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二十四章 中计

更新:2018-12-02

夜色苍茫,马跃负手肃立在低矮破败的城墙上,翘首仰望黯淡的夜空,无尽的鹅毛大雪正从天上飘洒而下,只片刻功夫,便在马跃的头盔和披风上积了厚厚一层,借着幽暗的火光望去,竟成了凝固的雪人~~

柳城之内火光冲天、一片翻腾,男人的惨叫、女人的呻吟和孩子的啼哭声交响成一片,马跃心中一片寒凉,一如这漫天飘洒的冰雪。

辽西乌桓各个部落的头人、贵族们正在遭受最为悲惨的蹂躏和屠戮,马跃虽然饶恕了乌桓族的普通牧民,却不可能饶恕乌桓族的贵族!无论是出于势力整合的需要,还是犒赏麾下将士的需要,都必需拿这些乌桓贵族开刀。

既然是战争,战败一方就应该有战败者的觉悟。

马跃没有兴趣参加麾下将士的狂欢活动,却也丝毫没有阻止他们的意思,这~~是他们应得的奖励!这既是对战败者的惩罚,也是对战胜者的奖励,别提***仁义道德,在这个乱世,胜者为王,战败者~~是没有人权的!

何为虎狼之师?

虎狼者、禽兽是也!一支虎狼之师,势必也是一支禽兽之师!有了战后的纵情狂欢、精神上的极度渲泄,才会有战场上的亡命博杀和悍不畏死!马跃非常清楚他麾下这支虎狼之师是如何铸就地。更清楚要靠什么手段来维持他们的虎狼兽性~~

马跃不希望麾下的虎狼之师毁了锦绣中原,也不希望锦绣中原毁了他的虎狼之师,所以~~他选择来了这片蛮荒的不毛之地,来这里的初衷是什么?还不是为了冷血地继续烧、杀、劫、掠,以维持这支虎狼之师的兽性和血性。

一切都只是为了活着,都只是为了活得更好!

如今~~八百流寇已经有了官军的身份,有了稳定地老巢,有了女人和孩子。有了大群牛羊和奴隶,再不必整天游走在刀尖上了,再不必整天将脑袋挂在腰上玩命了,看起来似乎是实现最初的目标了~~

可是,马跃比谁都清楚,这还远远不够。现在的实力还远不够保证让所有将士能活到最后、活得最好~~

八百流寇的征途并未结束,甚至~~才刚刚开始!

不想死,就得叫别人去死。

不想被杀,就得去杀别人。

乱世法则,就是这么简单!

急促的脚步声从身后响起,郭图身上裹着厚厚的羊皮祅踩着积雪上了城楼,整个人就像是肥了一圈显得壮实不少。

马跃头也未回,淡然道:“公则,你来了?”

郭图双手拢于袖中,弯腰缩进了马跃身后。恭声道:“回主公,斥候骑兵已然派出。”

马跃惯于偷袭别人。自然不会给别人偷袭自己地机会。但凡攻城略地、破城之后,必然会派出大量斥候骑兵。以确保麾下将士们在纵情狂欢的时候,不会遭受敌军的突然袭击,这已经成为马跃军的优良传统了。

“嗯。”马跃轻轻颔首,目光转身肃立身侧的周仓,沉声道,“周仓。”

周仓踏前一步,双手抱拳锵然道:“末将在。”

马跃道:“率三百精兵沿街巡逻,但有顽抗者~~斩立决!”

“遵命。”

周仓虎吼一声。领命而去。

郭图吸了口气,脸上露出谄媚的笑容。低声道:“若图所料不差,此时刘虞必然已经调集大军于蓟县城下,正等候主公自投罗网,却断然料不到主公竟是声东击西,奇袭蓟县为虚,千里奔袭辽西乌桓为实,嘿嘿~~”

马跃嘴角再次绽起狡诈的笑容,好戏~~这才刚刚开始!

郭图脸上的笑容逐渐隐去,取而代之却的是淡淡的忧虑,低声道:“主公,我军奇袭柳城、一举平定辽西乌桓,斩获颇丰,不过雨雪天气不利牛羊、人口地迁徙,这将严重迟滞我军的行军速度,一旦刘虞闻知辽西兵败,必然尽起大军进攻宁县,如此则宁县危矣~~”

“无妨。”马跃淡然道,“从柳城前往蓟县遥遥千余里,等刘虞知道辽西兵败地消息,至少也是五天之后的事情了!等刘虞调拔粮辎、组织大军北上又至少需要五天时间,步军不比骑军,行军迟缓,从蓟县到宁县至少需行军十天~~”

郭图皱眉道:“主公,刘虞或恐谴呼赤轻骑奔袭宁县。”

“轻骑奔袭?”马跃阴阴一笑,说道,“本将倒希望刘虞和阎柔会蠢到派谴轻骑奔袭宁县,不过这样地可能性微乎其微。”

“嗯!?”

郭图神色一动,望着马跃背上的皑皑白雪陷入了沉思~~

……

蓟县,幽州刺史府议事大厅。

张郃、文丑、颜良、贪至王、牵招、齐周六路大军已经齐聚蓟县城下,可整整十天时间过去了,却始终不见马军一兵一卒!遍布渔阳、右北平境内的细作也没有任何消息传回,马屠夫的大军自从北出塞外之后就像是空气般消失得无影无踪~~

“马屠夫的军队该不会是被冻死在塞外了吧?”

文丑凶睛里闪烁出无比狰狞的厉芒,瓮声瓮气地说了一句,这厮人如其名,长相极为凶恶、狰狞如鬼。

张郃道:“文将军说笑了,马跃的军队虽然多是南人,却也不致于被冻死在荒原上,且马跃凶残如狼、狡诈如狐,曾以八百乌合之众大败朝廷几千精锐大军,其人用兵、鬼神难测,依末将看~~这定然又是马跃的诡计。”

“就那几千破兵,能有什么阴谋诡计?”颜良不耐烦地挥舞了一下钵大地拳头,恶狠狠地

“若依末将,不如尽起大军杀奔宁县而去,一举端了老巢便是,到时候叫他有家回不得,做个孤魂野鬼。”

张郃凛然道:“颜将军切不可轻敌,需知颖水之战,马跃仅凭千余精兵便击败了曹操刘备八千精兵,长社一战,大汉名将朱隽、皇甫嵩率两万精锐竟也拿马跃无可奈何,任由来去自如~~”

上谷太守牵招点头道:“不错,张郃将军所言极是,马屠夫凶残狡诈、非常人堪比,鲜卑铁骑纵横大漠、何等骁勇?不想阴风峡谷一战,三万铁骑竟一战而灭,试问在座诸位,谁人自信有这等能力?下官以为,在侦知马屠夫大军确切动向之前,我军还是按兵不动、静观其变为好。”

文丑瓮声道:“难道马屠夫一年不显身,我们便在蓟县等他一年吗?”

“倒也无需等上一年。”阎柔淡淡一笑,说道,“若是马跃当真另有所图,料来这几日也该有消息传回了~~”

“报~~辽东急报!”

阎柔话音方落,厅外骤然响起急促的脚步声,张郃、文丑、颜良诸将霍然转头望向厅外,只见一名小吏手捧一封书简急奔而入,托地跪到厅下,大声道:“大人,辽东太守公孙度海路急报~~”

“辽东?”阎柔喃喃低语一声,顷刻间脸色大变,大叫道。“不好,中计也~~”

“嗯!?”

刘虞及张郃诸将地目光霎时落在了阎柔身上,阎柔深深地吸了口气,竭力平抑下胸中的激荡,沉声道:“大人,诸位将军,中计也~~如今看来,马屠夫十之**已然猜知大人在公孙瓒身边隐有细作。扬言奇袭蓟县是虚,千里奔袭柳城是实,若柔所料不差,辽西乌桓~~多半已经不保矣~~”

“什么!?”刘虞大吃一惊,急向小吏道,“快。快呈上来!”

小吏急将书简呈于刘虞案前,刘虞拆开、匆匆阅罢顷刻间脸色铁青,望着阎柔久久不发一语,唯有一双眸子里流露出莫名的震惊之色~~

牵招见刘虞久久不语,不由急道:“大人,如何?”

刘虞哀叹一声,说道:“子和(阎柔表字)言中矣,公孙度急报,马屠夫于五日之前大破辽西乌桓,柳城破、丘力居死。蹋顿仅率八百族人奔入辽东~~”

张郃:“……”

鲜于辅难以置信道:“柳城乌桓各部控弦之士不下两万,竟一战而灭?”

上谷太守牵招叹道:“鲜于将军以为乌桓骑兵比之鲜卑骑兵如何?”

鲜于辅道:“颇有不如。”

牵招叹道:“三万鲜卑铁骑尚且一战而灭。何况两万乌桓控弦之士乎?此~~非战之罪,实乃马跃过于狡诈也~~”

诸将皆默然。议事大厅里顿时一片死寂。

良久,刘虞始叹了口气向阎柔道:“子和,如今我军又该何去何从?”

只片刻功夫,阎柔蹙紧的眉宇便重新舒展开来,儒雅的脸上也恢复了原有的从容与恬淡,向刘虞道:“大人,马跃不愧是马跃,用兵有如鬼神。的确令人防不胜防,这次的确让他先赢了一阵!”

“不过不要紧。我军仍然占据压倒性地优势,如今也不必心存侥幸、妄图依靠诡谋来击败马跃了,大人可尽起大军、杀奔宁县,以雄厚的兵力优势一举击破马跃老巢,只要绝其根基,马跃自然败亡。”

张郃击节道:“先生所言极是,正所谓一力降十会,在绝对的武力面前一切计谋都将毫无用武之地。”

颜良大声道:“闹了半天,还是要去攻打宁县不是?嘿嘿,不过也好,正好让马屠夫见识见识河北雄兵的威风!什么狗屁虎狼之师,那是没遇上真正的精锐之师,哼哼。”

张郃呼了口气,微不可察地摇了摇头,心忖这可真是个有勇无谋的家伙。

……

右北平郡、上垠,太守府议事厅。

公孙瓒正与长史关靖议事。

关靖道:“大人,细作回报,蓟县地戒备突然加强,军队进出频繁,而且渔阳、右北平境内刘虞军的探子突然大量增多,种种迹象分析,刘虞很可能已经知道马跃奇袭蓟县的计划,因此提前了做了准备。”

公孙瓒神色凝重,点头道:“马跃意图奇袭蓟县,此事极为隐秘,却不知刘虞老儿是如何知晓?”

关靖道:“下官亦是不解。”

两人正说间,忽见公孙越急步匆匆,径入大厅向公孙瓒道:“兄长,严纲急报,马跃于五天前击破柳城,斩杀丘力居,辽西乌桓各部尽归其有。”

“什么!?”公孙瓒脸色一变,从席上长身而起,震惊道,“马跃不是要奇袭蓟县么,怎么又去了柳城?”

关靖手捋柳须略一思忖,恍然道:“大人,马跃此乃声东击西~~呃~~”

公孙瓒道:“怎么了,士起?”

关靖凝声道:“难怪阴风峡谷战事吃紧之时,丘力居、苏仆延两路大军得以及时杀出,马跃意图奇袭蓟县,也难以瞒过刘虞耳目,问题竟然出在大人军中!大人,我军中恐有刘虞奸细!”

“什么!”公孙瓒震惊道,“竟有此事?”

“奸细!”公孙越神色一动,说道,“莫非是他?”

公孙瓒及关靖的神色同时落在公孙越身上,齐声问道:“谁?”

公孙越眸子里掠过一丝冷意,沉声道:“兄长的亲兵队长~~公孙敖!”

三国这段历史之所以这么有魅力,一部《三国演义》将天下战役、人物特性都写遍了,在三国战役中作者更是将三十六计等兵法溶于其中,在人物描写中突出了蜀国丞相诸葛亮的神机妙算。

而诸葛亮流传下来的作品中,以《出师表》最为著名,其他还有《隆中对》、《诫子书》等等。

网站地图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