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二十六章 三万大军的坟墓

找死~~”

关羽大吼一声,青龙偃月刀狂暴地挥出,锋利的刀刃劈开了空气发出刺耳的尖啸,照着一员乌桓骑将的顶门劈斩而下。

“喝~~”

乌桓骑将夷然无惧,高举手中的马叉试图硬架这一狂猛无匹的一刀。

“当~”

一声清响,乌桓骑将的马叉一触即断,关羽的刀势却丝毫未曾受阻,寒光一闪便从乌桓骑将的头顶劈入,瞬间直透胯部,将他的身躯整个切成了两片!冷艳锯刀势未竭,竟然还将乌桓骑将胯下的坐骑也拦腰砍成了两截~~

“杀杀杀~”

关羽的神勇引起了乌桓骑兵的注意,凄厉的暴喝从关羽四周同时响起,六名乌桓骑兵挥舞着弯刀向关羽疾冲而来,寒光闪烁间,六柄锋利的弯刀从六个不同的角度照着关羽身上斩劈而来~~

“挡我者死~~”

关羽狭长的凤目霍然睁开,天地间响起犹如龙吟一般的长啸,手中那柄沉重的青龙偃月刀上下翻飞、寒光闪烁,远远望去,竟如一条青龙正在战场上翻滚、喧嚣、张牙舞爪,青龙所过处,乌桓骑兵如波分浪裂、纷纷倒毙马下~~

“吼呀~”

一员自负武勇的乌桓骑将厉嗥着,悍不畏死地扑了上来,可他还还没来得及撞入那团翻滚飞舞地青虹之中。便连人带骑整个被撞得倒飞了出去,人马尚在空中,便碎解成数块大小不等的碎尸残肢,挟杂着漫天血雾凌空洒落~~

……

距离战场数百步远的一处小山包上,马跃身披黝黑的铁甲,头顶狰狞的狼头盔,在贾诩、郭图、许褚、典韦的护卫下悄然出现,从小山包上放眼望去。一万五千骑乌桓骑兵就像是汹涌澎湃的汪洋,已经将关羽的两千步兵彻底淹没~~

在乌桓骑兵汪洋大海般地冲击下,两千刘军很快就被分割成了几个小块,处于外沿的刘军士兵在乌桓骑兵的反复冲杀下一排排地倒下,刘军军阵就像是掉入滚水中的冰块,正在迅速消融~~

似乎是被万马奔腾的激战场面所感染。郭图苍白的脸上诡异地浮起了一抹红晕,极为亢奋地说道:“主公,要不了多久,这两千刘军便要全军覆没了!刘备小儿,当初颖水之战让他逃过一劫,不过今日却是在劫难逃了,嘿嘿~~”

“嗯!”马跃重重地点了点头,沉声道,“许褚何在?”

许褚策马来到马跃跟前,木讷地眸子里流露出一丝狰狞。厉声道:“末将在。”

马跃道:“传令,将刘军斩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

“遵命!”

许褚大喝一声,勒马疾驰而去。天地间旋即响起许褚炸雷般的大吼:“将军有令,斩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

……

“昂~~”

关羽手中的青龙刀再次飞斩而出,锋利的刀刃劈裂了空气,发出一阵亮至令人窒息的龙吟声,挡住去路的两员乌桓骑将连人带骑被劈得飞了开去,关羽纵骑突过,陡觉眼前豁然开朗。竟然已经杀透重围~~

惊回首,冰冷的雪原上寒光刺眼、杀声震天。激烈厮杀的战场犹如一锅烧开的滚水,翻滚沸腾~~再看不到一名刘军士兵的身影,除了关羽自己,再没有一名士兵能够突出重围!这一刻,关羽睚眦俱裂。

败了,再一次地败了!为何上天如此不公,待我兄弟如此刻薄?强烈的不甘和无比地抑郁就像一座沉重的大山压在关羽身上,令他窒息、难以喘息,终于~~关羽深深地吸了口气,仰天凄厉地长啸起来~~

“将军有令,斩尽杀绝,不留一个活口~~”

“嗯!?”

不远处响起绵绵不息地哟喝声,关羽心头一动霍然回首、翘首四顾,忽然发现左侧不远处一座小山包上,正有数骑迎风肃立~~莫非?倏忽之间,关羽凤目里暴起骇人的杀机,双腿狠狠一挟胯下坐骑。

“哈~”

“唏律律~~”

坐骑昂首悲嘶一声,甩开四蹄向着不远处的小山包疾驰而去~~

“嗯!?”

小山包上,典韦颔下的虬须骤然根根竖起,眸子里亦暴起骇人的寒芒,勒马缓缓转过身来,只见一骑如飞正向着小山包疾驰而来,冰寒的杀气从来将身上喧嚣而起,向着四野里无穷无尽地漫延~~

“哼!”

典韦从鼻孔里闷哼了一声,缓缓举起双手将交叉插于肩背的两枝大铁戟拔了下来,握紧手中狠狠一撞,天地间顿时炸响一声惊雷般的金铁交鸣声,典韦整个人地气机也为之一变,顷刻间变得无比狰狞~~

“哈~”

马跃、贾诩、郭图三人的耳膜几乎被震碎,惊回首,只见典韦狠狠一摧胯下坐骑,已经向着小山下疾驰而去,山下不远处,一员身披绿袍、头覆绿幞地武将正策马疾驰而来,倒拖手中的赫然竟是青龙偃月刀~~

“昂~~”关羽翘首长嗥一声,厉声喝道,“关羽在此,马跃匹夫速速领死~~”

“关羽!”郭图倒吸一口冷气,几乎是惊叫起来,“主公,这厮是关羽!”

贾诩尚是首次领略关羽风采,眸子里掠过一丝激赏之色,向马跃道:“主公,是员难得的虎将,不如设计擒之?”

“不必了!”马跃冷然道,“这厮绝不会投降的,即刻召集弓箭手、将之射杀!”

贾诩劝道:“主公,此人有万夫不当之勇,杀之岂非可惜?”

闷哼一声,沉声道:“文和不必多言,公则,速去召箭手!”

“遵命。”

郭图答应一声,策马疾驰而去。

贾诩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冲山下把手一招,守候在另一侧山脚下的三百骑亲兵呼喇喇地涌上前来,将马跃和贾诩团团护住,不远处,狂飙疾进的关羽和典韦,终于无可阻挡地撞在了一起~~

“呔!”

典韦大喝一声,两枝沉重的大铁戟在空中划出两道黝黑的钝芒,左右交斩而至,瞬息之间,冰冷的钝锋距离关羽颈项已经只有咫尺之遥,关羽狭长的凤目霍然睁开,有冰寒的杀气自眸子里倾泄而出~~

“开~”

一声大喝,关羽倒提手中的青龙偃月刀陡然扬起,恶狠狠地撞向了典韦交斩而至的大铁戟,响彻云霄的金铁交鸣声中,典韦的两枝大铁戟顷刻间被荡了开去,两骑交错而过,各往前冲出数十步始勒马回头,凛然对视~~

“来将通名,关某刀下不斩无名之辈!”

关羽右手持刀、缓缓横过胸前,神色一片凝重!这厮的蛮力不在自己之下,戟法虽然略显粗糙,却大开大阖自有一股惨烈的杀伐之气,是个难缠的对手!

“老子典韦,今日誓取你狗命!”

典韦满脸狰狞。厉声回应,两人正僵持之时,不远处有一员乌桓骑将正于马背上挽弓搭箭,锋利地狼牙箭已经瞄准了关羽的背心要害~~

“嗡~~”

足可五石挽力的弓臂猛然弹回,绷直的弓弦嗡嗡颤响不息,绰于弦上的狼牙箭早已经脱弦而出,向着关羽背心呼啸而来~~

“嗯!?”

关羽正全神贯注于典韦身上,骤听身后响起刺耳的尖啸。急闪身躲避时为时已晚,只听噗的一声响,顷刻间右臂一阵麻木,握于手中的青龙偃月刀也险些脱手,惊低头,只见一枝足有姆指粗细地狼牙箭已经把自己的右臂整个贯穿~~

“啊~~”

关羽吃痛惨叫之时。又有破空声疾掠而至,急低头时,戴于头上的幞巾竟被一箭刺穿,整个射飞,梳好的发髻也披散了下来~~关羽大惊,急回头,只见身后不远处,乱军之中正有一员乌桓大汉挽弓相向,第三支箭已经绰于弦上~~

“驾!”

关羽双腿狠狠一挟马腹,勒马急走。敌军中有猛将、有神射手,袭杀马跃已经不可能。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咻~”

乌桓大汉的第三支箭终于射到。正中关羽马股,战马吃痛昂首悲嘶一声,往前发疯似的狂奔起来,典韦挠了挠头,究终觉地还是护卫主公要紧,不敢策马去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关羽披头散发、落荒逃走~~

“可恶,居然还是让他逃走了!”小山上。马跃不无遗憾地叹息一声,向郭图道。“公则,回营之后把刚才放箭的乌桓人唤来大营,还有~~绝不

郭图恭声道:“遵命。”

……

下落城,驿馆。

从关羽率军出征之后,刘备便和简雍客居于此,恰值深夜,刘备睡意全无,将简雍从睡梦中唤醒,两人对酌下棋,行至中盘时,忽闻门外响起急促的脚步声,旋即有亲卫急促而又震惊的声音响起。

“二将军回来了~~”

闻听二弟深夜返回,刘备本能地感到不妙,竟弃子而起,立于厅中发起愣来,不片刻,便见关羽蓬头垢面、急步而入,带起的劲风险些将厅中的烛火荡灭。刘备和简雍定睛望去,赫然发现关羽身上还带有斑斑血迹,一支足有拇指粗细的狼牙箭赫然贯穿右臂,锋利的箭簇在火光的照耀下闪射出狰狞的寒芒~~

“二弟!”刘备急迎上前来扶住关羽,怆然道,“二弟何故如此?”

这便是刘备地厉害之处了,若换了一般人,此时所问的第一句话必然是两千大军如何了?刘备心中同样挂念两千大军去向,可他问地第一句话却是关心关羽的话,诚可谓深谙笼络人心之道。

关羽又是感激又是羞愧,左手扶着刘备便跪倒在地,悲声道:“大哥!都是小弟无能~~两千大军已经全军覆没矣~~”

“什么!?”

刘备尚且神色如常,简雍却是惊得跳了起来,满脸震惊地问道:“宁县守备空虚,二将军何致于此?”

关羽黯然道:“先生有所不知,关某正率军往宁县急进时,忽见万余乌桓骑兵漫山遍野杀至,我军猝不及防、全军崩败,仅关某一人杀透重围、逃得性命~~”

刘备心中愤懑欲死,可话到嘴边却硬生生变成了截然不同地意思,安慰关羽道:“常言道胜败乃兵家常事,二弟可不必挂怀,败了便败了吧,丢了两千军卒固然可惜,然二弟的安危却远胜于彼~~”

简雍吸了口气,向刘备说道:“主公,如今两千大军已经丢失,刘虞恼主公挫伤其锐气、必然迁怒,若回蓟县恐凶多吉少,不如早做打算(一生奔走、丧家之犬啊,刘备又要可怜兮兮地逃亡了)。”

刘备也知道蓟县是断然回不得了,然而举目茫茫、竟然再无投奔之处,不由得黯然长叹道:“想我刘备数载征战、颇有微功,却四处飘零、无根无凭,天下之大,竟无一处可以安身~唉~~”

简雍急劝道:“主公且不可泄气,雍尝闻徐州刺史陶歉为人坦荡、颇有仁义之名,谅肯见容,不如往而投之?”

刘备

如此,可将我军兵败消息告知下落丞~~”

简雍道:“主公不可,此事若被下落丞知晓,恐怕就走不成了,可趁天黑速速离城,迟恐生变~~”

……

坝上草原,马跃大营。

浓郁的肉香飘散在帐蓬里,一口热气腾腾的大陶罐摆放在马跃案上,马跃以匕首从罐中戮起一块煮烂了的肥羊肉塞进嘴里,开始大口地咀嚼起来,案上还摆放着一大盆马奶酒,奶香四溢、醇香扑鼻~~

帐帘掀处,郭图瘦弱的身影闪了进来,缩于火光难及的阴影处,低声道:“主公,白天射伤关羽的乌桓人已经找到。”

“嗯。”马跃从鼻孔里嗯了一声,头也不抬地问道,“今在何处?”

“就在帐外。”

“速速唤来。”

“遵命。”郭图应了一声,抬起头来向帐外朗声道,“主公有令,召句突觐见~~”

低垂的帐帘再次掀起,一条乌桓大汉已经昂然直入,身高足可八尺、虎背熊腰,身上披着一袭又破又旧的羊皮祅,几个绽裂的破洞里露出虬结的肌肉,在火光的照耀下闪烁着古胴色的光泽~~

“你就是句突?”

马跃的目光刀一样落在乌桓大汉身上,只见句突披头散发,不像普通乌桓人那样梳成小辫子。这只能说明句突在辽西乌桓部落中根本就是奴隶地身份,在乌桓和鲜卑族中,只有奴隶才不被允许梳辫子~~

“小人句突,参见将军~~”

句突仆地双膝跪倒,脑袋重重地叩在冰冷的地面上发出咚的一声闷响,有些出乎马跃的意料,句突虽是奴隶身份,却居然能说流利的汉语。

马跃淡然道:“免礼。起来吧。”

句突长身而起,昂然立于帐中。

马跃目光一闪,以匕首从罐中挑起一大块肥羊肉递于空中,向句突道:“吃!”

句突不道谢(蛮夷之人不懂礼教啊)也不答话,抢前一步以手抓过肥羊肉,连汤带汁也顾不上烫嘴直接送进嘴里大嚼起来。

句突嚼得正欢。冷不防马跃一声断喝:“句突!”

“小人在!”

句突急将肥羊肉一口咽下,猛地挺直了身躯。

马跃沉声道:“本将赐你贵族身份,赏奴隶十户,为百夫长~~”

句突眸子里顿时暴起异样的神采,锵然应道:“小人定当誓死效忠将军!”

……

天色将黑,刘虞军行至鹿北效下寨。

中军大营,刘虞正与阎柔议事,忽有探马来报:“大人,前方急报。”

刘虞朗声道:“讲。”

“洋水河畔发现弃尸两千,皆穿我军军服。”

“什么!?”刘虞大吃一惊。目光转向阎柔,问道。“子和,可有刘备消息?”

阎柔目光阴沉。低声道:“主公,这两千具弃尸只怕便是刘备的大军了。”

“这个刘备!”刘虞拍案怒道,“本官不是已经谴人令他不可轻敌冒进了吗,如何又率军进至洋水,致有此败!刘备若回,本官定将他斩首示众、以正军纪。”

阎柔蹙眉道:“就算刘备不曾殁于乱军之中,只怕也不会再回大人军中了,刘备虽败。却未必会挫伤我军锐气,如今休要管刘备了。还是正事要紧,大人急召下官前来,不是说有急事相商吗,却不知是何急事?”

“唉呀~~本官险些忘了正事。刘虞一拍额头,说道,“子和,适才冀州刺史韩馥大人派人送来八百里急报,朝廷派谴中常侍宋典为天使,一行车驾已经进入常山郡,很快就要进入幽州地界了!”

阎柔失色道:“唉呀,韩馥大人如何不设法稳住宋典?”

“不行呀。”刘虞顿足道,“宋典看样子是收了马屠夫重贿,非要急着赶到幽州不可,子和,如若两军僵持之时宋典赶到,于阵前宣旨,让三军将士知道了朝廷的旨意,只恐军心浮动、后果不堪设想啊。”

阎柔地脸色逐渐阴冷下来,低声道:“大人,一不做、二不休,何不派人袭杀宋典,再将随行侍从全部灭口,尔后嫁祸给匈奴人或者是并州刺史丁原,到时候就算有人怀疑,那也是死无对证,扯来扯去就成了无头公案~~”

刘虞色变道:“此事万万不可,袭杀天使形同造反,乃是大逆不道之举!”

阎柔道:“事急矣,请大人三思。”

刘虞不容置疑道:“断然不可。”

阎柔叹息道:“如此,只有加快行军速度,争取在最短的时间里攻占宁县,到时候就算宋典赶到宁县,我们也可以骗说马跃已经和鲜卑人勾结,叛出塞外去了。”

刘虞道:“看来也只好如此了。”

……

坝上草原,地处宁县以南八十里,方圆百里皆为一望无垠之平原,入冬以来的第一场大雪将整片草原妆扮得银妆素裹,极目望去,荒原上尽是苍茫的雪色,仿佛天地之间再无别的颜色。

荒凉的雪原上,一夜之间结起了一堵草墙,高可一丈余、延绵数里,两千精骑列阵于草墙之前,贴着墙根一字排列开来、神情肃然,有萧瑟地寒风刮过,竖立的草墙簌簌发抖、摇摇欲倒~~

马跃跨马横刀、肃立阵前,乌黑的眸子里流露出莫名的寒凉:这坝上草原~~便是刘虞三万大军的坟墓!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