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八百流寇起狼烟 第一百二十二章 险中求胜

“本将与刘虞老儿已然势不两立,此战在所难免!”马跃突然站起身来,沉身道,“公孙大人若不愿出兵相助,吾当独力伐之。”

公孙瓒道:马将军···”

马跃断然道:明日,本将便近起大军,北出塞外,绕经大漠从右北平入关,尔后从渔阳轻骑西进,从蓟县突然杀出,定可以杀刘虞一个措手不及,还望公孙大人看在管亥等三百将士的亡魂满上,行个方便,借道一行。

公孙瓒心中震惊,马屠夫擅长险中求胜,此言果然非虚!马跃率军北出塞外,再从右北平入关绕个大圈奇袭蓟县,可谓孤军深入,长途奔袭,实在是凶险至极,一旦不能在短时间里攻下蓟县,极可能被刘虞调集重兵反围于蓟县城下。

但是话说回来,刘虞,阎柔也未必能料到马跃敢行险奇袭蓟县,蓟县不备,极可能被马跃一举攻下,到时候刘虞空有数万步骑,却被马跃一剑刺心脏,待大军云集,前来救援之时,刘虞已死,大势已定。〔续:〕公孙瓒麾下长史关靖亦是神色凛然,:还请马将军三思,将军若弑刘虞,乃是以下犯上,恐为天下人所不齿!

天下人?马跃眸子里掠过一丝莫名的狠辣,说道,为天下人所不齿又当如何?本将眼里从来只有兄弟,从来只有忠勇将士!谁若杀我兄弟,杀我军士,我便杀谁,神阻杀神,佛挡弑佛··

公孙瓒闻言倒吸一口冷气,倒霉想到马跃竟如此嚣张,言语放肆浑然不将朝廷尊严放在眼里,心中不由掠过一丝震惊,但见马跃表情狰狞,眼神凄厉,绝非在说笑i的样子!难道真的已经铁了了心与澳奇袭蓟县可吗?

是合兵共伐?还是按兵不动?公孙瓒一时间心头犹豫不决,半响始向马跃道:“马将军。此事关系重大,且容本官回营慎思之`

〔续:〕马跃神色恢复如常,肃手道:”公孙大人请便··“

”如此,本官告辞。“

公孙瓒冲马跃拱了拱手,于关靖起身离去。

目送公孙瓒二人身影远去,郭图压低声音说道:”主公,公孙瓒此人颇有野心,不可不防,她若肯合兵便罢,若不肯合兵,下官担心他会将我军奇袭蓟县的消息暗中透露给刘虞知晓,以便我军与刘虞拼个;两败俱伤,他可从中渔利。“

马跃道:”我军势弱,刘虞势威,公诉瓒如果希望我与刘虞拼个两败俱伤,就不会将我军意欲奇袭蓟县的消息透露给刘虞,不过,公孙瓒军中必然有刘虞的奸细!否则,秋力居,苏仆延两路大军不可能来得如此及时,定然是有奸细将我军的作战计划详细地透露给刘虞,所以我军奇袭蓟县的消息,最终还是会被恶刘虞知晓。“

〔续:〕”什么!?“郭图震惊道,”主公既然明知公孙瓒军中隐忧刘虞奸细,如何还将如此重要的军事计划透露给刘虞知晓?一旦公孙瓒真的将此计划不慎泄漏给奸细,刘虞必然早有防备,我军便失去奇袭之优势,此去可谓孤军深入,恐凶多吉少。“

”孤军深入,凶多吉少?马跃嘴角忽然绽起一丝狡诈的笑意,说道,“只怕未必!”

郭图急道:“刘虞若有防备,我军此去必败无疑!还请主公三思。

马跃忽然举起右臂,打断郭图道:”公则不必相劝,本将之所以把此计划透露给公孙瓒知晓,便是希望刘虞有所防备。“

郭图愕然道:”主公何处此言?“

马跃冷然道:”世人皆知本将喜欢线中求胜,自精山举兵以来,举凡数十仗,无有一仗不是死中求生,险种求胜!此番绕行千里,长途奔袭蓟县,虽然凶险却也不无成功只可能,公则对此深信不疑,公孙瓒,关靖对此深信不疑,料来刘虞阎柔之辈必然也是深信不疑,如此,刘必然调兵遣将,在蓟县周围布设重兵等候我军前去送死···“

〔续:〕郭图开始明显跟不上马跃的思维了,失声道:“主公··既然如此为何还将计划透露给公孙瓒知晓,岂非失策?”

“失策?这不过是诱敌之计罢了!”马跃冷然道,“扬言奇袭蓟县不过是要把刘〔续:〕虞的大军调到蓟县周围,惟其如此,在我军主力外出之时,宁县方可安然无恙···”竟是诱敌之计!“郭图倒吸一口冷气,低声问道。”然则··主公意欲攻略何处?”wap!圈!子!网死亡传教士··手打

宁县郊外,公孙瓒大营。

公孙瓒向关靖道:“士起,刘虞与本官素来不和,翻脸乃早晚之事,不如趁此机会一不做,二不休与马跃合兵一处共伐刘虞?倘若是成,无论马跃是否上表天子,表被恶官位幽州牧,局面也定然好过现在,倘若事败,局面也会比现在更糟。“

关靖色变道:”大人且不可莽撞,今刘虞势大,各郡精锐之众累加不下四五万人,呼赤,秋力居所部乌恒骑兵亦可三万余骑,马跃所部虽是虎狼之师,终究兵微将寡,奇袭蓟县虽然出人意料,窃以为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士其何以如此肯定?”

“大军行动,声势浩大,如何隐匿行迹是个大问题,马跃北出塞外又自右北平入关,不远千里绕行一个打圈去奇袭蓟县,可以说是将这点不利影响降到最低限度,自右北平西抠蓟县仅只有百余里,待到刘虞闻知消息时,马跃大军差不多也该杀到蓟县了。”

公孙瓒道:“既然士起也认为马跃能够否出其不意杀到蓟县城下,如何又说马跃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关靖答道:“大人马跃如果想要千里奔袭,必然要做到兵贵神速,所以稚嫩是轻装疾进,便不可能携带太多粮草辎重。如果没有辎重,何来攻城器械?蓟县可是一座坚城,而不是一座村落,马跃想凭借几千骑兵就把它打下来,未免有些狂妄了?”

公孙瓒神色一动,凝声道:“唔··士起之言不无道理,如此说来,还是按兵不动为好。”

〔续:〕关靖道:“大人明鉴。”

大营外,公孙瓒堂弟公孙越趁夜前来,忽见公孙瓒帐前亲兵队长公孙敖鬼鬼祟祟地缩在大营一角,以耳朵紧贴帐篷,不由喝到:“公孙敖,你在干什么呢?”

公孙敖吓了一跳,急转身见是公孙越不由支支吾吾地说道:“呃··二将军?没什么,方才大人呼唤小人。小人不曾听清。所以凑近了想听仔细些···”wap!圈!子···死亡传教士·手打·····

公孙敖皱眉道:“、即如此,何不入内咨询,贼头贼脑的像个奸细。”

公孙敖点头道:“是是是,二将军教训的是。”

这时候,公孙越的声音已然惊动了章内的公孙瓒,问道:“外面可是二弟?”

公孙越正了正神色,不再理会公孙敖,掀窜而入道,:“兄长,正式小弟··”

“二弟,你来得正好··”

帐内隐隐传出公孙瓒的声音,公孙敖目光一闪,蹑手蹑脚地哦离开了公孙瓒的大营倏忽之间,他的身影便隐入了幽暗的夜色之中···

蓟县,幽州刺史议事大厅。

阎柔将以卷羊皮书递于刘虞案前,沉身到:”大人,公孙瓒军中细作急报!以八百里加急送回来的,沿途跑死了三匹快马!“

”嗯??何事如此紧急?“

了;刘虞神色一变,急拆开羊皮书细阅起来。

阎柔的目光落在刘虞脸上,只见刘虞的脸色顷刻间变得非常难看,良久始长叹一声,颓然跌坐回案后,哀声道:”坏事矣···马屠夫果然要兴兵复仇来了,这厮虽然兵微将寡,却多是虎狼之徒,一旦战端开启,必然遗祸幽州百姓,着便如何使好?”

阎柔凝声道:“大人,马跃果真要兴兵复仇?”

刘虞有气无力地将羊皮书递于阎柔,说道:“子和,你自己看吧。”

阎柔结果羊皮书,匆匆阅罢,脸色大变道:“好个马屠夫,竟然要北出塞外,再借道右北平,绕行一大圈再从蓟县右翼奇兵杀出,若非基座报知消息,蓟县猝不及防,极可能为之攻下,如此大事休矣···”

刘虞道:“蓟县城池兼顾、、坚固,又有重兵驻防,子和一位马屠夫真能攻克?”

阎柔道:“虎牢关乃天下雄关,又有朝廷重兵把守,马屠夫仅以千余贼兵竟一举攻克,大人以为蓟县相比虎牢关如何?”

刘虞道:“颇有不足。”

“马跃虽然料定公孙瓒不会把消息透露给大人,却断然不会料到我军竟在公孙瓒帐前隐藏有奸细,此番马屠夫的作战意图为大人所知,局势就将截然不同了!”说至此,阎柔眸子里忽然掠过一丝无比阴森,豁然道,”大人,寂灭马屠夫,当在此战。

《出师表》一般认为是《前出师表》出自于《三国志·诸葛亮传》卷三十五,是三国时期(227年)蜀汉丞相诸葛亮在决定北上伐魏、夺取长安之前给后主刘禅上书的表文。因为诸葛亮感觉这次出征不一定能活着回来,所以内容写的很悲壮,既回顾了受先帝知遇大恩,又讲了治国理念,也交代了自己后事。

而《后出师表》,出自三国时期吴国张俨的《默记》,也被认为是诸葛亮的作品,《出师表》(《前出师表》)的姊妹篇。

网站部分内容转自网络,若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xiayugecom#163#com