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三十五章 给老子记住

更新:2018-12-02

装备简陋的高句骊“精锐”步兵再加上连战连败、士气低落的辽东军根本就无法抵挡乌桓骑兵排山倒海般的冲锋,看到乌桓骑兵像滚滚的波涛般席卷而来,联军士兵彻底丧失了抵挡的意志,转身便逃。

兵败如山倒。

“关城门,快关上城门~~”眼看前方联军大败而归,站在城楼上观战的高句骊国王、伯固气切败坏地大骂守城将士,“你们这些笨蛋还愣着干什么,赶紧关城门~~”

“可是大王,我们的士兵还没有进城!”

“蠢货,再不关城门就来不及了~~”

“咻~~”

“呃~”

伯固话音方落,一道寒芒挟带着刺耳的锐啸掠空而至,冰冷地刺进了他的咽喉,伯固瘦削的身躯猛地一顿,双眼死死凸出,缓缓低下头来,赫然发现自己的咽喉上已经插了一枝狼牙箭,箭尾的翎羽正在微微颤抖~

“仆~”

伯固的身躯像砍倒的木头般直挺挺地倒了下来,再无声息,有暗红的血渍从他的颈下渗出,濡红了城头的青石板。

“不好了~~大王死了~~”

“大王死了~~”

伯固中箭身亡的消息就像一股飓风顷刻间刮遍了整个国内城,高句的王城顿时陷入了空前混乱,大臣们乱了方寸,将军们没了效忠的对象,士兵们失去了指挥,一切~~全都乱了套。

城外,乱哄哄的高句骊溃兵正奔走而回,向着城门汹涌而来,紧随高句溃兵身后,乌桓骑兵正如虎狼般纵骑追杀,不断有落后的高句骊溃兵哀嚎着倒在乌桓骑兵的弯刀下,然后被汹涌而过的马蹄践踏成肉泥~~

“轰~~”

成千上万的乌桓骑兵像潮水般涌进了国内城,又沿着大街小巷散了开来,刀光霍霍、惨嚎连绵,手无寸铁的高句骊人纷纷哀嚎着倒了下来,倒在了血泊之中,血腥、残忍的屠戮~~终于拉开了帷幕~~

……

是夜,高句骊王宫,大殿。

马跃身披黝黑的铁甲,傲然端坐在高句骊的王座上,一名身材妖娆、美丽至令人窒息的高句骊女人陪坐在马跃身边,这女人名叫骊姬,是高句骊国王伯固最宠爱的妃子,国内城破、伯固亡,骊姬和宫中所有的女人都顺理成章地成了马跃的女人。

杂乱的脚步声中,百余名乌桓将领从大殿外乱哄哄地涌了进来,走在最前面的霍然正是句突,句突因为一箭射杀伯固,又生擒公孙度,被马跃提拔为千夫长,是百余乌桓将领中仅有的千夫长!

“参见将军~~”

百余乌桓将领进了大殿,单膝下跪向马跃见礼。

“都起来吧。”马跃点点头算是回礼,然后手一挥大声道,“带上来!”

细碎的脚步声响起,倩影纷乱处,百余名年轻漂亮的高句骊女人已经被押了上来,莺莺燕燕往大殿上这么一站,阶下的这些乌桓将领们看的眼睛都直了!高句骊与中原文明相比固然愚昧落后,却也算是农耕文明,无论是建筑、还是衣着,都比乌桓、鲜卑、匈奴这些游牧民族讲究多了。

马跃嘴角绽起一丝邪恶的微笑,大声问道:“弟兄们,这些女人好看吗?”

乌桓将领们纷纷回答:“好看,太好看了。”

“你们喜欢吗?”

“喜欢~~”

“想干她们吗?”

“想!”

乌桓将领轰然回应,眸子里流露出热切的期盼。

“好~”马跃大手一挥朗声道,“本将军功大小,千夫长可以挑两个最漂亮的,剩下的女人,功劳大的百夫长先挑,人人有份~~”

“嗷~~”

百余名乌桓将领顿时像野狼般嚎叫起来,眸子里流露出难以遏止的兴奋。

原本,这些乌桓将领被迫前来大殿参加庆功筵席还满腹怨言,因为不能和麾下的士兵们一起逍遥快活了,可是现在,这些微的不快早已经烟消云散,在这个世上,还有什么能比美女更令男人颠狂的呢?

不到片刻功夫,百余名漂亮的高句骊女人已经被瓜分一空,句突一个人就分到了两个美女,左拥右抱、上下其手,直恨不得当殿就将高句美女骑在胯下鞑伐一番,想到美妙处,更是乐得连脸上的横肉都笑开了花。

“上酒菜~~”

马跃一声令下,数百亲兵鱼贯而入,将几十大缸高句骊美酒、还有整只整只热气蒸腾的猪蹄、羊腿等肉食抬了进来,在乌桓将领面前的桌案上满满摆开,又往将领们酒碗里倒了满满一碗美酒。

马跃一手环住骊姬纤细的柳腰,一手举起酒碗,向百余名乌桓将领道:“弟兄们,为了美丽的高句骊女人~~干!”

“干!”

乌桓将领们轰然大笑,纷纷举起酒碗~~

马跃将碗中美酒一饮而尽,又掷碗于地,拦腰搂住骊姬纤腰往自己面前一带,骊姬丰满妖娆的娇躯便整个偎进了马跃怀里,马跃嘿嘿一笑,伸手往骊姬鼓腾腾的酥

劲一扯,只听嘶的一声,骊姬身上精美的金缕衣已经块,雪白的肌肤、还有挺翘丰满的**顿时**裸地暴露在了马跃以及百余乌桓将领的眼前。

)>的神色,似哀怨、似恐惧~~马跃却野兽般哈哈大笑起来。

“哈哈哈~~”

大殿上的乌桓将领们也放肆至极地狂笑起来,凶芒闪烁的眸子里暴起无尽的淫邪之色,纷纷将狼爪探向了身边的高句骊女人,一时间,高句女人的尖叫、惊呼声交织成一片,却越发地激起了这群野兽的兽欲~~

)>分开姬手臂,摄指成爪、抓住了骊姬丰满的**肆意地揉捏起来,在百余乌桓将领灼热的目光注视下,骊姬雪白的**在马跃的指间不断地变幻着形状,**的气息在大殿里弥漫~~

“呼~~”

马跃将骊姬拦腰抱起,骊姬身上的金缕衣荡了开来,隐隐露出两条修长丰满的**,马跃顺手在骊姬雪白的大屁股上狠狠拍了一巴掌,回首向阶下的乌桓将领们嘶吼道:“弟兄们随意,本将军少陪了,嘿嘿~~”

“嘿嘿嘿~~”

“哈哈哈~~”

乌桓将领们野兽般怪笑起来,马跃抱着骊姬的身影刚刚消失,这群野兽便纷纷将身边的高句骊女人掀翻在地,迫不及待地开始卸甲、宽衣,不及片刻功夫,数百具**裸的男女躯体便已经纠缠成了一团,男人的喘息息还有女人的呻吟声霎时交织成一片~~

马跃抱着骊姬刚进后殿,贾诩的身影忽然鬼魅般出现。

“诩~~参见主公。

马跃尴尬地将骊姬放下,淡然道:“文和,你来了?”

贾诩掠了眼衣衫不整的骊姬,邪笑道:“主公,下官来的似乎不是时候啊?”

我靠,知道不是时候还来?马跃心中懊恼,嘴上却说道:“无妨。”

贾诩道:“主公,请借一步说话。”

马跃目光一闪,转向骊姬,冷然道:“你~~出去!”

)>

贾诩从骊姬身上收回目光,沉声道:“主公,伯固死了,高句骊亡了,公孙度也已经被将士们剥了皮、抽了筋,我军不但搜刮了大量粮草、牲口,还掳掠了许多女人(对于乱世而言,女人意味着人口,是最宝贵的资源),当然,最令人振奋的是,经过这几个月的征战,万余乌桓轻骑已经完成转变成了一支虎狼之骑。”

“虎狼之骑?好名!”马跃沉声道,“可从乌桓轻骑中抽调三百身强力壮者,充入许褚铁骑营,剩下的七千余骑则组建起狼骑营,就由~~句突统领,文和以为如何?”

“主公,谁来统领狼骑营并不重要。”贾诩凝声道,“重要的是狼骑营必须完全服从主公的军令!连番的血战、血腥的屠戮在激发乌桓将士虎狼习性的同时,也让他们变得冷酷无情、残忍嗜杀,如果一味放任自流,很可能失去控制,后果将不堪设想。”

“嗯!”

马跃深以为然。

……

三天之后。

马跃军的放纵终于结束,高句骊的王都国内城几乎成了一座死城,所有身高超过马车车轮的男丁全部被屠!城中所有的粮食和家畜都被掳掠一空,连同大量的年轻女人被押到了马跃军的大营。

老人和孩子被遗弃在城里,没有粮食、没有家畜,他们的命运可想而知~~

马跃军大营,校场。

马跃傲然肃立在阅兵台上,正在训话。

“~~你们必须明白,你们是军人!作为军人,就必须无条件地服从主将的命令!”马跃说此一顿,目露凶狠之色,厉声喝道,“本将军让你们做什么,你们就必须做什么,谁若是胆敢抗命不遵,定斩不饶!”

“誓死效忠将军,唯将军是命是从!”

乌桓将士们轰然回应。

“好~”马跃点点头,手一挥朗声道,

丽影翩跹,美艳绝世的骊姬被带到了阅兵台上,马跃上前轻轻掂起姬粉嫩的下颔,向阅兵台下的乌桓将士道:“弟兄们,这女人好看吗?”

“好看~~”

“太***好看了~”

“老子从没见过比她更好看的女人~~”

马跃又问道:“喜欢吗?”

“喜欢~”

七千余乌桓将士轰然回应。

马跃的目光阴冷下来,厉声问道:“那么~~你们知道她是谁吗?”

绝大多数乌桓将士哑口无言,只有句突等少数乌桓将领大声应道:“知道,她以前是高句骊国王的女人,现在是将军的女人。”

“现在~~”马跃的目光刀一样掠过阅兵台下的乌桓将士,喝问道,“还有谁喜欢她?”

阅兵台下鸦雀无声,七千余乌桓将士凛然噤声,甚至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开玩笑,这娘们既然是将军的女人,除非吃了熊心豹子胆,

还敢说一句喜欢?敢和将军争女人,那不是找死呢么

“你~~出列!”马跃肃手指着阅兵台下刚才叫得最凶的一名乌桓战士,厉声道,“刚才就数你叫得最凶,上台来~~”

乌桓战士不敢违抗,战战兢兢地走上台来。

马跃狼一样盯着乌桓战士,冷然道:“弓箭准备~~”

乌桓战士不假思索地从背上卸下了角弓,又从箭壶里抽了一支狼牙箭绰于弦上,摆开了挽弓的架势~~

马跃伸手一指骊姬,冷然道:“现在~~把这女人射死!”

)>

乌桓战士略一迟疑,马跃便冷然道:“怎么,你敢违抗军令?”

乌桓战士吓得一激泠跪了下来,哀声道:“将军饶命,小人不敢~~”

马跃森然道,“本将军最后说一遍,这是军令!”

乌桓战士低头道:“小人不敢~~”

马跃冷然道:“本将军数到三,一~~二~~三!”

乌桓战士兀自跪在台上不敢动弹,马跃大喝道:“来呀,把这厮拖下去~~砍了!”

“遵命!”

两名亲兵虎吼一声,抢上前来架起乌桓战士来到阅兵台前,其中一名亲兵伸脚在乌桓战士的腿弯上狠狠地踢了一脚,乌桓战士便托地跪了下来,跪倒在阅兵台沿,倏忽之见,另一名亲兵手里的斩马刀已经高高举起,冰冷的刀刃映寒了黯淡的苍穹。

乌桓战士的脸色顷刻间一片煞白,厉声嚎叫道:“将军~~将军饶命啊~~饶

马跃森然道:“本将纵可饶你,然而军令如山,岂能视同儿戏?斩~~”

“挲~~”

寒光一闪,亲兵手中的斩马刀冰冷地斩落下来,乌桓战士的惨叫声嘎然而止,眉目狰狞的头颅高高抛起~~

阅兵台下,七千余乌桓将士骇然噤声。

马跃冰冷的目光再次投向阅兵台下的乌桓将士,伸手指着其中一名士兵,冷然道:“你~~上来!”

乌桓士兵神色惨然,却不敢抗命,只得走上台来。

马跃锵然抽出佩剑,递于乌桓士兵手中,沉声道:“本将军命令你,把这高句骊女人~~杀了!”

乌桓士兵颤抖着双手接过马跃的佩剑,回头看看美艳无双的骊姬,再看看马跃,总觉的无论杀或者不杀,反正都逃难一死,便索性跪倒在马跃脚下,惨然道:“小人不敢擅杀将军的女人,小人情愿受死。”

“来呀~~”马跃厉声道,“拖下去~~砍!”

“遵命。”

两名亲兵虎吼一声再次抢上前来,不及片刻功夫,又一名抗命不遵的乌桓战士陈尸阅兵台上。

马跃的目光第三次掠过阅兵台下的乌桓将士,这一次,所有的乌桓将士都低下了目光,再没有人敢正视马跃杀气腾腾的双眸。

马跃深深地吸了口冷气,厉声道:“典韦何在!”

典韦昂然踏前一步,锵然应道:“末将在。”

“本将军命令你,把这高句骊女人~~刺死!”

“遵命!”

典韦答应一声,接过马跃佩剑,疾步抢上前来,不由分说照着骊姬鼓腾腾的酥胸刺了下去,可怜骊姬一代尤物,却如何躲得典韦手中利剑?利器剖开骨肉的清脆声中,骊姬惨叫一声,双手抱着插于胸口的剑柄缓缓仆倒在阅兵台上,有殷红的鲜血从她柔软的娇躯下渗出,顷刻间濡红了冰冷的阅兵台~~

阅兵台下,所有的乌桓将士目光凛然,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典韦真敢把将军的女人给杀了!

马跃目光如刀,冰冷地掠过七千乌桓将士,厉声道:“你们~~都给老子记住,永远记住!本将军不允许你们做的事,死都不能做,本将军命令你们杀人,你们就必须杀人,不管他是谁,哪怕他是本将军最宠爱的女人,哪怕他是天王老子,你们也必须毫不犹豫地砍掉他的头颅!”

“谁若敢抗命不遵,老子就砍掉他的狗头!”马跃说此一顿,冷冷地指着阅兵台上那两具无头尸,厉声道,“就跟他们一样~~”

“誓死效忠将军!”

百余名乌桓将领率先跪倒在地,仰天长嗥。

“誓死效忠将军~~”

七千余乌桓战士轰然跪倒一片。

……

中平三年(公元186年)正月,公孙度为子复仇,率八千辽东大军进逼柳城,城破,尽屠城中四万乌桓老幼,是月,马跃率万余乌桓骑兵反击,两军激战于漠北草原,公孙度军大败,奔走高句骊,高句骊王伯固率军来援,亦为马跃军所败。

正月至三月间,马跃军长驱直入、连战连捷,大破公孙度、伯固联军,连下高句骊十七城,斩首十余万,乌桓铁骑所过处,城池破灭、鸡犬不留,千里之内、渺无人烟,刚刚兴盛起来的高句骊人惨遭灭顶之灾。

四月,高句骊王都国内城破,马跃下令屠城三日,国中壮丁死伤略尽,妇女皆被掳为奴隶,高句骊从此一蹶不振,越数年,为北方蛮族夫余所灭。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