态度的左大都尉、左须都侯身上,问道,“现在,还有谁反对?”

左大都尉、左须都侯凛然噤声。

“本王~~反对!”

羌渠正欲再次说话时,一把宏亮的声音忽然从不远处炸雷般响起,祭台前的匈奴贵族、八部骑兵以及围观的牧民们纷纷回过头来,只见数百步外的草原上,不知何时已经肃立两千多骑的乌桓铁骑,黑压压一片~~12dc7de

乌桓阵前,一骑傲然峙立。

“于夫罗!”

“左贤王!”

羌渠及右谷蠡王同声惊呼,语气中的涵义却截然不同。

于夫罗眸子里掠过一丝异样的寒芒,策马缓缓而前,厉声大喝道:“大匈奴的单于位,应该由最骁勇善战的王子来继承,呼厨泉~~你是大匈奴最骁勇善战的王子吗?你敢和本王比武吗?”

“有何不敢!”呼厨泉年轻的脸上掠过一丝激动,从祭台上疾奔而下,翻身跨上一匹骏马来到于夫罗面前。朗声道。“小弟就和大哥一较武技。”

于夫罗从箭壶里抽出一支狼牙箭,递到呼厨泉面前,冷然道:“大匈奴靠弓箭横行大漠,你我兄弟就以箭术分胜负如何?胜者为单于,败者~~死

“就依大哥所言!”呼厨泉从于夫罗手中接过箭支,握于手中一折两断。以断箭一指单于帐蓬顶端的狼,大声道,“就以单于帐顶狼为箭靶,各发十箭,射中箭数多者胜出,如何?”

“好。”

于夫罗轰然应诺。

祭台上,羌渠眉宇蹙紧,目光越过挽弓搭箭、准备比箭地于夫罗、呼厨泉兄弟。最终落在了那群黑压压地乌桓铁骑身上,一颗心忍不住沉了下去。于夫罗突然带着两千多骑乌桓骑兵出现在单于庭,他这是想要干什么?乌质勒的五千骑兵又在干什么?为什么不拦住这些乌桓人?

乌桓阵中,马跃淡淡地掠了眼祭台上的羌渠,向身边的典韦道:“典韦,弓来~~”

“遵命。”

典韦闷哼一声,取出角弓连同一支狼牙箭递于马跃手中,马跃接过弓箭。将狼牙箭绰于弦上,摆开了挽弓的架势,看见马跃挽弓欲射,身后的两千乌桓骑兵纷纷绰刀回鞘、挽弓搭箭,做好了射箭地准备~~

“唆唆唆~~”

呼厨泉连发三箭,箭箭命中狼。

于夫罗冷冷一笑,从箭壶里一口气抽出三支狼牙箭搭于弦上,弓圆处只听嗡的一声响。三支狼牙箭同时疾射而出,正中狼,呼厨泉不由一呆,右谷蠡王、左大当户却是轰然喝起彩来,不远处围观的匈奴牧民们也哄然叫好。

于夫罗转身面对呼厨泉,冷声道:“呼厨泉,还要继续比下去吗?”

呼厨泉自知箭术不如于夫罗,不过默然无语。

“不用再比了。”祭台上的羌渠忽然冷幽幽地说道,“本单于还没有死呢,还轮不到你来决定单于位的归属!既然本单于已经决定将单于位禅让给呼厨泉。那么呼厨泉就已经是大匈奴的大单于~~”12dc7de

“哼!我看你是老糊涂了~~”

于夫罗闷哼一声,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冰冷的杀机。在马背上霍然转过身来,挽弓搭箭,箭锋所指~~赫然便是大单于羌渠!

“大哥你干什么?”呼厨泉大吃一惊,急挽弓搭箭瞄准了于夫罗的咽喉,厉声道,“放下弓箭,不许对大单于不敬~~”

于夫罗冷冷地瞟了呼厨泉一眼,对指向自己地箭簇丝毫不为所动。

羌渠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莫名的凛然,惊抬头,只见乌桓阵前,一员乌桓骑兵已经缓缓举起弓箭,锋利的箭簇直直地指向了自己,倏忽之间,所有的乌桓骑兵都举起了手中的弓箭,两千支寒光闪闪的箭簇忽喇喇地全指向了自己~~12dc7de

乌桓阵中,只有句突眯起右眼,拇指粗的狼牙箭已经绰于强弓的弓弦上,冰冷地锁定了呼厨泉手中地角弓,句突眼角的余光则留意着于夫罗的一举一动。12dc7de

“放下弓箭!”

呼厨泉厉声大喝。

于夫罗眸子里寒光一闪,右手松开,蓄于弦上的狼牙箭已经闪电般射出,几乎与此同时,马跃也松开了右手,然后两千名乌桓骑兵也同时松手~~

“唆唆唆~~”

密集如蝗的箭矢从四面八方攒射而至,肃立在祭台上的羌渠顷刻间便被万箭穿身。

“不~~”

呼厨泉厉嗥一声,正欲松手将于夫罗射杀,陡见眼前寒光一闪,然后手中一轻,蓄势已久的弓弦竟然不可思议地绷断了,呼厨泉还没明白究竟是怎么回事,又一支狼牙箭攒射而至,锋利的箭簇从呼厨泉地后项贯入,又从咽喉前透出,带飞了两滴血珠、凌空洒落。

呼厨泉的眼神顷刻间变得呆滞起来,强壮的身躯在马上晃了两个,颓然栽落马下,旋即寂然不动。

“驾!”

于夫罗策马跨过呼厨泉的尸体,直奔祭台而去。

围观的匈奴贵族、各部骑兵队还有牧民们虽然震惊,却并没有多少慌忙之色,甚至还有不少人的脸上流露出变态的兴奋!大匈奴从来就是

力的民族,在血腥和杀戮中登上单于宝座,只会受到们的拥戴,而不是谴责。

于夫罗疾步登上祭台,从羌渠手中夺过象征匈奴王权的黄金权仗用力举起!

右谷蠡王、左大都尉率先跪了下来,朗声大呼:“大单于~~”

“大单于~~”

“大单于~~”12dc7de

然后是左大当户、左须都候也跪了下来,最后左谷蠡王等人也纷纷跪倒在地,围观的匈奴牧民们也虔诚地跪倒了一片,于夫罗站在祭台上望去,除了杀气腾腾的两千乌桓将士,以及匈奴八部的骑兵队,再无站着之人~~

“从今天开始,我~~于夫罗~~就是大匈奴的单于!”12dc7de

“本单于对天起誓,将率领大匈奴的子民们重回大漠,再现祖先的雄风,成为万里大漠的主宰~~”

“原先的大匈奴八部将被合并为左、右二部。”

“忠诚的奴仆奴儿乞为右英王,统率匈奴右部,忠诚的侍从知牙师为左英王,统率匈奴左部。”

“还有尊贵的乌桓族首领达旦,本单于的救命恩人,将成为大匈奴的自次王,地位仅次于本单于,大匈奴左、右二部皆受其节制~~”

……

中平三年(公元186年)七月,远在晋阳为质子的匈奴左贤王于夫罗在大汉护乌桓校尉马跃的帮助下成功逃回西河单于庭,乘着匈奴祭祀、各部贵族齐聚单于庭地机会。发动兵变冷血地杀父弑弟。一举登上了大单于地宝座。

甫登单于宝座的于夫罗急于摆脱匈奴面临的困境,当即将匈奴八部合并为左、右二部,并且集中了全部精壮,得控弦之士五万骑,磨刀霍霍,准备像他的祖先那样。南下寇掠大汉边塞了。

……

夜色如墨,晋阳城头一片死寂,两支羊脂火把斜插城楼上,洒下幽暗的火光,照亮了敌楼四周一小块地方,两名汉军士兵像标枪一样挺立在城楼上,警惕地睁大双眼死死地盯着城外无尽的黑暗,仿佛~~想从那无边无际地黑暗中发现一些什么。

更远处。十几名汉军士兵排成整齐的队列,踩着整齐的步伐在城楼上巡逻。

城外无尽的黑暗中,忽然鬼魅燃起一团微弱的火光,挺立在城楼上的两名汉军士兵立刻警惕起来,厉声大喝道:“谁?谁在纵火?”

没有人回应,黑暗中忽然响起一声破空声,那团微弱的火光忽然冲天而起,向着城楼呼啸而来。竟然是一支火箭,掠过了高高的城楼,笃地一声深深地扎进了敌楼的木柱上,借着燃烧的火光,两名汉军士兵霍然发现,箭枝上居然刺着一卷帛书。

“信,是封信!”一名士兵将箭枝拔出,从箭杆上退出帛书。匆匆看了几眼,便脸色大变道,“是送给匈奴中郎将张奂将军的急信,匈奴单于庭发生剧变,老单于羌渠被杀,左贤王于夫罗继承了单于位,眼下正在调兵谴将,马上就要南下寇边了~~”

“那还愣着干什么。”另一名士兵吼道,“赶紧给张将军送去。”

……

晋阳,使匈奴中郎将府衙。

大汉使匈奴中郎将张奂正召集麾下左、右司马议事。

左司马道:“将军。我们已经搜遍了羊角峡到黑山寨的每一寸土地,都没有发现于夫罗的尸体。甚至连断肢残躯碎骨头也没有找到。”12dc7de

张奂皱眉道:“会不会是被野兽叼走了?”

“应该不会。”左司马道,“这伙马贼虽然凶残,却并没有亵渎将士们的遗体,一百多具阵亡将士的遗体都被整整齐齐地摆放在黑山寨地废弃军营里!既然马贼如此善待阵亡将士的遗体,就没有理由将于夫罗的尸体单独遗弃在荒野。”

“嗯,分析得有道理。”张点头道,“这么说就只剩下了一种可能,那就是说,马贼队带走了于夫罗的尸体,可他们为什么要带走于夫罗的尸体呢?于夫罗的尸体能带给他们什么好处呢?”

右司马忽然说道:“将军,也许还有一种可能。”

“什么可能?”

“于夫罗是被这伙马贼救走了。”

“哦?”张奂凝声道,“于夫罗被救走了?”

“不错。”右司马点头道,“末将左思右想,总觉的于夫罗突然服毒自杀非常蹊跷,也许~~这根本就是一场事先策划好了的阴谋,于夫罗服毒是假地,而那伙马贼也根本就是匈奴人扮的,这一切只是想帮助于夫罗逃回单于庭。”12dc7de

左司马附和道:“右司马说的不无道理,末将听说匈奴老单于羌渠近来身体衰弱,随时都可能归天,秘密接回于夫罗回单于庭接掌单于位也不是不可能。”

“不可能。”张连连摇头道,“这绝对不可能!谅羌渠他也没这个胆!羌渠如果真想让于夫罗回去继承单于位,他就只能向本将军提出交涉,如此暗中行事,难道就不惧怕本将军率领大军踏平他的单于庭吗?”

“报~~”张话音方落,一名士兵急步奔入厅内,仆地跪倒在地,将手中一填帛书高举过顶,疾声道,“匈奴剧变!”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